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49章 卷一:付金水现身!
    文焱这天晚上是在警局里过的,连夜审问唐丽莹。殢殩獍晓

    唐丽莹对于投毒案的事,只字不提,零口供的情况,让案件变得十分棘手,光凭录音是不够的,将来上法庭讲求的是铁证如山。唐丽莹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她才不肯交代犯罪事实,她在耗时间。

    到了第二天早上,依旧没得到唐丽莹的口供,文焱心情沉重地坐在办公室窗户面前,眉头紧缩,脸色有点苍白,下巴长出了一层青色的胡茬,素来帅气阳刚的他也平添了几分成熟男人味儿,小欧戏说他是警队里的万人迷,全方位帅警一枚。

    文焱一边啃着面包一边透过窗户瞅着公安局的大门,开始没觉得异常,后来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头儿,吃饱了吗,要不要再来一个馒头?”小欧手里拿着一个大白馒头,嘴里还啃着一个。

    文焱摇摇头,指着外边说:“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呃?那些……”小欧抬眸望去,清秀的脸上露出不自在的神色,讪讪地说:“那是……是记者。他们是想等着采访你的……头儿,你昨天没看报纸吗?”

    小欧小心翼翼地瞄着文焱的脸色,果然见他俊脸一沉……

    “嘿嘿,头儿,我绝对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像报纸说的那样喜欢男人,你是咱们警界之星,是破案高手,是新好男人,是……是……”

    “行了,别拍马屁了,局里其他人是不是都在私底下议论昨天报纸上关于我的报导?”文焱神色冷峻,看不出喜怒。

    小欧尴尬地笑笑:“我……我不知道。”

    文焱见小欧紧张成这样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小子,刚才不是还一个劲儿奉承我吗,怎么现在觉得我会是那种很小气的人?算了,你去门口将记者打发走。”

    “头儿……”小欧颇有几分无奈:“郭局说这是你的私事,让咱们别管那群记者,让你自己处理。”

    文焱闻言,瞳眸猛地一缩……郭局明显就是为昨天新闻发布会的事而不满,故意不要其他警员出面打发记者,想让文焱自己去,让他更加丢面子。

    郭局的小心眼儿对文焱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误解,传闻,流言,这些东西他都不怕,只是他有点担心事情越演越烈,会让父母因为这件事更烦恼。由于他现在是执行特殊任务,不能用军方的名义将媒体压下去,否则如果泄露身份,那就无法再继续他的任务,到底要怎样做才好呢?

    文焱的烦闷此时也无暇顾及这些了,当务之急是要让唐丽莹招供。

    一个小时后,文焱带着两个手下出现在坤山酒楼总店的厨房里。

    小欧站在文焱左边,磊子站在文焱右边,均是一脸好奇地看着文焱,忍不住问:“头儿,咱这是来做什么?”

    文焱鹰眸环视着厨房里的一切,薄唇微微一扬,淡淡的说:“唐丽莹不肯认罪,我们还是缺乏更有力的证据。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到原点,看看有没有什么被忽略的线索。”

    小欧和磊子都看见文焱在笑,虽然只是很浅的笑意,但却像冬日里的阳光般,让人感到眼前一亮,只想要去信服,去追随这个男人。

    文焱带着手下静静地在厨房里观察,留意着每个人的动作。虽然之前他们也是这么查案的,可是现在抓住了唐丽莹,似乎对整件事的思考方向又更加清晰了起来。

    来过这里很多次了,一切看起来都是正常的,实在瞧不出是什么环节会存在漏洞而导致有人能有机会在椰子汁里下毒。

    厨房的角落里,有一张椅子是空的,据说在出事之前是用来摆放那个装着椰子汁的容器,很大,就像一个水桶。新鲜的椰子汁被倒进容器,然后再从容器里盛入罐装小容器,端上餐桌。这些过程都是没有问题的,文焱一直想不通的就是唐丽莹究竟是怎么投毒进去的?

    文焱在厨房里转悠了老半晌,他的眼睛没有放过这里每个细小的角落和物件,跟前几次一样没有发现异常,直到……

    “唉,厨师们干这工作也不容易,这大热天的,好热……”磊子边说边擦汗。

    一句普通的话,在别人听来没什么,但文焱却是脑子里灵光一现……天热,通风,排气……

    文焱蓦地一下子蹿到角落里那张椅子旁边,抬头看着天花板……

    “头儿?怎么了?”小欧不明就里地问。

    文焱略显兴奋地说:“我们去洗手间!”

    “。。。。。。”

    洗手间就洗手间吧,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文焱却不是进的男用洗手间。

    幸好女用洗手间里没人,三个大男人就这么站着,抬头望着天花板。

    “头儿,你在看什么?”

