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02章 卷三:全都是因为在乎他!(加更求月票!)

邪性警司,强抱你 第102章 卷三:全都是因为在乎他!(加更求月票!)

    方惋脑子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强撑这听到他说完这些话。先前小欧和磊子他们的骂声比文焱所说的难听多了,可对于方惋来说,她最在意的,就是眼前这男人的想法,现在的她,感觉自己脸上像被人用鞭子抽那么难受,而她的脚底窜起的却是一股透心透骨的凉意……

    夜幕下,文焱朦胧的俊脸上笼罩着一层寒霜,眼底蕴含着一抹痛惜的神色,沉声说:“方惋,当你看见我的衣服有问题而怀疑我的时候,难道就是想的我这个前一晚跟你缠缠绵绵的男人其实是个种猪第二天就能跟外边的女人鬼混?你以前不是私家侦探吗,怎么在最关键的时候就不会思考了?”

    他沉重的语气,透露出他的内心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13acV。

    方惋心里已经酸水泛滥了,她垂着眼帘,默不作声……既然是她自己说的要文焱骂她,说那样会好过他沉默不语,那现在她也只能忍,尽管内心难受得要命,可她还是尽量地让自己不要脾气发作,毕竟,文焱所说的话,是击中要害了。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也还情有可原,但她是好歹也当过私家侦探嘛,细心敏锐又聪慧,怎么一遇到关于他的事就乱了阵脚,如果她的脑子肯多转几个圈圈想一想,她至少就不会当着那女人的面喊出文焱的名字了。

    因为她的过失,让文焱失去一个查案的线索,让他在下属面前那么没面子,方惋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文焱不说话,气氛僵硬,方惋咬咬牙,硬着头皮说:“文焱,今晚的事,是我不对,我已经认错了,我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无法挽回我造成的错误……让你在同事面前丢脸,我真的很抱歉,不过……他们也骂过我了,你就别再计较了好吗?”

    文焱听了这话,脸色不但没缓和,反而是越发沉郁了,拧着眉头,愠怒地瞄着方惋:“你还没搞清楚吗,同事面前丢不丢脸,我根本没想这个,我也不是在跟你计较,我是因为你不信任我所以才感到心寒,你明白吗?不管我们最初愿不愿意,现在我们是夫妻。在酒会的时候,我为了你而不惜跟穆钊杠上,去我家的时候,我为了你而向家人撒谎说你会做饭我吃得习惯,前两天我还费尽心思去设计杜伊航吗?我让他现出原形,我宁愿挨打也不要紧……而你对我所谓的感激,就只是停留在最肤浅的表面吗?怀疑我?呵呵……方惋,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方惋所有的隐忍,全都淹没在了文焱的最后这句话。身体里聚集已久的委屈和火气,被彻底激发了出来,一股血气直冲脑门儿!

    “文焱,你别太过分啊!我都已经认错了,已经接受你的教训了你还要怎样?我没良心?呵呵……我不是没良心,我是太傻!我是脑子短路了才会在看见你搂着别的女人时冲动地喊你!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在乎你这块臭石头!”方惋哽咽的声音低吼一通,转身就钻进自己的车里,怒气冲冲地发动引擎,以极快的速度驶离这里!

    夜空中,他的耳畔还回荡着她痛心疾首的话语,他的心犹如被打锤子猛砸了一下,呆呆地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刚才最后说了什么?她会在乎他?这是真的吗?

    其实文焱之所以会生气,主要原因不是方惋惊走了那个穿红裙子的女人,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在感到方惋不信任他的时候,他会那么难受,这种陌生的滋味,他没尝过,但却清晰地让他的心生生地发疼……而就在刚才,他听到方惋最后那句时,又会莫名其妙地欣喜。矛盾的心情,忽上忽下,他坚若磐石的心都被这小女人搅得乱七八糟的。自从十年前初恋女友尹梦璇离开之后,文焱很少像今天这么被人影响到情绪……

    那个穿红裙子的女人牵涉到的案件就是前几天才重新开始调查的土地局前副局长雷庆华自杀一案。文焱在带着下属和法证部的人去案发现场再次勘查取证之后,苏振轩很快就送来了指纹鉴定报告,经过与警方指纹库里比对,其中有两个人的指纹是跟资料相吻合的。这两个人都是有案底前科的,他们都曾因犯罪而坐过牢,出狱之后也没有脱离黑帮。其中有一位,文焱调查到他在案发当天确实曾去过三合桥,但却是跟他的几个朋友一起的,文焱问过这些人,口供一致,所说的时间是当天的旁晚,而雷庆华自杀是在早上。

