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59章 卷二:犯了刑事罪,将她带走!
    被人用眼神“致敬”的滋味不好受,就像是有无数的臭鸡蛋烂菜叶在往你身上扔一样,原本轻松和谐的气氛就被硬生生破坏掉,几位千金名媛眼里的鄙视,还有杜伊航年轻的脸上露出的异样,都让方惋感到耳根火辣辣的……她不是没想过到这种场合会遇到认识她的人,但像眼前这位如此带攻击性的言词,也着实让方惋窝火。殢殩獍晓

    方惋那双晶亮的美目里迸射出一道寒光,直视着那位“好心”提醒杜伊航的千金,冷哼一声说:“我认识你吗?”

    那女人眼里明显有着挑衅的意味,讽刺地说:“认不认识无所谓,我只是记得以前有一次在酒吧遇到方大小姐的时候,你还当着大家的面宣布一位读高中的少年是你的情人,怎么,现在又看上杜伊航了?我劝你还是省省吧,杜家可不像你平时玩弄的那些男人的背景,杜家是名门大户,以你方大小姐的名声,想打杜伊航的主意,你小心被人家的粉丝追杀!”

    这番话,真可谓是毒啊,再一次让气氛降到冰点。

    方惋也想起这女人是谁了,如果没记错,一年前,方惋在酒吧里替风瑾解围的时候,这女人就在场,并且,就是以她为首的几个富家千金想要霸占风瑾,结果却被方惋破坏了好事,如此一来,当然结下梁子了。那几个千金后来就开始四处散播关于方惋的谣言,说方惋连十几岁的少年都不放过,豪放浪荡,辣手摧花……等等传闻都始于这件事。只不过方惋自己不知道是谁散播的罢了。

    其余几位千金虽然没见过方惋,但也听说过方惋的“风流史”,纷纷露出嫌恶的神情看着她,嘴里叨念着一些难听的话。

    方惋知道自己是百口莫辩,她也没时间辩,凌厉的眼神扫过那女人:“你别在这儿危言耸听了,我今天没兴趣跟你聊,闪一边去!”方惋眸光一冷,顺手挡开那女人,略带焦急地对杜伊航说:“你别介意我是什么人,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是关于陈敏珍的。”

    方惋心里有所期盼,杜伊航这样有才华的人,希望他别像这几个女人一样的肤浅,方惋总觉得能弹得那么一手好琴的人,是有颗善良细腻的心。

    杜伊航脸上有着犹豫的神色,但他最终还是没让方惋失望,点点头:“好,我们到那边去谈。”

    方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跟杜伊航一起走向后边的休息室,回头望了那个女人一眼……我记住你了。

    这小小角落里发生的一幕,对于整个酒会来说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看似是没引起更多人注意,但实际上,不远处,有一双幽深的眸子将这边的情形尽收眼底……文焱在跟一个相识的男人聊着,但他也没忽略方惋的存在。看见她和杜伊航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他心里一动,难道说,方惋今晚进来酒会的目的就是找杜伊航?方惋与杜伊航是旧识吗?她不会也是杜伊航的粉丝吧?那小子才十八岁而已,长得油头粉面的,不就是会弹钢琴么,至于她一个已婚女人去当粉丝啊?真是的!

    文焱浑然未觉自己这些想法有点酸味儿……

    “文焱,看见哪个美女啦,这么入神?”身边一位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出声调侃。

    文焱回眸一笑:“振轩,你在这儿,就算有美女我也没兴趣啊,我还是跟你讨论一下关于法证方面的事情比较靠谱。”

    “这种酒会……我们没去结识一些富豪权贵,或是名媛千金,反而是在讲法证的话题,会不会太傻了?”苏医生话是这么说,但是在他金丝眼镜后的那双瞳眸却是格外清亮,神采奕奕,散发着智慧的光芒,云淡风轻的神情,他并非真是想去跟那些人混在一起。

    文焱闻言,轻挑眉头,佯装诧异:“怎么你觉得我们俩很傻吗?那要不要我介绍几个美女给你……虽然说我离开这里十年才回来,不过十年前我也认识些名媛淑女,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有留意到几个熟人的面孔……”12nX4。

    苏振轩连连摆手:“算了算了,我还是宁愿跟你聊聊,我可不想被那些莺莺燕燕的粘着,她们聊的话题我没兴趣,我们继续聊上次那个案子好了……铊毒那个,我告诉你啊,为了尽快拿出报告,我两天只睡了几个小时,你说等案子结了会请我去你家喝你妈妈最拿手的汤补一补,到现在都还没兑现!”

