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01章 卷三:方惋,你让我很失望!
    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是真的,但眼前这活生生的男人,他的脸,他的笑,分明就是自己的老公啊,就算她死都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这么残忍地提醒着她……这不是眼花!

    敢信真眼形。方惋此刻的心情难以用言语形容,在这一瞬间,她陡然想起了他衣服上的香水味和女人头发、唇印,跟眼前这一幕联系起来,傻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文焱和他怀里的女人正在交谈着,她穿着紧身低胸红裙,大半个白球都露出来了,她的嘴唇都快凑到文焱脸上了,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地贴在男人身上,那亲昵至极的样子,相信任何人看了都会产生联想,方惋如何还能淡定!13acV。

    方惋气得晕头转向,脑子一热,快速走上前几步,站在文焱身后,气呼呼地喊了一声:“文焱,你还要不要脸!”

    文焱的笑声陡然停止,身子僵住……轰隆隆!空气里仿佛炸开了一阵雷鸣,下一秒,文焱怀里那女人如惊弓之鸟一般,猛地拔腿就跑!

    文焱只是因为听见方惋的声音而晃神了两秒,就是这一个疏忽,那女人跑了,奔向对面马路。文焱来不及跟方惋说什么,立刻追了出去!

    这时候本是红灯,女人冒险穿过马路,但文焱就被几辆速度极快的车子拦住了,他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像光一样安全地穿梭在车与车之间……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女人跑得不见了踪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这一切的发生都在极短的时间,从方惋喊出文焱的名字,直到现在,才不过半分钟时间而已,局势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方惋的脑子成浆糊了,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那女人消失的方向,方惋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后知后觉的,她觉得事情不对劲,怎么红衣女人跑那么快?至于吓成这样么?

    没错,穿红裙子的女人确实是是被方惋那一声“文焱”所吓到的……文焱,人的名树的影,有的人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文队长的大名啊,人家能不跑么。

    方惋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十分苍白,紧握着的拳头,指甲都快嵌进肉里了……怎么办,她好像干了一件天大的蠢事!天啊,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能自控了?冲动是魔鬼啊!这句话是她以前最爱告诫自己的,可就在刚才,她却又稀里糊涂地犯了……

    文焱站在马路边上没动,小欧和磊子已经跑了过来,他们一直在角落里待着的,但他们也没料到会有这种突发事件,都是因为……方惋。

    小欧气得涨红了脸,冲着方惋很不客气地吼:“方惋你有病啊!你知不知道我们费了多大功夫才取得那个女人的信任,全都被你搅和了!你不好好在家当千金小姐你来这里做什么啊!我们头儿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磊子原本是个挺憨厚的人,但现在他也是气得不行,咬牙切齿地说:“方大小姐,你就不能离我们文队远一点吗?我们今天真是走狗屎运了,晚上办案也能碰到你!”

    “。。。。。。”

    文焱的两位属下,将方惋骂了个狗血淋头,但他们还是不解气,要不是因为他们自身是警察,只怕早就将拳头打过来了!

    方惋紧紧咬着下唇,一向伶牙俐齿的她此时此刻却出不得声,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哽在喉咙,让她难受得无法呼吸,痛得要命!

    被人如此痛骂,对方那愤恨的眼神活像是要撕了她似的,可她竟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什么呢,事情已经一目了然了,她不该出现,不该冲动地喊出了文焱的名字……现在,那红裙女人不见了,是她的错,是她破坏了警方的计划。方惋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犯这种错误。

    “别说了,都回家去休息吧,很晚了。”文焱蓦地出声,示意小欧和磊子该收工了。

    他没有像自己属下那样对方惋发火,但他淡漠的神情,却能让方惋更加疼痛。

    小欧很不甘心地住嘴了,在转身前那一刻,小欧还是没忍住,又回头对方惋说了一句:“我说方大小姐,您就行行好,放人一马,成吗?我们头儿已经结婚了,我们有嫂子了,你就死了那条贼心吧!”

    小欧说完就拉着磊子一起走了,他虽然也看见过方惋来警局门口找文焱,而文焱也说过别再叫方惋集邮女,但小欧只以为那都是方惋在对文焱纠缠不休,压根儿没想过文焱的老婆会是方惋,所以才会有刚才那么一说。

    这话听在方惋耳朵里,简直就是愤怒的催化剂,胸口那一股憋屈猛地破茧而出!方惋提高了声音冲着小欧他们的背影大喊:“我不是……是我他的……”

    声音大,音调高,但却只是喊出了这几个字便再没有下文了,“老婆”两个字,在冲口而出那一瞬间,被方惋硬生生吞进了喉咙!

