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真性情的下属
    从医院出来,李云道看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午餐安排在“金陵世家”,算是江宁还算不错的饭店,是前几年有头有脸的人经常往来应酬的地方,这几年高端会所层出不穷,分流了不少高端群体,不过在江北区,金陵世家也还算是数一数二的高端场合了。李云道想了想,拨通沈燕飞的电话,沈大小姐正在医院作复检,最近她的情绪波动较大,大多数时间都是李云道陪在她身边,所以现在跟李云道说起话来也肆无忌惮:“咋了,你又想出什么祸害点子了?”

    李云道哭笑不得:“我在你这位省纪委之花的眼里就这种形象?”

    沈燕飞侧着脑袋用肩膀夹着手机,边放下刚刚抽血时卷起的袖子边道:“你以为你是什么高大上的形象?有啥事儿?”

    李云道笑道:“也不是什么坏事儿,有人请咱俩吃饭,去不去?”

    “谁啊?”沈燕飞嗖地站起身,警惕道,“李云道,我可告诉你,我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初来乍到的,你可别整出什么妖蛾子,连累我中敌人的糖衣炮弹!”

    李云道失声笑道:“沈同志,您老人家干纪委干出职业病了吧?别成天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弄得好像人人都是违纪份子似的。直说吧,周显安,还是你介绍给我认识的,今儿一早打电话来说是想找我吃个午饭,汇报汇报工作,我寻思着反正你跟他也熟,就把你一块儿叫上了,这不地址都发来了,江北的金陵世家。”

    沈燕飞愣了愣:“哦?老周?”沈燕飞显然是没有料到以周显安不擅钻营的性子,居然也会想到这种钻营领导的点子,想了想,她才道,“老周这人人是不错的,而且也没什么坏心眼儿,估计之前是憋屈怕了,跟他吃饭我倒不担心,只是金陵世家这种地方我们去有点儿扎眼,这样吧,换个地方吧!”

    李云道笑道:“人家地方都安排好了。”

    沈燕飞大大咧咧道:“没事儿,我来跟他说,一块儿再让他把新地方的地址发你。”

    果不其然,车才开出两个红绿灯,周显安的短信又来了,这回换了个新地方,是江北新城一个新商业综合的湘菜馆,叫“湘江人家”,听名字应该也是普通百姓消费的地方。李云道将地点报给郑天狼:“这地儿你认识吗?”

    郑天狼一边开车看着前方一边道:“前段时间你在省厅里头待着上班,我寻思着没什么事就开着车大街小巷地窜,江宁也不大,去过一次我就记得。三叔你说的这个地方靠近江岸,位置还不错,二十分钟就能到。”

    李云道看了一下手机,被刚刚那场事故耽搁了小半天时间,眼瞅着就已经过了十一点了:“现在就过去吧,没准儿咱今儿还能瞅瞅江景。”

    果然没让李云道失望,那“湘江人家”位置就在江边上,周显安在江北显然人脉也不错,竟然给他订到了唯数不多的江景包间,站在包厢的窗边,恰好很看到跨江三桥和无敌江景,时不时还有江中货轮的鸣笛声传来。李云道站在窗边,一时间竟看得有些出神,忍不住吟出一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临了还自嘲了句:“可惜现在都快春节了,老杜的诗倒是有些不太应景!”

    同样站在窗边的周显安似乎有些手足无措,显然对于迎来送往这种应酬类的事务并不太在行。眼前的年轻人之前只是省厅的同行,那时候他还能平等交流,以他这么多年的刑侦经验,在这类年轻人面前甚至还有些心理优势,可是眨眼间这个前些日子刚刚碰过一面的年轻人就变成了他的顶头上司,这让周显安的笑容看上去更有些僵硬。

    “李队……我……我这人不太会说话……”周显安很想接着李云道的诗句捧上两句,但是“满腹经纶”这类的话刚到嘴边就咽了下去。

    李云道此时也缓过神,转头对周显安笑道:“周哥,我还没正式赴任,叫我小李就成!”

    周显安连忙摇头:“这怎么行,我就认准您这个队长了……”

    李云道微微一笑,看来周显安这个人的确是没有什么心眼,换成是别人,还没上任就有人靠过来说这种话,很大程度上会觉得这人不太靠谱,毕竟新旧领导交替之际,对新领导过份热情很容易就会被戴上墙头草的帽子。古往今来,无论是政坛上还是商场上,投机客、墙头草的下场往往都不太乐观。

    见李云道只是微笑,周显安以为李云道不信自己的话,更是着急,顿时脸涨得通红:“李队,我真的……”话才说了一半,包间的门就被敲响,沈燕飞被服务员引了进来。看到两人站在窗边,笑道:“看来你们心情都不错,还能站着欣赏江景!”

