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85章 卷二:送条裙子,睡在她的房间
    一石激起千层浪,文焱在听到方惋这话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反射性地立刻否认:“喜欢?呵呵……你想象力真是丰富!”话是这么说,但只有文焱自己心里才清楚此刻他的心跳有多快,脸有多烫,就跟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一般。殢殩獍晓

    石起一丰起。方惋心里一窒,他否认得真快,这应该是他最真实的反应吧。失落,无可抑制地在她心尖上蔓延开来,可是表面上却笑得灿烂极了,一把拍上文焱的肩头:“你知道刚才你的样子像什么吗?”

    “嗯?”文焱眼里露出点点不解,深邃的目光紧紧锁住她。

    方惋嘿嘿一笑:“你像打翻了醋坛子,跟人家一个才十七岁的少年你较什么劲啊?还主动说出我们结婚的事,你如果不是喜欢我的话,你是哪根筋不对呢?”

    方惋微微仰着小脸,明亮惑人的眼眸里难以掩饰希冀的神色,她还在期待着什么,隐约的紧张……

    文焱的脸色有点不自然,梗着脖子硬着头皮说:“我不是说了吗,先前是我误会了,以为你跟那个人有点什么,我是为我们双方家庭的颜面着想,所以才会说出我们结婚的事,我要是早知道你们没什么,我才懒得说!”

    “呵呵……是么,看来是我想多了。”方惋自嘲地笑笑,别开了视线,松开了他的手,让开去路,静静地转身,胸臆里渐渐浸透的酸意让她此刻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有那么一霎,文焱有股冲动想要告诉她,他刚才说的不是真的,他不喜欢看见她跟别的异性在一起!只是,这念头只能在文焱心里咆哮。在文焱脑子里,长期养成的冷静和理智,就像是两道跨不去的坎,将他的冲动都挡了回去。

    她脸上的失落,他不是没看见,但是,“喜欢”两个字,对他来说,格外沉重,在他自己都无法确定心意之前,他不会向方惋有任何的透露。喜欢吗?不喜欢?文焱不知道。他知道的是,他对于方惋,再也不能像最初那般视而不见,她的喜怒哀乐,渐渐地都在他心里扩大了,他的情绪似乎有点失常,十年的感情空窗被打破,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不适应。或许,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搞清楚,心底异样的悸动到底是不是喜欢?

    至于方惋被扔鸡蛋的事,文焱心里其实早就有所打算了,他的关心和抱不平,没有写到脸上,但他是个行动派的男人。说好听一万句也抵不上一个真实的行动。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对公众有个交代,也是对他的良心有个交代。

    文焱回到小欧所在的病房,一进门就被小欧像看怪物似地盯着。

    “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小欧呵呵地笑,一脸的好奇:“头儿,我刚才都看见了,你搂着方惋,可人家好像……好像不爱被你搂着啊。”

    “你小子知道什么,别乱说啊!”文焱板着脸,装作若无其事地坐下来。

    小欧现在的精神状态其实并不好,但他对于文焱和方惋的事实在太好奇了,很想知道点内幕消息。

    小欧很是认真地对文焱说:“头儿……别害羞嘛,我记得上次你跟我说过,你说方惋并不是传言中那样的,你还说她不是集邮女……头儿,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了解方惋啊?如果不是你们有了非比寻常的关系,你怎么会那么确定啊?头儿,其实吧,现在这世道,没几个男人是不花心的,但你是我的偶像啊,我得提醒一句……那个,你已经结婚了,新婚不久就在外边拈花惹草,养情人,对像还是方惋,这样不太好吧,万一给我那未谋面的嫂子知道了,后院儿起火怎么办?”

