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47章 卷一:你们结婚!(求推荐票票!)
    方惋和文焱使劲浑身解数才让家长们的怒气平息了一些,但这还远远不够,报纸上的照片给双方都造成影响,尤其以文家最为严重。殢殩獍晓堂堂红三代家庭,上任首长的儿子,居然被曝是“同性恋”,这是文家无法容忍的耻辱。

    事到如今,恶劣的后果已经造成,即使把拍照和报导这则新闻的人揪出来,即使主动向大众澄清,也无法遏制住八卦的传递和流言的力量。人们在乎的不是事实的真想,而是够劲爆够刺激的谈资罢了……

    明明不是方惋和文焱的错,但此刻他们却只能情绪低落地垂着头,耳边充斥着家长的轮番唠叨,轰炸,两人只觉得一分一秒都是那么难熬,心里已经把那个偷/拍的人揍成猪头了……

    文治平一直在唉声叹气,方奇山也捶胸顿足,两位父亲的架势活像是天要塌下来了一样,当然了,最唠叨得多的就是家族的颜面问题。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太计较,哪怕是普通家庭都是很在乎面子的,更何况赫赫有名的文家和商业贵胄方家。出了这种事,长辈的心情哪能轻易平息。

    文焱忽然间想到了大话西游里的孙悟空,明白了孙悟空为什么会在观音面前说他受不了师傅唐僧,想必就是现在的心情吧……

    “行了!”文焱蓦地冒出这么一句,抬眸间,俊脸透着无奈:“父亲,您想怎么处理,直说了吧。”

    这话虽然突兀,但文治平却一点不意外,反而是浓眉一挑,仿佛在说:好小子,老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方惋怔忡地望望文焱,再望望自己父亲,还有文治平……方惋心想啊,终于要解决了吧,太好了!

    这想法刚起,只听文治平十分淡定地看着方奇山:“老弟,事到如今,为了咱们两家的声誉,我想来想去也只有……就让文焱跟方惋结婚吧。”

    方奇山就像早知道会这样似的,毫不犹豫地附和:“小弟一切都听大哥的安排!”

    得,这称兄道弟的,哪里像是被气昏了头的样子,熟稔的程度仿佛已经是一家人了。

    结婚?没搞错吧?结婚!!方惋惊悚了,脸色大变,猛吞了一口唾沫,美目直盯盯落在方奇山脸上,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怎么她的婚姻大事就这么被定下来么?不……不要!

    文焱揣在裤袋里的手紧紧握成拳,一股恼怒的情绪在胸臆中逐渐蔓延……即使是他最敬爱的父亲做出这样的安排,他也不会愿意顺从的,这件事超越了他的底线,他孝顺,但不代表他会为此赔上婚姻。

    文焱那双锐利的鹰眸里,墨色渐浓,轻缓却又坚定地说:“爸爸,我和方惋没有感情基础,勉强凑合在一起也不会有好结果。结婚的事,以后再说吧,您身子硬朗,一定会长命百岁,我就算再过几年结婚生孩子也不迟。”

    方惋在一旁使劲拽着父亲的胳膊,皱着小脸不停地在父亲耳边说她不愿意,但却不见方奇山有所动摇。

    文治平静静地看着文焱,沉默几秒之后突然间勃然大怒:“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根本就不想结婚,你是在忽悠老子!从十年前你才十八岁的时候,你就打定主意不结婚!你想让文家后继无人吗?想让我到死那天都不瞑目吗?你这个不孝子,我……我打死你!打死你!”

    文治平怒吼着,朝文焱抡起了拳头,文焱的母亲急忙拉住劝阻,但文治平的拳头落到半空就停下了,身子往后一倒……

    “爸爸!”文焱一个箭步冲上去,惊慌地将父亲接住。

    文治平粗喘如牛,说不出话来,只是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神情。

    “治平,你怎么了治平!”邱淑娴以为文治平犯病了,急得快哭出来:“治平你别吓我,我马上叫救护车!”

    “大哥……文大哥!你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心脏痛啊?”方奇山焦急地询问,一脸关切和紧张。

    场面一时间有点混乱,但出奇的是,文焱此刻却没有刚才那么慌张了,只是眉宇间蕴含着痛惜的神色,低头看着父亲,沉声说:“爸爸,结婚的事,给我几天时间考虑一下。”

    文焱看穿了自己的父亲,他这一剂药立刻收到了效果,文治平闻言,眼皮一抬……

    邱淑娴打电话叫120去了,没听到文焱说这句话,当她转回头时,却见文治平已经从文焱怀里起来,悠闲地喝着茶,这还是犯病的人吗?看上去他不知道多惬意呢!

    “治平……你……”邱淑娴一下子愣住了。

    文治平朝妻子摆摆手,慢条斯理地说:“我没事,刚才心脏是有点痛,不过现在好了,不用担心。”

    “。。。。。。”

    前后局面扭转也太快了点吧!方惋愕然地看着两位家长,自己的父亲也没了先前的紧张,这事太蹊跷了。方惋心里一动,略一思索就恍然大悟……总算明白了,难怪会感觉自己是掉进坑里,看来她的直觉是对的,文治平刚才是装的,不是真犯病,可偏偏她现在说不出反驳的话,她要是当场表示反对,说不定文治平真被她气出毛病来,她可是担不起那个责任,就连文焱那样冷硬的人不也都表态了说会考虑么,那么她也只能假装一下,先稳住家长再说。

    “文叔叔,爸爸,我也需要……需要考虑几天再做决定。”方惋说这话时特别无奈,笑得比哭还难看,她好像能感到文焱跟她的心情一样。

    这一场拉锯战,终究还是长辈们占了上风,方惋和文焱也都看得出来,各自的父亲其实只是拿家族声誉做借口而已,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撮合双方子女。因为双方家长的执着,所以即使没有照片的事,他们还是会想其他办法的,只不过文焱和方惋的运气“不好”,恰恰遇到被人偷/拍并且曝光照片……这个人是谁,不找出来的话,实在让人寝食难安!(二合一章节,2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