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67章 卷二:法证检验结果证实犯罪事实
    “振轩,谢啦!”文焱在电话里爽朗地一笑,这是对苏振轩的谢意,但实际上文焱的心情并不轻松。殢殩獍晓

    经过法证部的检测,从苏振轩带回去的蒂裤上发现的残留痕迹里,不仅能证实蒂裤确实与陈敏珍有过最亲密的接触,并且,上边所提取的DNA,一共有四名男性,其中一项是跟杜伊航的DNA相吻合的,也就是说,杜伊航已经成为陈敏珍被四个男人歼污一案的嫌疑人之一!

    这结果代表了方惋与文焱以及所有站在正义旗帜下的人们共同的胜利,但是这胜利是没有笑声没有掌声没有鲜花的。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会为陈敏珍的遭遇感到扼腕痛惜,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都会希望那四个畜生能受到应有的惩罚!

    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杜伊航不得不承认了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彻底地撕开了他万人迷的表象。1546041812RXA。

    原来在案发那天,陈敏珍在厨房里做饭,一不小心打碎了盘子,正巧那时候杜伊航回到家,听到碎盘子的声音,他的躁狂症被触发了,将陈敏珍袭击在地,陈敏珍当时就晕了过去,随后,杜伊航又殴打了昏迷的她,她脸上身上的伤就是那么造成的。

    杜伊航的躁狂症原本是一直都有在治疗着,从他回国之后略有好转,发病的时间明显短了很多,他在殴打完陈敏珍之后没多久就清醒了一些,看见受伤的陈敏珍,他心里有点愧疚,但也怕自己患有躁狂症的事情传出去会自毁前程,他想趁陈敏珍昏迷之际先出门去,然后编织一个小偷进屋的谎言,可是这时候,杜伊航的朋友来家里找他了。三个少年都比杜伊航小一岁,今年十七岁,一个个都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年纪轻轻却对很多成年人才能做的事情十分热衷,这群人聚在一起最爱做的时候就是抽烟喝酒玩女人,私生活混乱的程度远超大人的想象。杜伊航跟这些人混在一起也被染上某些恶习……

    三个少年见陈敏珍昏迷了,不但不给予同情,反而见色起意,将陈敏珍拖进了杜伊航的练习室……杜伊航的钢琴练习室里不仅放着钢琴,还有其他一些乐器,比如架子鼓,吉他等等,有时他们几个自己会在一起演奏,然后录音放出来自己欣赏。陈敏珍在案发当天从昏迷中醒来时,所听到的很嘈杂的音乐声就是演奏的录音。

    陈敏珍被拖进练习室里,杜伊航最开始还劝阻了几句,但他的三个朋友却完全没有在意,看见陈敏珍青春洋溢的身体,他们冲上去……杜伊航眼睁睁看着这么刺激的场面,他也控制不住了,他跟其他几个人想的是一样的,反正陈敏珍在昏迷中,加上蒙住了她的眼睛,她不会知道是谁干的。

    杜伊航为了不让人起疑,他在这个过程中还故意拨打了陈敏珍的电话。当陈敏珍醒来,发现自己被这群畜生玷污了,但她眼睛被蒙着,手脚被捆,无能为力,也看不到他们长什么样,由于音乐声很大,她也听不清楚他们说话的声音,当然就不会知道杜伊航参与其中。

    之后,陈敏珍被杜伊航的朋友塞进车子里,抄小路到了距离紫金华庭较远的地方,将陈敏珍扔到路边并且威胁说如果她敢报警就杀她全家……这时陈敏珍还接到了杜伊航的电话,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还故意说他打了很多次电话陈敏陈不接,说她走时没关门……

    陈敏珍哪里会怀疑杜伊航呢,他平时看起来那么斯文又亲切,是乖乖少年,是音乐才子,是人们眼中矜贵的王子。

    杜伊航自以为这件事不会被揭发的,因为他知道陈敏珍是农村来的,无钱无势无靠山,人也单纯老实,吓吓她就不敢出去乱说了,但他想不到的是,陈敏珍不出去乱说但她会寻死啊,就是那样才遇到了方惋,偏偏方惋又是个热血青年……

    杜伊航在酒会上,跟方惋谈过话之后,走出休息室,在走道拐角处不小心撞到一位侍应生,侍应生手里端的盘子摔碎了,杜伊航的躁狂症又被引发了,被跟随在身后的方惋看到。事情发展到这里,杜伊航的躁狂症再也掩盖不了,同时他所犯下的罪行也必将被揭发!

