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死因
    移动互联网时代,想隐瞒消息,几乎难于登天!尽管李云道下了禁令,那天晚上参与办案的人谁也不许透漏一丁点的案情,但是还不到三天,市公安局局长康与之死在自己家中的消息不胫而走。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这一点李云道不想去追究,但迫于上面的压力,市公安局还是准备出面澄清一些事实,因为社会上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版本,有说康与之死在小三床上的,也有人说康与之是在地方上当局长的时候得罪了一位本领高强的江洋大盗,更有人猜测说康与之是被政敌也就是李云道派人杀害的。总之五花八门的传闻让市公安局两位局长成为了西湖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还没休完假便回到工作岗位的李云道立刻就忙碌了起来,有没有康与之这个一把手局长对于市公安局来说似乎无足轻重,所有的部门的工作依旧有条不紊地推进着,除了康与之的死因。

    技侦支队下了很大的力气取证,法医处也加派了人手,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便出了验尸报告,死因居然是胃溶解。

    李云道对于这个死因很诧异,从验尸报告来看,死者的口腔和喉管没有任何损伤,如何有强酸性的物质灌入胃里,应该口腔和食道都有损伤才对,但是尸体的口腔和食道都是平滑而健康的。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康与之的死状会那般痛苦,一个活生生的人,神智尚且还清醒的时候,胃被溶解了,那这个人得承受多大的痛苦?到底是什么人跟康与之有如此的深仇大恨,杀了他还不够,还一定要让他承受这样的痛苦呢?

    康与之一死,陋室茶馆便开不下去了,康与之的肥胖小姨子来局里露过两次脸,多是跟跟康与之走得较近又常在陋室茶馆里出现的人接待的,李云道也没有多问,但想想也能猜到这婆娘能关心的也就是有没有抚恤金一类的事情,不过在得之抚恤金需要康与之在国外读书的女儿回来签字才能领取,那婆娘似乎就再了没在局里出现过了。

    市宣传部在跟曲费清汇报沟通后,派人跟李云道联络,市公安局就康与之暴毙一事给出一个官方的说法,说是省外的一些媒体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了,市宣传部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压了下来。

    李云道平静地问那位新闻处处长,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你们想市公安局给出一个怎样的官方说法?

    新闻处处长说,不用你们发愁,曲书记亲自点了将来协助你们解决这次的危机。

    李云道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关心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康与之的胃溶解。

    法医处的办公楼在市局大院的最里面一栋,楼不高,但外立面看上去呈现一片铁灰色,看上去有些阴森森的。因为这里偶尔会有尸体进出,所以局里上上下下,除了刑侦经常要跟法医打交道外,其余的人一年到头都不会往这是涉足半步,似乎生怕碰到尸体沾染上什么不好的东西。

    李云道对于鬼神一说一直持着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的态度,这世上有老喇嘛噶玛拔希那样的存在,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这栋楼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采光极差,法医处在五楼,楼道里灯光昏暗,由于极少有人会到这里来,显得很萧索,脚步声在楼道里回荡,听上去有些瘆人。

    法医处处长办公室内,林桃子正埋头在一本德文版的《人体解剖学》的图册里,书很厚,她的眼睛离书又极近,全神贯注,手上还在不停地比划着,似乎是在演练解剖尸体的过程。

    “咚咚咚!”李云道站在门口,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林桃子居然还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沉浸在自己的解剖尸体的世界里。她的神情很专注,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享受。

    “林处长!”李云道又敲了敲门,加重了力道。

    “嗯?”林桃子终于从她的解剖世界里抽出身来,扶了扶眼镜,抬头看了来人,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你怎么来了?”但她马上又意识到,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异性不单是刑侦支队队长,还是局领导。她知道自己在为人处事上的欠缺,但她还是不愿意卑躬屈膝,也没有起身,只是语气稍稍缓和了些,“李局长有什么指示?”

