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好戏即将上演
    夜幕降临,霓虹闪烁,江州的夜如同一位妩媚的少妇,散发着令人着迷的韵味。华灯初上,新华街便热闹了起来。这里是江州最老的一条步行街,上世纪九十年代做过一次初步的改造,本来是一条商业街,到了如今却变成了江州的红灯区。挂着保健会所和洗浴中心牌匾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时不时有穿着暴露的年轻女子进进出出,几乎所有的江州人都知道,这是一条涉黄的商业街,刚来小半年的李云道作为公安局长,也心知肚明,但小潘瑾却不清楚。

    潘瑾很好奇李云道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虽然不知道这条商业街的定位,看看那些恨不得穿着内衣搔首弄姿的女子,作为新闻工作者的她自然也清楚,这些女人是从事什么职业的,想想便觉得脸上发烫。

    从爆炸现场的工场后门出来,李云道先找药店买了些清洗伤口和包扎的药,而后便带她打车到了这里。在街口找一家小店各自买了身衣服,又在街边找了一家旅社。

    “现在不需要身份证登记就能入住,这里应该是最方便的。”李云道一边用剪刀剪开上衣,一边笑着对潘瑾道,“你要是害怕就转过身去,刚刚受了点伤,天气太热,我怕感染,还是要抓紧处理一下。”

    潘瑾默默地接过李云道手中的剪刀,等看到李云道身上的两处伤口时,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哽咽道:“对不起大叔,是我太笨了,总是给你惹麻烦,在西湖的时候是这样,到了江州还是这样,算命的说我命硬,会克死未来的老公……”

    李云道宠溺地揉揉小丫头的脑袋道:“别胡说八道!命理这种东西,信个三成就够了,如果全信,干脆就别活了。”

    潘瑾抽泣着点点头:“大叔,我帮你清洗伤口。”

    虽然有些手忙脚乱,但总算把伤口清理干净了,又上了药,扎上绷带,潘瑾这才松了口气,坐在床边,双手后撑,此时她才有时间好好打量李云道的身材。她突然有些脸上发烫,因为李云道的身材是她见过的人里面最好的,而他身上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痕,更是如同累累的战功勋章一般,彰显着这个男人独有的魅力。此时她才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在酒店的房间里独处,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如同怀春的少女一般,她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

    “大夏天的折腾了一下午,要不你先去洗洗,换身衣服?”李云道察觉了小丫头的尴尬,提议道。

    “嗯。”潘瑾先头也没敢抬,取了刚刚买的衣服,逃兵一般地去了洗手间。

    李云道也松了口气,对于潘瑾,自己更多的是怜爱和感动,有些事情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他打量一眼这个挂着快捷酒店招牌下的旅馆房间,算不上干净,设施也不算新,但胜在这里可以不用身份证直接入住。这是新华街的弊病,之前木兰花就向他汇报过,说江州有这么一个藏污纳垢的好地方,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了这种用场。他特地让旅馆老板安排了一间靠街的房间,这样通过窗口就可以看到街面上发生的事情。此时刚刚到新闻联播的尾声,隔壁屋的电视声开得很大,音乐很响,但更响的是那一男一女毫不掩饰的另类声响。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刚小潘瑾会逃到洗手间去,这样的声音对于何一对孤男寡女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和考验。

    娼妓是一种几乎跟历史一样古老的职业,甚至出现在货币的形成之前。古罗马、古希腊、古埃及都有娼妓的身影,而华夏自周襄王前后就已经有了这种古老的职业。旅馆的对面是一家会所,打扮成空姐模样的年轻女子冷傲地站在门厅内,时不时便有三三两两的男子结伴进入会所。会所的隔壁是一家韩式桑拿房,穿着高丽传统服饰的女子裸着肩膀站在玻璃橱窗的后方。桑拿房的旁边是一家洗浴中心,门口看不到姑娘,但却是男性顾客出入出多的地方。

    “大叔,你看什么呢?”潘瑾从洗手间探出半个脑袋,却看到李云道站在窗边看街景,好奇问道,“这条新华街是江洲的老步行街吗?”

    李云道笑道:“这是之于江州,就像东莞之于广东。”

    潘瑾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但做新闻工作的人就是好奇心强,也凑到了窗边,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外面的街道:“这么说的话,这是应该是江州的红灯区?”

    李云道嘿嘿笑道:“说对了!只有这里才有大量入住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旅馆。别忘了,我们俩现在是死人,死人是不能拿着身份证住酒店的,也不能回家。”

    潘瑾奇道:“扫黄打非不是你们的职责吗?为什么这么久了,这条街都没有清理过?”

