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悍妇,本王饿了! > 588 梦回刻骨缠绵!必看!(大结局四)

悍妇,本王饿了! 588 梦回刻骨缠绵!必看!(大结局四)

    “云诃,我好痛,云诃救救我,救救我啊,云诃你在哪,为什么不来找我……”

    模糊的房间似乎被鲜血染红了,一盆盆血水端出去,那躺在床踏上的女人已经看不出面容,她痛苦的呻/吟都低弱无比,全身都摊放在床上,好像支离破碎。舒睍莼璩她的下/体在流血,有人在忙碌着,那个人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忽然,那女人用尽全力的惨叫出来:“孩子!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穆云诃陷入在梦魇之中,看见的这一幕幕让他痛苦无比,他想要抓住那个女人,想要看清楚听清楚画面里所有的事情。仿佛被什么禁锢着,他挣扎着想要靠近一点,努力靠近那床上挣扎哭泣奄奄一息的女人。

    “族长,此女当真是上苍赐福给我们部落的祥瑞吗?她已经快死了,并且无力回天。”一个连带着鬼魅面具的人阴冷的道。

    那一旁身穿玄色厚重服装,面带金色面具的男人沉吟良久,才沉稳有力的道:“不,还有一个办法,动用**中的秘术。”

    “什么?!”之前那人明显震惊不已:“不可!那是我蛮荒至高无上的瑰宝,先辈族长有训不可轻易动用和观看。”

    “大祭司,我知道你的顾虑,但你也说了,各位族长死之前都是这样说,不可轻易动用,却不是说不能动用。此女乃是在外面祭天之际从天而降的,天意让我们在选择祭天地点的时候选中了穆王朝的边界深渊,我等跋山涉水而来,却在祭祀的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天遇见了此女,难道你不认为这些都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吗?”

    “更何况我更愿意赌一把。我相信此女身负此等重伤却还能有意识的呢喃出一些重要的东西,此女的意志力惊人,倘若我等努力医治了她还不活,那也只能说我们错误,而她死了我们也没有损失,没有外人知道秘术。但倘若她这样还能活下来,那必定就是上苍的旨意,她就是我们的祥瑞!”族长沉声道。

    那大祭司不再言语。

    画面又旋转到那躺在床上的女子,她满身鲜血,已经看不出衣服原来的颜色。虚弱的躺在床上,看得出来她很痛苦,却就连浑身抽搐都不能。瘫软如烂泥一般。鲜血汩汩从她身体各处涌出,很难让人相信她竟然还活着。

    忽然一个美丽的丫鬟惊呼道:“不好了,她的身下也在流血!”

    “她怀孕了,但可惜,这个孩子保不住了。”那大祭司冷酷地摇头,又道:“她的生命体征已经在飞快的消失,族长您还准备动用秘术吗?我看没有必要了吧。她注定死。而且就算是秘术,也未必能拯救的了她。”

    族长也是迟疑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一点一点消失了生命迹象,族长的犹豫显而易见。好半晌,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人渐渐的消失了所有的微弱动作,就连呼吸都轻盈的几乎看不见,这样一个血淋淋的人,会被所有人认为已经死了。

    族长却忽然上前一步,在那女子耳边用穆王朝的语言冷血的说道:“你的孩子快死了,你的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倘若此刻你坚持不下来,倘若你此刻放弃了你自己,那么你和云诃的孩子也必死无疑!”

    族长幽深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血腥味浓烈到令人颤栗,那个原本已经失去了所有动作和生命迹象的女子,胸脯忽然轻轻的跳动了一下,就那么一下,就让族长瞳孔紧缩,几乎是那一刹那就坚定了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活眼前的女子!

    “你感觉不到他在流失吗?睁开眼睛看看吧,也许你还能看见你的孩子最后一眼。那个你和云诃的孩子。”族长继续刺激着失去意识的女人,口中更多的是体积孩子,还有那个一直在这女子口中出现的名字。

    床上的女子骨碎的手绵软而无力,疼痛是显而易见的,如若死人的她,却在那一刻在所有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抬起了手。纵然她动作迟钝,纵然她动作缓慢,可她的手却是坚定的执着的落在了她的腹部。

    下一刻,她紧闭的眸子竟然缓缓睁开。

    四下一片抽气之声随之响起!

    她无望的眸子空洞而又茫然,无爱无恨无辜无情,却在下一刻骤然清醒,似乎是想起来了一切,泪水还来不及冲出眼眶,恨意恐惧和痛苦便交错着浮现。

    “孩子!我的孩子?”她痛苦的话语里迟疑和惊慌更多。

    洛芷珩那惊人的意志力和此刻坚韧的表现,让族长立刻决定动用秘术。所有的医治在一刹那展开,所有人屏退,就连大祭司离开之时都是一脸震撼和毫无怨言。

    也许,她真的是上苍赐下的祥瑞!蛮荒的祥瑞!