    另外一枚可疑指纹是属于一个名叫李长发的男人,外号“癞子”。根据道上的人说,癞子前段时间挺活跃的,经常露面,但是最近几天消失了,一点音讯都没有,并且就在案发的前两天,癞子在他女朋友工作的夜总会跟她大吵一架,很多人都看见两人闹着要分手。

    癞子去了哪里,没人知道,警方也找不到人,但这个人又是必须要找出来的。他消失的时间太妙了,就是雷庆华案发之后。如果这不是巧合,那就是说明癞子有问题。

    癞子的女朋友莎莎,就是今晚方惋见到的那个穿红裙的女人。文焱不信莎莎跟癞子分手了,他从不轻易相信这世界上有无缘无故的巧合,所谓的巧合,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没发现那背后隐藏着的必然因素。案发前两天分手,紧接着案发之后癞子都失踪,而文焱了解到,即使是癞子坐牢三年,莎莎都还一直等着他的,并且据说莎莎怀孕,她和癞子已经准备结婚了,这么重要的时期,癞子居然玩失踪,连莎莎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吗?这也太令人难以信服。

    文焱没有像有的警察办案那样直接将莎莎带回警局问话,因为假设癞子是故意藏起来,那么,只要莎莎一被警方带走,癞子马上就会知道,他就算原本不打算离开本市的说不定也会立刻潜逃!

    文焱这两天刻意去莎莎上班的夜场,借机认识了她,她也对文焱这么英俊的男人很感兴趣,但这女人很谨慎,很狡猾,一点都不肯透露关于癞子的半点消息,甚至说自己根本不爱这个男人。文焱知道她很警惕,第一晚没有逼问,今晚他又去了。

    见了第一次,第二次去,莎莎将他当成是熟客,显得熟络了很多,并且在几杯酒下肚之后打算跟文焱去对面酒店开/房,文焱是想趁这机会套话,但他绝不会跟这女人上床的,连亲吻都不可能。

    癞子是本案关键人物,一旦找到目标,很可能会有重大突破进展,莎莎这条线是文焱好不容易才搭上的,眼看着那女人已经上钩了,但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想不到的是,方惋会出现,并且喊了他的名字。那女人时常混迹在各种娱乐场所,跟很多小混混都认识,文焱的名字,在黑道上是令人头痛的符号,她一听,当然是跑得比兔子还快。

    这一夜,两口子在家里都是各自关在自己的卧室里,整夜无话,却也彻夜难眠……

    ================================

    第二天。

    方惋睡到十点才起床,今天还是晚班,她不用那么早去。

    揉揉惺忪的睡眼,在床上坐了好半晌才爬出来照镜子……

    “艾玛呀……这谁啊!”方惋对着镜子惊叫了一声……她现在的形象好有个性,披头散发眼睛红肿面色惨白还加上黑眼圈,不用化妆都可以去拍鬼片了……

    “失眠真不是个好事儿啊,被折腾得跟黄花儿菜似的,唉……”方惋叹息一声,嘴里叨念着都进浴室去梳洗了。

    吃过午饭,方惋去蛋糕店上班,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心里还在为昨晚的事不舒服,加上失眠直到早上才睡了一会儿,她的黑眼圈明显,只好擦了些粉,画个淡妆,起码让顾客看见不至于觉得她有损店里的形象吧。惋子自是觉。

    闷闷不乐的心情,到了店里之后,没多久就被小龚和阿斯这两个活宝给逗笑了……

    小龚和阿斯最近都在追一部电视剧,是关于破案的英剧,两人看了之后就会在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展开激烈的讨论,分析剧情,解剖案件线索,俨然已经化身成为剧里的主角了,仿佛自己就是那聪明勇敢身手矫健的警察。

    方惋总是在一旁保持沉默,但有时还是会听见一些,见两人会为了谁是案件的凶手而争得面红耳赤,方惋原本是最喜欢看破案题材的电视电影,小龚和阿斯讨论的剧,她也看过。

    方惋对这方面有着浓厚的兴趣,但因为她不再干私家侦探了又怕自己会忍不住,所以她刻意压制着自己没有再看这类型的任何视频和图文资料。可现在偏偏眼前两个活宝说个没完,还拉着她当裁判,这不是等于在引诱一个钟爱吃海鲜但是又会过敏的人么?煎熬啊!(今天9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