    说起这个,文焱假意咳嗽几声,哈哈地搪塞过去……没错,他当时确实这么说过,但是案子结了之后他也就紧跟着和方惋结婚证去了,没跟父母住一起,喝汤的事自然也就黄了。

    “下次,改天有机会的啊……”

    “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我去家了?不会是金屋藏娇吧?”苏振轩纯属玩笑的一句话,他却不知道实际上是中了一半。

    文焱微微一愣,他跟苏振轩是朋友,虽然认识才几个月,也都是因为一些案子才有所接触,彼此挺聊得来,不过要还没能达到让文焱坦诚自己已隐婚的那种交情。

    “振轩,你看我像是金屋藏娇的人吗?”文焱装作严肃地问。

    “嗯……这个嘛……”苏振轩好整以暇地打量着文焱,故作沉思状,然后抬眸说:“文队,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去你的……”文焱轻笑出声,同时也将手中的被子与苏振轩轻轻一碰……由于文焱此次前来并非不只是受邀,还会负责这里的安全工作,他不会喝酒,杯子里是饮料。

    文焱跟苏振轩在聊天,但他的注意力却是覆盖全场,他耳朵里有黑色的耳塞,西装领子里夹着通讯器微型话筒,他可以通过这样的设备来接收来自全场保安和警员的讯息,同时也能向他们发出指挥的命令。别看他神态自若地跟人聊天,他随时都留意着耳塞里的声音,只要有一点异常状况发生,他就会立即做出应对措施。部署好的警力和创世集团的安保部门都在小心谨慎地

    文焱之所以会被穆钊邀请,当然是因为他在警队的表现突出,担任刑警队长以来,连续破获了好几宗大案要案,成绩斐然,在本市年轻一辈警察当中堪称优秀典范,是警队的骄傲,也是一些向往加入警队的有志青年心目中的楷模。

    苏振轩,法证部高级化验师,在同行中,他无疑是最为杰出的人才之一,也是法证部成立以来,最年轻的高级化验师,别人做到他这位置通常需要最少五六年时间,而他却在进入法证部之后短短三年中就成为高级化验师。他是凭着自己的实力晋升的,他的优异表现让同事们心服口服,上上下下皆对他尊重有加。苏振轩前来酒会是受到穆钊的邀请,平时婉拒过多次这样的聚会,但因为苏振轩知道这次酒会不同于寻常的富豪聚会,也知道文焱会去,还有一些他认识的司法界,医学界的熟人也有参加,苏振轩也就破例答应了一回。

    两个男人在角落里喝着聊着,他们的光彩原本就够亮了,加在一起更加形成一股磁场,吸引了在场许多女人的目光。不认识他们的人就在好奇他们是那个豪门的公子,认识的就知道他们都是令人敬仰的人物,投毒案的侦破,让文焱的名声越发响亮,但关于他是同志的传闻也在人们脑子里留下了印象,尽管时报道被压下去了,可是大家对于八卦的好奇心还没能降温,这会儿看着文焱跟苏振轩聊得甚欢,不禁暗暗惋惜……真是暴殄天物啊!两个英俊的男人不会都凑巧是同志吧?实在太浪费资源了!

    文焱对于那些异样的目光视而不见,他只是在想,方惋跟杜伊航在做什么?

