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踩你,与你何干(二)
    (嗯,这是今天的第三更!再次感谢盛开的蔷薇的捧场月票!羽少说过的,只要兄弟姐妹们月票风骚,何愁没有更令人热血沸腾的内容!明儿中午12点开始双倍月票,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吗?)

    姑娘们见红姐不说话,又想起小倩那日被送去医院的惨状,虽然钞票诱人,但内心的恐惧却胜过了对于钱的渴望。

    钱再多,没命花,怎么都是白搭。

    赖子冷笑一声,正欲转身去贵客那儿退钱,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赖哥,我干!”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投向那年方二十的姑娘,有鄙夷,有不解,也有同情。

    红姐叹息一息道:“薇薇,红姐知道你父亲中风住了院,还有个弟弟在上高中,家里缺钱,但这活儿咱不能接啊!我们虽然干的是出卖皮肉的勾当,但也是活生生的人,不是那随随便便任人打骂的畜生牲口啊!”

    被红姐称为“薇薇”的姑娘眼圈儿通红:“姐,我知道,你心疼我们。可是……昨儿晚上我妈来电话,我爹又进了重症监护了,弟弟那边眼看着就要上大学了……”

    姑娘们眼中的鄙夷与不解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皆是同情。这世上,自然不缺那好吃懒做的女人,但失足做了这一行的,却多数有那自己也说不出的苦。这世间,挣扎在最底层的,谁都有一腔诉不完的辛酸泪。

    赖子也有些犹豫了,薇薇是前阵子刚来的,不是红姐这样的老江湖,要真送到那贵客的房内,能不能囫囵着出来,就连他都觉得是个未知数。

    “赖子哥,没事儿,放心,咬咬牙就挺过去了!”她对着赖子惨笑一声,“你告诉我房号,我去换衣服。”

    薇薇从姑娘群里挤了出来,低着头与赖子擦肩而过。

    赖子笑得有些尴尬,红姐冷笑着对赖子道:“你干的好事!”

    赖子诶了一声,嘿嘿笑道:“你也看到了,我都要去退钱了,这是薇薇妹子自愿的。再说了,她也的确缺钱,我这是做善事,会有好报的!”

    红姐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说话,姑娘们也不理赖子,转头便又叽叽喳喳起来——都在下九流的泥潭里打滚的,各人能自扫门前雪就不错了,谁还能比谁高尚到哪儿去?

    赖子很快便将那一丝不快甩到了脑后,到更衣室隔着门冲薇薇报了那贵客的房间号,便哼着小曲离开。这一晚上就白挣一千大洋,够他挥霍小几日了!

    所谓的贵宾房环境并不算好,至少在吴广看来,这灯光昏暗的地方简直就如同老鼠洞一般,比当年自己跟薛绿荷用来结婚的新房大不到哪儿去。可是如今,对他来说,这个老鼠洞却是那个暴虐灵魂的天堂!

    想到某些场景,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在那充满暴力的一次次释放中,他幻想着被虐打的不是那些失足的陌生面孔,而是薛家姐妹,甚至是那王家野种。

    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起身开门,站在门口的是穿着及臀和服的年轻女子,目光低垂,看着那晶莹的脚趾:“您好,我是……”

    薇薇的话还没有说话,便被吴广一把扯住头发,拖住房间。

    惨叫声和求饶声让红姐和姐妹们心烦意乱,有人打开手机,放起了音乐,王菲的歌声却让人的心情愈发低落。

    赖子在门口又点了一根烟,二楼贵宾间传来的声音让他一连打了数个寒颤,听到那救命声的时候,他脸上的横肉也忍不住抽动了几下:“没事儿,忍忍就过去了。”他似乎是在安慰别人,却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初春的夜依旧很冷,风很寒,赖子竖了竖衣领,踩灭烟头,却冷不丁看到一个穿着风衣的年轻人朝自己走了过来。

    “哎哟,今儿财神爷齐齐上门了!”赖子心道一声,迎了上去,“小哥,第一次来?”

    那青年抬头看了一眼那挂在楼顶的“如沐春风温泉会所”的招牌,微微一笑:“找人。”

    赖子听了,心中一热:“哎哟,是熟客啊!来来来,里面请,你熟悉的姑娘号牌记不记得?如果不记得也没事儿,报个小名或者说说相貌特征,我赖子一准儿都能给您找出来。”

    那青年递给赖子一根烟:“应该是你这儿的熟客,四十来岁,穿西服,戴眼镜,很斯文,嗯,很像高级白领来着。”

    赖子一愣:“您不是来找姑娘的?”

