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87章 卷二:你们抓紧时间生孩子!(加更!)
    文家今天很热闹,欢声笑语不断,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小不点儿身上,虽说才一个多月大,但是这孩子却已经长得白白嫩嫩,比起刚生下来跟小老头儿一般皱巴巴的,现在好看太多了,真是人见人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殢殩獍晓

    文焱的妹妹——文萱,今年二十五岁,丈夫也是Z市的人,不过因为他的公司在北京,文萱结婚之后就跟着去了,平时很少回来Z市,文治平和邱淑娴对于这个女儿十分疼爱,现在又生了小宝宝,更是深得两老的心。

    文萱的丈夫赵鹏宇,是个其貌不扬的男人,身材也不是很高大,但是他对文萱真是好得没话说,捧在手心里当宝一样的,吃好穿好享受好,这就是文萱的阔太太生活。

    方惋和文焱到的时候已经是快五点钟了,两人并肩走来,看上去十分般配,他们之间有种很奇妙的眼神交流,只是他们自己没发觉。

    文焱手里提着他买的礼品,方惋走在他的左侧,有人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总是会投去艳羡的目光,这对年轻的夫妻就如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赏心悦目。

    方惋的心情还是不错的,文焱的细心,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不用她操心,他已经买了好礼品,并且还记得将两人的结婚戒指戴上,方惋心里甜滋滋的,时不时会用手摸摸无名指上的圈圈,感觉很奇妙,怎么结婚那天戴上戒指的时候也没现在这种怪怪的感觉呢,有点甜,有点窃喜,特别是再偷瞄一下他的手,也是同款的戒指,她心里痒痒的,越发觉得,两人真的开始像两夫妻了。

    “在想什么呢,走路看着点。”文焱的声音传来,拉回了方惋的心神,正好这时候也走到家门口了。

    “没什么啊……”方惋摇摇头。

    “你看起来有点紧张。”

    这话是一针见血。

    方惋也不否认,很干脆地嗯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怕一会儿面对那么多人,我表现不好的话,那……”

    文焱没急着掏钥匙打开门,转过来面对着方惋,凝视着她娇美动人的小脸蛋,他心里升起一股淡淡的怜惜,调笑道:“你是方惋啊,你也会紧张啊?我认识的方惋可是很泼辣的角色。”

    是啊,话是没错,但方惋就是难以抑制的紧张,这也许是因为以前她脑子里完全没有“婚姻”这概念,而现在经过与文焱一段时间的相处,她慢慢地开始有这观念了,发现其实结婚根本不像她所认为的那么简单,不可能结了之后如自己想象得那么洒脱,有些关系是必须要去面对的,例如公婆之间,姑嫂之间……

    “我很泼辣吗?我自己不觉得啊……不管怎么样,反正我现在是浑身都不自在。”方惋小声嘀咕,瞄着面前这道门,进去就是文家了。

    文焱眼底的笑意又深了一分,不再逗她了,只是淡淡地说:“你放心,今天不会有很多人的,我已经跟爸妈说过了,让他们另外选个时间请亲戚们过来吃饭,今天就只有我妹妹和妹夫,这样你该轻松多了吧。”

    “呃?真的吗?你昨天晚上都没说清楚,我还以为今天你家的亲戚全都会来……”方惋眼睛一亮,果然是放心了一半。

    “现在知道了吧,别紧张了,我家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再说了,我爸爸那么疼你。”文焱说起这个就不由得想起老爸是多么急切地要让他娶方惋。

    “嘿嘿……说得是,那我,我不紧张了。”

    “。。。。。。”

    进得家门,方惋一眼就看见文治平手里抱着一个小奶娃,他旁边的是一个胖胖的年轻女人,五官和文焱长得有几分相似。

    “爸爸!”

    “哥哥!”

    “儿子!”

