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89章 卷二:坏坏的无赖(加更!)
    如果问方惋今天回文家最让她尴尬的事情是什么,那一定是她晚上必须得跟文焱睡一个房间。殢殩獍晓除了新婚夜那晚稀里糊涂地睡在他床上到天明,其他时候,她和文焱都是分房睡的,即使是在激情过后,他也会自动自觉地回到自己房间睡觉。但今晚不一样。在文家人的注视下,他们不能再分房睡了。

    文焱的卧室里十分具有文艺气息,干净整齐。书架上摆放着各种书籍,从书籍的种类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的知识层面涉猎极广,古今中外,天文地理,奇闻杂谈等等,他都有兴趣。这些书,许多都是他在入伍之前就买回来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前不久回到Z市之后买的,他并没有全都拿走,其中一本书,是方惋的书柜里也有的——《李昌钰破案实录》。

    方惋惊喜地将书拿在手里,看着这熟悉的封面,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好像找到知音似的,终于,她所认识的人里,也有人看这本书,并且还是她的老公。

    李昌钰,是世界著名的刑事鉴识专家、犯罪学专家,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影响着无数的后来者。十年前方惋和自己最要好的发小,一起开始关注李昌钰,并将之视为精神偶像,他们俩对于开侦探社的兴趣,就是因为看过关于李昌钰的破案报道。他们虽然没能像李昌钰那样成为犯罪学专家,但他们觉得,开个侦探社也能接触到不少有趣的事情,距离自己的精神偶像又近了一步。在这个基础上,方惋和她的发小还想要当个富有正义感的侦探,小小的心灵有个纯纯的梦想,想要成为隐形的现代豪侠。即使这种想法很天真幼稚,但也像金子那般格外纯亮。……如今,她的发小早已逝去,只剩下她一个人。手上的书,勾起了方惋的某些回忆……记得她曾和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一起彻夜看着关于李昌钰破案的报道,他们有时也会因为对某些案情有着不同意见而发生争执,他们学着怎么去分析,观察,在不断的磨合中,坚定了他们开侦探社的梦想。

    这些事情现在想起来好像是很遥远了,但他清晰的容颜和熟悉的声音,她直到现在都还记得。一个人独自守着约定和梦想,很累,也很凄凉。所以,或许她选择改行,是正确的决定吧。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文焱醇厚低沉的声音飘进耳膜,在静谧的夜晚,格外好听。

    方惋飞快地将书放回书架,佯装若无其事地耸耸肩:“没什么,随便看看而已。你的书还挺多。”

    “是么,我的书是不少,不过好奇怪,你怎么刚好就翻到李昌钰那本?”文焱假装没留意到方惋异常的神色,将书拿起来在她面前晃一晃。

    方惋尴尬地咧咧嘴,眉眼笑弯了:“因为这本书,我也有。”

    “哦……原来是这样……”文焱眼底掠过几分诧异的神色,还含着一抹欣喜,嘴上却漫不经心地说:“我还以为你对某些事情还有着浓厚的兴趣呢,原来是我想多了。看来你是真的放下,真的不想当侦探了。”

    “呵呵……那是当然,我对那些没兴趣了……”方惋硬生生别过头去,强迫自己的目光别往那本书瞄。

    果方如地方。看着她口不对心的样子,文焱也不揭穿她了你,只是颇有深意地说了一句:“思想和行为往往是背道而驰的,有些人骨子里融进了什么东西,想要根除,只有一个办法……再投一次胎。”

    “你……你是在说我吗?你觉得我不当侦探还不行了是吧?难道我就不能去找其他工作?哼哼,我还不信了,我就是打算要出去找工作,帮人打工,就算是当个化妆品销售员也行啊,起码是正当行业。”

    文焱也不反驳,竖起手指,向方惋勾了勾。

    方惋一怔,随即凑过脸去:“干嘛?”

    “敢不敢跟我打赌?”

    “打赌?打就打,我有什么不敢的。”方惋哼哧哼哧地一揉小鼻子,饶有兴致的望着他。

    “好,我们就来打赌。我赌你,不出两个月,一定会重新回到你的侦探社!”文焱说着还伸出两根指头比划一下,挑眉的动作帅呆了。

    方惋不服气地扁扁嘴:“切……两个月?说得我那么不济事吗,我告诉你,这次我真是吸取教训了,我金盆洗手啦。嘿嘿,如果我能坚持过两个月,那又怎么样?”

