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63章 卷二:怀疑是杜伊航害了陈敏珍!
    方惋说到最后那几个字时,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是为什么,她很不想在他脸上看到嘲弄和不屑的神情。殢殩獍晓她清楚地记得,曾经,当她兴致勃勃地告诉别人,她是私家侦探,结果人家因为知道她的家庭背景,不但没相信她,反而将她奚落一顿。

    文焱会怎么想?他会像那些人一样地认为她在撒谎吗,或者说,他会认为她是个草包,只适合在家当米虫混吃等死根本不可能当私家侦探?

    方惋暗暗告诫自己不要介意不要介意,但实际上,她心底就是有个微弱而无法忽略的声音在说……她可以默默无闻地做好事不为人知,她可以不要那些赞美,可她现在,真的很想很想文焱可以认同她,哪怕一句夸奖的话都没有……

    静默的空气里只有方惋急促的呼吸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她听不见文焱说话,他的沉默,让她的心在不断往下沉,下沉……越来越凉。

    呵呵,自己在奢望什么呢,不说是私家侦探也许还不会被人鄙视,说出来的结果就是会遭人嘲笑,会认为她是自不量力异想天开吧。原来文焱还是跟那些人没什么不同……是她想太多,想太美了……

    方惋心里酸涩得很,情绪低落却要佯装若无其事,揉揉自己的小鼻子,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睁开眼说:“我走……”

    方惋后边的话还没说出来,她轻盈的身子已经被男人一把拥进怀里,紧紧贴在他结实的胸膛……

    惋说得情勃。方惋呆呆地任由他抱着,久久都没回过神来,他什么意思啊?他这算是相信她了吗?

    文焱俊脸埋在方惋白玉般的颈窝,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却能感到男人健硕的身子在微微颤抖,耳畔传来他低沉缓慢的声音:“你是我见过的,最傻的女人……”

    只是短短两句话,听起来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可是奇怪,方惋却能从文焱的话中体味到几分怜惜。

    怜惜?是真的吗?她不是幻觉吧?他没有嘲笑她,没有打击她,他信了,并且还心疼她?

    方惋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在她的认知里,文焱这男人就跟一块臭石头一样的,他居然会心疼她……

    呵呵……嘻嘻……咯咯……方惋一个劲地傻笑,不自觉地搂紧了他的腰身,闻着他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好舒服,好温暖的胸膛,听着他清晰有力的心跳,她越发能感到,这男人兴许老天爷特意安排给她的,不然怎么会相信她呢?要知道,在这Z市,要人们相信香域集团老总的女儿不是草包米虫而是私家侦探,那真是相当于天方夜谭,可是文焱,方惋只说一次他就信了。

    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好,比大热天吃了冰激凌还舒爽。尤其是,这个男人跟她还在一个户口本上呢!

    文焱幽深的眸子里泛起明明灭灭的光辉,让他欣慰的是方惋向他坦诚了,这或许是夫妻俩从认识到现在,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心贴心的谈话。不知怎的,他心头竟无端地涌上一股自豪感……方惋身上的闪光点,她的美好,目前为止,恐怕知道的人不多,而他就是其中之一,他分享了属于她的秘密,知道了她不为人知的一面。加上之前因为唐丽莹的事,也是因为她及时向他通风报信,他才能在关键时刻抓到投毒案的真凶。由此可见,方惋不只是聪明而已,她还有一颗善良而富有正义感的心。

    她这颗蒙尘的珍珠,是他的老婆。

    “文焱,今晚的事,谢谢你……我最开始还以为你不相信我是自卫,后来才知道你是为了保护我,我还骂你了……对……对不起啊,你不会介意的,对吗?”方惋很不容易说服自己鼓起勇气向他道谢,道歉。

    文焱轻笑出声:“今天晚上一定是出太阳了,不然方惋怎么会乖巧得像小兔子?”话是这么说,但他语气里的轻快愉悦却是藏不住的。

    “哦,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很不正常吗?那好啊,我就算是只兔子,我也可以当一只会咬人的兔子!”方惋说着当真做出很凶的样子,粉红的小嘴儿一张,咬在他的肩膀。只是,她却舍不得用力了……