    苦涩的滋味在心头蔓延开来,酸楚,憋屈,难过……这些灰色的情绪将方惋的心搅得七零八落,什么叫做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方惋又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已经是第几次被人误解,被人厌恶,她都数不清了,可这一次,是方惋最为痛苦的一回,她多想大声地告诉他们,她不是贼心,她就是文焱的老婆!她不是故意破坏他们查案,她是因为太气愤看见他搂着别的女人!

    这些呐喊,最终都只能在心底激荡出悠悠的回声。与他说好了隐婚的,她还是无法打破自己的原则去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所以她才会站在这里被人骂,被人奚落,被人用鄙视和嫌恶的眼光看待。

    文焱冷眼睥睨着眼前的女人,眉宇间的冷峻凛冽,让人不寒而栗,他不言不语的,竟是能让人更加感到压迫。

    现在的他身上犹如凝聚着一股冷蓝色的火焰,不是将人燃烧温暖,而是令你如坠寒冬一般冰冷。他往前边走,方惋也跟在他身后……因为她取车也在这个方向。

    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方惋眼里只有文焱一个人,她只想知道,他怎么看她,他怎么想的。

    他今晚的穿着跟平时不一样,深紫色的衬衫精致有型,领口敞开了两颗扣子没扣,他结实的胸膛精美的肌肉将衬衫撑得很饱满但却不会太过粗犷,一米八三的个子,身姿挺拔,堪比模特儿的身材与他的衣服相得益彰,不知是人衬了衣还是衣衬了人,总之就是让人一看就舍不得移开视线,好像被磁铁吸住一样,会被他无懈可击的熟男魅力所惑,多了几分潇洒俊逸,少了几分冷硬,这种类型的男人,下至十六岁少女上至五十岁大婶,没几个见了不赞一声好的。也难怪先前那红裙女人会着迷了。

    方惋与他肩并肩走着,他的沉默,让她的心越来越下沉……能跟自己的丈夫,这么俊帅无匹的男人一起逛夜街,本该是件开心浪漫的事啊,但是她和他却是在令人窒息的气氛中行走,多讽刺啊,结婚以来,两人一次都没逛过街,如果现在算逛街,那么,这一定是一个极为不美的回忆!

    方惋受不了文焱这可怕的沉默,干涩的喉咙里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文焱,你骂我吧……”

    男人不做声,依旧保持着平缓的速度在行走。

    方惋的脸很烫,尴尬加紧张。这一会儿的时间,他们已经走到停车场。文焱的车也是停在这里的。

    方惋心里直打鼓,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又继续说:“文焱,对不起啦,你别不吭声啊,我知道自己不对,你怪我,那就骂出来啊,不要憋着,你知道吗,你这样的态度会让我更难受,我宁愿你狠狠地骂我一顿。”

    文焱的脚步忽然停下来,方惋没留神就撞到鼻子,只听方惋哎哟一声,吃痛地捂着小鼻子,皱巴巴地望着他……

    文焱涔冷的脸色阴沉沉的,凝重的口吻说:“方惋,请你时刻记住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不知道在别人眼里,警察是个什么形象,虚有其表吗?是穿着制服却尽干些龌龊的事情吗?我不否认,也许有的人心里就是这么看待警察的,但是,我想不到你居然也会这么看待我?原本我还以为你跟很多女人都不一样,看来,是我想太多了。前两天你看见我衣服上有女人头发和唇印,还有香水味,你就以为我在外边跟女人鬼混了才会回家那么晚,我当时没有跟你解释什么,任由你误会我,那是因为,身为一个警察,就算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也不可以随意透露关于案情的进展。我是打算等这个案子结了之后会向你解释的,可是我真没想到,今晚会在这里碰到你,因为你的一句话,煮熟的鸭子都飞了,现在,我们警方要找的目标,一定会藏得更深更难找。”

    夜幕下,方惋那双晶亮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水泽,羞愧难当,同时也深深地自责……

    文焱嗤笑一声,颇有几分愠怒和自嘲:“让我失望的是,你对我,根本就没有一点信任!”(已更6千字,加更会视月票增长情况而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