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69章 卷二:夫妻俩半夜一起去揍人!
    暮色中,沙滩上,两个身影在追逐嬉戏,男人被一个手拿着石头的女人追着跑,两人之间总是会有那么一点微妙的距离,好像他故意在逗她,海风中传来女人的吼声,听似彪悍,实际上这却是一种难得的情趣,心里一番烦躁苦闷,在这么跑几圈下来之后就会感觉轻松了许多……心情不好的时候,运动也是不错的排解方法。殢殩獍晓

    “你……你别跑!你给我站住!”

    “不玩了不玩了!好累!暂停!”方惋气喘吁吁地坐下来,冲着文焱摆手。

    文焱到是脸不红气不喘,叉着腰站在方惋面前,有点小小得意地说:“怎么样,甘拜下风了吧,就你这体力……”

    “呵呵,我这体力,我早知道比不过你,但是,你可别忘了,我还有秘密武器!”方惋蹭地一声站起来,一把抓着文焱的肩膀,张口就咬下去……

    “切……你这也叫武器?跟蚊子咬一样的,没杀伤力。”文焱一动不动,任由她咬。15461601

    方惋一听,嘴里嘀咕着:“你这身肌肉是怎么练的,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怕疼!”

    方惋将嘴张得大大的再一次咬在文焱肩膀上,这回还真用了不小的力气。

    文焱这货硬是没喊一声痛,咬牙道:“你这顶多就是一只稍微大点的蚊子,还是没杀伤力。”

    方惋放开了他的肩膀,像看怪物一样瞪着他:“是不是当过兵的都这么牛啊?”

    “嗯……”文焱应了一声,看见方惋往前边岩石那里走去,他的脸色立刻松懈了下来,紧紧皱着眉头手捂着刚才被她咬过的地方……怎么会不痛呢,再厉害那胳膊也是肉做的啊!这女人真狠,舍得咬!

    “文焱……”方惋一回头,文焱的神色瞬间恢复如常,就是不让她看出来他其实在忍着痛。

    “文焱,杜伊航的事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太便宜他了!他犯下那么重的罪行却还能逍遥法外,太不公平太没天理了!”方惋皱着小脸,闷闷不乐地看着文焱。

    文焱慢吞吞地走过来,和方惋并肩坐在岩石边,脸上没有明显的表情,只是眼底的墨色深浓了几分,浑厚的嗓音缓缓地说:“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发生很多不公平的事,不管是普通人还是执法者,其实都会在一定程度上感到力不从心,我上任差不多四个月了,经手的大大小小的案件也不算少,越是这样,我就越会迷茫,有时候我也在问自己,继续现在的工作还有意义吗?如果现实中处处都能彰显公平和公理,人们就不会那么痛苦和烦恼了,这不是谁能凭借一己之力改变的现状。”

    方惋闻言,心头一惊,情急之下忙不迭地拽着文焱的胳膊:“你说什么?你怀疑自己的工作有没有意义?你……你该不会是因为杜伊航的事而心灰意冷,不想再当警察了吧?”

    文焱没有吱声,他内心却在对着大海呐喊:我想回到部队,不想再当警察!

    只是这样的心声,他却只能自己吞进肚子里去,不能向人透露半句。他时刻都没忘记自己是一个特种兵,不能让人知道他的身份,即使是家人,是亲人,是爱人,都不能!所有的苦,所有的憋屈,他都要一个人承受!

    “文焱,你怎么不说话?你告诉我啊,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当警察了?”方惋眼里有着明显的紧张,在文焱面前,她有时候是掩饰不了情绪的。

    文焱深邃的目光里闪烁着异样的神采,忽然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紧张:“我当不当警察,你很在意啊?”

    方惋一愣,随即别开视线,若无其事地说:“那个……也不是很在意,只是,跟你相处久了之后觉得你这个人其实也没那么讨厌,在警察里边儿算是很尽职的一个,你要是不当警察了,那对Z市的市民来说是一种损失。”

    “你这是在称赞我?真是难得。”文焱凝视着方惋柔美的侧脸,看着她一张一合的两边唇瓣,他脑子里又想起了她的香甜……

    “放心好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没那么脆弱,虽然我不喜欢看到一些人和事,但是,工作就是工作,如果我在这个时候退缩,那就等于是我心中正义的旗帜倒下了,等于我是在低头。我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的,既然我接手了这个位置,我就会做到问心无愧。”文焱这几句话说得很轻很淡,闲话家常一样的,没有慷慨激昂的语气,没有太激烈的表情,但他的坚定却是实实在在的让人为之动容。

    方惋开心地大笑,一手拍在文焱肩膀上:“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你是谁啊,你是文焱!是警界的新星,是犯罪分子的克星,是光明的代表,你不会打退堂鼓的!”

