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钻天坡上的不速之客
    再求各位手中的月票!嗯,最近会不定期在微信公众平台上跟你们讨论剧情的走向,想了解的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要进微信群的加羽少私人微信:zhongxingyuddm。

    三百万瓦的大电灯泡,这活儿没人乐意干,李云道也不乐意,不管如何,自己把乐胖子送到了峨眉,又见到了这位传说中执拗无比的梅大小姐,自己今儿的使命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将胖子扔在洪椿坪,李云道相信他一定有一肚子的肺腑之言要跟那梅大小姐诉说,而后便独自一人攀至九老峰,过了九莲池,穿过一片山花丛聚地,便是那传说中神仙府地的九老洞。

    李云道读书本就涉猎颇广,且多数过目不忘,记得明崇祯年间的学士胡世安在《登峨山道里记》一文中说“昔黄帝访广成子天皇真人游此,遇一叟洞外,询‘有侣乎?’答以‘九人’”九老洞便也因此而得名。

    所谓九老,即天英、天任、天柱、天心、天禽、天辅、天冲、天芮、天蓬,九老洞即九仙聚会的洞府,诸多神仙故事,给这处彰显峨眉财神文化的洞天府地添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跟普通人进入幽森洞府不一样的是,李云道步入其中,脑中出现的是旧时哪位古人进入过这洞府,在历史上又留下过哪些印记,那些泛黄的古籍一幕幕从他脑中闪过。

    此是正逢旅游淡季,又是清晨,三三两两的游客极少,像李云道这般独自一人在洞中走走停停的又更为稀缺。

    在他走到据说赵财神用过的一张石床旁时,四下无人,他终于忍不住转身对着一处洞口道:“从山下跟到现在,不累吗?”

    声音在高四米的溶洞里回『荡』,却没有任何应答,刚刚还能偶然的游客脚步声仿佛在这个瞬间也消失了。李云道微微皱眉,到天府双流机场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尾巴”,登山的时候,“尾巴”如影随行,所以在洪春坪与胖子和梅灼曦分开,也是想看看这些“尾巴”的目标究竟是乐胖子还是自己。进了九老洞,“尾巴”一度消失,就他准备回洪春坪接应胖子时,却发现“尾巴”又出现了。

    李云道的喝声似乎对“尾巴”并没有产生任何威慑,出了九老洞,等李云道转悠到洞前的仙峰寺,对方依旧没有现身。来蜀中是胖子的突发奇想,李云道身上一把枪都没带,只有进入九老洞后就扣在手心内的一把三刃小刀。

    从江宁到江州,生生死死的场面经历了无数次,李云道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动不动就要以命相搏的场面,哪怕此时敌暗我明,他一样能不动声『色』地欣赏仙峰寺前那株如同华盖一般冲天入云的大树。寺中一为财神殿,二为大雄殿,三为舍利殿,寺庙不大,恰好演绎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此时山中的游客逐渐多了起来,与无数人擦肩而过,身后一双眼睛却又未曾离开,只是每每转身,身后人流熙攘,却怎么都找不到那从机场一直跟到山上的“尾巴”。

    既然不现身,分不清是善意还是恶意,李云道便打算暂时不去理会,从仙峰寺出来,便直奔遇仙寺、九岗岭,而后直奔洗象池。

    洗象岩下金钢嘴,一千八百余级钻天坡,拂衣白云散,仰面青霄『逼』。钻天坡连接九岗岭与洗象池,千余山阶如修炼人心。李云道突然忆起在昆仑跑山时,徽猷在前开路、弓角殿后保护的场景,只是不知道这一刻,自己那两位自幼相依为命的兄长身在何处,又在做些什么。人生便是这样,相聚分离,如同月有阴晴圆缺。

    幸好在北清入了学后,晨练一日不拉,体能很快就恢复到了鼎盛期,对普通人来说难如登天的一千八百余山阶,对于此时的李云道来说,不过是数十次气息绵长的吐纳间的事情。

    行至山阶当中,一袭白衣在山风中猎猎作响,那女子皓面剑眉红唇,眉心一记朱砂印,赤足踩在海拔两千米的冰冷台阶上。

    她并没有看李云道,只是望向下方白云缠绕的山阶。

    李云道骤然驻足,手心处一片滑腻。

    杜尔迦!却不知这女人身上为何没了之前那股子旷日持久的檀香味。按阮小六此前的说法,这女人应该被关在某个寻常人永远接触不到的地方才对,为何又能跑到这峨眉山上来?

    似乎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李云道脸上的诧异之『色』,那杜尔迦用生涩的中文道:“没有我,你以为你们的那头白虎会那么容易就走出梵天的神光普照?”