    杜家是本市上流社会里有头有脸的,跟郭局自然有些交情,但是,他们在找上郭局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犯下了不可原谅的罪行,郭局也想不到文焱所说的新线索新证物居然是对杜伊航如此的不利。对女性实施那种犯罪的行为,并且还是多人犯罪,这是重罪,按我国刑法,将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明摆着的事实,却不如表面这么简单,因为……杜伊航年满十八岁,而他招供出的另外三个同伙却只有十七岁,属未成年人。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即为完全负刑事责任年龄,但此案的三个少年只是达到十六岁却未满十八岁,首先一点,死刑是不会适用在他们身上,并且由于年龄关系,他们虽然会负刑事责任却也会被从轻处罚。怎样“轻”,就看法院会怎么判了。

    杜伊航的父母在知道这件事之后,除了震惊,他们最先想到的就是要为儿子开脱罪责,他们的一大理由就是杜伊航患有躁狂症,他是在病发时打了陈敏珍的,那么他随后参与歼污陈敏珍,也是由于病发的原因……

    没错,假设杜伊航真的被证实他是在病发的情况下才参与犯罪,他就会逃脱法律的制裁,他会逍遥法外。要将他送上法庭治罪,现在最棘手的就是证明他在殴打陈敏珍时是发病了,但在歼污时是清醒的!

    如何证明?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请来杜伊航的主治医生。但这位医生显然已经被杜家用重金收买,他告诉警方的是杜伊航的病情还很严重,每次发病所维持的时间会持续在三天左右。而实际上杜伊航在回国进行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他的躁狂症已经有所好转,根本不是一发病就三天,他目前的症状是,发病期一旦经过暴力的发泄,他就会很快恢复正常。

    杜伊航的主治医生在撒谎,文焱心里有所察觉,但关于精神科的疾病,实际上是最难取证的,现在要另外请精神科鉴定中心来为杜伊航做鉴定,可是这需要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杜伊航被保释了,虽然说他也被限制了这段时间不能离开本市,但文焱只要一想到杜伊航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还逍遥法外,他就觉得心头像压了一块石头般沉重。

    落地窗前一个娇小的身影穿着长大的T恤衫头发乱得像草,两手叉腰在那走来走去,嘴里不停冒出一连串的“致敬语”

    “混蛋王八蛋!披着人皮的畜生!”

    “得了躁狂症了不起吗,还能被保释?”

    “那个郭XX局长怎么还不下台?这种人就是警察队伍里的一坨shi!”

    “M的,那三个未成年的畜生真不是东西!怎么会未满十八岁呢,只差一岁就能被从轻处罚,太坑爹了!他们连那种事都做得出来,他们什么都懂,他们知道自己在犯罪但是也知道未满十八岁就是他们的护身符!M的,气死人,气死人了!”

    “。。。。。。”

    方惋在听到文焱带回来的消息之后,心里的愤怒没处排解,只能这样来稍微发泄一下,不然她感觉憋得难受。

    文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心里也烦躁着,他虽然不像方惋这么骂得痛快,但他看向她的目光里却没有厌恶,反而是觉得,骂得好,骂的爽,骂得对!

    真看不出来,方惋骂人的时候气势这么彪悍,那小小的身子里迸发出的力量不容小觑,义愤填膺的样子让文焱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这么直爽的方惋,让他想起了自己在部队的日子,跟战友们一起,私底下也是有什么就痛痛快快地说什么,就像现在的方惋。

    手里的报纸,文焱压根没看进去,他的注意力被方惋吸引了,听她骂得这么痛快,其实也是他的心声。

    方惋骂得口水都干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气呼呼地端起杯子就喝……

    等她喝完了,文焱才淡淡地说了一句:“那是我的杯子。”

    “。。。。。。”

    方惋眼一瞪:“你的杯子怎么了,不就是间接接吻吗?我还没嫌你呢!”

    文焱轻挑眉梢,自顾自地点点头:“嗯,看来,女人在气头上的时候最好别惹。”

    “。。。。。。”

    方惋已经将杜伊航的事告诉了陈敏珍母女,文焱也亲自当面向她们保证将来上庭会是不公开审理,这样,陈敏珍才肯答应到警局以被害人的身份作证录口供。

    随后几天方惋都没去见陈敏珍,只是跟汪大婶通了电话,她是想等着杜伊航的精神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再告诉她们,想必,她们会为杜伊航伏法而感到欣慰的。

    方惋的想法没错,文焱对此案件的处理也是按照法律程序来办事,并且考虑到案件的特殊性和被害人的现状,暂时没有公开案情,一切等鉴定结果出来。

    这天,方惋在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盼到了杜伊航的鉴定结果,她满怀兴奋地前往陈敏珍的住所,然而,她站在门口敲了好久的门都不见回应,打陈敏珍和汪大婶的电话也是在关机状态,有个不好的预感充斥在方惋心头……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巧,在杜伊航即将被定罪的关头,重要证人陈敏珍居然,找不到了?(晚饭时还有更新)轩谢与亲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