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74章 卷二:她不再当私家侦探
    方惋脑子里全是一团浆糊,身上也是,当苏振轩问她家在哪里时,她竟是下意识地就说出了那个地址……不是紫金华庭,而是她现在和文焱住的地方。殢殩獍晓

    苏振轩这人平时其实挺健谈的,但是今天却显得有些沉默,不知是因为方惋的遭遇而心中不平还是因为他在琢磨着文焱与方惋的关系。眼角的余光瞄留意着方惋,她缩在座椅上不出声,只是扭头看着车窗外出神,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散发出来的脆弱和无助的气息有多么惹人怜惜。见过她泼辣彪悍的一面,再看看现在的她,反差不是一般的大。

    苏振轩的车停在了方惋住处的楼下,他很绅士地下车替方惋开车门,将她送到了家。出于礼貌,方惋让苏振轩进屋来了。

    一进门方惋就呆了呆……没有文焱熟悉的身影,屋子显得好空,好冷清。强打起精神,牵牵嘴角说:“冰箱里有矿泉水和饮料,你自己拿,我先去洗澡了。”

    苏振轩点点头,在沙发上坐下,开始打量起这个地方。

    大约有一百四十平米左右,客厅宽敞,通风好,一排落地窗连着阳台的门,想必白天采光也好。装潢是启用蓝灰的主色调,简约大气又时尚,摆设简单但不粗糙,无论是沙发茶几还是餐桌,甚至是墙壁上小小的装饰画,都跟装修的格调十分搭配,可见主人在这上边还是下了些功夫的。这是一个格调温馨的家,虽然沙发上有些许凌乱,但不影响整体的感觉。

    当苏振轩的目光触及到阳台上的女性内衣裤时,不由得尴尬……那定是方惋的。据说从女人的内衣可以窥探到她的一部分内心世界,眼前这套内衣裤是粉色小格子的,款式不是走性感路线,而是可爱型,那是否说明方惋的内心世界其实并不像她外表那么冷静淡定的,会有小女孩的一面。

    苏振轩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还不走,或许是见方惋情绪不对劲,他有点担心,又或许……他感觉方惋需要一个人聆听她心里的苦怨。

    苏振轩的感觉没错,方惋确实太憋屈了,她需要发泄,需要倾诉,否则她无法度过这道坎。

    浴室里,方惋静静地站在镜子面前,她没有立刻冲去花洒下洗澡,而是这么面对面地仔细看着自己……她现在的样子真的好丑好难看,她要将这形象牢牢地记在脑子里,时刻提醒着自己别忘了今天,别忘了她那一颗想要伸张正义的心是怎么被人们的语言和鸡蛋攻击到粉碎。

    温热的水从头淋遍全身,方惋洗得特别仔细,反反复复地洗了好几次,但还是好像能闻到生鸡蛋的那股味道,方惋知道这是自己的心理作用,不仅如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要再吃鸡蛋,连看都不想看到!

    脸上的水,一半是眼泪,红肿的眼睛里不断涌出她的悲伤和委屈,还有愤怒……脑子里总是有文焱和那个女人的身影晃来晃去,方惋嘴里咀嚼着一句话——男人,不可信!

    在文焱心里,她算什么?是不是她被人扔鸡蛋的事比不过那女人受伤的惨状,所以文焱才会先丢下方惋,只是因为她不够惨么?

    方惋感觉心里又酸又疼,这是种什么滋味啊,怎么这么难受,她以前从来没这样过,是嫉妒吗?

    “不……我不是个善妒的女人,我很大度,很开明的!我不可能会因为他抱着个女人就生气,他又没说过喜欢我,我干嘛生气?”方惋使劲搓着头发,烦躁极了,一遍一遍在心头重复这些话,可她的心越是不踏实,跟猫爪子在挠一样,挠出浅浅的血痕,不深,却也无法挥去这股疼痛。

    不知道怎样安放自己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方惋使劲抓头皮,抓到疼也没察觉,她的心早就不在这里,还留在医院没捡回来呢。

    方惋从浴室里出来,穿着粉红色的卡通睡衣,手拿着毛巾在擦头发,白希脸颊白里透红,亮晶晶的眸子水汪汪的,未干的头发垂下来贴在脸上,平添了几分脆弱的美,干净清透的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隐隐泛着诱人的光泽,如此水嫩新鲜的小女人,能有男人不动心么?

