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81章 卷二:说他是牙签
    离婚?如果换做以前方奇山听到这两个字,见到林云芝发这么大的脾气,或许他还会呀这脾气耐着性子哄一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听她吵吵嚷嚷太多次离婚,他已经麻木。殢殩獍晓她每次就是这么吼,但过了之后就当自己没说过一样,然后下次吵架又再那么说。这种动不动就将“离婚”二字挂在嘴边的女人,无论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无论你是对是错,都是一种让人讨厌并且无可忍受的行为,就算再怎么感情好的夫妻俩都经不起如此折腾。

    方奇山冷眼看着眼前这耍泼撒混的林云芝,强压住想要揍人的冲动,紧紧抓住她的手腕:“你越是这种反应,我就越肯定自己说得没错,你丢的东西,还真是个灾难,我曾经提醒过你别玩火自焚,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也好,我现在已经没兴趣知道你的事。容忍你这么久,你始终都执迷不悟,这一次,如果你真的愿意离婚,我会当你是做了件好事。”

    “你……好啊方奇山,你终于肯说出你的心声了?你是早就巴不得离!你早就不爱我了!”

    “爱?”方奇山眼中怒意更浓,冷笑一声:“真亏你说得出这个字,以前你救过我,所以你提出要跟我结婚,我答应了。我愿意一辈子对你好,但是结婚之后你是怎么做的?刚开始两年还像话,可这几年你是怎么当一个妻子当一个母亲的?你就好像变了个人,经常无理取闹,把家里搞得乌烟瘴气,你把这里所有人都当出气筒,对我没有半点尊重,对方惋刻薄,这些也就算了,你连我们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别打他,你哪一次听了?闹闹是你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你怎么下的去手?你是我见过的最恶毒的女人,我之所以没离开,是因为我欠你一条命,我在这种名存实亡的婚姻里过下去,只要你别再打闹闹,我就什么都忍,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根本不配当一个母亲,我也不需要你这样的妻子,要离婚,我随时都可以签字!”

    方奇山一番炮轰,林云芝给吼得一愣一愣的,这是与她结婚八年的男人,平时忍气吞声的,现在居然对她大吼大叫,并且句句话都戳在她心口上,她在气愤之余也不禁暗暗惊讶方奇山是动真怒了吗?

    像林云芝这种女人就是纸老虎,平时嚣张惯了没人约束得了她,但方奇山真的发起火来,她也会有所顾忌的。

    “呵呵,恶毒?我就恶毒怎么了?我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你别想对我指手画脚!至于离婚,你越想离我就偏不离!”林云芝嘴上依旧很硬,但气焰已经略有收敛……能不收么,她不是不知道方奇山以前当过兵,身体也一直都挺硬朗,他发火的样子好恐怖,她怕他会出手打她……

    方奇山闻言,目光里多了几分狠色,抓住她的那只手加大了力道:“离不离婚随便你,但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对闹闹动手,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最后那几个字方奇山说得特别重,一双眼睛因为激愤而变得赤红,林云芝也吓到了,以前没见过方奇山这个样子。

    方奇山狠狠地甩开林云芝的手,在看向角落里的小身影时,他的脸色倏地一变,温暖慈祥的笑容在黝黑的脸上浮现出来,走过去轻轻抱起闹闹,温柔地哄着:“儿子,我们下去吃冰激凌……”婚如已云山。

    闹闹紧紧抱着方奇山的脖子,乖巧地依偎在爸爸怀里,但即使是如此,他还是回头看了一下,刚好看见林云芝在瞪着这边,凶狠的眼神,又把闹闹吓得瑟瑟发抖。

    方奇山知道闹闹被吓得不轻,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也不会当着闹闹的面和林云芝吵架,实在是那个女人让人忍无可忍了。

    闹闹是个很乖的孩子,很容易哄,刚才他吓到了,现在爸爸给他冰激凌吃,他就能把不愉快的事暂时忘记。

    方奇山看着孩子低头吃冰激凌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眼睛发酸,心情难以平静……多乖巧多招人疼的孩子,本该是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偏偏摊上一个狠心的妈,而他这个做爸爸的又没能将孩子保护好,他很自责很难过,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该怎么才能让闹闹过得好。方惋长大了,结婚了,她脱离了林云芝,过上自由的生活,他可以不用那么操心,可是闹闹才五岁啊,林云芝又拖着不肯离婚,方奇山真不明白那女人到底想干什么?最开始她主动要嫁给他的时候,她表现得就像一个贤妻良母,伪装得好极了,但结婚之后不久就原形毕露,这些年,方奇山也知道林云芝对他没了感情,可她为什么不肯离婚呢,她才四十岁,因为保养得好,她打扮一下看起来顶多不超过三十五岁,以她林家的财势,她离婚后大可以找个年轻帅气的男人结婚啊,怎么还拖着年过五十的方奇山呢?这是方奇山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闹闹心满意足地吃着冰激凌,嘴巴脏了就有爸爸给他擦,还能被爸爸抱着,不用担心妈妈会打他,好安全的感觉。

