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艾孜买提的任务
    笔记本拿到手了,但是硬盘早就被格式化过了,里面就算有什么内容,也早就被删除得一干二净了。

    从丫头的学校回程的路上,七姐一直一脸歉疚的表情:“都怪丫头!”

    李云道劝解道:“孩子又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他看了一眼放在挡风玻璃下的笔记本电脑,这里头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内容,会严重到让史昱明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派人处理掉汤志刚。

    将七姐放在公安宾馆,回到省委大院五号楼的办公室,李云道将夏初叫了进来:“有一份很重要的资料在这台笔记本电脑里面,但硬盘已经被孩子格式化过了,你看还有没有解。”

    夏初直接用手比较了一个OK的手势,接过笔记本:“给我一个小时。”说完,就带着笔记本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为了让夏初更方便地办公,李云道特地给她单独安排了一间类似于工作室性质的办公室,任由她可以尽情发挥所长。

    李云道又将战风雨叫了进来,嘱咐道:“葛春秋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你让艾孜买提他们分头盯一盯,一旦发现有什么异动马上通知我。”

    战风雨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领命就去找如今已经被他收为小徒弟的维族少年们做事。

    李云道突然有种山雨欲来黑云压城的感觉,明明知道马上可能有事发生,但似乎却没有任何办法防患于未然。

    过了不到四十分钟,夏初便敲门进来,手里拿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头儿,资料恢复了九成,剩下的一成没有任何办法了。”夏初是世界一流的黑客高手,她说没办法,那这个世界上也就真的不存在任何其它的可能性了。

    “有没有什么发现?”

    “里面主要是一些照片和写作文档,我用关键词做了一些对比搜索,只发现了一个文件夹里的内容有些奇怪。”夏初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便将笔记本推到李云道的面前,接着道,“其他所有的文档都是新闻稿,只有这个文档很奇怪,收集了很多当年日军侵华占领江州时的历史资料,图片和文档都有,另外还有一个乱码文字,我试了几种解码方式,但似乎都不太对。”

    李云道打开图片资料,果然都是收集整理过的资料,图片多数是当时的日本人在江州办的《大共荣报》和国外的一些新闻对驻江州日军的报道,也有汤志刚从省图书馆、博物馆以及地方志办公室搜集到的资料。

    看着李云道微微蹙起的眉头,夏初想了想,又接着道:“他在做每一篇报道之前,都会做一些调查,很明显,关于这个选题的资料,要比其他所有的资料都要详细。对了,还有一点不太一样的是,其他所有的报道都成稿了,只有这个文件夹里没有成稿的报道。”

    李云道狐疑地摸了摸下巴,他又打了个电话给七姐:“七姐,汤志刚当年是跑条线的新闻的?”

    七姐道:“我记得志刚离职前已经当领导了,主要负责跟一些领导跑,对了,好像是政务新闻,偶尔也管管社会新闻。怎么了,李省长您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我就是了解一下情况。”挂了电话,李云道仍旧在思考刚刚的问题。他看一下文档建立和修改的时间,明显就在汤志刚离职后的那一年里陆续搜集到的资料。这位曾经的新闻工作者,到底在调查些什么?

    “夏初,你把这个硬盘里的资料全部都备份好,预防万一。”李云道嘱咐道。

    夏初嫣然一笑,李云道就知道,这事儿根本不用自己吩咐,夏小姐已经做好了备份。

    “今天先这样,你也再帮我一起琢磨琢磨,有结果随时沟通。”

    艾孜买提正带着几个维族少年同伴在院子里比划拳脚。院子座落在市内,偌大的院子,数间瓦房,虽然条件普通,但跟之前露宿街头比起来已经要强得多。

    如果少年们对协助警方办案的积极性很高,之前木兰大叔当治安支队长的时候,他们一度将火车站周边的外地帮派都兼并了,但扫黑开始前,李云道就让他们彻底搬到了这间小院里,平时除了跟着偶尔露面的战风雨学习拳脚功夫,木兰也经常来给少年们上课——此前经常混迹于社会底层的木兰花似乎更清楚如何跟这些从小都受惯苦的孩子们打交道。

    院门一响,少年们就一个呼哨,飞快地找到了掩体,等看到门口是战风雨时,这才嘻嘻哈哈地从各个角落跑出来,围着战风雨叽叽喳喳。

    艾孜买提哼了一声,少年们便一轰而散。

    “头儿有事情交给你们。”战风雨此时才是对李云道佩服得五体投地,上次丁坤和龙少的冲突,头儿就是用这般调皮的孩子四两拨千斤。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帮原来只知道在火车站以偷东西为生的少年们还能发挥这般大的作用。

    艾孜买提点点头,有些兴奋:“这回是干谁?”

