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07章 卷三:柔情蜜意
    意外的惊喜刚刚涌上来,只听得身后的脚步声响,是小欧。

    文焱背对着小欧,以极快的速度将那张照片抽出来放进口袋,整个过程不过才短短两秒钟,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畅快,小欧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头儿,什么发现都没有,我们还要继续吗?”小欧有些泄气地说。这家伙的优点就是年轻帅气有冲劲,但是耐心就不太多了。

    文焱不动声色,将相册重新放在书柜,淡淡地说:“今天先就到这里吧,可以收工了。”

    “呵呵……头儿,幸好你说可以收工了,不然我又要被女朋友骂。”小欧讪讪地挠挠头发,看向文焱的目光那叫一个感激啊,难得头儿今天这么爽快。

    小欧现在是跟文焱越来越熟络了,胆子也大起来,说话也不觉得拘束了。文焱依旧还是那个脾气,只不过,小欧渐渐明白,文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好听的话不会挂在嘴边,但他这个人很务实,属于行动派,比如上次小欧在行动中突然中暑晕倒,文焱没去追目标,而是先将小欧送来医院了……还有平时的一些小事情,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文焱其实不是像别人传的那么脾气臭,是因为他跟许多警察的做事方法不同,他太刚直,他不走过场不浮夸不虚伪,他某些地方是跟这个乌七八糟的社会格格不入的,所以才会让人觉得难以相处。小欧感觉出了文焱的为人,他也乐意跟着文焱,内心是把文焱当成师傅看待的。

    文焱和小欧离开了雷家,曾燕一直送到了门口还在千恩万谢。而文焱在将车开出小区时,小欧说他不顺路,就另外坐出租车走了。

    文焱从车里望着小欧所乘的出租车远走之后,他立刻掉头,将车又开进了小区。

    刚刚送走他们的曾燕,见到文焱又返回来了,她心里诧异,但还是很客气地招呼着……

    “文队长,您是不是忘记拿什么东西了?快进来坐!”曾燕和蔼的笑容使得她这张蜡黄的脸显得也不是那么难看了。丈夫的死,让曾燕一下子老了不少,原本三十五的女人看起来像有四十多岁了。

    “曾女士,我没有掉什么东西,只是想起一些事情需要问你。”文焱不急不慢地说着,走进客厅的沙发坐下。

    曾燕表现出很合作的态度说:“文队长尽管问,我也希望我丈夫的案子可以早点有眉目,只要是我能出力的地方,我一定会配合警方的调查。”

    文焱没有立刻将口袋里的照片摸出来,而是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雷庆华和曾燕最初是怎么认识的,比如雷庆华年轻的时候都有哪些要好的朋友……

    曾燕都一一据实回答了,文焱见聊得差不多,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了先前他发现的照片。

    “看看,这里边的人,你都认识吗?除了你老公之外。”文焱在曾燕猝不及防的时候来这么一下,是他惯用的一招。在对方毫无防备之时,突然抛出问题,就是要观察对方第一时间里最直接的反应。

    果然,曾燕在接过照片时,一不小心,她那只抓着抱枕的手猛地攥紧了,但只是短短几秒就松开来。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文焱的眼睛,他心里浮现出两个字——有戏!

    这么一来,文焱反而不紧张了。悠闲地把手放在沙发的扶手上,修长的食指轻轻敲着,犀利的目光落在曾燕脸上,他没急着出声,他在等。这种感觉很像狩猎,山洞里会出来什么动物,他不知道。正是因为不知道,才会有惊喜的时刻。

    外惊听身云。查案的过程,感觉,未知的刺激,让文焱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如果说最开始他只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而做出成绩,屡破奇案,但如今他发觉自己是真的融入进了这个角色,虽然骨子里他时刻不忘自己是个特种兵,但是,他已经是发自内心地想要把警察这工作干好,不仅是为任务。而是……只要在任一天,他就要对得起自己这个警察的称谓。13acV。

    曾燕低垂的眼帘里,暗潮汹涌,但她自认为掩饰得很好,看了一会儿就将照片递给了文焱,并且说自己只认识其中三个人,其他的都不认识。而她说的三个人里,显然是没有付金水的。

    文焱讳莫如深的鹰眸里蕴含着睿智的光芒,嘴角淡淡的笑意噙着,低沉的声音里有种诱导的力量,缓缓在空气里铺开:“曾女士,我希望你明白,你丈夫的案子有多棘手,相信你早就知道,上头不让查,就连市里领导也有施压。我是冒着怎样的压力在重新调查,你心里应该有数的。如果我得不到有利的线索,那么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这案子,将会再一次地沉寂下去,想要破案,机率几乎是零。除非……”

    说到这儿,文焱故意停顿了下来,拉长了尾音,审视的目光看着曾燕脸上各种表情变化。见她果然是表现得十分纠结,明显地思想挣扎,他这才又继续说:“除非我能查到新的证据,让案子有突破性的进展,否则,我拿什么去堵住领导们的嘴?所以,曾女士,如果你想到什么线索,请务必,在第一时间告诉我。”文焱刻意加重了最后一句话,目的就是要看曾女士会作何抉择。

    曾女士被文焱的一番话打动了,其实她也明白,文焱所言不假,没有线索的话,即使他肯重新调查又有何用?