    “。。。。。。”

    这一家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喊出声,果然是默契啊。

    文萱张开双臂跟文焱来了个熊抱,甜甜地喊着“三火”。很久没听到妹妹这么叫他了,文焱倍觉亲切,这“三火”是妹妹的专利,只有她才会这么叫。

    三火?方惋一琢磨,对啊,“焱”字三个火。

    “方惋,还愣着做什么,快过来做!”文治平一脸慈父的笑容,朝方惋招招手。

    方惋见到文治平这熟悉的表情和眼神,心里忽地一暖……乖乖地走过去,张嘴就喊:“文叔……”

    “嗯?”文治平佯装生气地瞪眼:“怎么还没习惯改口啊?”

    方惋窘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喊错,连忙又甜甜地叫了一声:“爸。”

    “哈哈,这才对嘛!”文治平听到方惋这么叫,打从心眼儿里高兴,这是他亲自为儿子指定的媳妇,

    “文萱,彭宇,这是你哥的媳妇,你们的嫂子,还不快叫人。”文治平怀抱着小奶娃,可嘴上没闲着。

    赵鹏宇很老实地喊了一声嫂子,尽管他比文焱还大两岁,但这是礼数辈份不能乱。

    文萱一手搭着哥哥的肩膀,只顾着跟哥哥说话,眼睛没望这边,只是嘴里随意喊了声嫂子,听上去就不够诚恳。不过方惋也不会计较这些,只当是初次见面,不熟悉所至。

    一阵寒暄过后,赵鹏宇去厨房帮忙了,方惋被文治平拉着问长问短,热络的样子让文萱在一旁看着不禁频频扁嘴,小声附在文焱耳朵边上说:“三火,爸爸好像很疼嫂子……”

    文焱眼底精光一闪,没好气地捏捏文萱的鼻子:“你啊,难道还吃醋?”

    “那到不至于……”文萱讪讪地笑笑。

    “我去厨房里看看妈。”文焱起身往厨房去了,回头望望方惋跟文治平聊得起劲,她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紧张了,他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厨房里,邱淑娴今天要亲自下厨为儿子女儿做她最拿手的菜。赵鹏宇是厨房里的好帮手,人又勤快,有他在,邱淑娴还不至于忙不过来。

    文焱一进厨房就闻到了一股香味,不由得精神一震……

    “妈,您做了油焖大虾?”文焱的声音透着几分惊喜。

    邱淑娴一回头,见儿子来了,高兴得拉着文焱,指指炉子上:“妈知道你和你妹妹都爱吃,特意一大早就去市场买,全是一个个挑的,很新鲜。”

    “还是妈最好!”

    “你小子,还惦记着妈呢,不容易啊,只怕你在外边住久了,娶了媳妇忘了娘!”

    文焱笑着安抚邱淑娴:“妈,瞧您说得,我是那种人吗,我可是时刻不忘您和老爸!”

    邱淑娴知道儿子不是那种会满嘴甜言蜜语的人,能说出这几句话已经是不错了,她心里高兴,满面笑容,却是一句话都没问关于方惋的事,在她心里,只有儿子最重要。

    文焱留意到厨房里有不少精美的礼品盒,包装一个比一个好看,有的是酒,有的是人参鹿茸,他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这些东西加起来,恐怕价格不菲啊。

    “妈,那些都是你们买的吗?”12Sl9。

    邱淑娴一听,脸上的神色露出几分得意:“都是别人送的,那些人的消息真灵通,知道我们家添了外孙女儿,送来的贺礼。以前啊,你爸爸是首长的时候,我们家不敢收礼,现在不同了,收下也无妨。儿子,看来咱们家的在外人眼中的地位还是举足轻重的。”

    邱淑娴只顾着切菜了,随口这么说一番,也没注意到文焱的脸色有异,在她心里,虚荣心还是有几分的。虽然她自己娘家很富裕,不缺钱买那些东西,但是,有人肯送礼,就能彰显出文家的地位依旧尊崇,她这个女主人当然大有面子了。

    文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这一堆名贵的东西,

    客厅里,文治平和方惋聊得甚欢,文萱坐在一边心里很不是滋味……邱淑娴曾告诉她,方惋是文治平初恋情人所生的女儿,因为这个缘故,文萱在没见到方惋之前心里就已经有了疙瘩,现在又看见自己的父亲跟方惋那么和睦,就像方惋真是父亲的女儿一样。文萱感觉不爽,但表面上还是不好发作,只得闷闷的,干脆她也跑去厨房得了,眼不见心不烦!