    文焱悠闲地往床上一倒,顺势搂着她的小蛮腰,眸光灼灼地说:“如果你赢了,我就每天晚上去你房间伺候你,如果我赢了,你就得每天晚上来我房间伺候我。”

    “你……真看不出来原来你这么无赖!”方惋红着脸掐了一把他的胳膊,心跳得厉害。

    文焱忍了一天一夜终于是露出狐狸尾巴了,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嘴里喃喃地说:“你不觉得小孩子很可爱吗?像我的外甥女那样招人爱的宝宝,你不想有一个?”

    “呃?宝宝?”方惋愕然,纷嫩的脸蛋上露出茫然的神情,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个嫩嘟嘟的小不点儿,确实好萌好可爱啊。

    文焱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方惋那两片樱花似的唇瓣,微微张着,他能看见她粉红色的小舌头……男人不禁一阵口干舌燥,喉结上下滚动,身体里衍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神差鬼使地冒出一句:“不如我们就听老爸的,生一个宝宝出来给他带带……”

    “啊?”方惋怀疑自己听错了,惊诧地看着文焱,她不是幻听吧?

    下一秒,文焱已经精准地吻上她的唇,索取的渴望那么明显,正在向她说明,他是要付之行动的!

    文焱这货从昨晚就开始一直惦记着,他记得方惋说了昨天她不方便,是她的那个最后一天,那么就是说今天可以过夫妻生活啦。

    方惋今天表现难得的温顺,因为今天文焱对她一再地维护,出乎意料她的意料,让她感受到了被人呵护的滋味,仿佛与他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不管结婚的最初是什么心态,至少现在,他没有像婆婆和小姑子那么嫌弃她,他今天能护着她,她已经很欣慰了。这个男人,也许真的可以依靠一下吧。

    就在两人吻得难解难分之际,咚咚咚响起一阵敲门声,紧接着,门被推开了。方惋和文焱忙不迭地分开,坐得端端正正地望着门口。

    文治平手里拿着一个小盘子,笑容可掬地走进来。

    “这是蚊香,给你们用的。”老人的亲切慈祥,让人倍觉温暖。

    “谢谢爸!”文焱很礼貌地接过,心里却是叫苦连连……我的老爹啊,您进来的可真是时候,差点把您儿子吓成不举……

    方惋只觉得自己的耳根都在发热,离文焱远远地坐着,还是感觉很不好意思,特别是公公那富有深意的笑容,她懂那是啥意思……130I3。

    果然,文治平还不忘叮嘱几句:“文焱明天不上班,你们多睡一会儿,睡晚一点也没关系的,呵呵……”

    方惋窘死了,羞得一脸通红,文焱眼角抽了抽,颇为无奈地站起来送老爸出去……

    “爸,您放心去睡吧,不用担心我们了,您抱孙子的事儿,就等着好消息吧。爸,晚安。”文焱虽然觉得自己的父亲有点啰嗦,但他并不反感,他知道父亲急着抱孙子的迫切心情,其实父亲说得没错,如果现在不赶紧计划造人,那么,以父亲的年龄来讲,想要等着看孙子长大结婚,恐怕是不易。想到这点,文焱的心里就不好受,哪里还会忍心给父亲浇冷水呢。只好半真半假地安抚这父亲。

    文治平听儿子这口气,心里舒坦啊,只要儿子想通了,抱孙子的事应该就不远了吧,文治平喜滋滋地往外走,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啊。

    只是,他好像高兴得太早了。就在文治平走到门口之际,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不巧的是,正瞥见文焱放在椅子上的裤子,有一个小小的方方正正的东西掉到了地上,在灯光下显得格外醒目。

    “那是什么?”文治平板着脸走过来,弯下腰,捡起来一看……

    方惋也在看这边,这一看不打紧,方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艾玛呀,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文焱飞快地将文治平手里的东西抢走,但是,太迟了!

    房间里顿时陷入可怕的寂静,老首长再也不是刚才那副慈爱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怒容,身上散发出来那股威严狠厉的气势,让方惋不由得伸出小手,轻轻碰了碰文焱的腰,那意思是……这下事情大条了!

    “你们……”文治平气得浑身发抖,指指方惋,再指指文焱,愠怒又痛惜地说:“你们就是这么糊弄我的?别以为我老糊涂了不知道刚才那东西是避孕T!你们为什么要撒谎?不想生孩子,但是又觉得我这个老头子很可怜,所以就合起来忽悠我是吧?你们……太让我失望了!”15494051

    文治平怒火中烧,一拳头就捶在文焱的背上,只听一声闷响,文焱一声不吭地承受着父亲的怒火。

    方惋的脸都成苦瓜了,憋屈又难过地看着文治平……她根本不知道文焱这货居然把TT都带来了,天啊,这可怎么说得清!(两万字更新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