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
    (感谢书友国宝宝1113、还要我怎样丶、书友25713527、彦佐汪汪汪、顶峰9888的月票支持!快月底了,攒了些稿子,恩,我的意思你们懂的。)

    李云道戏称的“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并没有给他留出太多的时间,抵达京城的第三天便是通知书上的报到日。

    站在那个有“二校门”之称的三拱“牌坊”式的建筑面前,看着清末大学士的手书,青砖白柱间仿佛都能感受那时光的荏苒。

    时隔多年,又再次回到象牙塔内,这是李云道如何都没有料想得到的。本以为这次从江北离开,会回江南与蒋青天针尖对麦芒,但是长辈们的决策却是让他回炉重造——李云道知道,自己这几年走得太快了,从副处到正处再到副厅,几乎将体制内的同龄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这一次让他重归校园,长辈们也是打着让他打牢基础的心思,同时也能避开某些锋芒漩涡。

    也许是因为这个课程所针对的学生们的特殊性,北清大学将报到的地点设在了主楼。李云道背着双肩包出现的时候,被主楼门前的学生志愿者给拦住了:“同学,不好意思,今天主楼有活动,暂时不对外开放。”

    李云道露出一个诧异的表情,随即苦笑,指了指里面,正欲说话,却见两个穿着打扮均很贴合体制内形象的中年男子结伴走进了主楼。

    拦住李云道的学生是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看着那些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们,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惊羡:“同学,你知道不,今天来这儿报到的,都是全国各省重要地级市副市长及以上级别的干部。”

    李云道看他不像是在自言自语,笑了笑道:“你是在跟我说话?”

    那学生好不容易才将目光从那些西装革履的地方干部们身上收回,皱眉道:“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跟你说了今儿这里不开放嘛!你是不是我们北清大学的?”那学生有些狐疑地打量着李云道,在他看来,这个穿着打扮都很普通的年轻人应该是师大或者人大来蹭课的学生。北清大学是华夏第一学府,仰慕者不计其数,每年来蹭课的学生也同样趋之若鹜。

    李云道指了指里面:“我来报到。”

    那学生诧异地看着李云道:“报到?”

    李云道笑着拍了拍那学生的肩膀:“好好努力,我有一个部下是你的师兄,北清大学的学生综合素质很强。不用羡慕他们,如果想走体制内的道路的话,毕业了就去考试,将来的某一天,你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学而优则仕,很多年来,在华夏这都是走上人生巅峰的一条捷径,如今也一样。

    那学生正欲说些什么,却看到不远处一个年轻的胖子喘着气地往儿跑。已经是初冬的季节了,他居然跑得满头大汗,跑近了,才发现他脚上的皮鞋也因为他的体重和外八字脚的原因,而磨塌了两侧。他小跑的样子极具个人特色,像一头穿了西服的憨熊,看上去极是可爱。

    “请问……请问……这里是主楼吗?”到了门口,胖子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李云道适时地抽出一张面纸递了上去:“不急,还没到报到的正式时间。”

    那胖子接过纸,胡乱地擦了擦额头,看了李云道一眼,有些吃惊:“你也是来报到的?”

    李云道点头:“嗯。”

    那胖子尽然极是热情,主动伸手:“我叫乐天,蜀中来的。”

    李云道点头,伸手相握:“李云道,之前在江北。”

    那胖子愣了愣,显然是在琢磨李云道话中的“之前”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能在这里读这个研修班的几乎都是各地的重点培养对象,可是眼前这个自称李云道的青年看上去也实在是太年轻了。

    自称叫乐天的胖子扶了扶无框的眼镜,打量了李云道两眼才道:“江北?我有位老领导之前调去了江北,在江州当一把手。”

    李云道知道,这是体制内套近乎的一种方式,大家各自说出自己熟悉的人,如此如果都认得,自然而然地相互之间的距离也就更近了一层。

    “你是说马书记?”李云道笑了笑,“我在江州任职时,马书记也是我的大老板。”

    “哎哟,这么说是一家人啊,我在蜀中就是干纪委的。”胖子乐呵呵地拉着李云道手,怎么看都不像是专查党内违纪的纪委出身。

    两人携手走进主楼,将刚刚那个拦住李云道的北清学生看得是目瞪口呆——敢情这个年轻人也是这个研修生班的学员?不是说最起码地级市副市长以上级别吗?这也太年轻了吧!

