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91章 卷二:方惋闯祸了?
    这一趟回文家,是方惋和文焱婚后第一次夫妻俩一起,虽然只是住了一晚上,时间短,但就是这么短的过程就发生了不少事情,酸甜苦辣的浓缩,让方惋深有感触。殢殩獍晓结婚和生小孩,从来就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想要做到洒脱,随心所欲,除非先做到冷血无情,否则,怎么面对家长呢。经过这次,方惋也大致明白了一件事,婆婆和小姑子不待见她。一想起这个,方惋心里就不舒服,但是她并不想真的与那两个女人成为对头,她只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慢慢相处下来,对方能了解到她不是她们认为的那种人,也许,能缓和彼此之间的关系吧。

    方惋在厨房门口听到的那段对话,她没告诉文焱。她本不是个爱桶事的人,更不想文焱因为她而为难。

    文焱的妹妹和妹夫,这次回来不只是带孩子来玩一趟,他们会留下来,落叶归根。妹夫赵鹏宇原本就是Z市的人,这些年在北京打拼,自己的公司也做得红红火火,分公司设在本市,发展得也挺好的。现在有孩子了,在家里父母的强烈要求下,赵鹏宇将会把公司的重心转移到本市,分公司将变成总部。这样,他们就能一家大团圆,不必再分隔两地了。但赵鹏宇和妻子文萱不会一直住在文家,他们过了今天也回到自己家去住,文萱将面临着与公婆同住一起的生活了。为了方便照顾孩子,她也没得选择。

    方惋和文焱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早餐时间,是文治平让妻子别吵醒他们的。不是方惋贪睡,是昨晚她被文焱折腾得够呛,到现在身子还是酸疼的,没能在八点钟准时起床。文治平每天早餐的时间是八点钟,多年来一直没变过,而邱淑娴见方惋和文焱起床晚了,她心里很不爽,总觉得是方惋太不懂事,赖床贪睡所致。认为方惋婚后第一次跟丈夫回婆家就这样,真是太不礼貌了。

    方惋可不知道婆婆会有这种想法,当看见婆婆和小姑子买菜回来时,她很主动的就去厨房帮忙了。15464930

    厨房,这地方很奇妙,不少的婆媳姑嫂关系的不和,就是在厨房里发生的。因为厨房是女人的地盘,一个家庭里,女人进厨房的时间很多。邱淑娴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在她意识里,厨房就是她的领域,当新媳妇进来要帮忙,邱淑娴本就看人家不顺眼的,她会觉得厨房里是多出了一个人,她只需要自己女儿在就行了。

    方惋在帮忙摘菜,邱淑娴和文萱有说有笑的聊着,说的话题都是方惋插不上嘴的,有时她们还会说点关于文焱小时候的事。方惋静静地听着,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还有几分酸涩。邱淑娴和文萱口中提到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啊,但她连一句都插不上,好像她只是一个不相干的路人。这种感觉很不舒服,方惋不由得失神了,一时没注意手里的菜……

    “哎呀,你怎么摘的,那个是可以吃的你都扔掉了!”邱淑娴一边唠叨一边将菜和篮子从方惋手里拿过去,虽然没再说什么,但是这举动就等于是在打方惋的嘴巴了。

    方惋尴尬地站在原地,勉强牵了牵嘴角:“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只是一时没留神……”一趟从惋住。

    文萱冷冷地瞥了一眼方惋,那眼神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而邱淑娴就低头捣腾手里的菜,脸色不冷不热:“我说方惋啊,你在家是不是都起得这么晚的?文焱他每天九点钟之前就要到局里,你都是什么时间起床给他做早餐的?该不会是你每天都让文焱在外边吃早餐吧?你最近没出去找工作,那就勤快点,把家里打点好了才对……男人在外边上班很辛苦的,咱们当女人的就该自觉把家里的事弄得妥妥当当,男人才会眷顾这么家,你明白吗?”这套思想果然很符合邱淑娴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想要稍加改变,恐怕是难咯。

    方惋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婆婆的话,看似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却是挺令人不舒服的,关键是她说话的口吻和态度,只存在训话的意味,缺乏做长辈对晚辈应有的慈爱和关心,出发点不一样,听在人耳朵里的滋味也变了。

    方惋勉强挤出点笑容,隐忍着,点头听着婆婆的训话。方惋垂着头,目光又落在了厨房角落那边……一堆的名烟名酒还有人参鹿茸冬虫夏草之类的东西,先前听婆婆和小姑子的对话中也听出点端倪,这些不是自家亲戚,而是外人送的。婆婆这两天收礼都收到手软了。

    邱淑娴唠叨了半晌见方惋没声音,不由得抬起头一看……邱淑娴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方惋,我跟你说话你都没在听吗?又走神了……我好歹也是你婆婆啊,你就不能尊重我一点吗?”

