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94章 卷三:案发现场
    夜阑人静,辗转反侧,是享受一个人的孤独还是渴望有个温暖贴心的人陪在身边?习惯,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当你习惯了视线里存在着某个人,习惯每天见到,不知不觉地牵挂,惦念,那就意味着,你的心会慢慢地一点一点陷进去……

    方惋躺在床上,卧室的门没有关,她在留意着外门的动静,盼着他回家,盼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填充她空洞的视野。柔柔的月光洒在床前,铺呈开一片银白的轻纱,独对空房的小女人,不由得想起昨夜的这个时候……与他同在一张床上,那激情蚀骨的缠绵,被他需要着,而她也清楚自己需要他。他平时看起来一脸正气,阳光俊朗,可在床上却是狂野而充满坏坏的邪魅,她喜欢这样的他,喜欢被他带领着去到另一个精神世界。越是这么想着,方惋越会觉得此刻的空虚是那么难以排解,如果他在身边该多好,闻着他的体味,缩在他温暖结实的怀抱里入睡,就像昨夜那样舒服,安全,柔情……

    方惋缓缓地闭上眼睛,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越来越在意他,好想他立刻就出现在眼前,想知道他有没有为今天在文家的事而生气,介怀。

    方惋的不安,终于是抵不过一阵阵倦意,慢慢地,呼吸变得均匀,抱着她的泰迪熊,沉沉入睡……

    静谧的房间里,溜进了一个高大的黑影,他轻手轻脚的来到方惋床前,如雕塑般呆立好半晌,见她又把被子踢开了,他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弯下腰,为她盖好……她恬静的睡颜看起来十分温顺,甚至有几分脆弱,她就像是一个等待着被王子吻醒的睡美人,只是,他没打算吵醒她,粗糙的手指轻轻地抚上她柔嫩的脸颊,微凉的指尖传递着莫名的温柔,看她嘤咛一声,翻了个身,他这才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返回自己的房间……

    文焱回家了,昨晚他还在想,是不是以后该跟方惋同房睡了?但他现在还是睡在自己的卧室,说不清楚是什么心情,他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今天发生的事,全都堆在脑子里一团糟,他现在才能好好整理一下混乱的思维……关于方惋,关于他母亲,关于那些他已经送还回去的礼品和现金,关于土地局副局长雷庆华自杀一案……

    第二天。

    阑静受个念。方惋起床之后看见文焱的卧室门开着,可家里却没有他的身影,就好像昨夜他没有回来过一样。她只在看着洗衣机旁边的篮子里换下来的衣服才确定,他真的回来过,只是,他没有跟她睡在一起,并且,一大早就出门去了。

    该说他对自己的工作太过敬业吗?还没等她醒来,连句话都没说得上,他就出门去了。

    方惋望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心里也空着,有些失落……谁让自己遇到一个像文焱那种男人呢,刑警队长好歹也是局里十分重要的位子吧,他犯得着每天那么早就去局子么,偶尔晚一点去也不要紧的吧,还有啊,警察局那么多的警察,怎么文焱成天都那么忙呢,其他的警察也像他那样忙吗?想想啊,从结婚到现在,他休假的时间少得可怜,一次都没陪她逛过商场,一次都没有两夫妻一起在外边吃个饭,看个电影。柔情、浪漫、情调……这些东西,文焱那家伙他是不是全都不懂啊?成天就只知道上班工作查案,就不能稍微抽出一点时间陪她一下?

    方惋脑子里冒出这些想法时,很快就被她给打压下去了……有个对工作尽职尽责的老公,她不是该引以为荣吗?反正他是因为工作才会很少在家,又不是出去花天酒地,比起那些夜夜笙歌的男人们,他已经算是很好了。“嗯……就是这样的,没错,所以,我不能胡思乱想,如果觉得无聊,那就马上开始找工作!”

    方惋心里这么一想,人的情绪缓和了一些,还记得文焱说她不出两个月就会受不了外边的工作,说她一定会再回去当私家侦探。她不服气嘛,她想要证明自己是可以胜任其他工作的。

    Z市,三合桥。

    三合桥地处市郊,全长一百五十米,桥下有一条河经过,在距离三合桥大约五十米的地方有一处落差,形成了一条瀑布,河水自瀑布流下,河床变得更深更宽,遇到涨水的时节,从这桥上掉下去的话,十分危险。土地局副局长雷庆华就是在前一晚下过暴雨之后,从这里投河自杀。