    女人的爽朗和毫不吝啬的赞美,让文焱心里一动,他发现自己可以不在乎其他人怎么奉承夸奖,可是方惋嘴里说出来这些话,他听着舒服,并且还有点隐隐的自豪。毕竟是跟自己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人,也是他的妻子,能得到她的认同,他当然会开心。

    “方惋,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有时候法律做不到的事情,人未必就做不到。”文焱眼中精光一闪,讳莫如深的眼神看着方惋,似笑非笑的样子,好像在提示什么。

    方惋微微一愕,不由自主地,小嘴张成了“O”型,不解地问:“怎么做?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吗?再去把杜伊航抓起来?”

    文焱莞尔一笑,俊脸上犹如春花绽放,煞是迷人,凑过头来,手搭在方惋的香肩:“我看你这个人骨子里也是有热血的,有没有想过,我们可以这样……”

    文焱附在方惋耳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只见方惋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幻,从呆滞到惊愕再到欣喜,最后爆/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哈哈……文焱,你居然连这都能想到……哈哈哈哈,小心我抓到你的把柄,以后你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

    “什么我的把柄,我们俩一起去做,我的把柄也是你的把柄!”

    “。。。。。。”

    生活就是这么无常,先前文焱和方惋还在一心想着陈敏珍的事能得到公正的裁决,结果没料到陈敏珍翻工,销案了……前一刻他们还在为这件事怒骂,愤愤不平,现在却能放声大笑了。不是他们真的不在乎,而是,在无可奈何的现实中,他们学会了去接受必须接受的结果,但是,他们总会想到一种方法来对自己有所交代……

    夜深人静的紫金华庭,稀稀疏疏地亮着灯,为这花园式住宅区笼上了一层朦胧而神秘的面纱,这是本市最贵最高档的住宅区,是许多人向往的富豪之家,它的名字伴随着金钱,地位,名誉,华丽……它在一些人眼里是梦幻的城堡,但是在另一些人眼里,它只不过是藏污纳垢的场所罢了。

    方惋进出紫金华庭很容易,这里的地形她很熟悉。她和文焱已经守在某角落两个小时了,虽然有点犯困,但是想到即将发生的一幕,方惋内心是兴奋居多。

    “文焱,你的消息可靠吗?那家伙今天会不会不回来了?”方惋压低了声音问文焱,眼睛可还瞄着前边那栋别墅的门。

    色中似人像。“消息是可靠的,但不排除他临时有事改变计划……”文焱也是紧紧盯着前方,盼着那人的出现。12SgF。

    当一个清瘦高挑的身影缓缓走来,方惋和文焱顿时来了精神,相视一笑……

    “我先上……”方惋用唇语无声地对文焱说。

    文焱心里一惊,拉着方惋的手,略显焦急地说:“还是我先去吧,你随后再过来动手就行了。”

    “不行,你是警察嘛,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等我先把这个罩在他头上你再过来!”方惋的态度十分坚决,不等文焱再争,她已经率先钻出去了。

    清瘦的身影看起来有点醉意,他是被朋友送到大门口然后走进来的,最近由于他被家里勒令要保持低调,所以推掉了不少演出计划,暂时每天只跟相识的朋友见见面,保镖也没跟得那么紧了。

    嘴里哼着歌,脚步虚浮,一步一步走近别墅,恍惚中,他身后蓦地窜出来一个黑影,不等他反应过来,一个麻布袋已经当头罩下……

    紧接着,他被一顿拳打脚踢,蜷缩在地上,布袋里闷闷地发出声音……这是个男人,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呢?

    “有人来了,快走!”方惋一声地低呼,拉着文焱的手就跑向角落里……两人的动作很快,怎么爬墙进来的还怎么爬墙出去,相当敏捷,文焱都不禁暗暗赞叹方惋果然是女人中的异类啊,某些时候比男人都厉害。

    两人爬墙出来一口气跑到了车子停靠的地方,回头见没人追来,两人同时仰天大笑……

    “哈哈,好痛快!”方惋心情大好,总算是出了一点闷气了,想到杜伊航明天起床看见自己一脸猪头像,她就感觉浑身都舒坦啊!没错,这俩货深更半夜的跑去偷袭杜伊航了。杜伊航吃了个闷亏,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揍了一顿……(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