    李云道似乎并不在意这位新任的法医处处长的态度,笑了走进办公室,径直在林桃子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将手上的验尸报告放在桌上:“报告里还有些我不太明白的地方,关于这个胃溶解,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明明食道和口腔都是正常的……”

    “李局长,我们法医处只提供最客观的解剖分析,至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胃溶解,这个给你们刑侦去查。”林桃子打断了李云道的话,斩钉截铁道,“这世上不是只有从口腔灌入高腐蚀性液体才能让胃融解的,有些强酸可以凝固制成胶囊,进胃部溶解后会腐蚀胃部,进行形成溶解,还有,人的胃酸本身就是一种强酸,如果胃粘膜失效的话,胃酸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又加速分泌,胃也有可能被腐蚀溶解。”

    李云道对她的敌对态度并不上心,只是微微一笑道:“林处长,那你觉得造成康与之胃部溶解的原因是哪一种呢?”

    林桃子似乎也进入了状态,从椅子上起身:“我开始以为是投毒,但他的胃部溶解得虽然很彻底,但体液却还在身体里,经过化验,我们并没有发现除了胃酸以外的强酸性物质。但第二种可能性只存在于假想或实验室内,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可能性极低。”

    李云道微微皱眉:“在实验室内是什么意思?”

    林桃子转身看着他道:“我在读博士的时候,看到过一篇发表在国外医学刊物上的学术论文,论文里探讨的就是利用胃酸来治愈胃癌的可能性,我当时觉得那是无稽之谈,但是似乎有人发明出了这种能让胃部保护机制失效、又能加快胃酸分泌的药物。”

    “有没有测算过,死者的胃酸是正常值的多少倍?”

    林桃子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内线:“把胃酸的检测报告拿到我办公室。”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青年拿着一份材料急匆匆地冲进林桃子的办公室:“林处,您要的报告。”

    林桃子示意他把报告给李云道,青年这才注意到办公室里还有别人,连忙打招呼:“李局也在啊,您二位接着聊,我先忙去了!”说着,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似乎面对林桃子这种高智商却低情商的部门领导,小伙子感觉压力颇大。

    李云道翻开报告,看了一眼数据,顿时大惊:“一千倍?怎么可能?”

    林桃子道:“人体就像一部复杂的生化仪器,既然能产生胃酸,那么在条件适当的前提下,产生一千倍的胃酸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李云道沉思着,林桃子也不去打扰他的思考,只是静静地望着对面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局领导,说实话,对于报纸上的那些宣传,她是打心眼里不相信的。开什么玩笑,几千公斤的炸药,她不相信如果对面李局长真的知道大坝下有那么多的炸药,他还敢义无反顾地冲上大坝。她对于媒体的那些宣传基本上早就已经免疫了,但看到李云道的报道时,还是忍不住狠狠恶心了一把。

    “林处长,能不能把你看过的那篇论文找出来,我想深入研究一下。”李云道诚恳道。

    “我找找看吧!”林桃子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市里不是都认可他是因病去世吗?李局长,你这样追根究底的举动,就不怕引起市领导的反感?”她的话很刻薄,因为她对市里面下的结论也非常不满,而且还通过分管副局长告诉她,所有的尸检内容不准对外公开,包括死者家属,这让她觉得无比愤怒,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离奇地死了,居然为了政治的需要而给出一个虚假的死因,这样的行为置公平和正义于何方?

    李云道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又转身:“林处长,昨晚用的玫瑰精油?”

    林桃子微微错愕,这家伙的鼻子是有多灵敏,玫瑰精油是她前天晚上用的,一方面是因为尸检的事情弄得她辗转反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身上有福尔马林的味道,只有在玫瑰精油的陪伴下,自己才能安然入睡。精油放的位置离自己极远,又过了近两天时间了,这家伙居然还能闻得出来?

    林桃子不知道李云道为什么还在追查康与之的死因,在她看来,李云道跟那些贪官污吏是一个阵营的,最起码他没有站出来说实话。

    可是自己又何尝说过实话呢?林桃子目送李云道离开,自嘲地苦笑一声,坐下来想继续看那本德语版的解剖学手册,但却迟迟静不下心来。

    叹了口气,她干脆打开电脑,开始搜索那篇美国人撰写的论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