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60章 卷二:逼文焱交出方惋!
    熟悉的清甜勾起了心底的丝丝悸动,四片嘴唇在纠缠,先前的火药味全都被此刻的温馨所代替,方惋刚开始还挣扎了一下,但随即也软了下来,在他怀里承受着他并不算温柔的吻。殢殩獍晓他不是不信她吗,他不是说她蓄意伤人吗?为什么还要亲她?可恶的男人!方惋心里这个叨念着,可是手却没了力气推开他,在他火热缱绻的一吻里,她的心在生生地疼着,堆积多时的委屈一下子蔓延开来,眼睛酸涩,身子轻颤,隐藏在骨子里的脆弱,攀附在了男人宽厚结实的胸膛……

    深深地汲取着她香甜的味道,这美好,让他一时舍不得放开,她依旧像新婚夜那晚一般的青涩,连接吻都不会,只是这笨拙,他无法去嫌弃,只有窃喜……

    “唔唔……嗯……”方惋忍不住一声嘤咛,呼吸困难了,又不会换气了,感觉好像缺氧,一颗心早就失去了正常的频率……这男人果然危险,每次都能让她方寸大乱!12uyF。

    她的唇好软,软得让他觉得心尖都在颤抖,她娇小玲珑的身子紧紧嵌在他怀里,那么契合,天衣无缝,这一刻,他心底悄悄滋长的嫩芽破土而出,忽然很想要好好疼一疼这个女人……他温热的大手抚在她纤细的腰肢,探索的欲望越来越明显,如果方惋刚才不是气晕了头的话,她会发现,这里其实就是一个酒店的房间。有床有浴室有浪漫情调,即使做点什么也是非常容易的……

    就在两人吻得难解难分意乱情迷之际,身后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

    方惋一惊,与文焱同时分开身子,忙不迭地望门口看去。

    门外走廊的光薄薄地打在那个人身后,淡淡的光晕若隐若现,他就这样从梦幻般迷离的光线中缓缓走来,仿佛电影里的慢镜头,他迈着沉稳的步伐,神态从容,怡然自得,就像是闲庭信步一般。

    这个身穿高级定制唐装的中年男人,削瘦的脸颊上有一双格外明亮的眼睛,身后跟着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与他修长略显单薄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身上有种温文儒雅的气息,如果不是眼角的皱纹,或许你会忽略他的年轻,实际上他已经四十岁了。沉静的双眸波澜不惊,稳稳地站在方惋和文焱面前,目光温和,沉缓的语调说:“请问,是方小姐?”

    方惋一愕,努力在脑子里搜寻着,自问她不认识这号人物啊,她懒得矫情,直接发问:“你是谁?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此话一出,男人身后的保镖蓦地身影一动,但在看见男人抬手示意之后,保镖立刻退回去了,神情相当恭敬。

    文焱心里暗叹,方惋的胆子估计是牛胆!

    文焱凝视着眼前的男人,不卑不亢地说:“穆先生,你好,我是市公安局刑警队长文焱。很荣幸这次能得到贵集团的邀请,不过我今天不只是应邀,我还要负责酒会的安全工作。刚才这位方小姐出了一点状况,我现在要将她带回警局。”这话即是在跟穆先生打招呼,也是在提醒方惋,穆先生的身份。

    方惋不傻,一听文焱这几句话,立刻反应过来了,眼前这个人,就是此次慈善酒会的发起人,是创世集团的董事长——穆钊!噢,天啊,是穆钊?可怎么看着他只是像个搞文艺的,没有商界巨鳄的霸气,这真的是穆钊么?显然,毋庸置疑。

    穆钊看向文焱的目光里露出明显的赞许,点点头:“很好,不愧是警界的精英,Z市公安局能有你这样的人才担任刑警队长,是市民的福气,是犯罪分子的克星,更是年轻一辈学习的楷模啊!”

    穆钊毫不吝啬的嘉许,眼睛都带着微微的笑意,一点都没有霸主的架子,如此平易近人,又是这么欣赏文焱,换做其他人,早就高兴得忘乎所以了,但文焱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神色未变,眸光沉凝,荣辱不惊,只是淡淡地回应:“穆先生谬赞,文焱实在不敢当,我只不过是做好自己份内的事罢了。”

    穆钊依旧还是那样的表情,嘴角噙着丝丝温暖的笑意,眼神又深了几分,话锋一转:“文队长太过谦了,今天你们警方负责安全工作,我对你们的表现非常满意,但是,我听说方小姐打了杜伊航,所以,还请文队长行个方便,把人交出来。呵呵……今晚高朋满座,来的也都是我亲自下贴相邀的人,杜伊航在我的酒会上被打,现在他提出要亲自处理方小姐,这么个小小的要求,我身为主人如果不能为他讨个公道的话,只怕难以服众。”

