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九百零二章 莺姐的二指禅
    开始登机了,她扶了扶眼镜,起身的时候不经意地扫了一眼今晚的目标,那中国姑娘似乎一直在打电话,时而微笑着开心得像个孩子,时而眉头紧蹙严肃得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皇。说实话,的的确确是个漂亮得让人嫉妒的姑娘呢!她笑了笑,唇角上扬,这世上一切有关美丽的东西不都是用来毁坏的吗?想到这里,她心情大好,整个人看上去也似乎笼罩在灿烂的喜悦当中——今晚或许又有杰作诞生,这难道不值得令人喜悦吗?

    “莺姐,稍微休息一会儿,今天折腾得不轻啊!”阮钰轻轻将脑袋搁在头等舱座椅的靠枕上,全身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坐在她身边的郑莺莺笑了笑:“阮小姐你先眯一会儿,我每天睡上两个钟头就足够了。”

    这两年相处下来,阮钰对郑莺莺的生活习惯也有了大致的了解,郑莺莺一生习武,生物钟很准,每天凌晨两点睡,四点起,睡眠时间大概在两个钟头左右,其余的休息全靠闲暇时的打坐入定。平时阮钰在公司处理日常事务或开会时,郑莺莺便会进入日常的打坐入定状态,据郑莺莺自己所说,打坐对于她来说,恢复精神和体力的作用比正常睡眠来得更为高效。

    武人的世界,阮钰不懂,就如同纷繁复杂的金融世界让普通人望而生畏一般。阮钰让空姐拿来一条毛毯,戴上眼罩和耳机,放平座椅开始为倒时差做准备。

    飞机轰然冲入深蓝色幕布般的夜空,繁星如织,谁也没有注意,与阮钰隔着一个走道的座位上,仔细阅读着一份《纽约时报》的亚裔女子嘴角微微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美联航金发碧眼的空姐路过时,她抬头友好微笑:“请问,麻烦来杯威士忌?”

    空姐将威士忌拿过来的时候,她随口问道:“飞机什么时候能到北京?”

    空姐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弯腰礼貌地小声道:“小姐,大约还要飞行十三个小时。”

    她笑了笑,谢过空姐,拿着威士忌的杯子悠闲独饮:十三个小时,还可以干很多很多的事情啊!

    万米高空,机舱里终于安静了下来,灯光也暗了。她四下望了望,头等舱内绝大多数乘客都进入了梦乡,包括目标人物。

    她不着急,她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着,如同匍匐在非洲大草原上的猎豹,只要捕食的那电光闪烁间,一击致命。但是在那之间,她可以悠闲而自在地等待着。

    又过了一个小时,目标人物终于动了动,起身摘下眼罩,看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缓缓起身。

    她的嘴角微微扯了扯,自言自语道:“有点儿早啊……”不过似乎时间的早与晚,对她产生不了太大的干扰,在目标走进洗手间的同时,她也解开安全锁扣,缓缓起身。

    不知为何,那一直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的老妪竟与她同时起身。

    老妪冲她笑了笑:“您先请。”

    她笑着点头:“谢谢。”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洗手间门口,她突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正欲回头,背部猛然巨力袭来,她一个踉跄,撞开洗手间的门扑了进去。

    这一切,似乎跟她原先料想的要相差很多,刚刚明明看到目标推门进了洗手间,可是为何此刻洗手间内只有她与那年迈的老妪呢?

    她终于发现,那老妪笑得不同寻常,刚刚在背后将她一把推入洗手间的,似乎也是这看上去并不起眼的老妇人。

    “你……你想干什么?”她惊恐地望着老妪,既然任务还没有完成,她便不成暴露身份。

    那老妪呵呵笑了笑,说道:“姑娘,不是我们中国人吧?”

    老妪说的是中文,她只能勉强听懂。

    她道:“不是中国人,日裔美国人。”只是,她说的是日文,老妪也听不懂,她又换成英文说了一次,老妇人似乎仍旧似懂非懂。

    她终于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为什么我看着你,越看越像那个该死的老修女呢?”也许是因为老妪脸上的皱纹如沟壑般纵横交错,让她想起了幼时经常将她关进地窖一关便是三天三夜的老怪物,她仿佛又看了在烈火中嚎叫呼救的面孔,这让她有种莫名的兴奋。

    老妪似乎学着她的口气,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年纪轻轻,奈何为贼哪!”