    拈花惹草,养情人?这一番言语听在文焱耳朵里,气不打一处来,脸都绿了。

    “小欧,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养情人,什么花啊草的,根本没有的事!我是新婚不久可我老婆就是……”文焱说到这里,硬生生地将喉咙里那两个字给吞了下去。

    隐婚……呵呵,隐婚。文焱心里反复咀嚼着这俩字儿,以前不觉得什么,现在怎么就感觉那么别扭呢!就因为要遵守这俩字,他不能向小欧说明,只能任由别人误会他了,这黑锅背得可真冤!但是文焱不会在这种时候说出来,整个警局里谁是人谁是内鬼还不知道呢,他和方惋结婚的事,瞒一时算一时。

    ==================================

    手术室外。

    方惋和风瑾坐在椅子上,他们在等待小棉花从手术室里出来。先前是去草坪那边透透气,却不曾想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破坏了心情。

    风瑾偷瞄着方惋的脸色,见她垮着脸,神情有几分低落,风瑾心里担心,可他没有追问,尽管他已经是好奇得要命了。

    方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坐立难安,都怪那个文焱!见不得她日子平静点么,时不时就要刺激她一下。本来这几天还在冷战,她对于那天在医院的事还耿耿于怀,才没那么快原谅他呢,谁知道今天他看见她和风瑾一起,他跟抓歼一样的表现,扰乱了她的心湖,将她一颗芳心搅得乱七八糟的……如果他真的可以有那么一点喜欢她,那该多好哇,但他已经否认了,她的期待成了空,只剩下酸意和苦涩的疼痛……方惋的心思只顾着去在意文焱了,没发现她自己不也是很奇怪么,如此纠结的心情,她以前没有过,如果不是她对那个男人投入了感情,怎会这么伤神。

    风瑾的沉默,让方惋内心越发觉得有点对不住,一直以来都是将风瑾当弟弟看待,可她结婚的事却瞒了他。她是应该有所交代的,毕竟,结婚不像是今天跟谁去看了一场电影那么简单。

    “风瑾……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隐瞒结婚的事,实话告诉你吧,我跟他,是隐婚,我们只是领了结婚证,双方家长凑在一块儿吃了一顿饭,就这么简单。我爸爸跟文焱的爸爸以前在同一个部队,他们关系不错,所以就把我跟文焱绑在一起了。风瑾,还记得有一次我跟你说过的,我去酒店里跟沈太太谈生意,结果遇到文焱带着一帮警察闯进来……那是我跟文焱第一次见面,之后又碰到过几次,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就被逼闪婚了,我们在婚前有过协议,结婚之后,分开睡,还要对结婚的事保密……”方惋将她和文焱的事娓娓道来,当然了省略了激情那部份。

    风瑾目瞪口呆地望着方惋,难以置信,所谓的闪婚,逼婚,还真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啊,并且是自己视为亲人的方姐姐。风瑾憨憨地咧咧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弄不明白,方姐姐现在对这段婚姻是喜欢还是反感呢?

    “风瑾,其实文焱他心里已经有人了……那个女人是他的同学,他们读书时穿校服的照片还放在他卧室里,他每天就是对着那张照片入睡,每天早上一醒来就能看见……呵呵,真是个长情的男人啊,只可惜……唉。”方惋后边的话没说出来,只可惜什么,一切尽在她一声叹息之中。

    风瑾闻言,立刻皱起了眉头,精美纯净的面容浮现出愤愤的表情,他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他心里对待感情的事是极为慎重的。

    “方姐姐,他怎么可以这样呢,你们都已经结婚了,他不是应该只爱你一个人吗?怎么可以对着其他女人的照片睡觉?不可以把照片藏起来吗?”风瑾亮晶晶的眸子里闪烁着迷茫和不解,还有几分忿忿不平。

    风瑾这番话听上去是有些幼稚天真,但也道出了感情世界的无奈。如果感情是像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事,就不会让世上无数人伤神了。