    方惋心里暗呼糟糕,不就是瞄了几眼角落里那堆东西么,婆婆怎么就知道她没在听啊,还扯到尊重?

    “妈……我有在听的……”方惋尽量让自己的口气温和些。

    邱淑娴一脸不悦,摆摆手:“算了算了,我看你在厨房也帮不上忙,你就把角落里那堆东西拿出去……酒放到客厅的柜子,烟和人参鹿茸那些东西拿到楼上储物室去。这么简单的活儿,你没问题吧。”

    “知道了,您放心吧。”方惋一边应着一边伸手去提东西,心想啊,总算可以脱离厨房这憋闷的地方了。

    这一大堆东西是这两天收的,因为忙,所以邱淑娴全都堆在一块儿,暂时没时间去整理,更没仔细去留意这些东西里有什么异常。

    方惋先是将酒拿去客厅放着,然后就是把其他的礼品拿上楼。这活儿是挺轻松的,但是方惋看着这些东西,她知道全都是价格不菲的,不由得暗暗咋舌,文治平不当首长也有几年了,但文家还是这么风光,只是这一批礼品的价值加起来都能当有些人辛苦工作几十年了……12T8m。

    方惋一边上楼一边琢磨,手里还抱着几条烟。这是最后剩下的一点东西了,其余的她都已经放好。储物室里堆起了一座小山了……最贵的礼品是一盒冬虫夏草,方惋认得出这东西的价值,在紫金华庭里住的时候,没少见。就这一盒起码市价接近十万块,送礼的人还真是舍得啊。

    方惋将手里的几条烟放下来,看看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便将储物室关上了。

    就在储物室的门合上之前那一霎,方惋忽然又停了下来,秀气的眉毛皱着,眼中闪过一道疑惑的光线,怔忡几秒之后蓦地回头,转身又走进去……似乎有一条烟不对劲啊,先前她只顾着收拾,没仔细注意,但她骨子里天生就对某些事物有着异常的敏感,即使当时没发现,但最后她仍然没忽略过去。

    这几条烟分别是来自不同的人所送,看上去也都是差不多,包装得好好的。但是,拿在手里比对一下就会发现,其中有一条烟跟其他几条不同。完好的透明包装几乎都是一个模式的,但这条“真龙盛世”的包装却显得不规范。封口处不够严谨,并且还被贴上了一条细细的红色胶条。方惋将这烟拿在手里掂量掂量,再拿起另外一条……

    咦,果然有异常。两条烟的重量有着明显的不同。方惋知道自己不该多管闲事,但是,想想啊,这是文家,是自己婆家,不是外人的事,不算闲事吧?

    这妞骨子里的好奇心又开始作祟了,就如文焱说的,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往往是背道而驰的,有些人骨子里融进了什么东西,想要根除,只有一个办法……再投一次胎。

    方惋越想越是按捺不住,用手捏捏这条烟,两头的感觉居然不同,有一半截明显松软,可以想象里边塞的东西体积不够规则,所以没把这半截填满?

    方惋知道的理智告诉她,现在就走,啥事都不理,这才是明哲保身的做法,可是,这人呐,哪里能说改就改得掉,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对事物的好奇和探索的欲望。神差鬼使的,脑子一热,手一抬……这条烟的透明外包装就被她撕掉了。

    犹豫了一秒,方惋缓缓将盒子掀开,有点紧张,心也跟着砰砰乱跳……

    就在方惋看清楚烟盒里的东西时,身后一下子传来邱淑娴不满的唠叨:“方惋,你在磨蹭什么啊?我叫你半天都不应!”

    方惋惊愕地回头,手里一松,“吧嗒”一声,烟盒往下掉,散落了一地……

    “你在做什么?谁准你动的!这是怎么回事!”邱淑娴怒气汹汹地看着方惋,再看看地上的东西,脸色黑到了极点。

    方惋傻呆呆地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这时候,楼下的人已经听到邱淑娴的怒吼声,全都赶了上来……

    方惋瞬间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呼吸窒闷,人都僵了,无助的眼神望向文焱……天啊,她是不是闯祸了?桶马蜂窝了?这烟盒子里装的全是钞票!不是人民币,是美金!(今天6千字已传,明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