    李云道摇头苦笑道:“空气里的灰尘能清理干净吗?”

    潘瑾想了想,摇头道:“的确不能,但这跟灰尘有什么关系?”

    李云道笑道:“娼妓这种职业从诞生起,就对口解决的是人类最原始的需求。弗洛伊德读过吧,用他的理论来解释就更明白了。当然,我们自然不是纵容这种行为,但是在实际的工作中,想要彻底根除,除了人力物力的短板外,还有很多现实的问题。比如说,国内一个城市就曾经做过一个统计,扫黄直接导致城市的外来投资减少了三成,当然这都是关上门才能说的,上不了台面。”

    潘瑾笑了起来:“按这个逻辑,难不成咱们国家还要扶持她们这种特种行业?”

    李云道乐道:“扶持当然是不可能的了。不过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怔,当年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的确把这个行业彻底消灭了。但改革开放打开了大门,西方的自由主义思潮再度趁虚而入,加上温饱问题解决了,自然有人会动歪脑袋。”不过他的脸色马上又沉重了起来,“当然,从事这个行业的失足女子,有一部分是心甘情愿挣快钱的,还有一部分则是迫不得及的。”

    潘瑾没有留意李云道的表情,她还看着街面上男客越来越多的洗浴中心:“迫不得及?难道有人把刀架在脖子上让她们去卖?”

    李云道叹气道:“或许比刀架在脖子上的情况还要恶劣。”

    潘瑾突然意识到李云道选择两人暂时在这个红灯区落脚也不是没有目的:“大叔,难道是有什么案子需要你亲自出马?”

    李云道指着那家洗浴中心道:“有人举报,那家洗浴中心跟一家网贷公司合作,诱骗女大学生借高利贷消费,拍了那种照片,然后要挟女学生到这里来接客还债!”

    潘瑾秀眉倒竖:“岂有此理!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逼良为娼吗?大叔,一定要把他们都抓起来!”

    李云道笑了笑:“抓是肯定要抓的,但想一劳永逸的话,就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我要他们至少几年内不敢碰这种事情。否则,抓一两个小虾米,他们消停两天就会再次出来作恶,公安局的人力物力也跟不上,毕竟每天都有那么多的案子需要处理。”

    潘瑾眼珠子一转道:“大叔,要不我写篇报道,用社会舆论来解决问题?”

    李云道连忙求饶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你这种稿子上了华新社,从马书记到我,都会被上头批,没准儿还要撸帽子。你需要写,也不是不可以,但角度可以新颖一些,比如写写我们怎么解决问题的。”

    潘瑾看着那些出入洗浴中心的男人,恨得牙痒痒:“大叔,那得抓紧呢!不然会有越来越多的女孩子上当受骗。”

    李云道点头道:“这条街原本是大鹏的势力范畴,大鹏被抓了以后,一个叫龙少的东北人乘机占领了这条街。我让治安那边的人了解过了,这家皇后洗浴中心一直对龙少不满,现在又跟网贷那边眉来眼去,矛盾的爆发点应该就是在这家洗浴中心。看着吧,这两天反正咱们哪儿也去不了,不如就在这儿看戏。”

    潘瑾奇道:“看戏?”

    李云道笑了笑:“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潘瑾立刻猜出李云道应该是做了一些布置,就算今天下午没有发生自己被绑架的事情,这个时间他也一样会来到这家旅社,也许住的还是这间房间。

    果不其然,房门被人敲响了。有节奏的敲门声吓了小潘瑾一跳,等看到李云道的笑容时,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是公安局的人。

    木兰花一进门,看到李云道和潘瑾都在,这才松了口气:“头儿,您真是把我和老战吓死了,老战急得不管不顾地立马出了院,现在在满世界找那个疯婆娘,说是要把那个疯女人剁成肉酱。”

    李云道笑道:“让他闹一阵子吧,这样才显得比较真嘛!”

    木兰花贼兮兮地看了小潘瑾一眼,嘻嘻笑道:“小嫂子,打扰你和头儿的二人世界了!”这家伙眼睛贼精,之前在西湖时就已经看出这两人关系不一般,此时头儿赤着上身,小嫂子刚刚洗过澡,顺便就往那方面去想了。

    李云道也没否认:“这次的行动她也会加入。”

    木兰花为难道:“头儿,这种事情,我们来干就可以了,别弄脏了小嫂子的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