    那青年笑道:“跟朋友约好的。”

    赖子一听,心中又是一颤:“这样不太好吧,我们的姑娘,一次只接一位,您要是……嗯,有什么特殊的需要,也不是不可以商量,当然,这价格自然也不便宜……”

    那青年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一半你拿着,一半给姑娘。我那朋友脸皮薄,我自个儿上去就成。”

    赖子心中暗笑,就这样还叫脸皮薄?那怎么才叫厚脸皮?不过接过信封一摸,这可比刚刚那斯文败类要厚道得多,连忙点头哈腰:“您里边请,就在二楼,左拐第三个房间,今儿客人不多,您二位可劲儿造!”

    那青年微微一笑:“我那朋友有些特殊的癖好,待会儿你们听到什么,嗯,也别太往心里去。”

    赖子连连点头,之前那客人的癖好已经让人大开眼界了,想不到还来一个更猛的,不过看在这些钱的份上,哎,薇薇妹子,赖子哥就帮你做主了!他本想去跟红姐她们打个招呼,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这抽头自己起码可以拿走两三千,剩下的几千都统统归薇薇了,谁让这姑娘家境可怜呢!赖子想着,没准儿今日过后,那薇薇姑娘对自己心生好感,将来也不是没有一亲芳泽的机会。

    他看了一眼那青年的背影,默默叹息一声,感叹道:“如今这世道,怎么越是有钱人,这癖好就越跟常人不太一样呢?”只是可怜了那失足的姐妹,不知为何,他又想起了小倩的样子,冷不丁浑身一个激灵,罢了罢了,再多给薇薇五百吧!

    吴广看着那嘴角渗血的姑娘,唇角轻扬:“别叫了,再叫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薇薇此时披头散发,两颊微微有些肿胀,一只眼窝也已经乌青,那薄如蚕丝的和服下面,更布满了那人用皮带抽出来的伤痕。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你的钱我一分也不要,我求求你……”薇薇双手合十,跪在地上边流泪边乞求眼前这个模样斯文却暴虐如野兽的男人。她万万没有想到,走入房间后会是这样的非人待遇。刚刚那几拳狠狠砸在自己的胸口,几乎将要把自己的肋骨砸断。可是这人依旧不依不饶,如同一头见了血的疯狂公狮。

    “不要?”吴广扶了扶眼镜,缓缓卷起自己的衣袖,“不要急,还早!”

    姑娘痛哭不已:“不要啊……我也是爹生妈养的……不要啊……”

    吴广一脸狰狞地挥动手中的皮带:“爹生妈养?我难道就不是吗?我难道就是活该被你们踩的畜生牲口吗?”

    那皮带划过姑娘的脸颊,马上就是一条条红色的血印。

    “哈哈哈……求我啊,求我放过你啊,野种!你这个野种!”吴广疯狂地嘶吼着。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吴广的暴行,也让嘶嚎哭泣的姑娘得以喘息。

    一丝疑惑掠过吴广的眼眸,皱眉问道:“谁啊?”

    门外没有人应答,吴广缓缓走向门边,又问了是声:“是谁?”

    门外那人又敲了敲门。

    “谁?”

    “送果盘的!”门外那人终于回答了。

    吴广松了口气:“等一下!”

    他将皮带放回床上,也不去管那缩在墙角浑身颤抖的姑娘,反正从门口的位置是看不到那个角落的,就算被看到了,他也无所谓。

    这是生意,一个打,一个挨,他觉得很公平!

    吴广刚打开门栓,便被轰地一声,有人一脚踹开那门,吴广避之不及,却被那木门的巨大力道狠狠砸在鼻梁上,整个人也往后倒退出四五步。

    一个穿风衣的人影闪进房间,而后飞快带上门,插上门栓。

    吴广被击中鼻梁,那里人面部神经的交汇处,他还没看清那人的模样,便瞬间眼泪鼻涕齐流,弓着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可是等他看清来人的面容时,便如同赤身坠入冰窖一般,从头凉到脚。

    “李……李……”

    那穿着风衣的青年将手放在唇角:“嘘……我在门口站了小半刻,你就已经喊了我的名字足足有六次!嗯,还有十次叫的是薛红荷的名字。”

    吴广浑身颤抖,这里碰到李云道,让他有种被人剥光了衣服扔在大马路上的感觉。

    李云道扫了那蜷缩在角落时的姑娘一眼,而后一声叹息:“人家都说了,都是爹生妈养的,你偏偏还要这般……罢了,旧账新账,今儿统统一起算!”

    吴广猛地窜到那衣柜旁,飞快打开衣柜,从随身衣物里掏出一样事物。

    缩在角落里的姑娘瞳孔猛地收缩。

    枪!

    这样的事物,离她的世界太过于遥远。

    “李云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吴广拿着枪的手却在颤抖。

    李云道微微侧了侧脑袋:“你确定你要在我的面前玩枪?”

    吴广狞笑,打开保险:“你要是有铜皮铁骨,可以试试。”

    他的手缓缓扣动扳机。

    那血花飞溅的场景,他做梦都想看到。

    番外《徽猷传》正在作者公众号“仲星羽”上面更新,想看番外或进微信群催更的,加关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