    “对啊,头儿,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文焱没有回答,他需要的是证实他的猜测。

    很快,酒店的管理就来了,当文焱从管理口中得知洗手间顶上的通风管道是可以通往厨房天花板通风口的,文焱心里豁地亮堂了,紧接着他爬上了洗手间的通风管道……

    这管道十分狭小,勉强能容纳得下像文焱这么大的块头。他匍伏着身子慢慢地前行,手里的电筒将管道照得很亮,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要寻点什么,但出于一种直觉,他会有所期盼。

    龟速一样地爬呀爬,文焱仔细观察这管道里每个地方,当他听到传来比较嘈杂的声音时,低头往下看去,他的正下方赫然就是厨房里那张不起眼的棕色椅子!

    文焱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耐着性子在电筒的光亮中寻找,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寻常的光泽……

    那是什么?文焱伸手将那豆粒大小的东西捏在手里,是一颗水钻。

    文焱笑了,这次是欣慰的笑,是如释重负的笑。这一趟来得值!

    半小时后,文焱和手下再一次回到局里审讯室。

    唐丽莹神情呆滞地坐在椅子上,头发凌乱,眼睛发红,当她看见文焱时,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笑,好像是在说:我拒不交代,看你们能把我怎样!

    文焱没有忽略唐丽莹任何一个细微的神色,他不急不慢地坐下来,将找到的水钻放到唐丽莹面前,就在她脸色一变之时,文焱单刀直入地说:“唐丽莹,这水钻还眼熟吗?”

    唐丽莹不说话,但她却下意识地把手缩到了桌子底下。

    文焱嗤笑一声,起身解开了唐丽莹的手铐,在她惊愕的目光中,取下了她的手链。

    小欧死死盯着眼前的手链,露出一脸的敬佩之色:“哈哈,头儿,你真是神了!”

    原来唐丽莹的手链上,装饰用的水钻有好几颗,但是有一处是明显缺了一颗,如果将文焱找到的水钻放上去,不大不小,正好合适!

    文焱神态自若地凝视着瑟瑟发抖的唐丽莹,他眉宇间那股淡定和睿智,让人几乎不敢逼视。他此刻脸上没有笑容,只有沉重:“唐丽莹,你还不肯交代犯罪事实吗?这颗水钻是我在坤山酒楼洗手间通往厨房的通风管道里找到的,我现在马上就送去法证部检验,如果得到的结果是水钻属于你的手链,那么,即使你零口供,我们一样能将你送上法庭!”

    文焱的每个字都仿佛带着光明的烙印一样打在人心上,在他面前,邪恶与黑暗无所遁形,唐丽莹感觉自己的一切都曝露在了他眼皮底下,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侥幸心理,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铁证如山,唐丽莹终于还是心理防线崩溃,交代了她的罪行……

    原来唐丽莹在不久前知道沈坤是同性恋,并且利用工作之便,霸占了她的男朋友陈泰。唐丽莹跟陈泰闹得很凶,说要找上沈家去揭穿沈坤,但陈泰说他不会再让沈坤得逞,要唐丽莹给他一点时间。唐丽莹很爱陈泰,舍不得与他分手,只好忍了下来。可是没过多久唐丽莹就发现陈泰还在赴沈坤的约会,她恨透了沈坤,起了杀机。

    沈坤十分小心谨慎,唐丽莹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接近他,心里的嫉恨越来越深,直到有一天她去Z大找她以前的同学,现在的一位大学老师。

    唐丽莹无意中经过实验室的草坪,听见了童海和清洁大妈的谈话,随后,她又看见童海溜进实验室,猜想他是要把铊盐放回去,但没想到有老师突然进来,童海情急之下把手里的小袋子扔出了窗外……

    唐丽莹只觉得老天爷都在帮她,急匆匆将袋子捡起来,离开了Z大。她原本是知道沈坤第二天要去坤山酒楼参加一个生日宴会,现在有了铊盐,被嫉妒冲昏了头的她,只想着要让沈坤死,不管用什么手段,她只要达到目的。

    唐丽莹因为陈泰的关系,去过几次坤山酒楼的厨房,知道通风口下边就是装椰子汁的容器,更知道这新鲜椰子汁是酒店里最受欢迎的饮料,并且是沈坤的最爱,听陈泰说他沈坤很少喝酒了,在酒楼里吃饭他都喝椰子汁。

