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刀手
    看好三名维族少年擦肩而过后,古可人仔细端详着李云道的脸,她突然发现,王鹏震的这个嫡孙似乎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简单。

    “待会儿可能会有突发情况!”李云道微笑着对古可人道,眼晴的余光已经瞥见了至少三个形色诡异的家伙。

    古可人不惊反喜:“哟,有戏看?”

    李云道微笑道:“估计不光要看戏,还要演戏。”

    古可人快步跟上李云道的步伐:“你的仇家?”

    李云道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能确定,也许是你的仇人。”

    古可人叹了口气:“如果是我的敌人,那就糟糕了。”

    李云道面不改色:“只要是敌人,情况自然就好不到哪儿去。不过不管是何方神圣,就算是过江龙,到了我的地盘上,它也得给我盘着。不能去附二层取车了,那儿出口太少,很容易被堵死。”

    走出高铁站前方的广场,就看到一向跟在艾孜买提屁股后面总拖着鼻涕的小孩在冲自己召手,一个瘦得跟猴子一般的中年人正低头哈腰地冲小孩作揖。

    “走!他们是这一片儿的地头蛇,听他们安排!”李云道一把拉起古可人的手,疾步向那个叫斯拉木孩子靠拢,与此同时,正快步向圆心位置靠拢的三名形色诡异的家伙都被几个在广场上乞讨的孩子给拖住了。

    “送他们俩离开!”斯拉木用生硬的普通话命令那个瘦得跟猴子一样的中年人。

    “小祖宗,你就放我一马吧,上次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才踹了你们那小孩儿一脚,你们打也打了,教训也教训了,我连医药费都出了,还要我怎样?”那瘦弱的中年男子似乎对斯拉木这帮孩子非常忌惮,看着斯拉木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抑制不住的恐惧。

    李云道笑着拍了拍斯拉木的脑袋,不让他再恐吓这个可怜的中年人了,笑着对那人道:“按正常出车给你算钱!”

    那人愣了愣,看看李云道,又看看古可人,似乎有些搞不清这样两个人怎么会跟这帮无法无天的维族少年扯上关系的。不过哪怕李云道提了钱,那人还是苦着脸:“大哥,你们就放过我吧,我真不敢挣您这钱!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天跑下来也就挣着百儿八十的,真耗不起。”

    古可人二话不说,从皮夹里掏出一叠现金:“包你的车,一天,这些够不够?不够到时候再补你。”

    那瘦弱的中年男子看着那叠现金,眼睛一阵放光,连咽了几口口水,最后竟然还是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真的不行……”

    那三名男子已经摆脱了纠缠他们的孩子,正快步向着李云道这里靠拢。李云道想了想,最后还是掏出证件在那男人面前晃了晃:“我是警察,现在要征用你的车,有什么问题,等完成任务后,你到市公安局找我,我叫李云道。”

    “早说啊!我以为你们是贩毒的呢!”那瘦弱的中年男子猛地松了口气,神色立马就变得谄媚起来,“来来,我的车就在路边!刚刚这孩子突然冲出来就把车给拦了下来,吓死个人了!走吧,还愣着干啥?”

    李云道在维族少年斯拉木脸上轻轻捏了捏:“跟艾孜买提说一声,谢谢,也记你一功!”

    不过八、九岁的孩子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目送李云道两人离开,回过身,看到那快步追上来的三人,连忙一屁股坐在地上,举着手中的罐子,仿佛真的在乞讨一般。

    目送黑色的速腾缓缓驶上大路,三名男子气急败坏,其中一人道:“打电话,让小光把车开上来!”

    “剑哥,怕是追不上了!”另一人惋惜地道,“这家伙的命值一千万呢!真要做了他,咱们接下来几年够在南亚找个国家潇洒一阵子了。”

    最后一人也点点头道:“别等小光了,这儿这么多黑车,打一辆跟上!”

    果然,三人刚刚走出广场,就有黑车司机围了上来,三人上了一辆黑色的普桑,剑哥指着在前面的黑色速腾道:“跟上那辆车!”

    黑车司机道:“好咧,坐稳了!”一脚油门,普桑的引擎呼啸着,车身便窜了出去。

    “哥几个是私家侦探?”黑车司机奸笑着问坐在副驾上的剑哥。

    “嗯,捉奸!”剑哥干脆顺水推舟。

    黑车司机笑得意味深长:“捉奸好啊!待会儿我帮哥儿几个一起把那个奸夫给摁住,对了,你们得有个人拍视频,否则到时候没证据,反倒有可能被他反咬一口!”