    李云道轻叹一声,看来又是一次交易。不过在李云道看来,用这婆娘把秦白虎换回来,是一件再划算不过的事情了。

    只是这麻烦总是落在自己的头上,就有点儿让人不那么舒服了。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碰都碰上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便要听天由命了。这种场合下见面,自然也不会聊些吃饭了没、天气不错之类的无聊话题,所以直接切入主题便好。

    “咦,怎么今天只有你一人?今日子呢?”李云道想起了那个丑得无与伦比的日本老忍者,上一次见面,杜尔迦和今日子被大哥和二哥直接秒杀,只是不知道今天这杜尔迦已经出现了,那擅长隐匿暗杀的忍者又躲在了何处。

    杜尔迦轻笑一声道:“她比较笨,想了很多办法要逃走,所以被你们的人不小心弄死了。”站在山阶上的赤足女子突然想起了企图越狱的今日子被一根双节棍一棍抽爆脑袋的场景,她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此前自己和今日子一样,都低估了这个屹立东方数千载的文明古国。

    李云道“哦”了一声道:“那看来你是比较聪明的那个。”说到“聪明”两个字的时候,他在苦笑,他已经猜出这杜尔迦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峨眉山道上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比那笔富可敌国的战争财富才得更为诱人的呢?

    杜尔迦微微转身,目光终于落在这个让她这大半年吃尽苦头的中国男子身上:“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这里的山很高,所以,很好。”

    很好!当然很好,两千米的海拔,深不见底的悬崖,一千八百余阶的山道,这才叫真正地上下不得!

    李云道叹息一声道:“那你应该也清楚,就算你杀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那处坐标的。”怀璧其罪,李云道这会儿很后悔自己当地为什么要去看那个日本人当然建造的地下堡垒,不去便不会看到那幅壁顶图,也不会由此猜出那个坐标,那么也就没了这此后的种种麻烦。

    白衣复仇女神歪了歪脑袋:“你当真不怕我会杀了你?”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不怕死,宁愿死也要坚持一个秘密。

    李云道抬头轻笑道:“你一定不知道,在华夏这样一个国度,历朝历代都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当然蒙古人南下时如此,满清入亦是如此,小日本贪心不足蛇吞象时同样是如此。”他笑着,见白衣的杜尔迦有些困『惑』,便接着道,“在我们华夏,文人称之气节,武人称之宁死不屈,加上我如今又信奉着你们更无法理解的某种主义,所以你用生死相『逼』,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也许还不如你拿你自己的『性』命来威胁我。我这个人一向很怜香惜玉的,如果你说你会因为拿不到想要的东西刚要被你们的梵天干掉,或许我会因为同情稍稍考虑一下合作的可能『性』。但是威胁……嘿嘿,不好意思,要钱没有,要命,就这一条!”

    杜尔迦先是微愣,而后脸『色』微变,最后目光落在下方的山阶上时,却又奇怪地嫣然微笑:“如果命,不止你这一条呢?”

    这回轮到李云道微微『色』变,转头,果然看到一个身着薄衫的姑娘在不断催促着一个气喘吁吁的胖子正缓缓拾阶而上,隔得太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相信他们也已经看到了半山腰的自己,那傻不愣登的死胖子还可劲儿冲自己挥手,气得李云道真想冲下去一脚把这肉球踹到山下去。不过李云道却没有动,他相信只要自己动了,杜尔迦的速度一定要远远快过自己,就以上次她跟忍者老妪动手的过程来说,在没有枪和子弹庇护的情况下,自己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

    杜尔迦似笑非笑地看向李云道:“看起来,他们跟人很熟悉呢!”

    李云道再度无奈笑道:“咱们能不能先谈……”

    第二个谈字还未曾落音,那白衣复仇女神便已经掠过自己,李云道想伸手,却只触碰到了那白『色』纱丽的一角。

    乐天有些诧异地看着几乎是从山道上“飞”下来的白衣女人,瞠目结舌地看看身边的梅灼曦,又忍不住狠狠地『揉』了『揉』眼睛:“曦曦,我刚刚没看错吧?”

    梅灼曦的目光却始终在那白衣女子的身上,她有一定的武学功底,自然清楚,能一步跃过数十山阶的这世上绝对是高手一般的存在。

    可是,这个异域女人,她究竟是谁呢?乐天的那个朋友为什么此刻脸『色』如此难看呢?

    番外《徽猷传》《桃夭传》《弓角传》会在微信公众平台上不定期更新,想看的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要进微信群的加羽少私人微信:zhongxingyuddm。

    最快更新阅读,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