    “没事把肌肉练那么硬做什么……”方惋嘴里嘀咕,其实是掩饰她的不舍得。

    她也不计较他的陶侃了,今天的事是继她生病被他送医院之后又一次让她感动得想哭,此时此刻,她只想抛开那些不越快,好好地享受他温暖厚实的肩膀。12IEO。

    “文焱,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可以那么快就把事情解决了,不是说休息室外边那个走道转角处是监视器的死角吗?而且那个侍应生也不承认他被杜伊航打了。我想啊,他一定是因为知道杜伊航是穆钊特邀的嘉宾,怕得罪了以后自己日子不好过,所以才会撒谎说自己没被人打。你是怎么让杜伊航现形承认的?可以告诉我吗?”方惋又开始发挥自己的职业特长了,对某些事情就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文焱本不应该向方惋透露杜伊航打人有可能是因为他患有狂躁症,但方惋也是此案的目击证人,她迟早会了解到事情真相的。

    文焱简单地说了一下在保安部时所发生的事情经过,方惋听完之后,没有高兴的情绪,反而是心情沉重。杜伊航如果真的换有狂躁症,那确实是可以解释他为什么在病发前后判若两人。如果杜家的人所讲是事实,那么杜伊航就太可惜了。那么富有音乐才华的优质青年,才十八岁,表面上他是多么斯文温雅,待人和善又礼貌,可这样一个人,患有十分棘手的狂躁症,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啊。

    就是一只打碎的盘子惹的祸!

    碎盘子?嗯?方惋脑子里蓦地闪过一道光,她记得,陈敏珍也是因为在厨房打碎了盘子而遭到了袭击……

    方惋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渐渐流露出惊骇的神色,一下子从文焱怀里退出来,喘着粗气,不停地拍着自己的胸口……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怎么了?”文焱发现方惋不对劲,有点担心地看着她。

    “我……我……没……”方惋很想说自己没事,但是,她不是傻子,假设她的猜测是真的,那么,她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方惋,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会跟杜伊航扯上关系?你是私家侦探,是不是有人委托你调查杜伊航?”文焱紧紧盯着方惋苍白的小脸,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变得很紧张。

    方惋头大了,怎么办?她答应过陈敏珍母女,不会向被人泄露那件事,可是,事态超出了她原来的预计,原本还以为是小偷进了杜家,看见厨房里的陈敏珍,起了歹意,但是现在听闻杜伊航可能有狂躁症,加上回想起陈敏珍脸上那惨不忍睹的伤痕……方惋觉得自己也许一开始就搞错方向了,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很可能会牵涉到杜伊航!

    “文焱……我……我今天来,确实是为了找杜伊航,我是想问他家前几天是不是遭了小偷。至于我的委托人,很抱歉,出于职业道德,我不能告诉你。”方惋眸光闪烁,言词羸弱,这看在文焱眼里更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真的只是这样?”文焱沉沉地问了一句。

    方惋面露难色,要不是有苦衷,谁愿意撒谎啊!

    “嗯,走吧,我去警局了。”文焱不再多言,看看时间,酒会该结束了。

    方惋心情沉重地向文焱说再见,然后闷闷不乐地离开了房间。

    像方惋这种人,骨子里的热血在流淌,她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就此罢手。杜伊航,如果只是打人,情节并不算很严重,但是,假设他真的涉及到陈敏珍的事,那就是另外一种性质了!打人,没造成严重后果还不用坐牢,而陈敏珍的事,任何一个玷污她的出生年都应该被关进监狱!

    方惋摸出手机给汪大婶打电话,关心了一下陈敏珍的情况,得知她又是两天都不吃饭,方惋心里很不是个滋味,那姑娘这辈子都毁了,除非她能自己振作起来。

    “什么?蒂裤?汪大婶……您考虑考虑,真的不报警吗?其实我觉得有警方介入,也许对您女儿是件好事,您说还留着您女儿出事当天的蒂裤,可你给我也没用啊,我只是个私家侦探,我毕竟不是警察,只有警察才会帮你把证物拿去检验,那样就能很快找出害你女儿的畜生是谁!”方惋有点激动,浑然没留意身后那一抹挺拔的身影,已经跟了她好一会儿了。15424658

    又跟汪大婶聊了几句,方惋心烦意乱地挂了电话……汪大婶既然还留有最直接的证据,唯一的办法就是报警,立刻送蒂裤去检验就能知道杜伊航有没有参与歼污陈敏珍的事,但汪大婶执意不肯,那么,方惋是不是该悄悄告诉文焱呢?

    就在方惋失神之际,身后传来文焱涔冷的声音:“方惋,你太让我失望了!”(故事到了紧要关头!明天继续万更,欢迎订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