    剑哥嗯了一声:“你就盯上那辆车,也不用离得太近,到地方你拿钱走人。”

    黑车司机讨了个没趣,也就不再说话。等开近了,一看车牌,不对啊,这不是邻居老周开的速腾吗?老周家的情况他是知道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四岁孩童,之前的煤矿倒闭了,如今只好学着大伙儿一起出来开黑车。那辆黑色速腾据说还是老周的老母亲把棺材本拿出来,给儿子买的二手车。

    黑车司机天天在路上晃,早就习惯了一边开车一边盲打手机发微信,剑哥他们三人一不留神,黑车司机就已经发了条微信给前面的老周:老周,你车上是一对奸夫淫妇,人家来捉奸了,私家侦探都在我车上呢!

    前面老周见微信跳了跳,趁着红绿灯的时候看了一眼,顿时觉得奇怪,从后视镜里看了看这对男女,不像啊!于是,他马上回了条微信过去:没胡说八道,我车上的男的是警察,人家办案呢!

    黑车司机一个激灵——警察?办案?那自个儿这车上的三人是什么来路?如果前面的那位真是警察,估计也是个当官的,难道说这三个人是纪委的?他打量了一下剑哥,又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面的两人,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政府工作人员。

    车子越开居然离市中心越远,人烟越来越稀少,被称为剑哥的人问后面:“给光子发定位了吗?”

    后面一人道:“一直在用微信实时共享位置。”

    另一人道:“这狗日的到底要去哪儿?这他妈的都快要出城了吧?难不成他发现我们了?”

    剑哥瞪了那人一眼,口无遮拦的家伙才意识到,车里还外人,这才闭上了嘴巴。

    前面的速腾里,古可人没好气地瞪了李云道一眼:“现在可以肯定了,不是我的仇人,否则哪有机会能跑得掉?”

    李云道此时也意识到,应该是有人狗急跳墙了,而且十有八九是丁坤派来的人。

    “师傅,往前再开两公里,然后掉头回市中心!”李云道想了想,拿起手机打给王虎,“马上带人在运河大道和青山大道的交汇口设卡,一辆黑色的普桑,车牌号我稍后发给你。”这里靠近青山,又离军分区最近,王虎他们从军分区的训练场出来,最快只要五分钟。

    周师傅一听就不乐意了,这不是消遣人嘛,刚要发作,就听到哗啦啦钞票晃动的声音,顿时便换上一副笑脸:“好的好的,就按您说的办,协助警察办案,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嘛!”

    李云道笑了笑,转头观察古可人的表情,这女人居然一点儿都不紧张,甚至悠闲地刷着微博,这份定力,的确不是普通的女人可以拥有的。

    “你怎么不害怕?”李云道笑着问古可人。

    古家女人耸耸肩膀道:“你都在了,我还怕啥?你要是连几个悍匪都对付不了,还当什么公安局长?”

    言者无心,听者有心,一听到悍匪两个字,顿时浑身炸毛——自己入行还是后面的老王带的,要不是老王,自己一家四口早就上大街喝西北风了,得提醒老王一声。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发了一条微信过去:我车上的是公安,你车上的是悍匪。

    后面普桑上的老王一看到微信,差点儿没把刹车当油门踩,不过好在也是在社会上见过一些世面的,立刻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观察了一下那三人的表情,还好,那三个家伙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的车上。

    郊区每过几公里会有中巴站,老王在快到一家中巴站的时候,突然道:“哥几个,三急,稍等一下,我一定给你们赶上!”说着,不能那三人反应过来,推开车门就跑,堪堪地赶上了前方中巴关门前,窜进中巴车,留下一路飞尘给三名目瞪口呆的刀手。

    “妈的,兔崽子,下回在碰上,老子一定一刀宰了他!”剑哥怒骂道,“小楼,你来开车,找个地方超过去,把他们逼停!姓李的直接做掉,那娘们儿是多出来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窜到驾驶位上的小楼一脸淫笑:“那么漂亮的娘们,宰了多可惜啊!宰之前,让哥儿几个先快活快活才是正理……”

    “杀了姓李的,拿那一千万,有了钱,什么娘们儿找不到?”剑哥想了想还是说道,“别节外生枝了,做了人就立马走,江州也不回了,让姓丁的给我们转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