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56章 卷二:被人丢出去
    相比起这一大群少女们的热情高涨,方惋感觉自己实在是太斯文了……她不过是准备了一个本本,打算一会儿向杜伊航要个签名而已嘛。殢殩獍晓对于才华横溢的人,方惋会有一种由衷的欣赏,更何况是像杜伊航那样年仅十八岁的钢琴才子,他是年轻人中的榜样。

    原本杜伊航来这里接受专访的消息是没有对外公开的,但不知道外界是怎么获悉了,引来了大批的粉丝以及另外一些媒体记者在酒店前守候,全都只为一睹杜伊航的风采。

    方惋被这热闹气氛的感染下也不禁对杜伊航感到有点好奇……不知道他真人看起来跟电视里有什么不同呢?

    正当方惋愣神之际,不知何方传来高声喊叫“杜伊航的车来啦!”

    人群顿时更加沸腾了,全都向那辆黑色保姆车围过去,好在有酒店的保安们维持秩序,不然会更混乱。

    当保姆车停下,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引发了粉丝们阵阵尖叫,杜伊航真人比照片更好看!

    这个年仅十八岁的钢琴才子,身穿浅蓝色上衣,米白休闲裤,造型简约清新,凸显出他的文艺气质以及一种高雅的贵族姿态,清秀的俊脸上露出淡淡的优雅得体的微笑,礼貌而不失风度地朝着大家挥挥手,随行的助理和保镖护着他走进了酒店。

    “真的是杜伊航!”

    “噢,太帅了,我的王子——!!”

    “啊——杜伊航啊——”

    眼前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兴奋得象打了鸡血似的,但都被隔绝在了酒店之外,他们还会继续等,等到杜伊航出来……

    从杜伊航下车到进酒店,这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方惋来不及去接近,被人群挤在一边,只能眼睁睁看着杜伊航走进酒店。

    方惋有点烦闷,想不到见杜伊航还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这么多的粉丝都想见呢,她总不能傻等吧,等到杜伊航再出来的时候,这些粉丝还是会像刚才那么激奋,她还是无法接近。

    半小时后。

    方惋从莫小蕊那里打听到杜伊航是在哪个房间接受专访,于是乎,她打算去守株待兔,但是杜伊航的两个保镖守在房间门口,方惋只能远远地在走到转角处等着。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方惋看见那个房间的门开了,杜伊航和采访的记者走了出来,他的保镖随身跟着,俨然像是王子出巡一样的。

    方惋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冲了过去……

    “杜伊航你好,我是……”方惋急于表明来意,但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两个保镖拽住了,然后就是被拎起来……

    “喂,你们放开我,你们太过分了!”方惋又气又急,愤愤地低吼,无奈她一个人的力气抵不过两个彪悍的保镖,被人家给丢到一边去了。

    “喂,杜伊航!”方惋冲着电梯/门大喊,可是杜伊航已经走进去,保镖挡在了他身前,方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从面前溜掉……

    怪只怪杜伊航的父母太紧张自己的孩子了,加上最近杜伊航的人气不断升温,他父母为他请了两个保镖,随身保护他的安全。而方惋就被保镖误认为了是疯狂的粉丝……

    方惋懊恼地站在原地,瞪着电/梯门,心里那个窝火啊,看来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忽略了杜伊航现在炙手可热的才俊,寻常的手段想要接近,很难奏效了。

    方惋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她只会越挫越勇。今天没能达到目的,她还会继续想办法的。

    离开五洲酒店之后,方惋开车去了陈敏珍家里。从她遇到陈敏珍母女到现在过去了几天了,方惋有点担心陈敏珍的情况,不知道她还会不会一心想死。

    简陋的出租屋里,光线阴暗,通风也不太好,人一走进去都会感到压抑,狭窄的空间里,放着两张床,一个衣柜,一张小桌子,两张凳子……陈旧而简单的家,就是陈敏珍的住所。她现在已经不在杜伊航家里做保姆了,她的精神状态也暂时不适合出去工作。

    陈敏珍身上的伤,看起来比前几天好些,但这个十八岁的女孩子身上再也没有那种青春的神采,就像一朵枯萎的花,看着令人感伤,心酸。

    汪大婶出去买菜了,这里只有方惋和陈敏珍。

    方惋静静地看着陈敏珍,在这张苍白如纸的脸上,她感觉不到生机,只有一片死寂。

    方惋想跟陈敏珍交谈,但她还得想想怎么措辞,因为她面对的是一个倍受摧残的可怜人,她得留意别刺激到对方。

    “陈……”

    “方小姐,谢谢你那天救了我。”陈敏珍说得很小声,略显得有点局促,但是方惋能从她的眼神里感受到那种真挚,与那天跳河被救起之后的陈敏珍不同,现在的陈敏珍客气多了。

    方惋闻言,心里一松,欣慰地笑笑:“我只救得了你一次,救不了你一辈子,只有你自己想通了才能坚强下去,明白吗?”