    周显安刚刚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面色有些奇怪,李云道倒是乐着对沈燕飞打趣道:“人生苦短,生活的压力已经够大了,没必要还要天天弄得自个儿愁眉苦脸的。”

    沈燕飞瞟了他一眼,也发现周显安脸色不太对,奇道:“老周怎么了?”

    周显安摇了摇头,苦笑着耸了耸肩膀。

    李云道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早就听燕飞跟我说,周队是个很实诚的人,我这人其实也很实诚,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像周队这样的,最对我的脾气!”

    周显安愣了愣,看到李云道一脸真诚,他才知道自己刚刚的一番性急的表露心迹已经初步获得了对方的认可,此时也终于松了口气,连忙道:“哎呀,怎么都站着,坐坐坐!”

    本来李云道不想坐主座,但在周显安的强力要求下,加上沈燕飞的暗示,他也就当仁不让地坐了主位。菜是很地道的湘菜,辣得爽口,就着江宁特有的江宁啤酒,三人倒是越聊越投机。江北分局内部的一些情况,周显安也毫不保留地贡献了出来,如果不是周显安在江北分局一呆就是二十多年,任李云道和沈燕飞两个新人跑到江北这种龙潭虎穴,早晚也要被那些披着羊皮的狼给吃了。

    江北分局如今仍旧由市局政委邱文杰兼着,但邱文杰一心想把位置挪到市局一把手的办公室里,江北分局的日常事务实际上是由邱文杰的头号小弟江北分局政委严建国把持着。一旦邱文杰上位成功,江北分局一把手的位置铁定是严建国的,据说在严建国、王世平、耿易的那个圈子里,已经私下称严建国为严局而不是政委。严建国也以为邱文杰升任市局一把手是板上钉钉——没跑的事儿,帮着邱文杰一起将江北分局经营得铁桶一片,刑侦、经侦、治安、交巡警等重要工作队伍都安插的自己人,装财科、政治科也都是他们的人,甚至是连重要区域的派出所所长都是他们安插的自己人。此次韩国涛上台二话不说就借机拿下了江北分局刑侦和经侦两个大队,据说这几天严建国天天都往邱文杰家里跑,说是去汇报工作,实际上是去商量对策了。

    听周显安这一说,李云道和沈燕飞才意识到形势的严峻性,三人竟不约不而地干掉了杯中啤酒,桌上的气氛竟有些压抑。

    “燕飞,显安不说的话,我倒真没想到,江北这边的形势这么复杂。”李云道无奈地看着沈燕飞。

    由“周队”到“显安”,周显安已经明显感觉到李云道开始慢慢接纳他这个新下属了,总算他今天这番心血没有白费。

    沈燕飞白了他一眼,想了想,却由衷:“我从进省纪委开始,就没碰到过顺顺利利的局面。这几年贪官污吏整肃下来,我也发现了,即使再困难的局面,也总有一个突破口,只是我们能不能及时地找得到。”

    李云道点头赞同道:“还是燕飞同志觉悟好,从省委下来的领导就是不一样,说话都有水平!”

    周显安没听出李云道话里有些调侃沈燕飞的意思,居然傻乎乎地跟着点头笑道:“是是是,沈队说话的水平就是不一样!”

    沈燕飞却也没想到周显安这人这么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老周,我以前觉得你这人挺正直,现在我终于发现了,你不但是正直,简直就是太实诚了!”

    周显安一个四十开外的大男人竟然在两个小他十来岁的年轻人面前像少年般挠了挠头:“沈队,我这人从小就认死理儿,嘴又笨……”

    李云道笑着帮周显安加满酒:“我倒是觉得显安这样的真性情很好,适合干刑警!如今这样的人不多了。来,显安,我敬敬你,往后的工作还需要你的支持!”

    周显安忙端着杯子站起来,这会儿酒也有些上头,脸色微红:“领导,以后我周显安就是您的一杆枪,您指哪儿我打哪儿!多的不说,往后您看我的表现就成!”说完,闷头喝完一整杯酒,诚意十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