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55章 卷二:找到tou拍照片的人
    客厅里的两个人,大眼儿瞪小眼儿,对视了老半晌,还是方惋先溜了,钻进房间去,在抽屉里找出避孕药,很仔细地看着上边的说明书……嗯,果然是写的在72小时之内吃。殢殩獍晓现在吃还来得及……

    方惋手里拿着药,出去客厅倒水,表面上看起来她是没什么异常,但她心里莫名地有点不舒服,好像梗着什么东西,坐在沙发上偷瞄着文焱的脸色,见他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方惋没来由地皱起了眉头,紧抿着唇,心里腹诽:哼,男人,就知道在床上那会儿得劲,清醒的时候就巴不得女人快点吃避孕药,别给他添麻烦!哼,电视里小说里现实里,男人在这一点上全都一样德行!

    方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悦,文焱表现得若无其事,她就越发不是个滋味……以前从没吃过这种药,只是在电视小说里时有见到,想不到今天轮到自己吃了,这心境,怎么就跟买药那天有点不一样了呢?到底哪里不一样?

    方惋闷闷地坐着,将药片取出来,放在掌心审视好一阵,眉心的纠结透出她心底的矛盾……在期待什么呢,期待他说一句“不要吃”?可别忘了,药是他买的。

    方惋心里泛酸,记得以前看过一些剧集里演的,男主角知道自己的老婆怀孕了,那高兴劲儿,激动得都跳起来,果然那些都只是虚构而已,至少现在她遇到的不是那样。

    苦涩的滋味在心尖上蔓延,方惋无奈地笑笑,慢慢地,张开嘴……

    “等等……”文焱略带急切的声音传来,这个佯装无所谓的男人,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

    方惋的心情有着那么一丝跳跃,这时候她才明白,原来她慢吞吞的就是为等文焱开口叫她别吃,哪怕只是一句虚假的话,她此刻也想要听到,给自己一点安慰。

    方惋晶亮的眸子望着他,明显是在等他发话。

    文焱眼底快速闪过一道痛惜之色,嘴唇动了动,似是有话要说……这短暂的沉默,足以让方惋的心不断在下沉。

    最终,文焱还是狠狠一咬牙,摇摇头说:“没事了,你吃药吧。”

    方惋没等到预期的那句话,柔美的脸蛋上隐隐透着失落,转过身去,再不犹豫,一下子就将药片送进嘴里,喝一口水,咕咚……吞了。

    方惋心中冷笑,呵呵,她脑子坏了吗,怎么会期待他叫她别吃避孕药,他对她没有感情,怎么会愿意她怀上他的孩子?

    一时的情绪纷乱,硬生生被方惋压下去,心灵深处那一颗尚未破土而出的情种,就这么被掐于萌芽状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被外物左右和影响,这才是她应该时刻提醒自己的!

    只是方惋不知道,文焱那只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攥得多紧,喝进嘴里的粥也不香了,索然无味,这些都是因为他在看见方惋吞下避孕药时,心里莫名地疼了……很浅很浅的疼意,还没达到撕心裂肺的地步,但却能让人很不舒服。他已经二十八岁了,部队里,其他战友好多都已经结婚生子,他其实一直都很喜欢小孩子的,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婚姻会是如此的进行式。理智告诉他,现在要小孩,是不明智的决定,他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出生在父母不相爱的家庭。

    方惋没有坐下来喝粥,回房间关上门不出来了,那关门的声音好响,摆明是故意的……文焱不知道方惋干嘛不开心了,他也不会哄人。这一夜,平静地度过……

    接下来的几天,方惋的喉咙也逐渐好转,能说话了。方奇山和文治平时不时会打电话来,看得出来,这两亲家相处得很好,至少两位父亲是这样的,至于方惋的婆婆和文焱的丈母娘,各自对这段婚事的不满,都默契地灌在肚子里,没有当着大家的面挑开,尤其是林云芝,她料想方惋是不会告诉方奇山关于那天在家里发生的事,她也叮嘱了闹闹不准说方惋最后是被逼着脱了衣服才离开的。

    离开了紫金华庭,方惋最近觉得呼吸的空气都新鲜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么压抑,虽然现在她和文焱的住的地方比不上紫金华庭那么高档豪华,可至少视线里没有了林云芝,世界比以前更加美好了,她做起事来也越发地有劲,巴不得侦探社能多接几桩生意,财源滚滚。但是目前最要紧的是去调查陈敏珍的事,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失信于人。这是方惋做人的原则,尽管这单生意没钱赚,还会倒贴车前有钱饭钱等等,可她依然充满了信心和热诚,不会因为没钱赚而怠慢。15370461