    穆钊话里有话,绵里藏针,文焱哪能听不出弦外之音,说穿了就是穆钊正在向文焱施压,迫使他交出方惋。

    高高在上的穆钊,头顶那么多光环的一个传奇人物,他本人的份量有多重?他的影响力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他不只是在商界拥有至高的地位,他不只是享誉海内外的慈善家,他还涉及到政坛,集合他所有的身份,这个人就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岳。别看他说话客客气气,但是站在他面前的文焱却能感受到一种隐约的压迫感,而他也明白,穆钊开口,是在给他面子,其实以穆钊的身份地位,要带走方惋,根本是轻易而举的事,就算是公安局长亲临,也会忙不迭地交人,赶着送穆钊这个人情,只可惜,现在穆钊面对的是文焱,一个披着刑警队长外衣的特种兵中校!

    “穆先生,对于刚才的要求,只怕要让你失望了。方惋蓄意伤人,这可是连你们酒店的保安都看到的,她犯的是刑事罪,我身为刑警队长,职责所在,必须将她带回警局审问,请放心,我们警方是不会任由这件事私了的,一定会秉公处理。”文焱低沉而清晰的声音在这空间里缓缓地晕开来,义正言辞,无懈可击的一番话,滴水不漏,让人不知道该从哪里寻找他的破绽,因为,他没破绽。

    一霎间,房间里静得连只听见方惋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文焱身后,纤细的小手抓着他放在背后的一只手,她手心里已经浸透出了汗渍……她现在才反应过来,文焱不是不相信她,他是在保护她!从看见她打人那一刻开始!

    要不是文焱以她打人的理由将她带走,她会落到那群保安和杜伊航手里,现在只怕被虐得半死了!以穆钊的身份,竟然会亲自前来为杜伊航出头,是方惋运气不好还是穆钊小题大做?

    悉的温替挣。气氛陡然间变得有些冷,紧张,好像空气都在压缩,挤迫……两个男人,就这么静静地对视着,四道目光在空中交汇,传递着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的讯息。一个四十岁,一个二十八岁。一个是兼商界政界双重身份如日中天的大人物,一个只是本市公安局的刑警队长。前者是站在人生顶峰的辉煌传奇,后者是默默无闻为国家建功立业却不被世人所知的特种兵……这么一比较,文焱还有与穆钊抗上的资本吗?

    文焱的资本,从来都不是他的身份地位和那些表象的浮华,他的资本,只是他的一颗赤红的心,刚正不屈。在一个特种兵战士的心里,名利,与他无关,他只有一身正气。

    穆钊也是暗暗心惊,文焱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太强了,别人感受不到,但他却深有体会。而文焱也不轻松,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对视就是心的较量,特别是在面对穆钊这样的人,如果文焱表现出一点的惧怕和松懈,他的气场就会不攻自破,心理呈现弱势。文焱不动如松,站得笔直,方惋从他身后望着男人宽厚的背部,眼眶微微有点润,这种安全感,让她感动得想哭……文焱,你这是何苦呢?跟穆钊对上,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太悬殊了!方惋明白,眼下这局势,她最终只会拖累文焱啊!

    屋子里没人说话,但就是这可怕的死寂,让人感到呼吸困难,穆钊,谁会傻到向穆钊说“不”?

    方惋强忍着心中的酸胀感,将眼泪憋回肚子里……文焱如此护她,她已经很意外也很满足了,她不能害了他!

    文焱在等穆钊表态,他能感到方惋的手心在冒汗,但他此刻不能转身抱着她,他只是挡在她身前,像老鹰护小鸡似的。15370461

    “文队长,真的不肯给我这个面子?”穆钊语气温和,但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深藏的意味。穆钊是什么人啊,他向文焱讨面子,这在旁人看来是求之不得的事,可如果文焱不答应,就等于是在当众打穆钊的耳光!

    方惋看不见文焱的表情,但她能猜到,他一定又是臭臭的硬硬的样子就像块坎不进的石头。再也忍不住一股血气上冲脑门儿,方惋的手指在文焱背上飞快地划下两个字……文焱心头一颤,她写的是字是……谢谢?

    紧接着,他身后那一抹娇小的身影走了出来,勇敢地站在穆钊面前,用一种平静得语调说:“穆钊,我跟你走。”她的平静是因为,她不想去挣扎了,终于明白,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谁都不是神仙,当面对的权势达到天那么高的时候,你能选择的,唯一只有……低头。(明天继续万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