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66章 卷二:恋爱中的女人才美!(加更!)
    方惋对苏振轩的名字早有耳闻,知道他是法证部里最年轻帅气的高级化验师,对于他的敬业以及专业精神,她原先只是听说,但现在亲自体会到才明白,苏振轩绝不是浪得虚名,现在都已经临近深夜12点了,他却还要回到法证部化验师里继续他的工作,为了就是能尽快将检测报告交给警方,让嫌疑人显出原形!

    虽然苏振轩不像文焱那样冲锋在案情的最前头,但苏振轩的精神却是同样值得人钦佩的,方惋对他的印象很好,在经过向文焱证实之后,方惋将证物交给了苏振轩。殢殩獍晓

    “苏先生,谢谢。”方惋礼貌地伸出手,眸光真诚地看着苏振轩。

    苏振轩修长白希的手指比女人的还好看几分,在与方惋的手相握时,奇妙的,他指尖传来一阵触感,令他心头一颤……他又不是第一次与女人握手,和异性之间连更加亲密的动作也都有过,但怎的眼前这方惋却能让他产生从未有过的陌生感觉。

    只是轻轻一碰,两人的手就缩回去了,苏振轩眼底掠过丝丝异彩,俊秀温雅的面容却是不动声色地说:“方小姐真的我认识的女人当中最特别的一位,也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言下之意就是在指刚才她误以为他要劫财劫色。

    方惋窘了,昏黄的灯光将她微红的脸色掩盖过去,颇为尴尬地咬咬唇,讪讪地笑笑:“苏先生别介意,我这个人有时候说话不中听,眼神儿也不太好,刚才误以为你是……是歹徒,真是不好意思,呵呵,你是男人嘛,不会计较的吧……”话是这么说,可方惋还是瞄着苏振轩的脸色。

    苏振轩心头一动,她眼角一抹俏皮的神色被他捕捉到了,那灵动的眸子,如天上星子一般的明亮,冲着他眨巴眨巴,想不到外表冷静淡定的方惋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方小姐……”

    “呃?”方惋愕然,他干嘛凑得这么近,若有若无的呼吸拂过她的脸颊,让她下意识地想要退缩。

    “我不会忘记一个初次见面就以为我要劫财劫色的女人。”苏振轩这话很有深意,他嘴角的笑意看似温柔如水,但方惋就是觉着有那么点痞痞的味道。

    “嘿嘿……苏先生,你不会那么小气的。”

    苏振轩那两片厚度适中的粉色唇瓣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迷人,轻轻张合着:“你还叫我苏先生?那我可真是要生气了。”

    方惋梗着脖子,保持着笑容,清脆地喊了一声:“我知道了,以后叫你苏振轩,这样行了吧,苏先生。”

    “。。。。。。”

    苏振轩一时语塞,随即轻笑着摇摇头:“行,真有你的。”

    “。。。。。。”

    方惋跟苏振轩告辞,她要回家去了,而他也要赶回化验室,两人虽然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前后不过十来分钟,但彼此都记住了对方这个人。15424691

    ======================================

    窗外,月色正好,一颗一颗璀璨的繁星如闪亮的钻石棋子,点缀着幽深的夜空,皎白的月亮象个大大的黄柠檬挂在天上,似情人般温柔地轻抚着大地,梦幻的光晕洒进来,照在那熟睡的身影,将她精致而干净的容颜映出一种恬静的美。

    这么美的月色,如此舒爽的空气,真是舒服啊,方惋洗完澡就坐在沙发看电视,不知不觉睡着了,没有盖被子,薄薄的睡裙被她自己再睡梦中给掀到了腰际,这一副美人酣睡图,任谁见了也会蠢蠢欲动的……

    文焱一进门就看见沙发上那一抹莹白的小身影,躺在银色的月光里,如仙子一般动人心魄。

    文焱一时呆住了,怔怔凝视着眼前的小女人,嘟着粉红的小嘴,凝脂似的肌肤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她身上传来的阵阵清香是他熟悉的味道,蛊惑着他的神经。她睡着了。他冷硬的面孔才会柔和下来,眸光中涌动着星辉。

