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05章 卷三:想过要离婚吗?(加更求月票!)
    蛋糕店的工作虽然不是特别累,但每天上班所花的时间也不少,如果方惋想要抽空去找那个叫莎莎的女人,首先一点,从时间上就有所限制。她该怎么办?究竟要不要出手呢?这个问题,方惋脑子里只是萌生了念头,还没能下决定。

    糕的特累手。最近的天气开始渐渐变短,走在暮色的街头,阵阵秋风送爽,路边的的树木时不时飘下几片落叶,但当方惋进入紫金华庭的时候,入眼的依旧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好像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不曾有季节变幻,可是她却觉得有种不真实的浮华……

    重临旧地,方惋怀念的并非是这里的住宅和园林,而是她曾和父亲以及弟弟一起度过的时光。虽然很爱他们,很想有一天能跟他们一起住在这里以外的地方,但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只有等她自己具备一定的经济能力,才可以给父亲和弟弟一个舒适的家。这种事,她不愿假手于人,她没想过要让文焱花钱,在她的意识里,喜欢靠自己去争取实现想要的。

    今天林云芝不在家,方奇山打电话让方惋过来吃饭,他也是多日未见女儿了,想念得紧。

    方惋刚一踏进大门,一团小小的身子飞奔而来,奶声奶气地叫着姐姐,撒娇地躲进她怀里。

    方惋的心,一下子就软得发疼,紧紧搂着闹闹,亲着他的小脸蛋,抱着坐到沙发上,那心疼的眼神,母性的光辉,还有孩子那犹如见到太阳似的喜悦,无不让人感概……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时间和距离都无法抹去的。13acV。

    闹闹那双黑宝石般的大眼睛里流露出满满的依恋,窝在方惋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她颈窝里一蹭一蹭的,委屈地说:“姐姐……闹闹好想姐姐……为什么姐夫可以跟姐姐住在一起,闹闹就不可以?”

    孩子天真的话语,饱满着他的思念和依赖,他心里不知道多羡慕自己的姐夫呢。

    “闹闹……”方惋鼻子一酸,心里涨得难受,她该如何跟闹闹解释,他才五岁啊。

    “闹闹……姐姐也很想你,可是,你妈妈她住在这里,所以你只能……”方惋眼底闪过几分痛色,有些话,她对闹闹说不出口。

    闹闹肉乎乎的脸蛋上立刻浮现出失望的表情,眼眶红了,豆大的眼泪往下掉,可怜巴巴地说:“姐姐……我想跟姐姐一起住……我不要……不要妈妈……”

    “闹闹,你……”方惋越发心酸,一个才五岁的孩子啊,他能懂得多少呢,这么小一点,他应该是最依赖父母的时候,然而他却想要离开,不想跟自己的母亲在一起,这说明,那个恶毒的女人对闹闹所做的那些,让一个无知幼儿都无法忍受下去了!

    方惋伸出手为闹闹抹去眼泪,她也是强忍着没有哭,尽管她的心痛得要命,但是在闹闹面前,她不会让自己掉泪……因为,闹闹是如此依赖她,相信她,在孩子心里,她就是可以依靠的港湾,所以,她要保持自己坚强的一面。

    这纷嫩的小脸啊,笑起来是多么可爱,可现在却哭成泪人儿,方惋的心都要碎了,每当看见闹闹委屈的时候,她就恨不得天上能立刻掉下一大堆钱,让她能用钱将林云芝那个女人淹没,然后将闹闹带走!

    姐弟俩抱成一团,姐姐在小声安慰着弟弟,温柔的样子,不止是像长辈,更像是孩子的母亲。而方惋给予闹闹的爱,绝对比林云芝要多无数倍。

    方奇山从厨房出来就看见这一幕,整个人就那么僵住……他听见了闹闹所说的,他没有生闹闹的气,他只是气自己,恨自己,没能将林云芝那女人管教好,她对于闹闹的打骂,让人防不甚防,闹闹受够了,所以才会害怕,会想离开,连亲生母亲都不想要了,因为那个女人根本不配当闹闹的母亲。

    方奇山悄无声息地走过来,手臂张开,将自己的两个孩子抱在怀里,仨人互相传递着温暖,传递着力量,只有这样,他们心里痛得被挖去的那一块,才能互相弥补……

    方奇山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是孩子的父亲,他激动的情绪很快平复下来,亲切地拍拍孩子的头:“好不容易姐姐回来一趟,闹闹乖,不哭了,开心一点,我们吃饭了。”

    闹闹很懂事,爸爸这么一说,他的哭声就小了许多,只是他依旧赖在方惋怀里不肯出来,连吃饭也要姐姐抱着。姐姐的怀抱好温暖好舒服,闹闹一刻都不想离开,因为他知道,他的时间不多,姐姐一会儿还要走。

    “闹闹,你先前说姐夫……你见过?”方惋想起闹闹说的,是指的文焱吗,但是她不记得文焱见过闹闹。

    闹闹点点头,稚嫩的声音说:“上次家里进来了小偷,姐夫来家里了……”

    “小偷?什么时候的事?”方惋这话是问的方奇山,目光也落在他身上。

    方奇山眼底迅速掠过一道复杂的神色,随即摆摆手:“小事而已,也没丢什么贵重的东西,不用紧张。”

    方惋不是傻子,如何看不出父亲这轻描淡写的神情下,隐藏着些许异常。紫金华庭的安保措施,在全城的高级住宅区中算是数一数二的,一般的小偷没胆进来造次,并且,父亲没有向她说起这件事,文焱也没有,两个男人都同时不说,代表着什么呢?