    方惋这几天失声憋得难受,现在恢复了感觉自己好像储蓄了不少的力量正待爆/发,一边换衣服一边扯开嗓子嚎起来……这一开口就是神曲,如果有人在旁边,就算有几天的瞌睡都会被强迫打起精神的……

    方惋不管自己唱歌好不好听,反正她喜欢就唱,特别是在开工之前,她唱得特别起劲,当是为自己打气。

    精神抖擞地出了门,方惋的目的地是陈敏珍的雇主——杜伊航。12uyF。

    说来也是巧,这杜伊航今天要为报社做一个专访,而负责这次专访的人,是莫小蕊……的同事。

    “小蕊,打听到了吗?”方惋边走边给小蕊打电话。

    “我亲爱的方大侦探,你吩咐的事儿,我哪次怠慢过啊,听好啦,杜伊航将会在两点钟到达咱们报社旁边那间五洲酒店,预计专访会在四点钟结束。”

    方惋脆生生地说:“收到!”

    “惋惋,我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你跟刑警队文焱的那张照片,是一个黑道上的小混混偷/拍到的,这个人叫胡德建,他把拍到的照片卖给了发那篇报道的人,赚了笔钱,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呃?这样啊……知道了。谢谢小蕊!”

    “跟我说谢?好吧,下次别在我这儿套消息了。”

    “好啦好啦,我说错了,我应该说不谢不谢!”

    “。。。。。。”

    莫小蕊在电话那头欣慰地笑笑,这才是她认识的方惋啊,开朗洒脱,看来方惋已经从闪婚的阴影走出来了,这样,做为朋友,莫小蕊也放心不少。

    方惋听莫小蕊说了关于照片的事,没什么特别之处,她也就暂时不去理会了,反正现在媒体上已经看不到那些报道,也许是公安局怕影响警队形象而压制了舆论吧。方惋是这么想的,但是她不知道,平息事件的是军方暗地里进行的。她更不会知道,照片的事,远远不是小蕊说的那么简单。

    小蕊得到的消息很有限,只是表面现象。照片是偷/拍的人——胡德建,卖给了报社的记者,而他之所以会拍到,是因为他就住在那间酒店的对面……他因为住所占据的有利地形,时常偷窥对面酒店的房间,有时还真会被他拍到一些有价值的照片。他本来就是个混混,只要能赚钱就行,即使手段卑劣,他也无所谓。

    但现在,胡德建却后悔莫及,自己真不该把照片拿去卖钱啊……

    “别打了!求求你,大哥,大哥……别打了!”废旧的仓库里,传来胡德建的哀嚎声,他被几个男人打得鼻青脸肿,这里光线不好,他连对方长什么样都看不清楚。

    “M的,让你不听话!叫你跟踪文焱,你TM拍到照片居然拿去报社?为什么不把文焱的照片全交出来?老板给你的钱还少吗?你竟敢隐瞒,M的,找死!”一个凶恶的男声在怒吼,声音难听,俗称的公鸭桑。

    “给我打,狠狠地打!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

    惨叫声不绝于耳,胡德建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了,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打死的时候,那凶恶的男人忽然接到一个电话……

    “什么?不对付文焱了?这怎么行,万一他查到……”

    电话那端的人不悦:“闭嘴!这是老板的意思,你难道有意见?用你那猪脑子想想,前三任刑警队长都已经被我们解决了,我们现在不宜对文焱下手,再说,目前还不确定他站在哪一方的,老板有命,如果能拉拢文焱最好不过了,如果不能拉拢,暂时也别动他!”

    “呵呵……是是是,遵命,一定会照老板的吩咐去做!”

    “。。。。。。”

    厅里抽避看。他们口中的老板是谁?没人知道,就连他们自己都未曾见过,也不曾见过这电话那边的人究竟是谁。这个如此严密谨慎的组织,究竟想要做什么?他们是否就是文焱这次特殊任务所要摧毁的犯罪集团?

    在黑暗中进行的一切都是腐朽的,外边艳阳高照,但总有某个角落会是阳光无法触及的地方……

    =================================

    五洲酒店。

    方惋开车赶到的时候差几分钟就是两点,她原本以为去见杜伊航,并不是件很麻烦的事,但她此刻站在酒店门口才醒悟到……如今,骚年们的力量实在不容小觑啊!

    酒店门口一窝蜂的少女,年龄大约都在十几岁,围在这儿就是为了等着杜伊航出现的。有些人手里举着偶像的画报,有的拿着他的钢琴CD,翘首以盼,激动地等待新生代钢琴才子的到来……(凌晨先来一章,白天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