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99章 卷三:他在外边跟女人鬼混?(求月票!)

邪性警司,强抱你 第99章 卷三:他在外边跟女人鬼混?(求月票!)

    卖蛋糕的怎么了,那至少也是一份正当职业,靠自己的劳动挣钱,我勤劳我光荣!方惋心里默念着,离开了蛋糕店之后,一路哼着小曲儿回家去了。鴀璨璩晓

    老板让她明天开始上班,对于这么一个年轻美貌青春水灵的员工,老板自然是相当高兴,开铺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方惋这样外型靓丽气质上佳的人来应聘,老板干脆地应允了,并且告诉方惋,明天就来上班。

    方惋果真甘愿当一个卖蛋糕的吗?如果说她一点都没有啥想法,那是骗人的,她心里其实也有点不是滋味儿,谁不想自己能有一份薪水高又体面的工作,人人都想,但位置少得可怜。在这么少的位置里,还要除去一部分是关系户,除去一些高端专业技术人才才能干的工种,所剩下的就业机会,远远不足以安抚这个社会庞大的待业大军!

    方惋偏偏又不想倚仗香域集团的光环活着,她当初之所以会承受逼婚,最主要的原因除了熬不过父亲的执拗,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想要脱离“香域集团”这四个让她极为不舒服的字。一切靠自己的双手来努力,不管过程怎样都好,起码她对得起自己,就算现在只能找一份不够体面的工作,她还是不会后悔自己的抉择。方家的女儿不是好吃懒做的米虫,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混吃等死的货。她心里时刻这么告诫着……132yW。

    方惋今天叫的外卖是潮汕手打牛肉丸。香喷喷的牛肉汤,弹性十足又饱满的牛肉丸,吃在嘴里那真是一种享受啊……她特意多叫了一份,是给文焱留着的。

    以前方惋可没这觉悟,自己想吃什么就叫外卖了,不会去考虑文焱今晚回家有没有吃过饭,不过今天,她觉得,自己都这么喜欢吃牛肉丸,也许那个男人他也会喜欢呢?不管他有没有吃过饭才回家,都替他叫一份。

    她心里渐渐地多了一个人存在,就会多一份牵挂。这种淡淡的情绪,不是特别浓烈,但就是能让人在做某些事的时候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某个人的身影……每个人的家庭观念都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尤其是夫妻之间。在结婚之前,习惯了顾着自己一个人,但结婚之后,一个人的世界变成二人世界,不再是那么单纯,简单,随着时间的推移,家庭观念会在你脑子里形成,那时候,你才算是真正地进入了婚姻,不仅是柔体,包括你的心灵,也被烙印上了婚姻的标志。

    “嘻嘻……他应该会喜欢的吧……说不定还会说不够吃呢,他身体那么强壮,是该多吃点营养的东西才行,这牛肉丸子就不错……”方惋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她如果照一照镜子就会知道自己此刻的脸颊有多娇艳,眼神有多含情。

    当你想起一个人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并且心里痒痒的,麻麻的,像有羽毛在轻轻拨弄着心弦,那就说明,你是真的心动了……

    文焱回家很晚了,方惋心不在焉地看电视,时不时瞄着墙上的挂钟,都已经十点多了,他难道还在办案?怎么会忙成这样呢。

    等人的滋味分两种。一种就是在绝望的边缘痛苦挣扎,一种就是心如鹿撞的微妙。方惋就是后一种。

    当开门的声音响起,方惋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跶下来,娇美的面容上露出欣喜的笑意,站在门后。

    文焱一进门就看见方惋笑米米地望着他,她今天看起来跟平时有点不同……还是平时穿的衣服啊,也没刻意化妆,那是什么地方不同呢?

    不同的是她的眼神。盈亮的眸子里闪动着异彩,带着几分期盼和兴奋,就像是……像是一个等待丈夫归家的小妻子。15501174

    文焱心里微微一颤……她本来就是他的妻子,只是今天他一进门就见到她笑颜如花,他会多了一种亲切感。

    只是,文焱这货也太不解风情了,看着方惋这么俏生生地望着他,他却淡淡地说:“怎么了?你特意站在门口等我,是不是有事跟我说?”

    “。。。。。。”

    蛋的糕念对。方惋秀眉一皱,笑容就这么僵在脸上,心里腹诽:文焱你真是块石头啊!连这都不懂,真亏你以前还有初恋呢,都不知道你怎么“恋”的!