    治疗中洛芷珩几次失去意识,在漫长的治疗中,洛芷珩浑浑噩噩,不知生死。那个族长的头发从乌黑到花白,也不过转眼之间。

    期间,洛芷珩仿佛忽然没有了心跳和脉搏,族长紧闭的眸子忽然睁开,满眼错愕和茫然,还有不甘心:“死了?怎么会死了!”

    “心跳没了!脉搏没了!怎么会这样?”族长气急败坏又惊疑不定的四处检查,忽然摸到了洛芷珩的鼻子下,惊呼道:“有呼吸!竟然有呼吸?可怎么会没有脉搏?!奇哉怪哉!”

    之后许多天洛芷珩依然是在这种不知生死中度过,终于有一天,当那族长再一次睁开眼,眼底不再是成熟,而是苍老,带着浓浓的惋惜和失落,在洛芷珩耳边道:“你究竟是生是死?你可知道你的孩子保不住了,他此刻正在远离你的身体?快醒来吧,你不想送你的孩子最后一程吗?你不想为你无辜可怜的孩子报仇吗?你忍心让你的孩子还没有来到这个世上就走了,却又不为他报仇吗?”

    族长参透人心,自然从洛芷珩口中的只言片语就猜测出许多,如今为了让洛芷珩坚持下去,已经顾不得戳人伤疤。即便,洛芷珩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早在几天前就已经无法挽留的化为一潭血水。

    洛芷珩终于清醒,眼泪坠落不停,恨意滔天,悔意蔓延:“孩子!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洛凝霜,我要你不得好死!啊啊!!”

    她狂吼着,狰狞的容颜上刀伤一道道裂开,青筋暴跳,鲜血肆意,面目狰狞,如同恶鬼!

    那是,洛芷珩一辈子最绝望,最痛苦,最暗无天日的日子。也是最不为人知的一段往事。

    穆云诃就那么漂浮在远处看着那一切,看着洛芷珩如同一个血葫芦一般的不停流血,看着她支离破碎的身体,看着她狰狞恐怖的被毁容颜,看着她如同破布娃娃一般的空洞眸子,看着她碎裂的手死死的按着腹部,看着她为了那个孩子而歇斯底里,看着她因着仇恨而活了下来,看着,看着看着便泪湿了眼眶,便猩红了双眼,便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阿珩,阿珩……”他一声一声叫着,吼着,咆哮着,越到后来越是疯狂,可是洛芷珩就在前方,他却看不见,也抓不住,他每一声阿珩都叫的那么刻骨缠绵,痛彻心扉,但阿珩却依然躺在床上如同失魂木偶。

    于是穆云诃也失魂落魄,跌坐在一旁,无法逃脱,也无法梦醒,更无法走进的看着洛芷珩的那三年,那每一日的度日如年,那无法倾诉的刻骨思念,那从爱到恨到绝望的辛酸路程,看着洛芷珩日复一日的转变……

    穆云诃终于找到他丢了洛芷珩的那三年。他终于知道洛芷珩曾经活得有多黑暗和压抑。

    他的心仿佛也在这段暗无天日中苍老了,一日比一日更加的黯然和绝望,他的爱却在与日俱增。洛芷珩每一天更恨他一点,他就会加倍的更爱洛芷珩。

    记忆在黑暗中在陪伴中翻腾而出,那些曾经支离破碎的记忆,那些曾经无法拼凑的画面,那些曾经遗忘的美好光阴终于在这空洞的空缺三年之中填补完全。

    穆云诃每每更爱洛芷珩一点,每一天的陪伴他的痛苦就更多一点。他不仅找回来了他们最最空缺的那三年,还找回了他忘记的一切。

    日光终于升起,黑暗的时光终于迎来了曙光和黎明。仿佛在地狱中陪伴着洛芷珩一路血脚印的走来,他无边无际的地狱生活终于看见了光明。

    睁开眼,穆云诃就仿若一个百岁老人一般,眼底都是时间沉淀积累下来的沉稳与深邃,恍如隔世般的,在看见这明媚的光,充满生机的院落,樱花,草木,房屋,穆云诃竟然是一阵恍惚。

    一梦千百年!梦回大地,梦醒时分,终于想起,他,差点再一次弄丢了她!

    抬眸,眼前是那把闪亮的战刀在迎风摆动,寒气逼人锋芒毕露。那把古琴却温润如玉,二者看似并不协调,却又奇迹般的融洽互补。金色的光芒在眼底绽放,穆云诃看着那静静躺在画面之上的金色面具,苍白的手张缓缓覆盖其上,转眼之间,寸寸琉璃光芒温润如玉般蔓延在他修长手指间,泛出光芒神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