    闹闹伸出白嫩的小手摸着方奇山耳朵边的头发,澄澈的大眼睛里露出不解,稚嫩的声音说:“爸爸,为什么爸爸的头发不一样呢,好多都是黑色的,可是这里是白色的。”在孩子的认知里,只有老奶奶老爷爷才会有白头发,闹闹那么小,他不知道自己的爸爸老了,他没这概念。

    方奇山闻言,鼻子一酸,随即若无其事地笑笑:“闹闹啊,那是因为爸爸最近不乖,很少吃蔬菜,所以就这样了,你呀,不想变成两种颜色的头发就要多吃蔬菜,不能挑食,知道吗。”

    闹闹歪着脑袋想了想,眨巴眨巴亮亮的眸子,奶声奶气地说:“那爸爸今天多吃一点蔬菜,明天就能变成黑头发了吗?”

    孩子天真的童言,纯真无邪,让方奇山觉得很幸福,但心里也堵得发慌……他都已经五十多岁了,怎么会不长白头发呢,他老了,而闹闹才五岁,他能活到闹闹长大成人结婚生孩子那一天吗?不知怎的,最近他有股不好的预感,心情也时常很沉闷,仿佛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方奇山咬牙将眼眶里的湿意逼回肚子里去,很努力地挤出笑容,轻声对闹闹说:“孩子,你真是爸爸的好宝贝,这么小就知道心疼爸爸……放心好了,今晚爸爸会吃很多很多蔬菜,明天,保证闹闹能看见爸爸的头发全变白了。”

    “嘻嘻……好哦好哦……”闹闹高兴地拍着手,他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方奇山的心在滴血,闹闹是个乖孩子,他应该有个欢乐的童年,不管怎样,他都要为闹闹安排一个安身之所,在林云芝身边,闹闹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卧室里,林云芝坐在电脑面前飞快地敲着键盘,那熟稔的动作和打字的速度相当惊人。方奇山前脚下楼,她立刻就打开了电脑敲打起来……

    “不管花多少钱,请务必帮我找到那个东西!”林云芝打出一行字。

    “五十万订金,事成之后我还要两百万。”对方爽快地回复了。

    “好,成交!”

    “等等,我说的不是人民币,是美金。”

    林云芝咬咬牙,脑子里闪电般地换算着汇率……对方简直是在敲竹杠!

    没错,就是敲竹杠,但现在的林云芝只能忍受被敲,只要那东西能够顺利找回来她就谢天谢地了,否则,等待她的将是灭顶的灾难,整个香域集团,林家……都会被摧垮!12Sja。

    ======================================

    方惋今天早早地就起床了,难得她比文焱还早,他走出卧室的时候,一下就看见了坐在餐桌上吃八宝粥的女人。

    罐装的八宝粥被她倒进碗里,面前还放着一个小袋子,里边是咸菜。文焱略带诧异地看着她,再看看墙壁上的钟,才7点。

    方惋吃得津津有味的,一边吃一边还翻看着报纸,时不时还舔舔嘴角,浑然未觉有一道灼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方才那舔唇的动作看在男人眼里竟是有种别样的you惑……有的男人在早上刚起床那会儿会特别精神,尤其是某处……

    方惋在发现文焱偷看她时,略有点不自在,一记眼刀扫过去,还没看脸呢,目光到是先落在他腰腹之下……“咕咚……”方惋很不争气地吞了一大口唾沫,天啊,这男人脑子在想什么呢,一大清早的,他至于这么强悍么,不怕把底/裤给撑爆哦。

    “方惋,你眼睛往哪儿瞄呢?色迷迷的,你脑子在想什么?”男人的语气里透着几分邪肆和戏谑。

    两人最近这几天在冷战中,很少说话,方惋没想到文焱一开口就是这么劲爆的话题,一下子被呛到了,咳得脸都涨红:“谁……谁看你了……牙签儿有什么好看的!”15461756

    “什么?牙签?”男人瞬间黑脸,这女人是在暗示他该证明一下什么吗!(还会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