    “呵呵……我哪有特意站在这儿等你,我只是……只是在吃东西而已。”方惋尴尬,嘴硬地坐在餐桌上,假装低头打开牛肉丸的盖子。

    “牛肉丸?嗯,看起来还不错,你胃口正好,一个人吃两份,比男人还能吃。”文焱漫不经心地说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方惋就觉着吧,自己一颗蠢动的芳心怎么就遇上文焱了呢?非得她开口说她是特意为他叫的外卖么?

    “咳咳……咳咳……那个,你在外边忙了一整天,是不是很饿啊?这牛肉丸还有一大碗,给你吃啊。”方惋期盼的眼神凝望着男人的后脑勺,但是他的回答却是……

    “我今天去妈妈那里吃饭了,现在还很饱,吃不下牛肉丸,你自己吃吧。”

    文焱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往卧室走,脱下衣服,准备洗澡。

    “婆婆她……还好吧?已经回家去了吗?”

    “没有,还在跟爸爸冷战呢,住在我外公那里……外公外婆最近去了国外,妈妈一个人住大房子很冷清,我这几天都有抽空去看她。”文焱淡淡的语气里听出一丝无奈和心疼。

    文焱洗澡去了,他没看见方惋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明显的失落写在她脸上……还真是不巧啊,她第一次为他真想叫了个外卖,他却已经饱得吃不下了,而且,是在婆婆家里吃了才回来的。婆婆做饭的手艺,方惋是见识过了,确实很厉害,不比外边酒店里的高级大厨逊色,想必,文焱一定吃得很爽吧。再低头看看这牛肉丸……比不了。

    方惋忍不住会想,在文焱心里,也是介意她不做饭的吧,也难怪他会去婆婆那里吃了,成天吃外卖,怎么支撑得起他那样高大健硕的身体呢。方惋暗暗叹气,先前的美丽心情黯淡了许多,闷闷不乐地拿起文焱换下来的衣服,打算塞进洗衣机里……

    “咦……不对啊,这是什么味道?”方惋将文焱的衣服凑到鼻子边上嗅着……一股浓郁的香味传来,方惋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哪来的味道?

    女人的香水味,并且是廉价的劣质香水,味道闻着不是很舒服,方惋可以肯定自己从未在文焱身上闻到过这种香!这还不止,方惋急忙将文焱的衣服摊开来仔细一看……果然,有两根卷曲的黄色头发,很长,再结合这股香水味,答案呼之欲出。

    好哇,文焱,你居然在外边跟女人亲热!方惋心头陡然窜起一股火苗,哪里还能淡定得了。

    “文焱……你出来!出来啊!”方惋拍着浴室门,愠怒的语气让文焱纳闷,很快从浴室里出来,腰际裹上一块浴巾。

    美男出浴图!极致you惑,引人喷血啊,只可惜方惋现在没心情欣赏,气呼呼地瞪着文焱:“你说,你这么晚回家真是因为去了婆婆那里一趟吗?你是不是在外边跟女人鬼混?”

    方惋这是一时冲动就按捺不住问了,浑然未觉这空气里好多酸泡泡啊。

    文焱正在擦着头发,闻言,蓦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微微眯起眸子,俊脸有几分冷冽,沉声说:“你怀疑我什么?”

    “哼,不是我怀疑,我有证据的!”方惋举起手里的衣服,杏目圆瞪:“你自己闻闻这香味,还有,这衣服上有女人的头发!”

    这样的场景,相信不少夫妻都不会陌生,男人被老婆兴师问罪,第一个反应通常不会是意识到自己的不对,而是会对女人的敏感产生反感。

    文焱的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随即状似轻松地继续擦头发,低垂的眼帘掩盖了他眸中的一丝复杂的神色,还有几分犹豫。沉默数秒之后,他只是不急不慢地说:“我没有做你想象的那些事,我也没有必要向你解释,你别忘了,我们说好的,互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请你记住。”

    方惋满腔的激愤和冲动,就这么被男人的几句话戳中了,对他的紧张和在乎,还有最近以来建立起的融洽关系,忽然间犹如当头一盆冷水浇下,方惋激灵灵打个寒颤,近乎沉迷的头脑骤然清醒了……呵呵,是啊,自己这是发什么神经呢,说好的婚前协议,差点被昨夜的甜蜜而得意忘形了,她刚才真的像一个吃醋抓狂的妻子逮到了丈夫的小辫子,她很可笑是吧?

    怒,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情绪……心里好酸好疼好涩,如同有两只手指掐住了你的心尖……好难受,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方惋倔强地扬起头,强忍住酸胀的湿意,清冷的眼神睥睨着他:“文焱,你说得对,婚前协议,看来,我们还需要严格遵守!”(男主衣服上的香水味和女人头发是咋回事,后续更新里就知道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