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46章 卷一:逼婚(二)
    古色古香的客厅里,陈设简约而不失韵味,窗明几净,一丝不苟,客厅中央端坐着一位老人。殢殩獍晓岁月在他黝黑的脸上刻下了痕迹,两鬓发白,虎目凛然,沧桑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这就是文焱的父亲——文治平。他身边左边坐的是妻子邱淑娴,右边坐的是方惋的父亲方奇山。

    屋子里的气氛不寻常,尤其是文治平严厉的神情,往那一坐,跟一座怒金刚似的,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这气场,实在太霸道了。

    “混小子,你干的好事!你是想气死老子!”文治平一声斥喝,嗓门儿大,气势汹汹的,好像周围的空气都跟着颤动了几分。

    文焱眸色一沉,平白无故就被父亲骂,他虽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父亲是他最尊敬的人,他不会顶嘴,只是走上前去站在父亲身边,将桌子上的茶递到父亲面前:“爸,您好歹也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听我解释过后再骂也不迟。”文焱说着还不忘向方惋投去一个眼色。

    方惋一咬牙,硬着头皮挽着方奇山的胳膊,轻声说:“爸……你们干嘛这么严肃呢,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

    方奇山凌厉的眼神扫过来:“好好说?这次的事,没法儿好好说!你们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

    一直默不作声的邱淑娴,冷眼睥睨着方惋,身为长辈,她的眼神里不是痛惜而是多了几分嫌恶,但碍于现在的场合,她不便多说方惋什么,只是心里对这个女孩子颇有微词。

    文治平将手里捏着的报纸扔给文焱,厉声吼道:“你们自己拿去看!”

    “报纸?”方惋和文焱同时惊愕地对望一眼,忙不迭地抓着报纸看去……

    这一看不打紧,就连文焱这种有着精明冷静头脑的人也沉不住气了,而方惋更是脸色陡变,一阵青一阵白,再转成红,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是什么东西能掀起轩然大波?让两家人如此震怒?

    方惋和文焱直勾勾地盯着手里的报纸,上边赫然出现一则醒目的标题——刑警队长疑似基情曝光。旁边附上照片,照片上有两个人……背景看上去是在室内,角度是从窗户外边拍的,而画面的内容居然是——文焱站着,裤子褪下了,衣服遮住了身体最重要那一点,但是,有个人跪在他面前,仰着头,头部凑近了他的……

    无论是谁看见这照片,第一反应就是会认为两人在做着限制级的动作,发生成年人才该发生的事情,重点还不在于这些,最要命的是,跪着的那个人,好像也是个男人,脸部轮廓十分清秀。这意味着什么?不知道的人一定会认为文焱是个同性恋!而方奇山却能认出,跪在文焱身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女儿!正因为如此,方奇山才急急忙忙跑来文家,文治平见着报纸上的照片和报导,差点气得毛病犯了……

    这照片是文焱与方惋第一次在酒店里遇到时的情景,事实本不是两人在玩限制级游戏,被人拍到的应该不止这一张,但偷/拍的人偏偏选了这么劲爆的一瞬间放到报纸上,可见对方居心多么歼诈!

    方惋懵了,紧紧攥着的拳头,指甲几乎掐进肉里,身子微微颤抖,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在脑子里嗡嗡作响……

    文焱精冷的眸子半眯着,被人偷/拍也就算了,最可恶的是居然会有这样尺度超大的照片流出来,他个人名誉事小,但父母年纪大了,他们哪里承受得起这种打击!这照片的出现已经超过了文焱所能容忍的极限……

    文焱跟方惋的初见是不愉快的,他原本就对那件事心存不悦,现在又闹出照片,上了报纸,他的心情岂止是烦躁能形容。

    “爸爸,妈……方叔叔,事情不是……”

    “啪——!”文治平猛地一拍桌子,狠厉地眼神落在文焱身上:“你想说什么?想说这是误会?这照片难道是假的吗!你以为老子没长眼睛啊?现在,你一举成名了,老子的脸都给你丢光了!被人拍到这种照片,你让文家颜面何存!”

    文治平劈头盖脸一顿痛骂,脸红耳涨,情绪格外激动,妻子邱淑娴在一旁焦急地劝着,手在文治平胸前轻轻地抚,生怕老伴儿有个什么闪失。虽说邱淑娴一向对儿子十分疼爱,但这次的事她也气得不轻,没有再为儿子说好话。

    方惋只觉得头皮发麻,文叔叔发起火来真像头狮子……

    方惋乖乖地站到父亲身边,压低了声音说:“老爸,这真是个误会,我跟文焱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说还好,这一来,方奇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方惋一眼:“你没事穿着男人衣服出去做什么?你是我女儿,我能认出照片上的是你,但是别人认不出来的就会以为文焱有问题,以为他喜欢的是男人!你们年轻人做事也太没分寸了,要亲热也不看什么地方!”

    “亲热?没……没有亲热啊,我跟他真的什么事儿都没有!”方惋急了,素净的小脸皱到了一块儿,清澈的眼神望向文治平:“文叔叔,请您相信我们好吗?文焱没有跟我亲热……那照片是我和文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酒店,我在等人,他抓疑犯走错了房间,所以我们才会碰到,当时我不小心摔倒,不小心扒了他的裤子,那只是个意外,根本就不是像你们想象的那样!”方惋不卑不亢的神情,坚定勇敢的目光,一字一句都是那么清晰而诚恳。能在文治平发火的时候还可以保持镇定的人,实在不多,方惋就是其中一个。

    客厅里顿时陷入了寂静,文治平和方奇山刚才还很生气,现在却都是神情古怪的样子,几分惊讶,几分茫然,还有几分说不清的意味,不知道这两位默契的父亲又在琢磨什么……

    文焱难得的脸红了,面色有点僵硬,看不出是忧是喜,只是眼底的那一丝诧异泄露了他此刻心中的不平静……方惋,看来我以前还真是低估你了,你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文焱的母亲邱淑娴神色略微缓和一点,心里是暗暗高兴,原来儿子跟那个女人果然没事。但她的眼神在落到方惋身上时,却又变得冷了几分。

    “咳咳……文焱,方惋说的可是事实?”文治平的语气略平和一点。

    文焱有点不自在地点点头:“是的,方惋说的都是事实。”

    事到如今,那次发生的囧事也不得不承认了。

    方奇山默不作声,只是偷瞄着文治平,那眼神的用意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文治平虽然依旧是一副冷硬的面容,但火气显然小了不少,瞅瞅方惋,再瞅瞅自己儿子,他的神情慢慢转为伤心失望,捂着胸口,虎目泛光望着文焱:“就算这件事不是你们的错,但是会被当作丑闻传开,谁都堵不住悠悠众口,人家只会说我文家唯一的儿子是同性恋,说你在跟男人亲热的时候被拍到!你知不知道,在你回家之前我已经接到很多电话,全都是在问我这件事,我……我这张老脸往……往哪儿搁啊?我有什么脸见人啊?文家世代清白,如今全都毁在你一个人手里!”

    这……这都跟“世代清白”扯上关系了?是不是有点夸张?

    不,绝对不是夸张。文治平虽然不再是首长,但文家的地位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如山岳般令人仰望,在军界倍受尊崇,文治平说这些话,一点都没有夸大其词。如果外界真认为文焱是同性恋,对于文治平的父母来说,会比死还难受!

    方惋见文治平情绪这么激动,好像随时会哭出来一样,她本该上前劝慰几句的,但不知怎么的,她隐约觉得嗅到一点不同寻常的味道,怎么有种好像掉进坑里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