    战风雨给了他一后脑勺:“别动不动就干谁,这话被头儿听到,又要罚你抄古兰经了。”

    艾孜买提打了个哆嗦:“是是是!”不过马上又嬉皮笑脸地道,“他老人家不是不在嘛!”

    战风雨给艾孜买提发了根烟,艾孜买提没抽,直接夹在耳朵上方,跳到院子里的一块大青石上,蹲下身子,问道:“这回是要做什么?”

    战风雨道:“盯着葛春秋。”

    艾孜买提搓搓手道:“当官的?”他觉得有些无聊,似乎挑战难度有些低。

    战风雨接着道:“也许有人会想要他的命,你们的任务就是盯着他,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跟我或者头儿联系。”

    艾孜买提这才点了点头:“好像还有那么一点意思。”

    战风雨道:“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也不能被葛春秋发现,否则会出问题。”

    艾孜买提似笑非笑地看着战风雨道:“师父,盯梢这种事情,没车啊,有点儿尴尬。”

    战风雨笑骂道:“你们认得那么多黑车司机,随便挑一个用,对了,上次帮过头儿那家伙就不错。”

    艾孜买提挥挥手:“别提了,头儿的那位古小姐给人家直接送了一辆宾利,那家伙转手就把车卖了,买两间面门房,一间出租,一间自己开小超市,小日子可滋润了!”

    战风雨诧异的张了张嘴,他知道古可人有钱,但是没想到她出手会如此大方。不过转念一想,既然是救命之恩,似乎再怎么大方都无可厚非。

    “江州开黑车的又不是一两个,你别告诉我这种事情你艾孜买提会搞不定!”

    “师父,还不是你一句话。”

    “经费够不够?”

    “足够了!”艾孜买提摆摆手,“上回办事的时候,还剩下不少。”

    “钱不够了就吱声,头儿说了,只要事儿妥当了,接下来给你们每人办一个雷森资本江本公司正式员工的身份。”

    艾孜买提连连摇头:“我们有几斤几两,我们自己还不知道吗?反正师父你放心就是,你和那位在江州一天,我们就不会惹任何麻烦。”

    战风雨知道这是一个很倔强的少年,他说不会惹麻烦,就不会惹任何麻烦,但前提条件是自己和头儿都在江州,而言外之意就是,一旦两人都调离了江州,那就呵呵……

    “记住,一定要注意安全。这次你们可能要面对的不是普普通通的黑社会。”战风雨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师父,我们也不是小孩子了,真要出了什么事情,打不过,跑总可以了吧?”艾孜买提吹了个口哨,立刻有一个半大的孩子给两人抱了一只颇大的西瓜出来。维族少年手一挥,那西瓜便裂成几块,他取一块最大的给了战风雨,自己拿了一块最小的,把剩下的大部分都留给了院子里的其他少年。

    战风雨见他露了一手,笑了笑道:“看来这段日子手上的功夫没拉下啊!”

    “师父你不是说嘛,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我们现在天天在院子里窝着,也没有事情干,只能从早练到晚。不过现在好了,明天我就把所有人都散出去,一有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次日,艾孜买提就带着另一个孩子一起叫一辆黑车,守在葛春秋小区门口,等车一出来,就跟了上去,直到葛春秋进了政府大院,他们才会在大院对面的小餐馆门口继续蹲守。

    第二日,第三日,依旧如此。

    第四日,艾孜买提发现葛春秋的车一早走的不是去市政府那条路,正皱眉的时候,却看到前方的车子陡然加速。

    “不好!”艾孜买提让黑车司机立刻加速跟上去,可是奈何黑车是1.2的小排量,而人家的车是2.4T的涡轮增压,很快就把艾孜买提等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看着那车子变成一个小黑点,艾孜买提恨恨地拍了一下大腿,气急败坏地给战风雨打电话。

    “师父,对不起,跟丢了。”

    而此时,正气急败坏的却是在车上的戴秘书,他恨恨看着这个平日里话不多的司机,他不知道这家伙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成了史昱明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