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九十五章 警察
    更新时间:2011-09-12

    枪,就算是放在有一定武器流通权限的美国,那也算是个稀罕玩意儿,更不用说是在严格控制枪支弹药的中国,玩枪,一个不好就是刑事大罪。东部沿海城市属于国家经济发达地区,社会治安向来良好,对于枪这种东西更是严查首要对象,赖远想冒险弄到一支枪,还大白天带在身上,不可谓不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当然,苏州地界上身上能带枪的人也有不少,除了警察军队外,像黄梅花、赖九等人都玩枪,但他们都无一例外拥有官方认证的持枪证,至于持枪证从何而来,这一点不足为外人所道。

    忐忑不安的赖远跟着一起进了孙贵特意帮黄梅花开的vip按摩包间,随后,黄梅花就示意孙贵带着两个年轻的技师出去,只留下李云道在一边陪着。

    孙贵轻轻带上门时只发出轻微的声音,但却让赖远如同惊弓之鸟般心惊胆颤。黄梅花进来后也不说话,只是靠在休息的真皮躺椅上,扔给李云道一枝烟,随后自己拿出一枝叨上,点燃,轻吸一口,第二口,第三口……可就是不说话,黄梅花不开口,被彻底镇住的赖远哪里敢先开口,要知道,就算是他亲哥哥赖九站在黄梅花的面前,也断然不敢有半分放肆,何况他一个只是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小混混。

    黄梅花抽烟很慢,一小口一小口地抽,跟他的大开大合的性格大相径庭,也不知道黄梅花闭眼抽烟的时候在想些什么,李云道只是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站在靠门的位置吓得双腿不停哆嗦的赖远,刚刚还神气活现的赖远此刻就如同被主人狠踹一脚的狗一般,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终于,等黄梅花抽完手上的一枝烟,才缓缓道:“说说看,枪是从哪儿弄来的?”

    赖远下意识地摸了插在后腰的枪,顿时脸色巨变,他早料到黄梅花会拿枪说事,但是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双腿一软,眼泪鼻涕同时往上喷:“黄叔,不关我的事,真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托他的关系弄枝枪,秦爷下明令禁碰的东西,打死我我也不敢碰呀!黄叔明查啊,我赖远要碰过一克那玩意儿,老天让我生儿子没屁,黄叔啊,黄叔饶命啊!”

    李云道皱眉打量着赖远,他不明白赖远为何会害怕成这般模样,难道在赖远这些人的眼里,刚刚还跟自己面对面坐着吃鸭血粉丝的中年大叔真的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大魔头?不过想到这里,李云道自嘲地笑了笑,算起来自己手里已经三条人命,虽然每一条都是迫不得己而下手,但是自己如今又有什么资格质疑别人是不是刽子手?因为他觉得自己就是。

    “没事儿,你先起来说话,别动不动要死要活的,你黄叔我又不是得了失心疯的杀人魔,谁是自己人谁人外人难道分辨不出来?起来说话!”黄梅花最后四个字加重了语气,直接将赖远准备好的放声嚎哭吓得咽了下去。黄梅花一枝烟外加两句不轻不重的话,比警察“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口号还要管用。赖远愣了愣,才飞快起身,哽咽道:“黄叔,是这样的,前段日子有几个从云南来的人,找我哥谈生意,表面上是想投资,实际上想借秦爷名下的场子散货,被我哥拒绝了,所以他们就来找我,想我让帮忙劝劝我哥,那个姓吴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我一直想弄枝枪,所以就送了这枝见面礼,说是事成后,不但有分红,还定期给我送子弹来,我琢磨着就算这事儿不给办,吞他一枝枪他们在苏州也翻不出多大的水花,所以就……”

    “所以你想玩黑吃黑,是吧?”黄梅花脸上突然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没……没……,事后我打听了道上一手货的价钱,把这枪的钱折合成现金都给他们送去了!”赖远看来办事还不算混帐透顶,至少知道玩互不相欠人情这一手。

    “但他们又把钱送回了,是不是?”黄梅花脸上的笑意更盛,但在赖远看来却异常阴森恐怖。

    “是……是……是,我正要手下这几天再把钱送过去,再不送,万一我哥知道这事儿,非打死我不可!上回我哥说过,我要再犯事儿,就打断我一条腿,瘫了他养,黄叔,我不想残疾,黄叔,求求你,救我!”赖远看起来非常怕赖九,后者在道上以心狠手辣出名,看来这个亲哥哥对弟弟也从来不手软。

    黄梅花刚想再问些什么出来,包间的门突然被孙贵推开,面露惊恐的孙贵慌慌张张道:“黄叔,外面来了一拨荷枪实弹的警察,说是这里有持枪匪徒,怎么办?”

    赖远顿时吓得瘫坐在地上。黄梅花看了一眼一直在皱眉深思的李云道,李大刁民也意识到黄梅花在询问他的意见,也算是替老爷子考察他的应变能力。

    李云道从按摩床上跳了下来,整理好身上的浴衣,冷冷地看了赖远一眼,又转向孙贵:“有暗门什么的吗?先送他离开!”

    孙贵立刻道:“有专门给小姐走的暗道,直接通隔壁的诊所,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事不宜迟,快!”

    孙贵拉上赖远就要出门,却被李云道一句“等等”喝住。

    李云道走到赖远面前,伸手道:“拿来!”

    赖远愣了愣,随后飞快从后腰拿出那把没有子弹的仿老款五四式的铁疙瘩,威风没耍成,反弄得一身骚,赖远此时恨不得将枪砸烂。李云道用毛巾包着接过枪,随后示意孙贵带赖远快走,随后小心翼翼地将枪上的每一处指纹擦得干干净净,转头对目露欣赏之意的黄梅花道:“叔,还要麻烦你跟宝少爷那边打声招呼,让他的同学都对这事儿都噤声。”

    “这个不用担心!”黄梅花点头迟疑道,“你要下去?”

    李云道笑道:“总要有个人去面对警察的不是,放心,我去去就回。”

    黄梅花笑了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在他看来,年轻人,什么都可以试试,什么样的经验都应该尝一尝,包括跟警察打交道。

    李云道用毛巾捧着手枪穿着浴袍就到了会所大厅,一群警察已经被正门封锁了起来,大堂的值班经理正在跟领头警察交涉。

    “小心!”不知道哪个警察突然喊了一声,所有人都将黑洞洞的枪口同时转向从旋转楼梯上缓缓下来的李云道。

    “站住,再不站住我开枪了!”说话的居然是一个声音颇好听的女音,但似乎因为李云道手中的铁疙瘩,音调有些变味。

    李云道立刻双手举手头顶:“别误会别误会,我是这儿的客人,我在走廊里捡到这个,正要报警呢!”

    “双手举过头顶,慢慢走过来!”女警察站在楼梯口的大理石柱后,只露出枪口和小半个身子。

    李云道哭笑不得:“我不正这么干吗?”

    “全体注意,歹徒缴械接近中!”又是那个女警察。

    李大刁民心里早就骂开花了,你妈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是歹徒了,但嘴上还不停道:“别误会别误会,我是在走廊上捡到这枝枪的!”

    “小心歹徒使诈!站住,不许动!”女警似乎认定了李云道就一定是110信息中心说的“持枪匪徒”,离得三四米远,李云道已经能清楚地听到她枪中子弹上膛的声音。

    奶奶的,流年不利,怎么碰到这么个二百五警察,李大刁民暗叫倒霉:“我真的不是歹徒,我只是在这儿消费的客人啊!”

    “把枪扔过来!”

    李云道照做,可是枪刚扔出去,一群警察便冲了上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