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14章 卷三:夫妻俩的情趣
    ?最新消息,追过我旧文《总裁的新鲜小妻子》的亲们请注意,应广大读者要求,那个文从今天开始将会继续更新,将我没有写到但是大家又很想看到的内容写下去!欢迎捧场!】

    正文:这一晚,方惋终于体会到文焱这男人还真是“说话算话”,赶着回家努力耕耘,果真就是勤奋得不得了啊!

    卧室里。

    “我好累……我要睡觉了……”

    “累?不是吧,我觉得挺好的,你看……我这……”文焱大刺刺地躺着。

    “男人,别拿你的皮糙肉厚来炫耀……我可没当过兵,我没你那体力……”方惋软绵绵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性感的慵懒。不是她突然有女人的性感了,而是被文折腾得够呛,说话都气息不足了。

    文焱确实是兴致正浓,侧过身子,手撑在枕头上,冲着方惋挑眉,邪笑:“明天你不是休假吗?正好我也休息。”

    “你……”方惋愕然,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

    “休假是么?呵呵……你是打算让我休假的时候也下不了床吗?”

    “我没那意思……”

    “我看你就是那个意思!我告诉你啊,别来了,不然可别怪我辣手摧草,哼哼!”方惋说着还用手做了一个折断的动作,惹得文焱脸色一变,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某处……

    “呵呵……睡觉,睡觉……”

    “。。。。。。”

    夫妻俩之间这种不算温柔但却充满情趣的相处,蕴藏着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到的温馨。

    他结实的胸膛里,有种令人安心的味道,她不想动了,也懒得起身,而他也没有放开她香软的身子。没有刻意,只有自然的亲近,彼此虽然都没说出来,但其实内心都有同样的感觉……那就是,宁愿跟对方斗嘴抬杠,也不愿意冷战。如果没有对方的存在,如果彼此形同路人,那这屋子将会失去生机,冷清得可怕。想要一个伴,每天起床能看到,每晚睡前能拥着,哪怕是在最烦恼的时候也不想独自一个人对着冷冷的空气发呆,视线里总要有对方的影子,才会觉得心头是踏实的。

    这些感受,说是习惯也好,说是日久生情也好,总之,方惋和文焱心里,模糊的情绪更加清晰了。

    第二天方惋休假,但她还是轻松不了。由于昨天被文焱的外公请走,她原本跟吴瑞约好了去找人的,结果只能改到今天了。

    方惋去找的人,是莎莎的亲戚,住在市郊,这是莎莎在本地唯一的亲人……虽然是远亲。

    主人是一位憨厚老实的中年夫妻,他们对于方惋的到来并不意外,他们说,最近都有好几拨人来打听过莎莎的下落,但全都失望而回。这对夫妻说他们很久没有见到莎莎和她男朋友了,平时也都不大来往的。13acV。

    方惋颇为失望,眼前的夫妻俩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再瞄一瞄这屋子里,毫无可疑之处。

    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方惋是白走一趟了。其实她不知道,不只是她白跑了,文焱也曾来过这里,并且还派手下监视了好几天,直到警局里人手不够了,才撤销监视。他们也同样没有收获,这对夫妻每天的作息时间都很规律,没有可疑的人进出。

    方惋见自己问不出什么消息了,只好准备走人,就在她刚踏出院门口的时候,无疑中瞄了一眼晾在架子上的衣服,不由得心里一动……她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目光扫过那中年妇女的胸脯……那么干瘪,目测顶多是穿32的胸罩,但奇怪的是,院子里晾的胸罩明显是大一码的,应该是36的吧……

    可是这夫妻俩只有个儿子,并且,这胸罩还是湿的。

    方惋心中一亮,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什么都没有再说,告辞了。

    方惋离开之后,一直都在琢磨那胸罩的事儿,越想越是感觉不对劲……如果大胆地假设一下,会不会刚才那对老实巴交的夫妻家里实际上藏着其他人?但屋里全都看过了,就只有这夫妻俩,怎么藏得住人?

