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86章 卷二:女人,你对我温柔点!(加更!)
    方惋望着眼前这个只围了浴巾躺在她床上的男人,他是故意的吧,躺着还不规矩,还要将自己的一条腿儿翘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这不明摆着是要在you惑人么,她的眼睛不受控制地瞄向他……古铜色的肌肤隐隐泛光,结实的胸肌,完美的线条,修长精壮的腿,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熏衣草味,是家里沐浴液的味道……

    “咕咚……”方惋很不争气地吞了一口唾沫,视线黏在他身上移不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犹如大为雕塑般迷人的身躯就近在咫尺,谁能不热血沸腾想入非/非呢。殢殩獍晓

    “这裙子是你买的?”方惋略显局促,瓷白的肌肤染上点点红晕,心如鹿撞。这是文焱第一次送她礼物,说不开心是假的。她甚至忘记了两人在冷战期间了。

    文焱很满意看见方惋脸红的样子,他对自己身体的本钱更是满意……冲着方惋勾勾手指,深邃的眼眸里发出魅惑的幽光:“过来我告诉你。”

    方惋犹豫了一秒,走过去,坐在床边,很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要去看他的腰腹之下,可他就是好像故意逗她似的,贴着她的背,将那条浅橘色的裙子拿在手里,俊脸搁在她肩膀上,双臂呈环抱的姿势将她圈住。

    “你……你把手放开……这天气很热啊。”方惋的表情有点不自在,周围的空气充斥着他强烈的男子气息,不由得脸红心跳。

    “热?是吗,我觉得挺凉快的,不然你也像我这样把衣服脱掉就不热了。”男人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蛊惑着她,温热的呼吸掠过她耳畔,酥得她浑身无力,越发慌乱。

    “你别转移话题,我在问你呢,这裙子真是你买的吗?”方惋说话的声音也在这暧昧的气氛中变得异常软腻了。但她还能保持几分清醒,文焱怎会亲自去为她挑选一条裙子呢,她感觉那好像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方惋的直觉没错,这裙子嘛……

    文焱的脸色微微一僵,随即也很老实地承认:“我对女人的衣服没什么研究,所以这裙子,还真不是我选的,是……”

    “哼,我就说嘛,你怎么会给我买裙子,那真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方惋酸溜溜似扁扁嘴冒出这么一句。

    文焱倏然眯起了眼睛,兴味的目光看着她美丽的侧脸:“那你希望这裙子是我买的吗?”

    男人试探的问话,让方惋心头一惊……糟糕,他看出什么了吗?不行不行,如果他知道她确实就是这么希望的,那他还不笑掉大牙么?

    “我才不稀罕呢,哼!”方惋的脸垮了下去,头一偏,不再看那裙子一眼。

    文焱看她扁嘴的样子挺可爱的,心里一动,修长的手指伸了出去,轻触了一下她柔嫩的唇瓣:“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这裙子不是我选的,是我让服装店的销售员帮我挑的,当然也是我付的帐……这样还不算是我买的么?”

    方惋脑子里砰地一下,低落的心情陡然飞起来,嘴上还不忘叨念:“真是没用,连买条裙子也要别人帮选……”话是这么说,可方惋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笑容有多甜,像朵沾了蜜的花儿一样。

    文焱一听,又来劲了:“你的意思是说我应该多结识些异性朋友,多陪女人逛逛街,以便于增加自己对女人服装的鉴赏力?”

    “你敢!”方惋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只是才刚说完就恨不得咬自己舌头……冲动啊冲动!

    “嗯?这话奇怪了,听起来好像有点酸啊……”文焱故意拖长了尾音,心里暗暗窃喜,紧紧盯着她涨红的小脸。

    “什么酸,哪有酸……我的意思是说,怕你……怕你跟其他女人逛街她们会赖着让你付账,有些名牌很贵的,你要是脑子一热,把我们家生活费都搭进去,那怎么办……”方惋忙不迭的否认,但心里的酸意却是骗不了她自己。

    “你为什么要给我买裙子?”方惋道出了她最想问的问题。

    文焱的眼神又深了几分,低声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看你平时穿的多数都是休闲装,就上次酒会有见你穿过一次裙子,觉得还行,刚好今天回家的时候路过一家新开的服装店,在打折,所以我就……”

    方惋的脸色越来越沉,瞪着他,嗤笑一声:“呵呵……还行?刚好路过?打折……”

    文焱没理解女人的心思,买裙子固然能让她高兴,但是他却找了这些个理由来掩饰,听起来好像他买这条裙子是那么勉强,不够诚心。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文焱买裙子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再继续冷战下去,借着这条裙子缓和一下关系,不想再每天跟她不冷不热的过,他宁愿她像以前那样经常跟他斗嘴也好过两个人不理不睬啊。

    文焱见方惋脸色不对,立刻话锋一转:“那天……是不是苏振轩送你回家的?你说在我们家客厅里看电视的也是他,对吗?”这话文焱憋了好多天,终于问了。

    惋望铜人翘。“不是他还能是谁啊?我是那种随便让男人进家门的人吗?哼!”