    文焱很耐心地在等,他无法预期曾女士将会说出怎样的消息,价值如何,但至少,他可以肯定的是,那张照片,曾女士没有说实话。

    曾女士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把心一横,指着照片里雷庆华旁边的位置说:“这个人……他叫付金水,不只是庆华的初中同学,也是他的结拜兄弟。”

    “什么?结拜兄弟?”文焱心头巨震,深邃的瞳眸猛然收缩,这消息也实在太重了!

    知道自己会得到线索,但却料不到是如此令人意外而震惊的收获!

    付金水的结拜兄弟,这是文焱所掌握的资料里没有的,也就是说,警方也不知道。这事一个极为重要并且珍贵的消息!

    雷庆华,土地局副局长,他居然跟付金水那个通缉犯是拜把子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文焱亲眼看到这照片,他兴许还不敢相信,但是,这照片上看得出来,付金水和雷庆华的关系确实挺好的。能结拜,那也不足为奇了。

    “文队长,不是我故意隐瞒你,只是……关于付金水的事,好多人都知道他是个通缉犯,我……我是不希望我们家跟这个人扯上任何关系的,但是为了协助警方调查案子,我只好……只好说了。文队长,请你替我保密,好吗?虽然我丈夫不在了,可我不能坏了他身后的名誉。”

    还名誉呢,现在很多人都在传雷庆华是“被自杀”的,说他可能是因为生前牵涉到太多见不得光的事,所以才会在纪委组织特查小组来市里之前就归西了……

    “曾女士,你大可以放心,我知道哪些线索是不可以向外界透露的。那么,可以说说你是怎么知道付金水这个人的,他跟你丈夫之间有些什么样的来往。”文焱俊朗的面容上露出期盼的神色。

    但曾燕闻言却皱着眉摇头:“这个付金水,我只是在几年前见过一次而已……是我陪庆华去打高尔夫球,在球场的一个角落里,我发现庆华在跟一个男人吵架,我从来没有见过庆华打人,但那次,他却出手打了这个照片上的人,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上去劝,可是庆华只是叫我别管。付金水见我来了,很快就走掉,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过。那次的事给我印象很深刻,自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付金水跟庆华来往。文队长,庆华他不会跟付金水是一路人的,虽然他们是结拜兄弟,但庆华绝对不会参与走私贩毒的!”曾燕有点急,生怕文焱不相信。

    “你丈夫生前是不是付金水的同伙,这件事,我会去调查的,我想问你,你是怎么知道付金水跟丈夫是结拜兄弟,他们当时吵架的内容你还记得吗?”

    “内容记不清楚,只记得庆华朝着付金水吼,说什么如果时候知道付金水会走到那一步,他们以前就不该结拜……其余的内容,我也没听清就跑过去劝架了。”曾燕这回是到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但她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付金水的事,看来始终还是瞒不住啊!

    文焱和曾燕又聊了一会儿,天色已晚,他起身告辞,显然的今天已经收获巨大,真的可以收工了。

    文焱先前对小欧隐瞒了照片的事,他是不想让小欧知道他找到了什么,因为……毛大志出事那天,除了他自己,其余所有知道行动细节的警员,包括局里两位正副局长,全都有嫌疑。文焱始终要防着局子里的内鬼,在不确定谁是内鬼之前,他不敢相信局里的任何人。照片的事,他要亲自带回局里,然后才敢将照片拿出来做为证据。

    契机,文焱终于等到了。在离开部队快半年的这个时刻……任务艰巨,耗时漫长啊!

    文焱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那个特殊的电话……蓝牙耳机里传出熟悉的男声,是部队首长。

    “怎么,咱们的文中校是有什么可喜消息汇报吗?”首长的语气听起来十分轻快,少了几分严肃,多了几分亲切。因为首长内心也是在日夜盼着文焱能早点回部队的,几个月没见了,说不挂念是假的。

    文焱听首长语气亲切,他也不由得轻松一点,颇为欣喜地说:“首长太英明了,您说得没错,我今天在查雷庆华的案子时,摸到了一条线索,是关于付金水的,并且是我们以前没有掌握的线索。”

    “哈哈,好样儿的!你小子真没让我失望!”首长爽朗的笑声显示出他此刻的心情,在适当的时候,毫不吝啬的鼓励和肯定,是身为一个领导所必须具备的。

    文焱接着就将有关线索向首长汇报了,首长深感欣慰,自己的眼光没错,文焱确实是国家培养出来的优秀战士,是精英中的尖子。

    首长也不是时时刻刻都严肃得要命的,快要挂电话的时候,首长出于关心,问了一句:“婚后的生活还习惯吗?”

