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碰上相州同行了
    江禄尧那晚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离开江州的。像他这种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在面对好不容易获得的一线生机时,往往能爆发出比常人还要强百倍的求生本能。无论是那老道还是那壮汉,都不是以他一己之力就可以对付的,跟不用说还有个手掌国家暴力机器的李云道。

    出了狗肉火锅店,他便打了个车,在郊区撬开一家药店,匆匆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这才连夜逃离江州。其实在狗肉店的最后一刻,他已经做好了要跟众人同归于尽的准备——或许只有他自己清楚,从第一次将那一家几口割了喉开始,只要是出门,他都会贴身穿着炸弹,为的就是怕落入穷途末路的境地。

    在相州的一家小旅馆里一觉睡醒就已经是日上三竿,腿上和胸腹处传来的剧痛几乎是撕心裂肺的,昨天只来得及匆匆处理了伤口,此时掀开衣服看胸腹处,伤口隐隐发黑。自己的飞刀是淬了毒的,自己的配的所谓的解药也只能缓解一二,要想根除毒性,除非去医院。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是说什么也不敢去医院的,他没法跟医生解释自己的伤口到底是怎么造成的。而且,更重要的一点,他不知道李云道是不是虚晃一枪,在外面给自己布下了天罗地网。他起身烧了点开水,忍着剧痛吃了两粒消炎药和止疼药,又检查了一下腿上被那狗畜生咬的伤口,伤口不大,但入肉很深,估计想要长实了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让旅馆的服务员给自己点了份外卖,勉强吃了一些后他又躺下沉沉睡去,等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被咬伤的部位还传来阵阵痛疼,但胸腹的飞刀伤此时居然已经麻木了。他知道糟糕了,麻木说明毒性开始发作了,看了一眼,果然黑色的范围更广了,而且伤口处在不断地往外渗着异样的液体。

    顾不上多想,他一瘸一拐地下了楼梯,问小旅馆的老板道:“老板,附近有没有小医院或者私人诊所?我关节炎有些发作了,想去开点处方药。”

    小旅馆老板瞥了他一眼,以老板的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这种绝对是犯了事情在外逃窜的家伙,但他这开门做生意的,没道理有钱不挣,反正有身份证登记一晚八十,没身份证一晚两百,住不住随意。“出门左拐,往前走两百米有家兽医院……”老板本想只是开个玩笑,因为再往前一公里就有一家新开的私人诊所,但没想到这一瘸一拐的客人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按老板说的,江禄尧果然看到一家正打算关门打烊的宠物医院,正在拉卷帘门的是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小伙子。

    “等等!”江禄尧一看便急了,伸手位住那小伙子,而后顺手一带,便将人推进了大厅。

    小伙子被人推了个踉跄,正火冒三丈,却看到一个两眼乌青、嘴唇发白的中年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虚弱地对自己道:“麻烦,帮帮我!”

    小伙子愣了一下,连忙道:“不好意思啊,我这儿是宠物医院,我是宠物医生,没资格给人看病。”

    江禄尧急道:“谁让你看病的,要你救命的!”

    小伙子一开始没明白,等江禄尧将身上的伤口给他一看,他顿时吓得目瞪口呆:“这……这是怎么造成?发炎了?不像啊,这……我没见过这种伤口啊……”

    江禄尧硬忍受着眩晕,咬了咬牙道:“给我把伤口这边发黑的肉,统统给我挖出来!”

    年轻的宠物医生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挖出来?不行不行,你会失血过多而死的!你这种情况,得抓紧去医院了,拖延不得!”

    江禄尧从口袋里掏出两沓现金拍在桌子上:“行不行?”

    年轻的宠物医生苦着脸道:“先生,真不是钱的问题,是我真没这个本事啊!你这会儿是条狗或者猫之类的,我打个麻醉也就下手了,可是……反正是不行的了!”