    站在阳台上的苏振轩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心里暗赞方惋的绝佳的气质,即使只是穿着卡通睡衣也能这么具有半熟女的风韵,还透着淡淡的清雅,说不出的赏心悦目,越看越想看……

    方惋被苏振轩盯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她以为是自己这乱糟糟的头发显得失礼。

    转身打开冰箱……没有矿泉水和饮料了,只有啤酒。

    方惋手里喝着一罐,另外拿了一罐递给苏振轩,只见他微笑着伸手去接,但马上又摇摇头:“我还要开车,不喝酒。”

    对呃,方惋也想起苏振轩是有开车的,既然这样,她就自己喝。12Jb3。

    凉爽的夜风徐徐吹来,夜晚正是植物吐氧气的时候,小区里的绿化不错,所以这时候站在阳台会感觉空气格外清新。

    咕噜咕噜灌下两口啤酒,方惋蓦地问了一句:“苏振轩,你是不是有话想问我?”

    苏振轩微微一愕,俊秀的面容浮现出温润的笑意:“如果你想说,我愿意洗耳恭听,但是如果你觉得有些事还每到告诉我的时候,我不会追问的。”

    男人贴心的几句话,让方惋心里一动……所谓的“善解人意”就是指的苏振轩这类人吧,虽然对他的第一印象是有瑕疵的,但是从今天发生的事情来看,苏振轩真的是一个让人感觉能舒舒服服相处成为朋友的人。

    明明眼前是站着跟文焱完全不同风格的男人,但方惋就是会忍不住想,文焱还守在那个女人身边吧……方惋脸上有着明显的失落,苏振轩其实也是在顾忌她的面子,他怎会看不出她与文焱之间的不寻常。

    朋友之间有时也像恋人那般,并不一定非要认识很久才能成为朋友。方惋个性率真,只要她能觉察出对方是个挺不错的人,那么,即使才见第二次,她也能真诚地与人结交。

    “苏振轩,知道我为什么会遇到陈敏珍母女吗?”

    方惋慵懒的声音喊出他的名字,莫名的,苏振轩心头颤了一颤,神色却是毫无异样,摆出“听筒”的架势。

    方惋长长地叹了口气,将自己的一些事情向苏振轩娓娓道来……她想,他有权力了解自己挺身解围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苏振轩在听到方惋是私家侦探时,他的表情跟文焱当时的反应有些类似,不同的是,他多了层感悟……方惋活得很累。

    苏振轩确实是个很有耐心的听众,全程都没表现出半点浮躁,也没有随意插话,等到方惋说完了感觉口干,猛灌了几口酒,苏振轩这才缓缓伸出手,轻轻碰着她的啤酒罐,柔声说:“你慢点喝,小心呛到。”15426657

    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方惋果真被呛到了……一个成熟男人突如其来的关心,这么温柔,方惋感觉很不适应。

    “咳咳咳咳……咳……”方惋小脸涨红,怪异的目光看着苏振轩:“我说的这些话,你不感到惊讶吗?你就没怀疑我是在忽悠你么?你看我这样子像私家侦探么?”方惋一连串的问题,苏振轩被她的表情逗笑了:“哪有人像你这么不信自己的?要想别人不怀疑你说的话,首先你自己必须底气足,你看看你,怎么看都像是做贼心虚,要不是因为陈敏珍那件事,我可真要怀疑你的可信度了。”

    “底气?”方惋眼睛一亮,随即脸上绽放出明媚的笑容:“我明白了,其实不是听的人有问题,是我自己的信心不够,我总是在害怕别人质疑我是私家侦探,总是觉得别人不会信我的能力,这么一来,我就真是心虚了。只有我先相信自己,别人才有可能相信我。”

    方惋心中豁然开朗,感激地看着苏振轩:“看不出来,法证部的高级化验师还能兼职心理导师?”

    苏振轩闻言,不禁莞尔,她能轻松地调笑了,说明她没事了吧?看见她熟悉的笑容,这才是他初见时那个方惋啊。

    只是,苏振轩显然高兴得太早了……惋脑焱身子。

    “方惋,这次的事,你受了冤枉,你打算怎么做?会向媒体说清楚杜伊航的事吗?只有这样你才能消除那些人的误解。”苏振轩眉宇间隐含着一抹疼惜,他也为方惋感到不值。

    方惋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垂着眸子,长长的睫毛忽颤忽颤的,小巧的唇边泛起苦笑:“我的打算是……现实的力量是残酷的,而我一己之力是渺小的,我根本就不该奢望能改变什么,众人皆醉我独醒,这种悲哀,我不想再承受,从今天起,我不再做私家侦探了。什么正义公理,是非黑白,通通与我无关,我只要做一个自私地为自己活着的女人,这就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