    铊盐是剧毒,唐丽莹将铊盐取了一点溶解在水里,然后装进针筒,在案发当天,她身揣着针筒进了坤山酒楼厨房旁边的女用洗手间。她钻进天花板上的通风管道,爬向厨房……

    厨房里装有椰子汁的容器,盖子有时会打开,而容器正好就在通风口下边的位置,唐丽莹用针筒将铊盐溶液从上往下滴,厨房里人来人往,大家都很忙,哪里会有人注意这种小细节。

    就在她还没将针筒里的溶液滴完时,她收到了陈泰的短信,说他今天不能陪她吃饭了,董事长临时有事不能来酒楼,他要陪董事长一同前往……

    董事长就是沈坤,唐丽莹在接到短信时肠子都悔青了,她的目的是想毒死沈坤,但现在沈坤不来了,她不是白白冒险了吗?但铊盐溶液已经滴进椰子汁里,她无力回天了,所幸的是她及时接到陈泰的电话,因此没有将剩下的铊盐溶液全滴进去了。因为铊毒不多,那些中毒的人没死,但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事后唐丽莹将这件事告诉了陈泰,再次要求陈泰离开沈坤,陈泰却劝唐丽莹隐忍,说等到他从沈坤手里得到一笔钱之后就会带她走,会跟她结婚,可是唐丽莹想不到陈泰拿到钱之后就悄悄溜了,跟别的女人远走高飞,而不是她。到头来,她什么都没得到,只剩下满身罪孽,那些铊中毒的人到现在还躺在医院接受治疗……

    唐丽莹自以为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手链上的水钻掉在了通风管道,最重要的是,她遇到了方惋,遇到了文焱……一切都似是冥冥中的安排,但实际上许多事情在巧合的背后都是有着某些必然因素的,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你犯过罪,不论你多么幸运和狡猾,都只是一时的。等待唐丽莹的将是法律的宣判,她只能在牢里去反省自己的罪孽。

    而本案的罪魁祸首,追根到底是沈坤和陈泰,可是他们做的事情是属于道德范畴,法律对此也无能为力,他们没有犯法,但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沈坤是同性恋,这件事虽被警方压下,不曾对外公布,可是他的老婆却提出离婚并且有理由获得孩子的抚养权,而陈泰,即使有了一笔钱,远走高飞,但洗不去他曾屈服于沈坤的那段耻辱的日子,他将会带着精神上的枷锁过一辈子……

    ====================================

    嫁人,或是不嫁,娶,或是不娶,看似是这么明确简单的答案,但实际上,现实里充满了太多的身不由己,只有走到了那一步境地才能体味到其中的苦涩。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方惋见父亲没有再提婚事,她心里难免存在着一些侥幸心理,或许父亲改变主意了,或许父亲也觉得不该包揽……

    有些事是注定要发生的,只是早一点迟一点的差别而已。

    方奇山今天没有下楼来吃晚饭,他推说自己不饿,一个人窝在书房里不出来。

    书桌的烟灰缸里塞了一半的烟头,方奇山很少抽这么多烟,可见今天他是遇到特别的事情受刺激了。

    方奇山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是富豪,他深知自己只是个平凡的人,不平凡的是他的现任妻子林云芝。她家大业大,背景雄厚,她是一个典型的女强人。方奇山这些年挂着总裁的头衔但他从不管事,他的生活习惯没有染上富人的陋习,他依旧还是那个朴素节俭的男人,与林云芝的光鲜亮丽是刚好相反的,有时他会觉得自己跟林云芝是两个世界的人,尤其是相处的日子越久越是感到对林云芝不了解……

    今天他无意中看见了一个男人上了林云芝的车,虽然没过多久就走了。男人的出现让方奇山深有忌惮,再也无法保持平静的心态……那男人看上去很像是被警方通缉的罪犯——付金水!

    方奇山真希望自己看错了,但一想到林云芝的家庭早年就有黑帮背景,方奇山顿时就没了底气,越想越觉得心寒。他对于付金水的案子也略知一二,知道付金水牵涉到一个庞大的犯罪团伙,但警方至今都没能抓到这个团伙的核心人物,可见埋藏得有多深!

    方奇山尽管怀疑自己看到的就是付金水,但他不敢报警。这件事太严重了,假如付金水真的跟林云芝有牵连,那么,对于方家来说将是可怕的灾难。付金水三个字,只要是知道这案子的人无不退避三舍,谁都生怕会扯上关系。

    方奇山近两年来都在暗地里观察林云芝,观察香域房地产公司,他早就觉得林云芝有很多事瞒着他,而他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很可能林家还没有完全脱离黑帮,甚至有可能林云芝还有些事情见不得光,如此一来,林云芝就像个定时炸弹一样,一旦她爆炸,她身边的人绝不会幸免!

    方奇山早就在为方惋打算了,从他发现林云芝有异常开始,他就在暗暗寻觅着一个有足够实力保护方惋的人家。文焱的出现,让方奇山看到了曙光,加上付金水的出现,他更加觉得要加快动作了,如果因为他的怠慢而害了方惋,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方奇山狠狠地掐熄了手里的烟头,拿起手机拨通了文治平的电话……(这一章近5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