    她很香,可他还一身臭汗呢,忙碌了一天,他得舒舒服服地洗个澡。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文焱只穿了一条黑色蒂裤,见方惋还是没醒,看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两点了。要不要将她抱进卧室去呢,一直在这沙发上睡着也不是办法,她说不定会滚到地板上去。

    “文焱……自恋狂……”方惋嘴里发出低低的梦呓,花瓣一般的嫩唇,像是在向他发出召唤一样。

    她梦到他了?这个认知,让文焱的心情愉悦了几分,他想起在酒店时,与她的亲吻还意犹未尽,他说过,今晚会加倍地讨回来,现在,她是不是该适当补偿他一下?其实这就是在为自己的偷香找借口而已。

    文焱在沙发面前蹲下来,粗糙的大手轻轻地抚上她柔嫩的脸颊,目光在她身上流连不已,最终停留在她那两片微微蠕动的双唇……这个女人,今晚两次叫他“老公”了,看来他得表现得像个男人,像个老公才能。

    文焱尽管为自己的渴望找借口,实际上他就是想念新婚夜那一晚的味道,想念她的温暖和美妙,这些天,他都在控制着自己,但今晚,他不想控制了,他心里总有个感觉,或许她已经不像以前那么讨厌他了,就好像他也是这么想的。

    小心翼翼地覆上这令人迷醉的唇,他整个人瞬间被激活了,情不自禁地想要汲取她诱人的香甜……迷蒙中的方惋,感到了燥热和危险,想要挣脱,但是潜意识里有某种东西在驱使着她诱发着她身体里蠢动的因子。方惋在半梦半醒之间哪里还记得自己是睡在沙发,她一个侧身,半个身子就往地上掉去……文焱一把搂在她的腰间,稳稳接住她,也使得她惊醒,睁开了眼睛。

    一张放大的俊脸近在咫尺。他掠夺着她的呼吸,将她的惊叫声吞进肚子。

    “唔……嗯……”方惋一声轻吟,脑子成浆糊了……在那仅有的一丝清醒下,弱弱的挣扎。文焱正沉浸在这醉人的美好,浑身紧绷得厉害,顺着自己的心意,他的手伸向了她睡裙的肩带……

    “嗯……”一声闷哼,方惋拧着眉头,两只手紧紧抓着他结实的肩膀,这一刻,他心底升腾起一股怜惜,隐忍着,轻声在她耳畔说:“别紧张,相信我……”

    方惋在他的诱哄下,在他的带领下,这一次,她才算是真正尝到了女人的快乐,客厅里隐约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羞得天上月儿都躲进了云层……(和谐,详情见留言区置顶公告。)

    激情过后,方惋的睡意反到醒了不少,当她在浴室里洗身子的时候,无意中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眼角眉梢都带着春意,不由得暗暗吃了一惊,这是她吗?怎么……怎么这么媚?她以前不会这样的,现在可好,瞧那眼睛水汪汪的微微泛红,活像是遇到什么喜事一样的。再一看自己的身材,皮肤好像都更嫩白了,整个人变得更性感了,这难道就是俗话说的,恋爱中的女人最美?

    这个念头才刚起,方惋连连摇头:“啊呸呸呸!什么恋爱啊,我怎么会爱上他?顶多只是不讨厌了而已……不,顶多只是,好感而已。嗯,就是这么回事。”方惋一边洗澡一边自言自语,不知是水温太热还是她在害羞,她的脸红得比三月的桃花还要艳上几分……

    其实方惋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时爱嘴硬,难以面对自己的内心,但即使她努力地为自己辩解,还是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她和文焱之间的关系正在悄悄发生变化。那天在医院时他的紧张,还有他在酒会上为保护她挺身而出,还有他说相信她是私家侦探……想起这些,方惋就会不自觉地扬起嘴角,这种带着几分欣慰,几分甜蜜,还有几分羞涩的笑意,是骗不了人的,都在说明一个问题,方惋,真的动心了。

    从浴室出来,方惋站在房间门口,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床,心底涌起一阵失落……他回到自己卧室去睡了。果然,他很遵守分房睡的协议,只是为什么她的心却跟着空了,笑容也褪去,先前两人那种美妙的契合还深深烙印在她心上,她还记得那种仿佛是灵魂都在共鸣在欢呼雀跃的无穷愉悦,在那一刻,她甚至感到自己与他血脉相连心心相印,可现在呢,她自嘲地笑笑,覆雨翻云的热情,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过了,他还是那块硬石头文焱,她如果再为之伤神,岂不是太傻?

