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江南今晚注定不平静
    不沾尘烟蔡菩萨加一个妖艳脱俗的阮妖精,呈几何级的美艳将刘晓明惊得外焦里酥,等李大刁民上演左拥右抱的逆天之举时,悲愤的刘警官干脆找上了斐大少和白小熊拼酒,可是哪里喝得赢两个从小泡在军区大院里耳濡目染搪瓷缸喝老白干的猛货?果真,没多大会儿,在刑警队瞅着酒量还不错的刘大警官直接缴械投降,跑去洗手间小半个小钟都没见人影。

    八个身着制服的警察给了崔剑平莫大的勇气,指着李云道:“张警哥,就是这小子,刚刚动手伤人的就是他。”等看到仍旧一脸轻蔑的斐家大少,崔公子顿时一股子邪火冲进脑子,抄起手边的酒瓶就想玩以牙还牙。

    让张勇一众刑警愕然的是,想象中酒瓶跟脑袋接触炸开的画面并没有出现,相反崔剑平的身子却诡异地倒飞出去,砸倒几个趴在卡座前的栏杆上玩暧昧的男男女女才狼狈落地,酒瓶子也脱手了。

    一记漂亮至极的侧踹连张勇都想拍手叫好。高手,绝对是高手,而且一定是军中高手。张勇是老兵退伍出身,在部队时也干过两年的侦察兵,虽然在特种大队的选拔集训中被淘汰了下来,但也让他深刻体会到了中国特种兵的恐怖。他打量了一下出手的小伙子,身高超过一米八,皮肤偏白,这一点就跟一般的中国特种军人相反,而且看上去很年轻,笑得也很谦逊,咋一看倒有点儿像个没长大的毛孩子。

    崔剑平的一张马脸几乎快纠在一起了,挣扎了几下没能站起来,毛二搭了把手,才将崔大少拉起来。“**,老子今天不废了你们这帮王八蛋老子就不姓崔。”崔剑平又发狠了,想冲上去,却被白小熊一个眼神吓得不敢往前迈半步。

    李云道站了起来,一抬手,吓得崔剑平下意识地躲到张勇身后。等了半天不见有异,崔少爷才探出半个脑袋,却见李云道只是礼貌地伸出手跟张勇笑道:“张队,我是李云道,大家都是同事。”张勇已经认出李云道了,湖畔壹号出现枪械那回,他也在场,看着葛大队逮了人家最后还是韩局客客气气地送出来的,加上这段时间办公大楼里谁不知道新来的刺儿头惹了葛母老虎被发配去整理档案。这种摆明了就是背景通天的人物张勇并不想有过多交集,晚上被刘政委喝令出也只是想来和和稀泥,没真想把人得罪死。

    只是张勇还没来得及伸出手,就听到一声“喀嚓”,一只银色的手拷拷在李云道的腕上。张勇皱眉看了赵刚一眼,却没有说话。

    赵刚是副队长,又是刘政委的标准铁杆,如果不是他张勇还有几分本事,早就被赵刚取而代之了。

    李云道看着拷住他的三角眼警察,微笑道:“同事也不给面子吗?”

    赵刚鼻孔朝天,冲后面一挥手,又指向斐宝宝:“这个也拷上。”

    四个年轻小伙子冲上来押住斐大少,斐大少想反抗,却被李云道一个眼神制止住。白小熊想动,却也被王小北拉住。

    “我说哥们儿,今儿这事儿本来就是你不厚道,难不成你真想把事儿闹大?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做的事情,随时都有被枪毙的可能性,回头别埋汰我没提醒你们啊。”王小北晃着二郎腿,转动着手里的红酒,一脸悠哉悠哉的表情。

    崔剑平狞笑道:“就你们还枪毙?你以为你是国家领导?张哥,别听他们的,出了问题我负责。”

    张勇心里冷哼一声,心道出了问题你负责,你算哪根葱?张勇已经看出来,坐着的两男两女见他们出现,没一个紧张的,相反都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他就是再傻也不会不知道,估计今天这事儿棘手了。

    副队长赵刚长着一对三角眼,尖嘴猴腮,神情猥琐,也不去管张勇的表情,看李云道和斐宝宝都被上了手拷,阴笑道:“你们两个涉嫌严重伤人,跟我回局里协助调查。”

    张勇乐得赵刚抢着扮演这个当头炮的角色,虽然是李云道是新同事,但又没有什么交情,加上的确有伤人的可能,刘政委还等在外头,他倒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的新同事得罪极有可能接一把手宝座的刘信坤。张勇有位战友在省厅工作,前两天打电话来还特意提了这件事,让他跟马上要接班的领导搞好关系。

    “带走!”赵刚大手一挥,就想撤,却被一声“站住”喝停。

    袅袅走来的居然是蔡家大菩萨,赵刚刚才只看到这女人气质极好容貌极佳,却没想对方站起来比他一米七的身高足足高出大半头。

    蔡桃夭帮李云道理了理印着热带树图案的衣领:“要不要我打电话?”蔡桃夭微笑问道,她见李大刁民一脸志在必得的笑意,但又不确定这帮警察会不会动私刑,这才有此一问。

    李云道摇头:“没事,你跟疯妞帮我继续招待陪北哥和熊哥,这事我有数。”李云道是想看看,那位许副市长在公安系统里的触角到底有多深,知已知彼后,就算以后撕破脸动手也好有个应对。

    “别介啊,大兄弟,今你是为了招待哥哥,你要被抓进局子了,我这个当哥哥的真要被人拖出去枪毙喽,没事儿,龙潭虎穴,你小北哥陪你一起去闯闯,我倒不信了,咱新中国还是个法制社会嘛……”王小北大大咧咧站起来,伸出双手,“要不你们把我也带走吧。”

    白小熊倒是急了:“北少,这……”

    王小北笑道:“给虎子打电话,就说小北哥在他的地头上被人踩了,让他看着办。”

    白小熊哭笑不得:“真打?”

    “打!”

    斐大少也来劲了:“这位警官,我打个电话行不行?”

    赵刚托大,觉得这事儿有许市长的大公子撑腰,就算出了事也有人兜着,也不等张勇开口阻拦,当下大手一挥:“让你们打,看你们能翻出什么花样。”

    崔剑平在一旁也得意洋洋:再牛比能牛过咱们市长公子?

    那边一直没起身的阮疯妞已经拨通了某个电话:“有人欺负我,你管不管?别废话,在苏州,一小酒吧,公安要抓我,你看着办吧。”

    “喂,虎子,是我。我跟北少在苏州,出了点小事,北少被你们这边地方上的公安……”

    “妈,小宝啊,苏州的公安要抓我。”

    现场只有两个没有掏手机打电话。

    一个是李云道,一个是蔡桃夭。

    江南的今晚注定了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