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48章 卷一:她心里的那个男人
    方惋灰溜溜地离开了文家,一回到自己卧室里就关上门不出来,晚饭也不下去吃。殢殩獍晓

    方惋心里像被塞进了棉花一样堵得发慌,压抑,憋屈,不甘……各种情绪纷乱。她怎么都料不到,最想把她嫁去豪门联姻的林云芝没得逞,但她的婚事却被父亲安排给了文家。这是二十一世纪,怎么还会有这种事发生,并且落到自己头上?

    其实这种事,从古到今都没有减少过,真正能享受自由恋爱的人又有多少呢。结婚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更是两个家庭的事,很多人都不能完全做到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家庭条件越好,背景越强的家庭更是如此。

    方惋呆呆地坐在窗前,抱着她的泰迪熊,望着窗户外的美景,越发感觉淡然无味。这里是紫金华庭,是本市最贵的住宅区,是富人们汇聚的地方,是普通人眼里的贵圈,但对方惋来说,这只是一个华丽的笼子。尽管她的心可以飞得很高,但她的身却要被困住,不知何时才能得以解脱。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一道身影靠近,站在距离方惋一米之外。凝视良久,终是一声叹息……“惋惋。”

    方惋身子一颤,心尖上蔓延出一抹疼痛,父亲的呼唤,此刻听在耳里已少了那份温馨。

    方惋缓缓回头,怔怔地看着父亲,她眼里闪烁的晶莹刺痛了方奇山的心。

    “惋惋,你在怪爸爸吗?”方奇山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方惋默不作声,但她清澈而倔强的眼神却足以说明她的内心。

    方奇山走上前几步,在方惋对面坐下来,父女俩已经有好些日子没这么席地而坐聊天了。

    “惋惋……”方奇山伸出手,轻抚着女儿柔顺的长发,眼里尽是满满的疼爱:“女儿啊,爸爸是为你好,爸爸知道你心里一直有个人……可是那个人,早在十年前那场大火里,就已经……唉,你为了心里的执念,甚至不惜让外界误会你是一个不检点的女孩子,现在你的名声不好,人家都以为你不是个好孩子,难得你文叔叔慧眼识珠,欣赏你,想你能当文家的儿媳妇,你千万不能白白错过这个机会啊……”

    方奇山说到这里,两眼都发红,声音更是禁不住哽咽,痛心疾首地说:“孩子,你想想,除了文家,还有谁敢娶你?你总不能为一个死人而虚度青春吧?那次火灾也带走了你的母亲,如果她还活着,她会愿意看到你这样吗?”

    方惋死寂的眸子里涌起痛苦之色,嘶哑的声音说:“不……他不会死的!他一定还活着,当年我们没有见到他的尸体,他就是没死,没死……”最后这两个字,方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流出来,哭得稀里哗啦。

    方奇山内心难过,十年了,除了因为那次火灾失去母亲和最好的朋友,方惋一次都没在父亲面前掉过泪,而今天,她却像儿时那样放声痛哭,她到底压抑了有多久?

    这样的情况下,方奇山还能狠下心来说服方惋承认那个残酷的事实吗?他做不到。

    “呜呜呜……爸爸,十年前,我才十三岁……他说过长大了会娶我的,我不信他死了,我不信……我不要嫁人,我要等他回来……”方惋的悲伤堆积在心头太久太久,像决堤的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边哭边说着一些连自欺欺人的话,怎么都不肯承认那个人生还的机会几乎等于零。

    如果他真的活着,怎会舍得丢下她十年……十年啊!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年?!

    方奇山沉默了,静静坐着,任凭女儿哭,任她发泄心中的积怨,只希望这次她哭过之后能清醒一点面对现实。

    方惋哭累了,趴在床上睡着,浑然不知父亲走出这卧室之后就跟林云芝大吵一架……

    ===========================================

    半夜,方惋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之间觉得鼻子有点痒,睁开眼,眼前没了父亲的身影,而是出现了一张粉嘟嘟的小脸正笑嘻嘻地看着她……

    “咯咯……嘻嘻……姐姐,姐姐……”小男孩奶声奶气地喊着方惋,顺势钻进她被子里,亲昵地搂着她的脖子。

    方惋心里一暖,抱着弟弟的小身子,爱怜地亲亲他的额头:“小调皮,又不好好睡觉,这都几点了,还跑过来。”

    小男孩儿嘟嘟嘴,纯净无暇的眼睛望着方惋,讨好地笑着:“我要听姐姐讲故事,我已经二十九天没有听姐姐讲故事啦!”