    哼哼,文焱,既然你都能这么洒脱,我没理由当个怨妇啊,很好,从今以后,咱们完事就说拜拜!

    方惋在心底默念了很多遍这句话,直到熬不住倦意沉沉睡去……

    第二天。

    方惋起床的第一件事就给文焱打电话,她迫切地想知道,苏振轩检测出了什么。

    方惋连续拨了三次文焱的电话都不通,心里有点急,但她也知道文焱那种工作就是如此,办案的时候不方便接电话,只希望他能快点抽空给她个回音啊。

    方惋急,文焱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凌晨他离开警局那时候已经将杜伊航的父母放走,因为没有理由再扣留了,只剩下杜伊航还在警局的置留室。 让人意外的是,杜伊航的父母为了孩子,不惜动用关系,居然使得郭局长亲自出面过问此事,文焱再一次地体会到了自己的周围是多么的浑浊不堪。

    局长办公室。

    郭局黑着脸在抽烟,那双小小的眼睛里散发着愠怒的光,语气严厉地说:“文焱,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破了几桩大案就能清闲了?你时间很多吗?就为一个打人的事儿你都能浪费警力,浪费资源,把个杜伊航扣起来做什么?打人,又不严重,医院都说是轻伤了,当普通的民事纠纷处理就行,你偏偏要小题大做!如果我们警察成天都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忙活,就算我们Z市的警力再多几倍也不够啊!”

    文焱挺直了腰板站在郭局面前,冷眼看着这个吃得浑身一肥二胖腆着啤酒肚的男人,整个警局最清闲的就是郭局了,亏他还有脸说文焱清闲,文焱忙得就跟个陀螺似的,从上任到现在休假的时间还不到十天!什么是睁着眼说瞎话,就郭局这典型儿的!12IFl。

    文焱不反驳,不会邀功不会标榜自己有多辛苦多累,身为一个特种兵战士,比这更苦更累的日子都经历过,他不怕苦,他心寒的是自己所处的环境,一片乌云蔽日!

    郭局教训得差不多了,口水也说干了,最后又指示了一句:“队里还有那么多要案等着你去查,你就别再折腾杜伊航打人的事儿了,赶紧放人!”

    文焱冷峻的面容上,眸光深沉,淡淡地说:“局长,难道我们只办那些刑事大案吗?打人这种事就敷衍过去,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就放人吗?案件不分大小,我们应该一视同仁。”

    “你在教训我?”郭局冲着文焱吼过去。

    惋对说先最。文焱脸上没有丝毫惧怕,稳如泰山的气势,沉声说:“局长,如果你非要办大案要案才行,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杜伊航的案子很可能会演变得很复杂,只要再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等法证部送来检测报告,我们就会知道,杜伊航到底有没有犯下严重的刑事罪!”

    “什么?检测报告?”郭局愣了,但随即却更加恼怒地低吼:“文焱,你简直没把我放在眼里!杜伊航的案子有新线索新进展,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向我报告?”

    文焱心里暗暗冷笑……如果第一时间向郭局报告,凭郭局跟杜家的关系,指不定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如果郭局真的是个秉公执法的人,他就不会草率地处理打人事件,不会喊文焱放人了。

    郭局又被文焱将了一军,他心里那个窝火啊,文焱太不听话了!郭局感到在文焱面前很不自在,活像文焱才是局长似的。尽管文焱的工作杰出,立功不少,但郭局就是看他不顺眼,这块又臭又硬不开窍的石头啊!(一万字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