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08章 卷三:他脸红的样子真可爱
    方惋的脑子迷迷糊糊的,感觉有点不真实,但是,无可否认,她心底有个清晰的声音在说,她喜欢这样……

    女人的心思和感官或许比男人细腻许多,有时面对着自己喜欢的人,即使只是那么小小的举动也会让她的心悸动而忽略之前那些不愉快的画面。鴀璨璩晓

    文焱只是轻轻用舌尖一触她的唇角就移开了,他也想不到自己会这样,不是事先设计好,就是下意识的心头一动,是他最直接最真实的反应。

    惋子或声使。两人这么近距离地坐着,如果不说话,仿佛就能听见对方心跳如雷的声音。

    方惋心里偷着乐,红着脸垂下头,筷子搅动着碗里的豆浆油条,心思却还是刚才那一幕。

    “你……不生气了?”方惋试着问。15881229

    “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呃……”方惋嘿嘿地笑。

    “你是不是在心里说我很小气?”文焱就像是看穿了她。

    方惋怪嗔地看了他一眼,那目光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最近几天怎么了,精神恍惚,看起来挺憔悴,还是为那天的事在意?”文焱神色如常,但眼神里却多了几分关切。

    方惋脸上一僵,心想啊,暂时不能让文焱知道她在偷偷找那个叫莎莎的女人,不然他一定会觉得她是多管闲事。

    “我……我找到一份在蛋糕店上班的工作,所以……有点忙。”

    “嗯?蛋糕店?蛋糕店需要忙到晚上12点才回家?”文焱犀利的鹰眸看着她,像是要将她的心思全都透视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12点回来的?我记得……我回来的时候你房门关得好好的,不是已经睡着了吗……”方惋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里除了诧异,还有丝丝窃喜。他有留意到她?他会在乎吗?

    “我那时候是刚好醒了一下,所以知道。”文焱的脸色略有点不自在,低头继续喝豆浆。他才不会说自己是躺在床上等了一个小时没睡,直到知道她回家了才睡着。

    “哦……这样啊……”方惋的语气里透着明显的失望,她还以为他会刻意等她回家,原来不是。

    文焱哄女人的方法真的很烂,他虽然是觉得两个人这么冷战下去不好,好不容易想通了他自己先主动跟她说话,但是接下来要怎么做,他又犯傻了。

    “咳咳……那个……蛋糕店做得还习惯吗?老板对你还行吧?工资多少?还有……”

    “嗯?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我说文焱,你是不是得职业病了啊,我可不是你手里的嫌犯。”方惋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还是不反感的,他问,至少说明他不是完全无视她啊。

    文焱有点尴尬,确实是有一点职业病倾向了,突然冒出这么多问题,可是这些都是他想要知道的。他对她的事,什么时候开始会在意了?

    “我们是轮班制,有时早班有时晚班,晚班要十点才下班。遇到店里忙的时候我还得出去送货,开着摩托车……”

    “摩托车?你自己不是有车吗?”

    “我是有车,但是那晚你不是看到了吗,我的车又不是停在店门口,是停在那边的停车场啊,从店里走到停车场有段距离,最少需要好几分钟吧,还不如我就在店门口直接把摩托车开走,几分钟,有时候我都已经到目的地了。”

    “几分钟就到?你每次送货都开得那么快吗?”文焱的脸色有点沉了,他想起自己有坐过一次方惋的车,她确实技术不错,可想而知她开摩托车的速度会更加快……

    方惋讪讪地笑笑:“嘿嘿……也不是很快……反正没有被交警逮到。”当然了,没被逮到那是运气好,不代表她没超速。

    文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黑着脸说:“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女人,不要太彪悍,开摩托车本来就有危险,你还开那么快,那万一要是哪天你不走运……”后边的话,文焱没说了,但他冷厉的眼神足以让方惋心头一颤。他又在发什么火啊?

    发什么火,文焱自己还纳闷呢,一想起那女人开着摩托车在马路上疾驰、狂飙,他的心脏就不由自主地收缩……他是紧张了,但他就是说不出温柔的话,本来是关心她的,结果说出口就变味儿了。

    方惋怔怔地看着他,露出思索的神情,好半晌才闷闷地说了一句:“文焱,你是不是在紧张我啊?”