    不管怎样,方惋的疑惑都是值得追查下去的线索,至少还有那么一点希望,也不算是一无所获。

    就在方惋为寻找癞子的下落而发愁的时候,她接到一条消息……今晚将会有人出海。当地人口中的“出海”,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坐船逃跑”。

    为她提供消息的人,知道方惋和庄郁是朋友,所以才会买账,而据说今晚出海的人当中,有一个人很可能是癞子。为什么说是“可能”呢,因为前去接洽付钱的不是癞子本人,但却是癞子的朋友,以前与他一起看场子的,付钱的时候说了,晚上将会是另外的人登船,他只负责联系和付账。

    是否就是癞子,有50%的可能。方惋不会错过的,她决定今晚就去码头等着。最近“出海”的生意很吃香,因为市区时常都在戒严,进出车辆全都查得比平时严格。一些见不得光的人想要坐车逃跑,难上加难,所以,水路就显得更加弥足珍贵了,自然价格也是水涨船高,比以前多了几倍。

    方惋早早地就吃了饭,一个人悄悄地来到了侦探社,将她的保险柜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她所熟悉的宝贝……红外望夜视远镜,黑色紧身套装,监视器摄像头……等等,这都是她曾花了不少血本买回来的。在她不做侦探的日子,她将宝贝们锁起来了,但今晚,她会再一次用到。

    穿上这黑色紧身衣,富有弹性又透气的料质,一点都不会让她感觉拘束,反而是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和轻松。她娇小玲珑的身体曲线全都紧紧包裹在衣服之下,薄如蝉翼的衣服,却不会透出里边的内衣裤,像是一层薄薄的皮肤贴在身上,穿起来可以让她比平时更加灵活自如。

    软质皮靴蹬上脚,再插上一把匕首防身,脖子上挂着红外夜视望远镜。身上斜跨着一个黑色小包包……全身黑,有利于她融进夜色中,不被人发现。

    做“出海”生意的老板真会选地方,这附近岸上两边全是黑压压一片树林,便于隐蔽。通常老板会开着船从海上过来,靠岸,而要乘船的人就事先在树林里寻个合适的地儿待着,等船来了再上。当然了,在他们出现之前,会小心翼翼的观察,直到认为安全的时候才会现身,上船。

    天刚一黑,方惋就潜进了树林,在靠近岸边的地方蹲下来,躲在树后边,悄无声息地,等着目标出现。癞子的照片,方惋看了无数遍,相信只要癞子一出现,她就能认出来。

    等了大约两个小时,方惋脖子都伸长了,才等到了岸边传来异常的响动……有船来了!

    方惋精神一振,举起夜视镜一看……果然,一艘小小的游艇靠近了岸边,上边还有两个男人。

    他们很谨慎,没有立刻停下,先是绕着这附近转了一圈才又回来,发现没有异常情况,下肯将游艇停靠。

    树林里前后走出三个人影,看样子就是今晚要“出海”的人了。

    方惋用夜视镜看得清清楚楚,三个人全都是有头发的男人啊……方惋又一次失望了。癞子没来。而文焱也没来。方惋在一个小时之前就打过文焱的电话,不通,她给他发了短信,让他快点来这里。

    癞子为什么叫癞子,就是因为他以前头上长黄癣,开始脱发,道上的兄弟就送他以绰号,后来他的黄癣病治好了,他也不再留头发,从监狱出来一直都是光头。方惋看到的照片上,癞子也是光头,因此她脑子里就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癞子是光头。

    新息裁鲜捧。方惋不甘心,在想着还不会不会有人来?也许癞子迟到了呢?

    就在距离方惋只有几米远的地方,那三个等待上船的人正在跟船老板谈着什么,方惋发现其中有一个人是跛子……

    跛子男人蓄着一撮小胡子,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他似乎是跟船老板起了争执,以至于才耽搁了还没上船。没错,因为船老板要临时加价,坑爹啊,跛子男人没钱,当然就急了。

    他们在争论什么呢,方惋依稀听到船老板说了一个名字……长发。

    长发?是那个人的名字么?方惋怎么听着好耳熟?长发长发……方惋默念了几遍,猛地一惊……癞子的真名不就叫李长发吗?

    方惋急忙将夜视镜对准了那个人,仔细一看,想想一下,如果去掉他的胡子和头发,那不就是跟癞子的照片上长得一样了么?那眼睛那鼻子……五官轮廓全都一样啊!

    不错,那确实是癞子,他脚不是跛的,而是他的伤还没完全康复。

    船老板骂骂咧咧的还是答应让癞子上船。方惋慌了,她不能让癞子走啊,可是文焱怎么还不来?

    方惋心里直打鼓,眼见着癞子就要上船,如果不能抓住他,只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方惋来不及多想,摸出了身上的刀防身,急急忙忙从藏身的地方冲了出去……

    就在方惋刚拽住癞子的胳膊时,身后忽然间一片亮堂,灯光照过,接近着就是一群警察如天降奇兵一般包/围了这里。伴随着警察们的怒喝声,黑洞洞的手枪指向了在场的企图出海的人以及船老板,当然了,也包括方惋……(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