    人用菜年神。休息室里,杜伊航听完方惋的话之后,脸上露出几分认真的神色:“方小姐,你说的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家里确实是丢失了一些财物,我回到家的时候还看见门没关好,开始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打电话给陈敏珍,她说她临时有急事回家去了,忘记锁门……可是,说实话,这样的说辞,换做哪个雇主都不会信的。所以当陈敏珍提出不做了,我并没有挽留,我无法确定是不是她偷走了我放在家里的财物,事情那么巧……”

    “什么,你以为是陈敏珍她?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她那天是被……”方惋焦急地想要为陈敏珍解释,但是忽然间想到汪大婶在拜托她调查的时候千叮万嘱要求保密,她不能在委托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说出陈敏珍被几个畜生玷污的事实。

    “嗯?你说什么?”杜伊航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凝视着方惋,面露疑惑。

    “杜伊航,你家被小偷光顾了,丢了财物,怎么你都没有报警吗?”方惋不着痕迹地将话题一转。

    “我没有报警。我丢的财物价值也就几千块而已,没有必要把事情闹大,而且,我也不想因为这个而上报纸,最近都忙着应付媒体,我想清静一点。”杜伊航年轻帅气的脸颊露出淡淡的无奈,蹙眉的样子不由得让人心怜。

    方惋凝视着眼前这仿佛王子一般的杜伊航,心里暗暗赞叹,这孩子看上去很成熟懂事,心地也好,没有为难陈敏珍,把家里被偷的事瞒了下来,否则他真要追究的话,只会让陈敏珍的处境雪上加霜。像他这样才华横溢,善良又张扬的人,确实是值得欣赏的,难怪那么多的女孩子为了他而痴迷不已了。

    根据杜伊航所说,方惋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果然真是有小偷进去他的家,兴许也就是看见陈敏珍一个人在,起了色心……

    方惋也算是达到目的了,就为得到杜伊航这么一句话,她可是费了不少的劲。

    杜伊航站起身,礼貌地对方惋说:“方小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该出去了,一会儿还有演奏。”

    “呃……没事,谢谢你了。那个……能给我签个名吗?”方惋立即从包包里掏出准备好的纸笔。

    杜伊航略微腼腆地点点头,修长纤细的手在纸上一挥……留下三个龙飞凤舞的字体。

    啧啧,瞧瞧这手,多精致多好看啊,就是这双手弹奏出让人沉醉的乐章……方惋盯着杜伊航的手,一时失神。

    “方小姐,失陪了。”杜伊航说完这句话都转身离开,怎么都有点仓惶的意味,看来他还是有些顾忌方惋的。先前有人说她辣手摧花的事,果真是让人无法释怀啊。

    方惋跟着杜伊航身后出去了。既然问过了杜伊航,她就急着去跟莫小蕊会合了。

    安静的走道里蓦地传来一阵清脆的响声,方惋心头一颤,下意识地朝前小跑几步,想要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当她刚跑到转角处却意外地看见让人心惊胆战的一幕……

    一个穿着侍应生衣服的人被另一个男人拳打脚踢,旁边是散落一地的食物和盘子的碎片。

    从方惋这个角度望过去,只能看见打人者的背影,但是那一身衣服和发型,还是让方惋认出来了……天啊,这可能是真的吗?方惋惊骇地愣在原地,难以置信,那个打人者,不是别人,居然就是那个斯文优雅拥有世界级水平的钢琴小王子——杜伊航!

    不……这比毁三观还要可怕!15345066

    方惋眼看着那侍应生被打得缩在墙角,痛苦的申吟,求饶,而杜伊航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哪里还有半点风度,此时此刻的他,犹如一个狂暴的凶徒,原本是弹钢琴的手却成了伤人的利器!

    “杜伊航,别打!”方惋冲上前去怒吼一声,大力将杜伊航扯开。

    杜伊航凶狠地朝着方惋挥出一拳,仿佛失去理智的疯子一样叫喊着……

    方惋眼疾手快,躲开杜伊航的攻击,但他却没因此停下,挥舞着双臂冲过来,脸上尽是狰狞之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间杜伊航就跟疯子似的,刚才他还好好的啊。

    方惋来不及细想,奋起自卫,抬起一脚用力踢向情绪失控的杜伊航……

    方惋跟杜伊航打起来了,她虽是出于自卫在先,但别人不知道啊。听到手下报告有异常情况而赶过来的文焱,见此一幕,怒气冲冲地吼了一句——“方惋,住手!”(先传一章,白天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