    这小家伙记性真好,算着呢,他去外婆家住了29天。

    方惋被小男孩儿天真无邪的笑容给迷得晕头转向,虽然她很困,但是也不忍拒绝弟弟的要求,只得将平时讲过好多遍的故事再一次将给他听。小家伙听得津津有味,一点都没显得不耐烦,乖乖地窝在姐姐怀里,咬着手指,静静地听故事。

    在沉寂的夜晚,一大一小身影就这么轻轻拥着,说不出的温馨与暖意在流淌……人呐,是一种十分矛盾的动物,即使你讨厌某个人,但不一定会讨厌与她相关的那个人。小男孩儿名叫方哲浩,小名闹闹,是林云芝与方奇山结婚之后所生,今年才五岁,他对方惋有着一种特别的依赖,而方惋也无法让自己讨厌他。在这紫金华庭,除了父亲,方惋只有跟怀里的闹闹最亲了。

    孩子是无辜的,尽管方惋不喜欢林云芝,但闹闹毕竟也是方奇山的骨肉,她最开始只是不排斥闹闹,后来慢慢地变成喜欢,到现在,她已经把闹闹视为亲人,她喜欢跟闹闹在一起玩,孩子的单纯能让她浮躁的心得到安宁……

    与此同时,文家,却亦不似往日的平静了。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话也是不无道理的。

    邱淑娴一把鼻涕一把泪,坐在床边低声啜泣。虽然平时文治平处处地方让着妻子,对妻子疼爱有加,看似像“妻管严”,但实际上,这个家里在关键的时候拿决策的人是文治平而不是邱淑娴。

    今天当着方惋父女的面,邱淑娴没有提出对婚事的反对,不是因为她同意,而是为了撑起面子,琢磨着等私底下再跟文治平说,可谁知道文治平的态度很坚决,言下之意,他是认定了方惋当儿媳妇。

    文治平耐着性子劝慰:“淑娴,别哭了,怎么搞得好像悲悲戚戚的样子,文焱他能娶媳妇,这是好事啊。”

    邱淑娴闻言,怨怒地瞪着文治平,哽咽着说:“那个方惋到底哪里好了?长得也不是特别漂亮……一看就不是温柔贤惠的女人,你怎么会给儿子安排这么个媳妇?文治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私心,你说……是不是因为方惋是你初恋情人的女儿,所以你才……”

    “淑娴!”文治平面色一沉,有几分不悦,但是见妻子眼泪汪汪的,他又狠不下心责怪,只得幽幽地叹口气,语重心长地说:“淑娴,方惋的母亲,秦桦,她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在那场火灾中遭遇不幸,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我们应该尊重死者,别再追究那些陈年旧事了,行吗?我之所以会觉得方惋是最适合文焱的人,自然有我的道理,并非因为她是秦桦的女儿,你难道还不相信我?”

    “适合文焱?你凭什么下这种定论?你了解方惋多少!”

    文治平淡淡一笑说:“我们家文焱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自从十年前他失恋之后,你见他主动追求过哪个女人吗?或者说,你听过他交女朋友吗?这些年,他不说,但是我知道,那件事对他打击很大,男人,伤得深,不一定会说出来,但一定会有表现,他一直不肯交女朋友,就是最大的证明。方惋这孩子很特别,她不怕文焱,她敢跟文焱针锋相对……另外,她今天在我们家的时候,我看得出,她没有被吓到,她的镇定稳重,在年轻人中实属难得。不惧怕我发火的人屈指可数,方惋就是其中一个,可见她胆识过人,非一般富家千金可比,文焱需要的就是这种冷静睿智的女人做妻子,文家是军人世家,外边那种娇滴滴柔弱弱的,看见老子拍桌子马上吓得屁滚尿流胆小如鼠的女人,不适合做咱们文家的儿媳妇!”

    文治平越说越起劲,毫不掩饰他对方惋的欣赏之情,一时间忽略了妻子那不甘的眼神……(这一章近3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