    她不愿意再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神微冽,疾速从袖中抽出一根极细的金属丝状物,双端在双手一绕,而后将整段金属丝套向老妪的颈部。这是她的必杀技,百试不爽,死在这根金属丝下的亡魂也有上百也有大几十了。这是一根极细的金属丝,合金成份,很难拉断,一般情况之下只有两种结果,一是目标被勒死,二是目标的气管直接被细丝割断,但终归结果是她干掉了目标。

    她觉得,今天的结果应该也不会超出正常的范畴。

    可是,当她出手的那一刻,那老妪平静得如同一汪湖水的眼神让她有种心中发怵的错觉。但她不会停车,就如同她将汽油浇在孤儿院的各个角落时那样,表情坚定,眼神却出奇地柔和——你们不是喜欢上帝吗?那我就送你们去见他。

    老妪的颈间皮肤有些发黄地耸拉着,似乎早就已经失去了弹性,这让她觉得解决眼前的麻烦应该是易如反掌的。可是就在金属丝快要拢上那老妪的颈部时,她听到那老妪轻轻叹息了一声。

    老妪说了两个字:何苦?

    何苦什么?老妪没说,反正她也听不懂,但她猛然间瞳孔收缩,因为那老妪的突然伸出手指,那是两根手指,食指和中指,奇怪是那老妪的食指和中指并拢着居然长度精确地一致,指尖覆盖着厚厚的老茧。

    指尖的目标位置是她的双眉之间,她心中冷笑,两根指头就想反抗?

    天方夜谭!

    不过,今晚,在她看来是天方夜谭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她的双手还没有来得及像往常一般骤然发力,那指尖覆着一层老茧的双指就已经来到了她的眉心间。

    不知为何,她想起了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孤儿院的那场大火,将除了她之外的所有人都吞噬一空,她抱着双膝坐在经常坐着晒太阳的草地上,唱着老修女教的灵歌,听着那些凄厉的惨叫。

    那天,她心情很好,应该是她从出生以后,最开心的一天了。

    从那天起,她便知道,原来夺去生命时的那种快感,才是人间最至上的。

    几乎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只是在那双指触碰到眉心时,她心里猛地一抖,眼前一黑,手中的金属丝便无力地松开了。

    那具身体靠着墙壁缓缓滑了下来,她的双目依旧睁开着,空洞地望着前方,毫无焦点。

    老妪望了她一眼,微微叹了口气:“年纪轻轻地,做什么不好……唉,日本人……日本人……”

    老妪似乎对日本人没有太多的好感,将她手中的金属丝收入袋中,这才转身推开洗手间的门,门口站着一个人,老妪先是浑身紧绷,蓄势待发,而过瞬间卸去所有气势,微笑着道:“阮小姐!”

    “莺姐,怎么样了?”阮钰伸长了脖子,想探进来看一眼,当看下软瘫在地上的女子时,微微愣了愣道,“死了?”

    郑莺莺摇头道:“死倒是没死,但跟死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她吃我一记二指禅,脑神经尽数萎缩,以后跟活死人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了。她是个职业杀手,所以阮小姐不用多费心。”

    阮钰挤了进来,原本就不算宽敞的头等舱洗手间顿时狭窄了起来。她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那女杀手的口袋,翻出一本护照,照本赫然是一个金发碧眼欧美女性,显然这套名贵的职业装并不属于这个被郑莺莺一招点成植物人的女杀手。

    阮钰收好护照,摇了摇头道:“这也算是恶有恶报了,不然又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死在她的手中。”

    “阮小姐,这一次对方是花了大本钱了,我看在暂时你还是别回美国了。”郑莺莺劝道。

    阮钰点了点头:“国内的布局正好也到了要花些时间和精力的时候了,也能多留些时间陪陪那个大傻瓜。”

    郑莺莺的面部线条终于柔和了起来:“三师叔啊……蔡小姐那边有了凤驹小师弟,阮小姐你也要多花点时间和心思了。”

    阮钰顿时有些头疼,问道:“莺姐,有没有什么药方子之类的?在香港的时候,我天天拉着那个大傻瓜……可是也没见有动静啊!”阮钰有些脸红,但事实上,李云道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否则小凤驹从何而来?如果要有问题,那就是自己了。阮钰一时间有些信心不足。

    郑莺莺笑着道:“孩子的事情,都是要看缘份的。阮小姐也无需太过于担心,你和三师叔毕竟都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阮钰却飞快摇头:“时间紧迫啊,万一被别人再抢在前头……”

    郑莺莺似乎也对这个话题有些头疼:唉,到处留风流债的三师叔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