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90章 卷二:日久生情,想要霸占她!
    房间里一老两少,大眼儿瞪小眼儿,气氛僵硬,憋得人喘不过气来。殢殩獍晓文焱的脸都成酱紫色了,父亲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平时不惹就没事,一旦发火那就是地动山摇,狮子吼,张飞脸,啥都来了……

    文焱刚才那一下被文治平打得不轻,背部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他却没有任何怨言,只是看见父亲气成这样,他心里难过,又怕父亲的老毛病会犯,暗暗给方惋打眼色,眼睛猛眨了几下。

    方惋还处在羞窘中,脑子一团浆糊,见文焱冲她眨眼,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该配合啊!

    “混小子,你是不是气不死老子不甘心!”文治平愠怒地吼一声,抡起手臂找准了文焱……

    方惋一惊,情急之下急忙窜上去抱着文治平的胳膊:“爸,别打!您错怪他了……”

    “嗯?”文治平横眉一扫方惋,吓得她心头一颤,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可怜巴巴望着文治平,轻声笑着说:“爸,其实……文焱和我是今天才决定要小孩的,之前没决定要,是我们的不对,今天看见文萱的孩子,很可爱,我们也觉得是该要个宝宝了,所以……那个东西,我们刚才说好,不会用的。爸,您就原谅我们这一回,成吗?”

    文焱在一边瞧着,汗水都快憋出来了,他不是怕挨打,他最怕的是父亲生气了对身体不好。现在见方惋识趣地帮忙圆场,文焱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忙不迭地低头向文治平认错:“爸,方惋说的是真的,我……我先前是打算用这东西来着,不过,就在您进来之前,我已经……已经决定不用了。”文焱老脸一热,说到这里居然有点扭捏得像个女人。他面子也挂不住啊,这种事说起来实在太难于启齿,但不说也不行,必须得安抚父亲。

    方惋真是连撞墙的心都有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搞得这么尴尬!

    文治平的手还举在半空,脸上的怒意略微缓和了几分,只是,他还是半信半信地盯着自己的儿子和媳妇,严厉的口吻说:“你们觉得我是在逼你们要孩子吗?如果你们真的不想生,就明明白白告诉老子,别让老子傻乎乎地蒙在骨里等!你们还没有为人父母,体会不到做父母的心情。要是你们以后再在老子面前撒谎,别怪老子不让你们进家门!一个个没良心的,亏老子还把你们当宝!”

    间一里瞪间。文治平一顿训斥,声色俱厉,怒目而视的样子真的能把人吓得心惊胆战。方惋和文焱连连点头,小心翼翼地回应着,好不容易文治平的情绪稍微平复一点,出去了,这屋子里才算是恢复了正常的呼吸频率……

    方惋大口大口地喘气,拍拍胸口,苦着脸说:“幸亏我反应快,不然的话,唉……”

    “算你机灵!”文焱坐在床上长长地吁了口气,手里还紧紧攥着TT呢,低头一看,火气也上来了,随手一丢就扔进了垃圾桶……

    “这破玩意儿不用了,害我被老爸骂得这么惨!”文焱是气自己,想想是怎么滴会把那东西装进自己裤袋啊?当时咋想的问题?

    方惋一愕,随即美目瞪着文焱:“你扔了干嘛,真不用了吗?那你一会儿别碰我……我刚才是为了帮你解围才那么跟爸说的,你可别以为我真会……”

    “嗯?你说什么?”文焱深眸一沉,眯起危险的眸子,顺势将方惋搂在怀里,紧紧箍着她:“好啊,你竟敢把我老爸的话当耳边风?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要是再撒谎的话,爸就不让我们进门了,所以,我们得说话算话,赶紧地让爸抱上孙子。”

    方惋大囧,这男人的脸皮太厚了,简直比城墙还厚,真看不出来,警察也能这么邪性!

    “文焱,你耍赖!是你给我打眼色让我假装配合你的,我只是……只是……”

    “只是一时糊涂对吗?算了算了,我们别破坏气氛,先前没完成的,我们继续!”文焱刚一把脸凑过去,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关门,反锁!