    陈敏珍点点头,但随即又摇摇头,眼神里流露出痛苦:“我想活下去,只是因为我听妈妈说,你愿意帮我……我也想要知道是谁害了我,否则,我死也不会瞑目的。”

    陈敏珍的话,让方惋心头一酸,同时也意识到一个问题……陈敏珍仅仅只是因为想知道玷污她的畜生是谁,所以才没再继续寻死?如果方惋查不到,或者说,她查到之后告诉了陈敏珍,那么,陈敏珍是不是就会没了执念,然后又产生轻生的念头?

    方惋顿时感觉头大了,该不该继续查呢?自己现在怎么成了进退两难了?

    “咳咳……陈敏珍,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死了,你父母怎么办?就算你不想这些,但你想过你乡下的男朋友吗?他不会伤心难过吗?你忍心丢下他?”方惋紧盯着陈敏珍,她知道要说服一个人放弃轻生的念头很难,但她还是想试一试。15370461

    陈敏珍眼眶一红,哽咽着声音说:“我已经没有脸回去见锁子哥了,他是个好人,我现在脏了,不配当他的媳妇……”

    比起过本伊。方惋沉默了,陈敏珍的想法,只怕是许多被欺凌后的女人都会存在的心理障碍,会觉得自己不干净,产生强烈的自卑,无法面对自己最爱的人,只想用极端的方式来结束痛苦。12uyF。

    方惋心里堵得慌,凝视着陈敏珍,轻轻地说:“这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不代表你男朋友也那么想,你没问过他,怎么会知道他愿不愿意接受现在的你?也许他很爱你,不嫌弃,并且愿意娶你呢?不试试怎么会知道……”

    陈敏珍惊愕地看着方惋,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她的神情说明她对方惋的话感到难以置信……告诉锁子哥?这种耻辱,怎么可以让锁子哥知道?

    陈敏珍的脑子混乱了,极力想要否认方惋所说的话,但是,她心里却又被方惋的话勾起了一丝微弱的希望,假如,万一……有没有可能锁子哥会不嫌弃她呢?

    陈敏珍是个老实人,思想很单纯,根深蒂固的观念就是男人不会接受一个像她那样遭遇的女人为妻子,之外的可能,她压根没想过。现在被方惋这么一提醒,她就像在黑暗里看见了一点光亮,想要去抓住,哪怕是那希望太过渺茫……

    方惋走了,临走时,她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呆滞的陈敏珍,她知道,陈敏珍正在做着思想斗争,需要冷静。希望下次来的时候,她会看见一个全新的陈敏珍。

    接下来的两天里,方惋都在为如何接近杜伊航而伤脑筋,她从庄郁那里得到了杜伊航的手机号码,但是打过去没人接,而陈敏珍也有将杜伊航家的座机号码告诉方惋,同样的,还是没人接。方惋郁闷得很,这个杜伊航也太小心谨慎了吧,陌生的电话都不接么?真是人精,现在的小孩儿怎么都那么聪明……还小孩儿呢,人家杜伊航也有十八岁,成年了的,可在方惋眼里那也只是个孩子。

    正当方惋一筹莫展的时候,事态出现了峰回路转的局面……

    “慈善酒会?没兴趣,不想去。以前林云芝硬逼着我去过几次这种场合,那是没办法,因为要顾及着我爸爸跟她的夫妻关系,现在我都不在那里住了,我再也不想出席那种酒会,无聊死了,一群有钱人在哪儿高谈阔论,我跟他们根本是格格不入嘛……”方惋情绪低落地说。

    “惋惋,你真的不去吗?可别怪我没事先知会你啊,这次慈善酒会跟你以前参加那些有点不一样,邀请的人除了商界的,还有其他一些行业里特别出色的精英代表,根据我知道的酒会来宾的名单,其中嘛,就有杜伊航!”莫小蕊颇为得意地等着听方惋的反应。

    “谁?杜伊航?”方惋猛地来了精神,声音也大了起来。

    电话那端的莫小蕊佯装嫌弃地说:“诶哟,我的耳朵都快聋了!”

    “哈哈,小蕊,你真是太好了!我明天一定去!”

    “嗯,7点钟,世纪星见!”

    “OK!”

    “惋惋……惋惋……喂,喂……”莫小蕊还想告诉方惋,出席酒会的还有警方的某某人。这酒会将会有着怎样出乎意料的热闹……(一会儿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