    “。。。。。。”

    “紧张你?开什么玩笑!”文焱反射性地立刻否认,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

    方惋这回可没那么傻,她的倔脾气也上来了,她不打算就这么放弃。

    方惋眼里闪过一缕促狭的光芒,手勾在他的脖子上,大着胆子捏捏他的俊脸:“文焱,你脸红的样子好可爱。我是不是说中你的心事了?不然你怎么会脸红?脸红不可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快点承认啦……不然……不然今天我就不让你出门!”

    文焱真想掐方惋脖子,这女人,居然威胁他?不……是调戏他。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脸红了?我是气色好,哪像你,脸色白得跟纸一样!”文焱死不承认自己脸红,他才没傻呢,承认还不被她笑死?

    方惋也不生气,到是觉得跟他斗嘴很快乐,两人从认识到现在不都是一路小闹小斗的走过来的么,其实那样都比冷战要好得多,起码互相还有交流。

    “方惋,你看看几点了,你今天休假吗?”文焱赶紧地转移话题。

    方惋一惊,下意识地往墙上一瞄——

    “我走了!”方惋急急忙忙往卧室冲去,几分钟之后换好衣服出来,一边走一边梳着头发。

    文焱的窘境解除了,这下轮到方惋了……

    方惋在大门那里穿鞋子,文焱悠闲地坐在餐桌上抽烟,深邃惑人的眼眸里酝酿着异彩,就在方惋伸手打开门时,文焱冲着她的背影说:“我记得那天晚上你是不是说过你很在乎我?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男人这得意洋洋的口吻,简直有种尾巴都翘上天的架势,活像是他终于发现了一件让他自豪的事。

    方惋惊悚了,浑身一颤,回头冲他吼了一句:“自恋狂!”

    方惋逃也似的跑了,身后传来一阵猖狂的笑声……

    文焱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想起她惊讶的神情,仓皇而逃的背影,他就是心里舒坦,越想越觉得,或许她真的对他有那么点意思了……

    文焱笑得爽了,心情舒畅了不少,继而又想起方惋说她在蛋糕店工作的事,这女人,还真犟,明明喜欢做私家侦探,却还要硬逼着自己放弃,转行去卖蛋糕。不过这样也好,只有暂停一段时间,或许她才能认清楚自己的本心,才会懂得该坚持的是什么。

    ============================================

    雷庆华的案子,由于文焱找到了新的线索,并且是关于付金水的,所以他有充分地理由继续调查下去。这是他久等的契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错过。

    这天,警局的会议室里端坐着十来个人。除了刑警队的全体人员,还有局里的正副局长。气氛隐隐有些紧绷,会议一开始的时候郭局就已经将刑警队的人痛斥了一顿,文焱是首当其冲的一个。

    文焱和郭局之间产生意见分歧,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两人的行事作风大有不同。文焱是务实派,尽忠职守。而郭局是官僚作风,开口闭口都是官腔。文焱已经习惯了与郭局对垒,不管郭局说话怎么强硬,文焱不像最初的时候那么容易被影响,变得更加镇定,从容。

    “郭局,雷庆华的案子,市领导在施压,这点我知道,不过,请大家先看看我掌握的新线索。”文焱胸有成竹,将那张在雷家得到的照片拿了出来,放到桌子中央。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望去,全都集中在那照片上。

    副局长赵礼仁首先伸手去将照片拿在手里……14DqR。

    文焱昂首挺胸地站着,目光沉静,他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领袖气场,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大家请注意看,照片中,少年时期的雷庆华,他左边站的那个人,就是通缉犯——付金水。”

    照片从副局长手里传到郭局手里,再传到刑警队其他警员的手里。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差不多的,看不出任何异常,窃窃私语中,除了惊讶,没别的。

    文焱锋利如刀的眼神仔细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将他们的神情尽收眼底,同时,他还不忘给大家来一记猛料。

    “据我所知,付金水与雷庆华是结拜兄弟,大家想想,雷庆华现在死了,不管是自杀或者是他杀,付金水都有可能会偷偷潜回来,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在本市某个我们不知道的角落。这些线索,够不够理由重新开始对雷庆华案子的调查?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去碰一碰付金水这枚地雷?”文焱的这一番话,让会议室里顿时陷入可怕的寂静,全场鸦雀无声……(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