    从现场勘查以及死者生前在家中所留遗书,种种迹象都表明雷庆华是死于自杀。至于他为什么要自杀,外界对此到是没有过多的分歧,媒体报导和网络上的各种猜测,也都是偏向于一点——最近领导班子换届之后,新官上任三把火,纪委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下到地方彻查,雷庆华由于以前在位时干过不少见不得光的事,存在严重的违纪和违法行为,贪污受贿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足以让他心惊胆战,兴许是他怕东窗事发,加上自己已经被检查出是肝癌末期,所以干脆就自杀,死了一了百了,既不用再受病魔的痛苦也不用担心会坐牢。

    雷庆华自杀的动机是明明白白摆在那里的,加上各种证据指向,都表明他是自杀,这案子没有悬念,公安局已经在最快的时间内给公众一个交代,给家属一个交代,可是,雷庆华的遗孀,曾燕,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警方的说法,非得认定自己老公的死是非正常的。

    三合桥的桥头,站着几个男人,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灰衣黑裤,面容英挺,气质俊朗的男人,他一大早就召集了人来这里,目的只有一个——

    “文队,有必要再来这儿看吗?我们连河边的草坪都已经翻过了……”磊子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漫不经心地走上桥。

    文焱冷峻严肃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忽然见磊子把手抬了起来,眼看着就要搭上桥边的铁栏……

    “别动!”文焱一声低吼,可把磊子给吓了一跳。

    “文队……”磊子这张粗犷的脸全都皱到一块儿去了,手还僵在半空不敢动,被文焱那架势给吓到了。

    “哈哈……磊子别动,这姿势可好,我给你照张相啊!”小欧嬉笑着摸出手机,咔嚓一下,果真照了。

    文焱一记眼刀横过来:“我们是来查案的,正经点儿!”

    “是!”小欧响亮的回答,急忙将手机收回去,可脸上还憋着笑,不由得好奇地问:“头儿,干嘛叫磊子别动啊。”

    磊子也很委屈,愣是全身绷紧不敢动弹,苦着脸看着文焱。

    “我只是让你别碰栏杆,没让你像个木头一样站着,你可以动的。”文焱很是认真地对磊子说。

    “。。。。。。”

    磊子如获大赦般松懈下来,长长地吁了口气……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个清亮温润的声音:“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文焱等人转过身来,眼前出现了三个身穿制服手里提着箱子的人,两男一女,胸前均挂着一个醒目的工作牌儿。

    “振轩,你没有晚,我们也才刚到。”文焱说着已经向苏振轩伸出手。

    原来是苏振轩带着法证部的其他两位同事到了,他们是接到文焱的指示才来的,现在这时间才不过是早上8点钟,很多人还没开始上班呢……13acV。

    “头儿……这是……这是做什么啊?还要动用法证部的人?他们前几天不是已经来过了吗?”小欧不解地望着文焱,大为困惑。

    其实这也是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好奇的问题,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文焱。

    文焱站在桥头,略一沉吟,眸色中睿智的光芒越发深浓,淡淡地说:“这么早辛苦大家跑一趟,是因为我想证实一件事。关于雷庆华自杀一案,我们每个人都曾参与过调查,大家也都跟我一样希望能做到问心无愧。我想,假设,如果雷庆华不是自杀,而是有人蓄意谋杀,那么,凶手在将雷庆华推下河的之后,他会做什么?”

    文焱的问题,让所有人呆了一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苏振轩。身为法证部的高级化验师,苏振轩的经验丰富,并且屡屡靠着自己超乎常人的细心和观察力,协助警方破获了不少案件,可以说,他本人的刑侦头脑绝不会弱于一个老练的刑警。

    “如果真有凶手,我猜,凶手在做完案之后一定非常得意,但是又怕雷庆华没死……”

    “对,没错!”文焱紧接着苏振轩的话说下去:“凶手不大可能会将人推下马上就跑,他或许会因为出于谨慎起见,看一看掉进河里的雷庆华是什么情况,是否已经被河水冲向前边瀑布。”

    文焱眼里闪烁着异彩,一步一步地踏上桥面,站在面朝瀑布的方向:“凶手要看一看桥下的情况才会安心,那么他说不定会像我这样站在栏杆边上,用手搭上栏杆,然后……”

    “头儿……那天我们已经在栏杆上采集过指纹了……”小欧弱弱地提醒了一句。

    “是的,我们已经采集过现场的指纹,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件事……”文焱说到这里,侧过头冲着苏振轩微微一笑:“这个栏杆是圆形的,试想一下,如果是我们自己的手搭上栏杆,那个动作应该是手指收拢,顺着圆形的栏杆往下一握,也就是说,圆形的栏杆上方没有采到可疑的指纹,因为我们当时没有考虑到人在握住一个圆形物体时的习惯。所以,振轩,麻烦你和你的同事再做一次指纹收集,重点放在栏杆的下方位置,希望我们能有所收获。”(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