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68章 卷二:女人,你想谋杀亲夫啊!
    “也许汪大婶和陈敏珍出去买东西了,恰好她们的手机都没电……”方惋就这么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但实际上她的心却是不断地在往下沉,怎么都不踏实。殢殩獍晓

    方惋的车停在楼下,她人就坐在车里等,眼瞅这都日落西山了,可还是不见陈敏珍母女的身影,但她却等来了自己的老公——文焱。

    男人的出现犹如艳阳高照般明亮,棱角分明的脸庞深邃而冷峻,斜飞剑眉下,锐利的鹰眸流光溢彩,俊朗的容颜依旧震慑人心,只是,他眉宇间那一抹隐约的沉重却让人感到不妙。

    方惋有点意外,望着文焱那张英挺的脸,秀美紧蹙:“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文焱正想要开口,这时候,前边楼道口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一个信封走了过来。

    “你是不是叫方惋啊?”

    方惋一愣,点点头:“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是陈敏珍的邻居,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信。”

    方惋诧异地接过女人手中的信,只觉得好像有千斤重一般,她有个直觉,这封信必定不寻常,陈敏珍母女一定发生了事。12SgF。

    许汪楼好心。胖女人一转身离开,方惋迫不及待地撕开了信封,但是却迟迟没有将信拿出来。不知怎的,她就觉着这信特别烫手,能将她的心都烫得发疼……

    方惋回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将信塞到他手里:“你帮我念,行吗?”

    文焱微微一愕,将信拿在手里,他的感觉竟是跟方惋如出一辙。

    他低沉浑厚的嗓音在空气里缓缓地铺呈开来,微有些沙哑,显出几分沧桑的韵味,而他所念的内容也让人无比沉痛……

    陈敏珍在信里先是感谢了方惋和文焱所做的一切,然后她说,她和母亲回乡下去了,关于她的那起案子,警方已经销案……

    方惋听到这里,整个人都没办法淡定了,火冒三丈地揪住文焱的领口,怒目喷火:“销案?竟然销案了?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杜伊航在歼污陈敏珍的时候是清醒的吗?怎么可以销案啊——!”方惋的吼声饱含着冲天的愤怒,文焱还没念完信,但她已经控制不住情绪了,无法形容内心是多么地愤慨!

    文焱的一只手拽着方惋的手腕,面色涨红,无奈地说:“你冷静点,我来也是为了告诉你销案的消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

    “。。。。。。”

    半小时后。

    方惋被文焱带到无人的海滩。这里空旷,风景好空气好,最关键是清静,可以随意地吼,随意地发泄内心的郁结。

    艳丽的红霞染透了半边天,海天交接处呈现出美轮美奂的奇景,海水的碧绿与天边的晚霞交相辉映,这一望无垠的瑰丽,有种神奇的魔力,可以让人的心怀暂时敞开来,迎接大自然的美妙与奇幻,只不过,方惋现在无心欣赏日落的海滩。

    “你说,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我看你能说出朵花来!”方惋狠狠地瞪着文焱,如果眼神也可以做武器,文焱身上已经被戳了无数个洞洞了。

    文焱坐在一块大大的岩石上,神情冷冽地瞄着方惋……海风吹来的空气里带着点点咸湿的味道,风扬起方惋的黑发,长长的,柔柔地披散在后背,一套水蓝色T恤加七分裤,露出她匀称雪白的钰腿,水灵清爽的女人,本该是乖巧温顺的样子,可她咋就是只母狮子呢……

    文焱俊朗的面容露出几分无奈和落寞:“方惋,你以为我希望销案吗?我都已经做好准备工作要上庭了,可是,就在今天,陈敏珍她本人亲自到了警局来销案,推翻了她之前的证供,她说是她自己先勾引杜伊航并且自愿与那几个人发生关系,她还跪在警局里求我们不要把事情公开!我是负责这件案子的人,可我只是一个刑警队长,上级用权限将这件事压下去,销案,我阻止也没用!”