    邱淑娴见儿子女儿还有女婿都来厨房了,唯独就是不见方惋来帮忙,她原本就对方惋没好感,这下更是有理由念叨了。

    “文焱,你老婆真是不懂礼貌,怎么都不来厨房帮一下手?”

    文焱一听,先是一愣,随即赔笑道:“妈,您别生气,是爸爸在跟方惋说话呢……这厨房有我们几个帮您就够了嘛,人多了都快站不下了。”

    文萱讪讪地扁扁嘴:“是啊是啊,爸爸对她还真是好,嘘寒问暖的……依我看啊,爸爸心里指不定还惦记着他的初……”

    “文萱!”邱淑娴及时出声打断,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以示警告她不准提那件事。邱淑娴没在文焱面前提过文治平的初恋是谁,但她和女儿之间就会谈到这些话题。

    文萱即刻闭嘴,心里却是十分不服气的。

    家今老在笑。文焱和站在旁边打下手的赵鹏宇互相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这是只有男人才懂的心思。媳妇不也是家里人么,何必当外人一样看待呢?

    文焱乖乖地选择闭嘴,沉默是金,他才不会想与两个女人杠上。

    客厅里,方惋正抱着文萱的女儿,这才出生四十多天的小宝贝,那么小一团,全身白白嫩嫩的,乌黑的大眼睛望着方惋,嘴里时不时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这么萌的小不点儿,方惋的心都被她抓走了,忍不住大吞口水,小心翼翼地亲了一口,孩子没哭,乖巧的模样,让方惋心花怒放,抱着就不想松手啊。

    文焱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大手一伸,将宝宝接过来。入手这么轻的小身子,文焱格外小心,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谁见了都爱,方惋跟文焱抢着抱孩子,文治平看着这小两口之间的互动和谐,不由得老怀安慰,看来,儿子和方惋的婚姻生活也发展得不错。

    “咳咳……方惋啊,你喜欢小孩子吗?”文治平亲切地询问,笑得挺灿烂的。

    方惋毫不犹豫地随口答道:“喜欢。”

    “呵呵……喜欢就好。那个……你和文焱都这么喜欢孩子,有没有想过尽快生一个?我已经当外公了,如果能够快点当爷爷,那就太完美了!”这才是文治平最想说的话。

    文焱微微一僵,下意识地与方惋对望了一眼,然后又都同时别开视线。方惋不好意思地垂着头,脸儿发烫,心里暗暗思忖:看来文焱的爸爸对于这件事是一直惦记着的,从她和文焱结婚那天起,就没少听他提过。

    “爸爸,您别急,我们……会有计划的。”文焱面不改色地回答,低头还继续逗着怀里的宝贝。

    文治平没好气地哼一声:“计划?你少忽悠我,我可是你老子,我还看不出来你的想法啊?你就想采取拖延政策是不是?老子告诉你,这事儿得加紧,老子已经六十几岁了,还指望着能看到孙儿将来长大成人娶媳妇那一天!”