    文焱心里一喜,总算是舒坦许多了。

    “嗯,那他什么时候走的?你们……一直在看电视聊天啊?”

    “你认为,除了这样还能有什么?”方惋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这男人今晚真鸡婆。

    “呵呵……没什么,就随口问问,你也不用朝我瞪眼。我好困,睡觉吧。”文焱话音一落,顺势长臂一勾,将方惋撂倒到床上,霸道地搂着她的肩膀,不安份的大手覆上了她腰。就是这么一个举动,几天的冷战就会被打破。

    “文焱……我……”方惋急着想说点什么,但文焱已经急切地吻上了她的唇,狂野的气息,深深地索取,毫不掩饰对她的渴望。

    好几天没有跟她亲热了,文焱每晚睡在床上都在想念她的味道,那醉人的甜美,食髓知味……

    “唔唔唔……唔……”方惋感到他越来越肆意,她知道他想什么。尽管她也被他撩起了兴致,但理智却还在提醒着她。

    “唔……不行……”

    文焱只道她还在为上次在医院的事而介怀,他就越发想要将她软化,想要带着她一起沉沦在这一刻。他很清楚自己想要她,就是现在!他的手在碰到她柔滑的肌肤时,那绝佳的触感让他心头一颤,粗鲁地啃咬着她的唇瓣,大手覆上她平坦的小腹……

    嗯?这是什么?

    文焱忽然停下了,也放开了方惋。

    方惋娇喘连连,羞愤地瞪了他一眼,垂着头,细如蚊蝇的声音说:“看你猴急得……我刚还想告诉你,今天不是时候……今天是我那个……的最后一天。”

    “什么?这么巧?”文焱这下彻底窘了,不甘心地抓着方惋的手,无限憋屈地说:“你看看,我可能会憋成脑出血……”12SkC。

    方惋像触电似地缩回手,眼睛却还忍不住瞄了一眼,羞得面红心跳:“我……我今晚真的不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你……你自己回房间解决吧!”

    “我自己?你……你要不要这么残忍啊?真不管我了?你自己看看,这……这……”文焱憋得一张俊脸涨成猪肝色,心中的郁闷简直难以形容。男人在最关键的时刻被迫停下,这实在太难受,太坑爹了!

    方惋在夫妻生活方面本来就没经验,对男人,她的认知还不够,她也体会不到男人在极度渴望的时候突然冷却下来会是怎样的百爪挠心啊!

    不过方惋到是看见了文焱有多尴尬,忍不住心里软了几分,红着脸说了句:“要不然……你回房间去看点爱情动作片吧。我今晚真的……真的抱歉。”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文焱更加难受了,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爆炸了一样,沉默了几秒,倏然一抬眸,长腿一蹬脚边的浴巾,大手握着方惋的小手,然后……把灯关了。

    “啊……你……”

    “帮我,没你我不行的……”

    “我……”

    “。。。。。。”

    昏暗的光线里,静谧的空气中,响起了男人急促的呼吸声……

    夫妻间就是这样,小打小闹并不可怕,怕的是形同陌路。尽管方惋和文焱之间甜蜜的时候少,可比起结婚之前要好很多了,至少彼此都开始在乎对方,不管是生气,吃醋,好强,各种情绪也好,他们的生活麻辣酸甜都有。虽然他们都还没能看穿对方的心意,也没能确定对方有多重要,但是,不可否认,就是这种酸酸甜甜遮遮掩掩的情感,让他们从中还得到不少乐趣……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文焱原本该是休息的,但他还是去了警局半天,中午的时候跟方惋打了电话,让她在家等着他会回来和她一起出发。经过昨夜的一番别具一格的“折腾”,两人的冷战也结束了,不但如此,彼此之间的距离似乎也拉近了不少。

    因为刚结婚没几天,公公婆婆就去北京了,这是方惋从结婚之后第一次回到公公婆婆那里,她不免有些紧张,关于这方面的礼数,她不懂。平时也没谁告诉过她啊,她能想到的就是应该买点礼品上门吧,总不能空手去。

    买什么东西好呢?太便宜的不好意思拿出手,怕公公婆婆觉得她小气。太贵的吧……她才刚大出血五万块呢,卡上所剩的钱也不多了,要是再让她花一大笔钱去买礼品,那她就该是吐血了。

    方惋坐在镜子面前一筹莫展,开始觉得自己真是过上了婚姻生活了。她需要跟公公婆婆相处,听说还有小姑子,妹夫,还有文家的其他人,那些她未曾见过的……

    方惋这么一想,顿时感到头大,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种下意识的逃避……不想去文家了。以前就听说女人结婚之后最难处的不是夫妻关系,而是婆媳,妯娌……需要周/旋,需要隐忍,需要耐心……需要的东西太多了,想起就头皮发麻。

    如果只是普通的一顿便饭,方惋还不至于这么纠结,但是文焱也说了,他妹妹妹夫和孩子都来了,家门亲戚说不定也会为了看宝宝而凑在一块儿,到时候,方惋就不能像现在这么轻松,她无所遁形了。

    “准备好了可以走了吗?”文焱的声音响起,他人已经站在了方惋身后。

    方惋闻声回头,略施淡妆的脸蛋皱成了一团,苦着脸望着文焱:“那个……我可不可以不去?”