    “什么?你说什么?陈敏珍她……”方惋惊愕之中又带着愤怒,她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急忙摸出电话又给陈敏珍打了过去。

    先前打过很多次都没通,这次居然通了,方惋一听到陈敏珍的声音就慌忙说:“你在哪里?陈敏珍……”

    “方小姐,对不起。我已经回到家里了,杜伊航的案子,我已经去警局销案。方小姐,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在鄙视我这么做,可是我不得不这样。杜伊航和另外三个人,他们给我在县城里买了一套房子,还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给父亲治病。以后我和妈妈都不用再出去打工,我们可以在家里照顾父亲,我的男朋友锁子哥已经答应跟我结婚……杜家在县城里给锁子哥找了一个工作,是公务员,以后锁子哥就有铁饭碗了……方小姐,也许在你们眼里是无法理解我为什么要答应销案,其实我也很想能将那几个畜生绳之于法,但是他们给出的条件真的很好,我能用自己的清白换一家人今后一辈子的平安幸福,我觉得……够了。方小姐,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通电话了,我对你和文队长的感激,这辈子都无以为报,我们全家,每天都会为你和文队长祈福。再……再见了。”陈敏珍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她原本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但今后,她将会背着心灵的枷锁过一生。

    方惋耳朵里传来嘟嘟的忙音,拿着手机的那只手,缓缓垂下来,手指一松,手机掉到沙滩上,方惋的身子也随之跌坐在一边。

    陈敏珍说什么呢?是真的吗?方惋只觉得胸臆中充斥了无数的火苗在喷射,仿佛每个细胞都被愤怒填满了,紧紧抿着唇,良久之后,寂静的海滩上响起一阵低低的笑声,逐渐地变得高亢……那是她心中的不平和激愤震碎在胸膛里发出来的悲鸣,是嘲笑这个世界,嘲笑她自己,嘲笑所谓的是非黑白,嘲笑所有该嘲笑的东西。

    “呵呵……文焱,你说是不是很好笑啊?杜家他们有钱有势就能为所欲为!”15461601

    “哈哈哈哈……文焱,我是不是特傻?从我救起陈敏珍那一刻开始我就犯傻了,我脑子发热,我犯了一种病,叫‘好人病’!”

    “你说我没事去当什么好人啊?这单生意我一分钱没收,我还自己倒贴!这也就算了,可是我们明明抓到人了,有证据指控了,为什么到头来却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啊!”方惋情绪激动地拽着文焱的胳膊摇晃,她此刻的心情远不是愤怒可以形容。

    如果她只是从别人口中听到陈敏珍的事,她或许没有这么激动,但这件事,她自己参与了,她救了陈敏珍的命,她亲自调查杜伊航,她为了自卫还跟杜伊航打架,她深夜跑去陈敏珍家里去拿那条蒂裤……而现在,陈敏珍主动销案,还承认是自己勾引了杜伊航,承认自愿跟杜伊航以及他朋友们发生关系!白的变成黑的,黑的却成白的,一切,仿佛如同一场儿戏!方惋有种被欺骗被耍被愚/弄的感觉,眼看着正义被践踏,法律对有些人形同虚设,这种怒,这种悲,这种痛,是每个有良知的人都难以咽下去的苦果!

    文焱任凭方惋冲着他吼,冲着他咆哮,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她吼累了,喊得嗓子嘶哑了,他才幽幽一声叹息,把她拥进怀里,将她的小脑袋紧紧贴在他胸口……沉默了好一会儿,文焱唇边噙着的苦笑越来越深,拧起的眉头没松开过,沉沉地说:“换个角度去想想……陈敏珍的做法虽然让我们很失望,但是,她说的,也是一种残酷的道理。她现在能在县城里有套房子,还有一大笔钱,还能跟男朋友结婚,这种生活,对于她那样的家庭来说,兴许是一辈子都不敢去奢望的。被人歼污,是她的痛,可是她也会想,既然男朋友愿意娶她,她的家人将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取舍不管是怎样,都有她自己的理由。”

    文焱自嘲地笑笑:“方惋,你实在不解气的话,就把我几拳,我这次让你打,不还手。毕竟……案子是我在办的,虽然放人和销案的是郭局,可是如果你现在打我几拳,我心里会好受一些。”

    男人的无奈,文焱没指望谁能真正地理解,即使是方惋这样有个性有思想的女人,她又怎会体谅到他的难处?文焱今天在办公室差一点就动手打了郭局,这是他从部队出来执行任务几个月来第一次愤怒到几乎失控……

    方惋窝在他怀里,红着眼眶抬起头,气呼呼地鼓着腮,举起了她的拳头,在文焱面前晃悠晃悠,银牙紧要:“这可是你说的,让我打你,你可别躲!”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你尽管打!”文焱回答得响亮,心想啊,自己一身铜皮铁骨还怕她的粉拳吗,特种兵可不是吹嘘的,挨打根本不算什么。

    文焱刚这么一想,只见方惋转身蹲下了然后又站起来,手里拿着一个东西在冲他笑……文焱顿时一脸黑线:“女人,你想谋杀亲夫啊?说好只是打几拳,我可没叫你拿石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