    方惋微微摇头,嘴角缓缓勾出一抹淡淡的苦笑:“风瑾啊,你说得是没错,两个人结婚之后就该要忠贞,专一,可是……我和他是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结婚的,说好了互不干涉,他卧室里放谁的照片,我管不着……那天我只是不小心打碎了相框,他就已经像要吃人的表情,要是我把他的照片藏起来,天知道他会发多大的火。算了,反正,就这么过吧,井水不犯河水,也不错,至少我因为这段婚姻而离开了紫金华庭,就是我最大的收获了。”

    风瑾乖巧地点点头,很老实地说:“方姐姐,你放心吧,我会保守秘密的……还有,如果那个文焱他欺负你的话,你要记得告诉我。”风瑾眼里的亮彩让方惋十分感动,这孩子,难道还想替她出头啊,文焱的身手那么强悍,连她这个曾经练过散打的人都屡屡被文焱所制,像风瑾这身板儿这力气,要真跟文焱杠上,只会吃亏。

    “咳咳……那个,风瑾啊,你别担心我,文焱他欺负不了我的。他老爸曾跟我说,要是文焱欺负我,就帮我揍他!”

    “嘻嘻……真好,看起来,文焱的爸爸很疼方姐姐。不过,方姐姐,将来我有机会的话,也会学点跆拳道或者自由搏击之类的,以后有人欺负姐姐我就去揍扁他!”

    “噗嗤……好啊……”

    方惋欣慰,有这么一个可爱又窝心的大男孩当弟弟,让她的生活里多了一缕阳光。想想风瑾那样文质彬彬的男孩子变成肌肉型男人然后狠揍文焱,那该是怎样的情景啊,方惋脑子里有在开始YY了……

    说起这文焱的爸爸,文治平,最近没有像最开始那样时常关心着文焱和方惋的婚姻生活,他和妻子一起去北京了,女儿生了个大胖小子,两老在北京住着,天天都比较忙碌,现在女儿坐月子已经有四十多天了,马上就要带着小宝宝回来Z市一趟。

    文焱已经看过妹妹发过来的照片,对于自己的外甥,文焱光看照片就口水直流,巴不得妹妹和妹夫能快点到来。

    文家的背景特殊,文焱的父亲和爷爷都曾是首长,在军政界,文家的地位一直都被人所尊崇。现在文治平的女儿生孩子了,宝宝一个多月大,文家不想张扬,尽量地低调,但还是不够,宝宝的事不胫而走,虽然不是大新闻,可是也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都等着文治平一回来Z市就准备将贺礼送上门。

    =============================================

    方惋这几天几乎都是一早就去医院,晚上才回来。小棉花的手术很成功,但目前还包着纱布呢,需要有人照顾,方惋最近清闲嘛,自然就将这活儿揽在身上了。

    方惋在浴室里边洗澡边哼歌,怡然自得,听上去十分惬意。跑调不跑调她不在乎,自己唱着爽就行。文焱也是已经习惯被这五音不全的歌声折磨了,只要一听见方惋唱歌,他就会离浴室远一点。

    方惋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出来,一垮进卧室就看见自己床上多出一个紫色的盒子。咦,这是什么?谁放的?

    这里就只有住着她和文焱两个人,除了他还会是谁呢?

    方惋好奇地走过去,犹豫了一下,将盒子打开……

    “哇,好漂亮的裙子!”方惋不禁两眼放光。15494051130I3。

    就在方惋忍不住赞叹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富有磁性而透着得意的声音:“怎么样,喜欢吗?”

    方惋闻声回头,见文焱穿着只围了条浴巾慵懒地依靠在门口,邪魅的浅笑,火辣辣的目光,还有他故意挺胸秀出自己诱人的胸肌,这些都让人产生无限遐想,这男人搞什么啊?该不会以为送条裙子今晚就能睡在她的床?

    “明天我爸妈从北京回来,还有我妹妹妹夫,外甥,我们要过去吃饭,可能晚上还要在那里住,你准备一下,多带一套衣服过去。”文焱边说边走过来,往床上一躺,大刺刺地展示着自己强健的身体。(先更一章,白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