    “闹闹,不用叫姐夫,就叫文哥哥吧。”方惋也不多问,在闹闹面前,她只想让孩子开心一些。

    “闹闹,吃这个,你最喜欢的!”方惋将菜喂到闹闹嘴里,看着闹闹乖乖地张开嘴,吃得津津有味,方惋心里也是高兴的。虽然她也知道,吃完饭之后就要离开,但现在,她只想珍惜眼前每一分每一秒与父亲和闹闹相处的机会。如果不是因为与林云芝之间闹得太僵,方惋也不会来去匆匆,她如果不趁林云芝回来之前就闪,只怕那女人回来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了,方惋不怕林云芝,怕的是她走之后,林云芝又拿闹闹出气……

    方奇山慈爱的目光一直都没离开过两个孩子,给孩子夹菜,看着他们吃下他亲手做的饭菜,他心里说不出的感慨和幸福,还有一丝淡淡的轻愁……眼下这温馨的时刻,如果能永驻,那该多好啊。他这下半辈子,不就是为孩子们而活着吗,可是,方惋已经嫁人了,并且林云芝是这个家里的女魔头,方惋难得回来一次。只有她回来的时候,这家里才会有笑声……

    “惋惋,这是你最爱的萝卜老鸭汤,来尝尝爸爸的手艺有没有退步……”方奇山笑着为方惋盛汤,眼里明显的宠溺,让方惋心里暖暖的。

    简单的三菜一汤,却都是方惋和闹闹喜欢的,好久没有吃到父亲做的饭菜,方惋胃口好极了,吃了两大碗饭,汤也喝得不少,三人齐心协力地将桌上的菜吃光了。

    这是从离开这里到现在,吃得最好最幸福的一顿!方惋这么想,方奇山和闹闹也是这么觉得。

    闹闹一直粘着方惋,尽管知道姐姐会走,可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还是存在着一丝幻想,好希望姐姐能留下来,或者将他也带走吧……

    吃完饭不久,闹闹就在方惋怀里睡着了。是方惋故意给闹闹将童话故事和唱摇篮曲,使得闹闹能尽快入睡。她实在是不想闹闹看着她走,只好让孩子快快睡去。这样,至少她走的时候,闹闹不知道,也就不会哭……

    闹闹临睡前还念念不忘地小声嘀咕:“文哥哥把姐姐抢走了……姐姐,你问一问文哥哥,可不可以让闹闹跟姐姐住在一起……”

    孩子的乞求,是他心底最真实的声音,这近乎梦呓的呢喃,那么轻那么细,却深深地印刻在方惋心上。她不会忘记,当她新婚第二天回到这里拿东西的时候,她被林云芝逼得脱去了衣服才离开的,幸得闹闹当时还将他最喜欢的卡通毛巾被给她了,当时的她就曾暗暗发誓,只要有一天闹闹愿意离开这里,她一定会竭尽所能将孩子从紫金华庭这看似尊贵却藏污纳垢的地方解救出去!

    方奇山将方惋送到门口,依依不舍地塞给她一个饭盒,目光泛起隐约的晶莹:“惋惋,这是你喜欢的菜,我先前给你留了些,你拿回去吃。”

    方惋心头一窒,胸口那一股压制已久的酸胀感一下子就汹涌起来。像接过珍宝似的将饭盒拿在手里……这哪里是菜,这分明就是一个慈父对孩子深沉如山的爱啊!

    好多好多的话哽在喉咙,方惋差点就忍不住要向父亲痛诉自己所有的憋屈和心事,但她最终还是硬生生逼回肚子里去了。看着父亲殷切而慈祥的目光,看着他越发花白的头发和脸上越来越多的皱纹,她发现,父亲,真的老了,她如何舍得再让他分担她的不愉快?

    方惋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对着方奇山绽放出一个温暖而甜美的笑容:“我一定会把这盒饭当宝一样珍藏的。爸爸,进屋去吧。”

    方奇山欣慰地点头,又叮嘱了几句才极为不舍地转身。

    夜幕深浓,掩去了方惋眼中闪烁的点点泪花,看着父亲的背影,曾经挺直的脊背已经略显佝偻了……方惋心中的酸涩在翻滚,忍不住轻轻地呼唤:“爸爸……您有没有想过跟林云芝离婚?”(已更一万二,月票多多还会有加更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