    文焱的动作奇快,锁好门立刻回到床上……要不是先前被父亲进来打断了亲热,他早就高举战旗了……

    “唔唔……唔唔唔……”方惋被这猴急的男人堵住了唇,肆意掠夺着她的呼吸。今晚的他有些不一样,好像比前几次更加热情、粗鲁。方惋刚开始还抵抗一下,但是她小小的挣扎很快就融化在他的唇齿间……这熟悉的味道,蛊惑着她的神经,她被男人的灼热感染了,不由自主地,真情流露……她也渴望着他,尽管她羞于说出口,但她骗不了自己,也骗不了他……两个人如交颈的鸳鸯般痴缠,压抑的喘息声从被子里传出来,将这静谧温馨的夜晚渲染得格外浪漫。她喜欢被他需要的感觉,他喜欢看她羞涩的迷醉……

    不知道两人是否真的想要个孩子,亦或是一时冲动的念头,可是不管怎样,此时此刻,他们的心是紧紧贴在一起的。他喜欢她的美好,他想要霸占,想要独享,每一次与她亲热,这种念头就会加深一分……也许,日久生情这四个字是至理名言。文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方惋的存在,特别是今天在看见妹妹的孩子时,文焱心里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嫉妒,是的,他嫉妒了。在抱着那小小嫩嫩的身子时,他心底涌起的激动是那么清晰……他也结婚了,只要他想,他就可能有机会拥有自己的孩子,那时候他就不用再羡慕妹妹,他将会有自己的血脉在这个世界上延续下去,那么小小的一团,渐渐长高长大……

    有些念头犹如种子,一旦撒在你心田便有可能会开花结果。文焱第一次萌生想要孩子的念头是他在方家遇到闹闹的时候,但并不十分强烈,可今天,自己的妹妹孩子,他抱了无数次,亲了无数次,还是不觉得够,但那毕竟不是他的宝宝,此刻正睡在隔壁房间,睡在爸爸妈妈身边。

    小孩子就是天真纯净的天使,可以让人也变得快乐,单纯,文焱心里的种子发芽了,方惋对文治平说的那番话虽然是她临时随机应变的,但实际上却是戳中了文焱的心思。没错,这货从家里带T过来是想今晚用,可在见过妹妹的孩子之后,他改变主意了,不打算把那东西拿出来用。

    其实文焱不知道的是,方惋刚刚结束“假期”的第一天,要怀上孩子的话,机率是很小很小的。

    屋子里的缠绵悱恻,直到半夜才消停,方惋一直都蒙在被子里,嘴唇都差点咬破了,她很怕被隔壁听到异样的声音,只能辛苦压抑着自己,当男人消停之后,她再也无力动弹了,软绵绵地窝在他怀里,软若无骨的藕臂缠在文焱腰上,眼皮都不想抬一下了,被他吻得发肿的粉唇嘟嘟囔囔地嗫嚅:“你……你一定是属虎的。”

    “你现在才知道啊,没看结婚证上我的出生年月日吗,还真是属虎。”男人低垂的眼眉里隐含着得意。

    方惋皱了皱眉头:“记得明天提醒我买那个紧急避孕药吃啊……都怪你,害我又要吃一次,那天晚上在沙发上……第二天我都去买药吃了,文焱啊,你下次别再这样了好不好啊……真是的,你不知道女人经常吃避孕药对身体不好吗?”

    方惋嘀嘀咕咕的埋怨,有那么丝丝撒娇的味道,也只有在这样心神松驰的情况下她才会露出小女儿的娇态。

    “哎哟,疼……”方惋轻呼一声,勉力睁开眼睛,他干嘛忽然那么大力捏她的腰?

    文焱眼里罕见的温柔消失了,咬牙切齿地说:“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啊?我不是在说笑,我是觉得我们真的可以考虑要个孩子,明天你也别去要避孕药吃了,以后也别吃,怀上就怀上,我又不是养不起!”

    “呃?”方惋混沌的意识陡然清醒了几分,从他怀里仰起小脸,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露出惊讶的神色:“你是说真的?”

    “真,比珍珠还真!”

    “可是……可是……你喜欢的不是我啊?你确定要跟一个你不喜欢的女人生宝宝吗?我知道,你心里有人了,就是你卧室里那个相框里的女人嘛……”

    “相框?你……”文焱对怀里这个让他牙痒痒的小女人彻底无语了,敢情她这几没都没发现他卧室里的相框早就换了吗?那张照片他已经收起来了,这也是他向她表达歉意的一种,她居然愣是没看到!

    文焱深邃的眼眸凝视着方惋素净的脸颊,倏然吻上她那两片被他吻得发肿的红唇,隐约有细碎的呢喃灌入她嘴里:“照片早就收走了……我想得很清楚,那段感情是过去式……我很知道自己现在要的是谁……”15499629132a1。

    “嗯……唔唔……”方惋呆呆地睁大了眼睛,任由他索取着她的清甜。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却是乐得像飞了起来,有种雨过天晴的欢欣。他说的话是真的吗?为什么只是这么浅浅的几句就能让她像得到了多重要的宝贝似的那么开心。情不自禁地搂着他的脖子,主动将被单一拉……盖住了两个教缠的身影……(凌晨先更一章,白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