    江禄尧见年轻人不肯帮忙,微微眯了眯眼,从后腰处掏出一样事物再次拍在桌上。

    年轻人以为他又加了钱,叹气道:“你就是给我一百万我也不敢……”宠物医生的话几乎是戛然而止,因为这人拍在桌上的不是钱,而一把手枪。

    宠物医生倒吸一口凉气,此时也终于可以肯定,受伤的这人并非善类,怪不得会受这么奇怪的伤。

    江禄尧见年轻人眼神里透着恐惧,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打麻醉,把腐肉割除。最近几天你还可以正常营业,我就住在你这儿了。不过你别想耍花招,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了,你叫吕晓正,就算你报警把我抓进去了,只要我一出来,哼,你一家子的命就都要搭进去了。”

    名叫吕晓正的年轻宠物医生暗呼倒霉,开个宠物医院居然还能碰上这种穷凶极恶的匪徒,实在是运气太“好”了。

    “你这儿能不能打狂犬疫苗?”江禄尧问吕晓正,说着又把腿上的咬伤露了出来。

    吕晓正一看便道:“这是大型犬的咬伤,这个我倒是可以处理。而且我这儿今年刚刚成为狂犬疫苗的注射点,普通医院估计还没有呢!”说起自己的专业,吕晓正有些骄傲,但看到桌上那把枪,那一丝丝可怜的骄傲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别废话了,快动手!”江禄尧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地流逝,自己淬在飞刀上毒,是偶然间在苗疆得到的,是一种慢作用的毒药,是当地猎虎进原始森林打猎的时候用的,专门用来对付狼之类的野兽的。但当地人说过,要是不小心射到了猎物,只要把腐肉清除去就行,剩余的猎物肉一样可以食用。以此来推理的时候,自己身上的伤口也只要把腐肉清除掉,便会有一丝生机。

    吕晓正噎了几口口水,看着江禄尧问道:“你确定要我出手?”

    江禄尧已经不耐烦了:“快!等我没事了,再给你两万现金。”

    吕晓正点点头,飞快地戴上橡胶手套和口罩:“胸口和腹部的神经密集,去除这里腐肉的话,估计也全麻。”

    江禄尧一愣,但是伸头一刀是死,缩头也是死,不如拼了:“没事,全麻吧!”

    在吕晓正将注射针管插入他的静脉时,不知为何,江禄尧仿佛看到了年轻宠物医生脸上诡异的微笑,他想问个究竟时,却已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将静脉滴管的速度调整了一下,吕晓正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这才将铝合金卷帘门拉了起来,又里面锁上,这才回到刚刚的那间玻璃病房。

    此时的吕晓正面色平静,看着那熟睡的江洋大盗良久,才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距离宠物医院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里的两人远远看着那宠物医院。

    “你说要不要跟局长汇报一下这厮的动态?”说话的是江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的刑警吴强,而他身边的是一大队的副大队长孙一然。

    孙一然点了根烟道:“局长说这小子中了飞刀,还被狗咬了一口,能坚持到现在才去医院,这种反侦察能力,已经是属于顶尖高手了。对了,局长说了,不允许我们私自接触这家伙,据说这人非常危险,按局长的说法,我们局里没几个人能单挑得过这家伙。”

    年轻刑警吴强不屑道:“怕什么,咱们有枪!”

    孙一然点点头:“你说这宠物医院也能给人看病?”

    吴强道:“不能吧?”

    “那这老小子跑进宠物医院干嘛?难道说这里是他们的一处窝点?”

    “不太像啊,那医院太年轻了,而且给宠物看病的人,一般都是特别有爱心的!”吴强很笃定地说道。

    孙一然摇了摇头:“这人有没有爱心,跟对宠物咋样没啥关系。咦,对面那辆车里好像也有人啊!”

    两人视力都很好,看到宠物医院门口道路的另一侧也停着一辆越野吉普,路灯下还是能看得清,车里有人头晃动。

    孙一然皱了皱眉:“我怎么感觉有点儿不太对劲啊?”

    吴强道:“难道目标的帮手?”

    孙一然摇头:“不像,是帮手的话,应该早就把人接走了。我怎么觉得这些人是在盯着这家宠物医院的?”

    吴强突然道:“孙队,快看,他们下车了!”

    果然,从越野车上下来四名男子,疾步向那宠物医院靠拢。

    “孙队,向局长请示一下吧?”吴强急了。

    “请示什么呀,你没看出来,那是同行!”孙一然皱着眉,“难不成是来抢功劳的?这姓江的可是一条大鱼啊,据说在相州犯过大案!”

    “啊?那我们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很难说,走,来不及了,我们也去凑个热闹!”

    两人也迅速下车,快步向那四名便衣警察靠拢。

    “他们是什么人?”那四人中领头的一个警惕地看着快步靠近的孙一然和吴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