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禁
    李云道被王世平和耿易两人夹在后座中间,似乎生怕他跑了,居然还用了手拷。<-》国兴邦和常青辉却装作没看到一般,zhègè时候,他们再傻也清楚,后座这两位公安看来跟李云道的仇怨还是一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

    “姓李的,没想到啊,你小子也有今天!”耿易看着李云道,咬牙切齿,如果不是还有纪委的人在,他早就要动手了,但就算是这样,手拷也被他刻意地箍得死紧,才片刻的功夫,李云道手腕上已经磨出了两道红印。

    “哼,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一不是犯罪嫌疑人,二不是有案底的犯罪份子,只是出于一个国家公职人员的义务和一个中国共产党的觉悟才来配合你们的调查,上手拷这种手段,是不是太下作了些?”李云道没有看后座两人,而是径直看向坐在副驾wèizhi上的国兴邦。

    国兴邦却没有接话,这一次的任务跟以往都不太一样,临出发前,顶头上司也jiushi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刘恒找他谈过一次话,如果这一次的事情处理得妥当到位,他拼了大半辈子的副处级应该问题不大了,而且如果刘书记wèizhi再动一动,退休前他位子还有机会再往上挪一挪。进了官场,有几个人不作梦都想着加官进爵?他看到耿易给李云道上了手拷,这跟惯例不符,但是他没有开口,因为他觉得这或许是击破目标心理防线的一个必要手段。

    见国兴邦不说话,李云道也不再开口。白色捷达出了三环就往城外开,最后居然直接上了京石高速,李云道看着窗外事物不断倒退,微微皱眉:“我们出了京城?”

    王世平冷笑:“难不成你还指望着你那位大美女来搭救你不成?”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说话,闭目养神。

    捷达在快到石家庄的时候下了高速,李云道看一眼车前台的导航,定位的目的地应该是石家庄郊区的一处旅馆,如果不出yiwài,那个旅馆应该已经被他们短期地包了下来,想到这里,李云道自嘲地笑了笑,看来为了duifu自己,这些人也没少花心思。

    果然,快到的时候,常青辉打了个电话:“我到外面了,都zhunbèi好了吗?”也不知道电话里说了什么,他挂了电话,对国兴邦点了点头:“说是停电了。”说完又回头瞥了李云道一眼,“这小子倒是运气不错。”

    此时已经接近深夜两点,旅馆周围一片黑咕隆咚,四人带着李云道进了旅店,接待台上点着一根白蜡烛,和平旅馆四个破破烂烂的大字在摇曳的烛光下显得更加诡异。

    此时正好有人从楼梯口下来,见到四人叹气道:“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要不是有暖气,真他妈要冻死在这儿了。”来人高头较高,李云道也看不清这人到底长什么样,那人似乎看一眼李云道,“带这小子赶紧进去,早点儿交待了,我们也好早些回江宁,后面的事情转交给检察院就可以了。”

    国兴邦点了点头,对王世平和耿易道:“带他上去,房间zhunbèi好了,今儿停电,我们一路开车也累了,先休息一下,老史晚上值个班,盯着这小子,别让他跑了。”

    王世平和耿易对视一眼,带着李云道上了楼,在高个子的老史带领下,拐了两个弯,最后停在最顶头一个房间门口。

    “就这间!”老史说道,“你们今儿好好睡一觉,我来盯着这小子,明儿再开始,好好让他把肚子里的东西跟咱们扯一扯。”

    打开门,王世平一脚踹在李云道屁股上,李云道一个踉跄跌撞进房间,耿易正要动手,却被老史拦住:“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先养足了气力,明儿再说。”

    耿易还不罢休,让李云道左手的手拷摘了下来,拷在暖气片的管道上:“蹲着好好想想,明儿要交待些什么。”

    老史见两人不再动手,也就不劝了,按惯例让李云道交出皮带、鞋带等可以用于自杀的随身物品后,便退出去反锁上门,从隔壁房间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打着瞌睡。

    暖气管道的wèizhi靠腰,李云道站着也不是,蹲着也不是,只能苦笑着半蹲。但半蹲的姿势实在太累人,黑漆漆的房间里他努力适应着黑暗,这间房间似乎做了一些特殊的处理,李云道摸了摸,玻璃上似乎被人刷了黑色油漆,窗也被焊死了,所以就算是大白天,zhègè只有一扇小窗户的房间也不会有半点光线。

    他半蹲着,坚持了不到半个钟头便腰酸背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一个质地不怎么样的老式床头柜够了过来,吃力地将移到自己身后,放倒在地上,如此可以坐在床头柜上,只是一只手被手拷箍得实在太紧,此时已经磨破了油皮,隐隐作疼。不过相比半蹲着的姿势,这样已经好很多了。

    黑暗中,李云道苦笑摇头,上一次在姑苏也是被人拷在窗台上半蹲着,那个时候,他只一个刚刚从山里走出来讨生活的刁民;只是没想到时过境迁,再一次被人这么拷着的时候,他不再需要为买馒头的钱发愁,只是身边的敌人似乎也越来越多了。

    按照惯例,办案期间工作人员的所有手机都是关机后集中看管的,国兴邦收了所有人的手机后,便回了房间,睡前给刘书记发了条短信,而后关机睡觉。

    城郊的旅店一片沉寂,就连被拷在暖气管道上的李云道也贴着墙进入了迷迷糊糊地状态,寒冬的黑夜寂寥如水。

    然而三百公里以外的京城却如同煮熟的沸水般闹腾了起来。

    阮钰按照李云道的要求,第一个就通知了王小北,王家大少爷一听说老爷子的bǎobèi孙子居然被江宁纪委派人带走了,不敢去惊扰老爷子,难得回趟自个家的王大少大半夜就冲进了顾炎然的房间。

    “小北,你发什么神经?”王援朝打开灯看着焦急如焚的王小北。

    顾炎然快要离任了,最近部里都在私下轮流宴请欢送这位即将去海关上任的总署长,刚刚才睡下,就被王小北弄醒了,也一脸不快地看着自己家这位公子哥。

    “爸妈,快,出事了,云道被江宁纪委带走了。”

    “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