    文焱佯装板着脸:“你觉得你不去的话,家里人会怎么想?”

    “好吧,我也知道我问的是废话……可是我……我们该买点什么礼品去呢?”方惋笑不出来,垂头丧气地说。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已经买好了,等一会儿如果我家里人问起,就说是你花钱买的。”

    “呃?这样不太好吧,那些都是你买的啊。”方惋还没明白个中的玄机。

    文焱垂眸望着眼前这娇美如花的小女人,她眼里的茫然让他心底溢出丝丝疼惜不由得目光软了几分,大手覆上她的香肩:“如果不说是你买的,也许会有人觉得你很失礼,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眼底蕴含着的异样神采,有点熟悉,方惋一时看痴了,好像有种被人呵护的感觉,其实她还真不太明白,干嘛要说东西是她买的,她和文焱一起回方家去,只要带上礼品不就行了么,为什么还要分得那么清楚,故意说是她买的。

    别说方惋搞不清楚,其实这就是很多人都深有体会的纠结。有的男方父母还真是会介意谁花钱买的,如果知道是自己儿子买的而不是媳妇买的,心里就会有疙瘩,这种疙瘩要是一天天堆积起来,可有够媳妇受的了……

    文焱见方惋这副不得其解的神情,不由得莞尔一笑,算了,她不懂也没事,只要按他说的做就行。

    见她穿着他买的裙子,文焱心情大好,幽深的墨眸在接触到她妖娆的身体曲线时,忍不住下腹一紧……他不想亏待自己的,俯身含住她柔嫩的唇瓣,轻刮着她整齐的贝齿,火热而肆意地索取着她的香甜。她呆呆地承受着,脑子一片浆糊,只能跟着自己的本心走……她骗不了自己,她是喜欢跟他接吻的,她喜欢他的味道,喜欢他的触碰,她甚至每次与他吻过之后都会好想他的唇只属于她一个人……在他怀里这一方小小的世界里,她是甜蜜的小女人。

    她清甜的味道,如花瓣般的唇,总是会让他一沾上就流连不已。他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庆幸……她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幸好是这样,幸好她跟那个小美男只是普通的姐弟关系。经过昨天在医院的刺激,文焱被唤醒了一种对方惋的占有欲,他想要这个女人只属于他一人,他随时都可以索取她的甘甜她的美好。

    情,在不知不觉中蔓延,教缠,微妙的感觉,很美。

    一番激吻之后,他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渴望,恋恋不舍地放开她,打量着她身上的的裙子……

    这仿佛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浅橘色的领口处,露出她那线条优美的玉颈和清晰可见的蝴蝶型锁骨,如雪的肌肤晶莹透亮,乌黑的发丝散落,没有任何多余的发饰,就这样自然垂着,纯黑的发衬托着她白希如瓷的脸庞,鲜明的对比映出她的娇嫩,水灵,眼波流转之间又隐含丝丝动人的媚态,这容貌,这韵致,不仅美翻了,而且耐看。裸妆很适合方惋,保留她的优点稍加修饰,她就象珍珠一样散发着光泽。

    文焱眼底露出明显的赞意,牵着她的手,两人站在梳妆台前,望着镜子里一对伉俪,男人阳光俊朗又不失成熟稳重,女人娇美如花,淡雅大方的淑女形象,真是俊男靓女,美不胜收啊!

    “方惋,你有没有觉得,你这么一打扮,还勉强能跟我般配。”

    方惋眼一瞪:“什么?勉强?!”

    “啧啧,你这么一吼就跟镜子里的淑女是两个人了。”

    “。。。。。。”15461846

    文焱在方惋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东西:“把手伸出来。”

    “嗯?”方惋怔怔地伸出手。

    文焱将那东西圈在方惋的无名指上,然后他自己也从裤袋里拿出戒指戴上,低垂的眼帘看不清男人眼里的神色,只听他浑厚磁性的声音在说:“这是我们刚结婚那天戴过的戒指,虽然从那天之后我们都取下来没戴,可是今天必须戴,还有,晚上我们要在爸妈那边住一晚,你会跟我睡一个房间,到时候你可别多说什么,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家时分房睡的,你和我都没清静日子过了。”

    方惋一听就明白了,恍然大悟地说:“嗯嗯,你说得对!我们今天得好好配合一下。”

    难得方惋这么听话,文焱心里一暖,垂头在她额头上落下浅浅一吻:“记住,千万别当着我家里人的面对我大呼小叫的,女人,你得对我温柔点,给我点面子,知道吗?”

    文焱这么“委曲求全”,方惋到是有点不好意思了,立刻笑成一朵花:“我知道了……老公……这样够温柔了么?”

    文焱被这娇嗲的声音弄得激灵灵一个寒颤,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无奈地说:“算了,你还是别假装温柔了,我晚上还想多吃两碗饭。”(中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