    文焱一愣,这货居然耳根发热了:“首长,目前为止,还……还算习惯吧。”

    “嗯……夫妻生活,我不会管你的,但是身为你的上级,我必须提醒你一点,不要忘记你当初被家里逼婚时是出于什么原因的考虑才娶的方惋。不要沉溺在温柔乡里而误事。林云芝与付金水有过接触,而她又是方惋的继母,你该懂我的意思。”首长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让文焱的高兴劲儿灭了一半。

    “是!请首长放心,我会保持清醒,尽全力完成任务!”文焱回答得响亮,可就是心里不可抑制地涌起一股酸涩的感觉,让他极为不舒服。也许,他真的该开始做点什么了,首长不也再次提醒了么……

    =========================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也是留给肯努力的人。文焱那边有进展是因为他坚持不懈地在查,而方惋呢?她也想这样,只不过她由于工作时间的限制,不能随心所欲地出动,只有在工作之余才行。

    要工作,还要查莎莎的下落,方惋忙得晕头转向,每天都睡得很少,有时只睡四五个小时就去上班了。虽然她身体素质是不错,可精神状态还是显得有些倦怠了。

    难得文焱今天在家吃早餐,因为今天周末,他该休息了。但是,他吃完早餐还会去警局的……找到癞子,越发是件刻不容缓的事。

    方惋从卧室里走出来,穿着睡衣,头发散乱,迷迷糊糊的,揉揉自己惺忪的睡眼……呀,那餐桌旁边坐的男人可不是文焱吗?

    鼻息里飘进豆浆油条的味道,方惋此刻真想冲上去啊……可是,她没忘记,几天都没跟着男人说话呢,现在突然说要吃他买的豆浆油条,她有点不好意思。

    方惋冲着文焱咧咧嘴,算是打过招呼了,转身走进浴室里,涮洗了出来,文焱居然还在吃。

    方惋咬咬牙,下意识地摸摸自己扁扁的肚子,心想啊,反正他也不在乎她饿不饿……

    文焱也是穿的睡衣,米色的棉质长袖十分休闲,为他俊朗的外表增添了几分亲切感和儒雅的味道。方惋忍不住心里腹诽……这男人还好不是哪个富豪家的公子,否则,只怕不知道能招多少狂蜂浪蝶呢!方惋这个想法在不久之后她见到文焱的外公时,将会彻底打破。那时她才会知道,自己的丈夫原来真的可以被冠上高富帅的美名。

    “过来吃早餐,我买了你的一份。”文焱冷不防冒出这么一句,让方惋一下子怔住了。

    方惋想说自己不饿,可是……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什么声音?”文焱假装不知,可眼底却含着一丝戏谑。

    方惋窘了,肚子啊肚子,你叫得真是时候,叫得真是美妙!

    既然这样,她也懒得装了,慢吞吞地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啦。”方惋手里拿着油条,张嘴一口就咬下去。

    文焱还在撕着另一根油条,方惋以为他还没吃饱:“你放心……我不吃太多,就一根行了。”

    她这么客气,文焱一听,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深邃如潭的眸子凝视着她,声音竟是比平时柔软多了:“这是给你的,油条这样泡在豆浆里吃,会更有味道。”

    “呃?”方惋嘴里还包着油条,差点把她哽住了,一双杏目睁得大大的,满是惊诧。天啊,他转性了吗?怎么突然一下子对她这么温柔?他眼里那陌生又熟悉的光芒,是宠溺么?是她眼花了吧?

    这一刻,方惋觉得文焱的双眸就像是夜空的黑洞,要将她的魂儿都吸进去……

    很少见她呆呆傻傻的样子,粉嘟嘟的腮鼓着,嘴里的油条都忘记嚼了……她还有这么萌态可掬的一面,真的好可爱,让人忍不住会想要去捏一捏她纷嫩水灵的脸蛋……

    文焱的目光越发温和,隐隐的柔情,还有几分疼惜……她这几天精神状态欠佳,他看在心里的,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是为那晚的事在自责。文焱终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他也知道她是无心的,看见她憔悴、自责,他也不好受,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方惋终于回过神来,急忙将他弄好的豆浆油条夹起来放进嘴里……嗯嗯,好吃好吃!

    方惋乐呵呵地笑,开心啊,他主动跟她说话了,是不是说明,他已经原谅她?

    文焱看着她白净清透的小脸绽放出熟悉的笑容,他知道,自己先迈出这一步是正确的,冷战总算是破冰了!

    “你的脸上沾到东西了……”话音一落,下一秒,文焱修长的手指勾着方惋精巧的下巴,在她呆滞的目光中,低头凑近她的嘴,轻轻地一伸舌头……她嘴角的油条被他吃进了肚子里。如此暧昧亲昵的举动,让方惋瞬间听到了春暖花开的声音……(今天两万字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