    官场本就是人情场,那叫乐天的胖子似乎之前也很少参加这类的交际,用身份证报到签字后便在一旁的茶歇区取了些蛋糕饼干狼吞虎咽,丝毫不理会那些正相互打着招呼的人。因为吃得太快,他差点儿被蛋糕噎住,幸好一杯橙汁适时地递了过来,他猛灌了两口,这才缓过气,转头想谢那个送来橙汁的人,却看到一脸笑意的李云道。

    “咦,是你啊,谢谢谢谢,昨儿晚上的旅馆订得太远了,早上出门差点儿没挤上地铁,早饭就更不用说了。我有低血糖的毛病,所以吃相难看了些,别介意别介意!你也吃啊,蛋糕味道很不错,跟我们宽窄巷子里头的那家有得一拼!”胖子乐天一边说还一边招呼李云道也加入他的胡吃海喝大军,似乎这家伙来北清大学就是来混吃混喝的。说了两句话,这家伙又开始对付面前的蛋糕,同样是狼吞虎咽的形象,同时还不忘给李云道也递上来一个,弄得好像这儿就是他自个儿的家一般。

    “你好,我是鲁南团省委书记鲁肃,两位是……”说话的是一个约摸三十多年的男子,看样子应该比李云道要大几岁,刚刚一群人围着他,显然是这一次课程里的政治新星。

    “你好!”李云道只是简单地跟他握了握手,“我姓李,叫我小李好了!”李云道很低调,在这里,他只想做一个观众,剩下的时间多学点东西,多陪陪几位老人。

    乐山因为嘴里塞着东西,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塞得满满的嘴巴,那叫鲁肃的年轻人也只是笑了笑,表示理解,便又转向了别处,在他看来,一个会自称小李的年轻人和一个在这种场合都能把嘴巴塞满蛋糕的家伙,似乎并不值得他花费太多的时间。

    江湖,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

    北清大学和耶鲁大学对这一次历史性的尝试似乎都很是重视,双方派出的都是在公共管理领域的一流学者,接下来短暂的开学仪式里,两所大学的执牛耳者都做了一些经验的分享。李云道坐在最后一排,可以俯瞰整个阶梯式的报告厅,大致数了一下,总计八十名学员,分成了四个班,李云道被分在了一班。

    后面台上的人讲些什么,李云道也注意听,因为坐在他身边的胖子一直在跟他分享北清大学的美女校花。李云道吃惊,这个体重应该直奔两百斤的家伙居然是当年蜀中的状元,考上了北清大学物理系,本立志当个科学家,却扛不住家人的威逼利诱,考了公务员,于是一路走到了现在。亏得这家伙毕业了这么多年,还经常泡在母校的论坛里,对北清大学和京大两所顶尖高校的历任校花是如数家珍。

    “你有所不知啊,前些有一阵子,京大的校花一直不是学生,而一位老师。嗯,教哲学的,姓蔡,不过后来去了团委还是哪里,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乐天说话的时候,脸上肥肉也会随之颤动。

    李云道笑了笑:“那她应该很美了。”

    乐山连连点头:“那是自然,可惜我们北清大学虽是华夏第一学府,但却是理工科更拔尖些……对了,也不知道学校的住宿条件怎么样,我反正这两年是要长驻京城了,他们有的人可能还要承担着地方上的事务,要来回跑的。”

    “哦?还可以这样?不是说一定要脱产吗?”李云道有些诧异。

    “说是这么说的,哪里敢真的脱产?都是地方上来的,真要两年不回去,没准儿就变天了,自己管的那一摊子事儿还能不能插上手都不知道了。”乐天嘿嘿笑道。

    “那你怎么这么轻松?”李云道笑着问道。

    “唉,不瞒你说啊!”乐胖子苦着脸,看了一眼台上吐沫横飞的外国教授,小声地对李云道说道,“我是被罚到京城来的。”

    李云道诧异地瞪圆了眼睛:“罚来的?”这次培训的名额有多珍贵,李云道这几天在京里也听老人们唠叨过了,这家伙居然说自己是受了罚才的,听了不由得让人又气又好笑。

    “真的,不骗你。”乐天很认真地道,“来之前,我在查一个案子,没想到那家伙太狡猾了,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吞了我用来吃蛋糕的铁勺,所以就……嗯,后面你就知道了……”

    李云道终于知道这家伙有多喜欢吃蛋糕了,也不知道是该为这家伙惋惜还是为他高兴,总之能来到这里,目前相处下来还算对脾气,这一次的课程也许不会像想象中的那么无聊了。

    (嗯,番外《徽猷传》的最新章节已经上传到公众号“仲星羽”,想看番外、加羽少微信、进群扯淡的,都来关注公众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