    “。。。。。。”

    追问何时生孩子,这恐怕是许多夫妻在回家看父母时都会面对的问题,就算听到耳朵起茧子了还是得听。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气氛到也算融洽,文治平今天兴致好,有儿子女婿陪着喝上几杯,媳妇、女儿,也都在,还有外孙女,这浓浓的家庭氛围让人倍感温馨,满桌子的菜色香味俱全,都是大家爱吃的,特别是油焖大虾,文焱和文萱两兄妹的最爱。

    方惋坐在文焱旁边,没有像平时那么自在地吃吃喝喝,今天她显得很斯文,夹菜都只瞄准面前的部分,话也不多,看上去就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媳妇。实际上方惋不知道憋得多难受,浑身不自在,看着自己喜欢吃的菜也不敢伸长了手去夹……距离远了点,她不好意思。

    文治平爽朗的笑声充斥在周围的空气里,这个年过六十的老人,他对于自己的晚年生活没有太多要求,就是像现在这样,一家人其乐融融,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文焱平时不喝酒,但今天不一样,他陪着父亲和妹夫,小酌几杯,身边还有他的妻子在侧,嘴里吃着的是可口的家常菜,这日子,想想还真不赖。

    方惋第一次见文焱这么开心,跟新婚那天不一样。那天虽然也是在这里吃了顿家宴,可是他几乎是全程无笑容的,但是今天,他的笑,温和,真诚,她才知道原来他发自内心的笑容是这么的温暖,褪去了冷硬的他,更加让人有了想要靠近的欲望。

    邱淑娴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对于自己的儿媳妇,她当然也会有这种要求,她一直担心的问题就是文焱是否会习惯方惋做的饭菜。

    邱淑娴夹起一块肌肉送到文焱碗里,目光却是瞄着方惋:“你平时在家的时候有没有经常炖汤喝啊?文焱上班很忙很累,不多吃点营养的东西,他身体会吃不消的。”

    汤?方惋的目光下意识看向桌上那一大碗山药炖鸭汤,小脸僵住,求助似地看向文焱……糟糕,来之前她就预料到今天不会好过的,果然吧!她该怎么应付?家里没开火,她没下过厨做饭。

    文焱俊脸上笑意未减,神色如常地说:“妈,您放心,我身体很好,方惋做的饭菜我也都习惯吃。”

    “呵呵……习惯就好。”邱淑娴嘴上这么说,笑容却不达眼底。

    方惋向文焱投去感激的一瞥,幸好他帮她说话了,否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艾玛呀,这顿饭吃得好艰难。事实是,没有最艰难,只有更艰难。15461879

    这一波刚过去,文萱偷瞄着方惋和文焱的神情,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她也不确定什么,只是她心里对于哥哥说的话,不太相信。方惋是千金小姐吧,她真会做饭?文萱表示怀疑。

    “嫂子是在哪里高就啊?听说嫂子是香域集团老总的千金,那么嫂子是不是也在香域集团上班呢?”文萱冷不防冒出这么一句,不偏不倚正好戳中了方惋的痛处,不管文萱是有意无意,她此刻为方惋制造了更为尴尬的处境。

    文焱微微一蹙眉头,照理说妹妹这话也不是不该问,只是,他要向在座的人说明方惋是私家侦探吗?方惋曾说过要他保密的。文焱还不知道方惋已经下决心不当私家侦探了。

    方惋的筷子就这么顿了顿,缓缓地缩回手,暗暗咬牙,心里窝火得很……小姑子这话是故意讽刺人么?

    场面安静下来,有点尴尬,邱淑娴也看着方惋,等她回答。在婆婆和小姑子虎视眈眈的目光中,方惋知道自己必须要面对了,僵局只有她来打破。

    躲不过就不躲!方惋脑子一热,把心一横,神态自若地说:“我其实跟香域集团没有关系,那只是我继母的公司。我现在,没工作,在家闲着。”

    短短的几句话,让在座的人全都呆了,大感意外……方惋居然没工作?那就意味着也没收入么?

    邱淑娴的脸瞬间垮了下来,而文焱放在桌子底下的那只有也不由得握紧……方惋是怎么回事,干嘛说自己没工作,她明明是私家侦探,就算不说这件事,她也犯不着说自己没工作啊。这下可好,瞧母亲那眼神……文焱冷眼瞥着方惋,她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与家人相处么?(已更一万四,下午还有更新!很快会有新的案情出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