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15章 卷三:她被警察抓了!
    面对着黑压压的枪口和一群凶神恶煞的警察,方惋傻眼了……如同被一道闷雷劈中,炸得她是里焦外嫩啊!

    “警察同志,我冤枉啊,我不是出海的!”方惋只差没仰天嚎叫了,拍电影都没这么准的吧,警察出现得太及时了,早不来晚不来!

    方惋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有理说不清,总不能告诉警察她是专门为癞子而来?

    “别废话了,走!”警察冷眼斜视方惋,咔咔咔戴上手铐!

    方惋低头望着亮晃晃的手铐,那冰冷的感觉像是能浸透她的骨髓……这玩意儿谁发明的?真有种神奇的力量,人一戴上就整个感到心头发怵,即使她不是罪犯也会感觉阴森恐惧。

    方惋脑子一片浆糊……完蛋了,这次真的糗大了!

    警方今晚可是有大大的收获——一网打尽了企图坐船潜逃的犯罪分子,其中包括雷庆华案子的嫌疑人,李长发,绰号癞子。

    其中,有一位特别引人注意的是一个年轻女人。不用多想,这位不幸被警方“抓获”的女人就是方惋了。除了她,还真少有女人能闹出这么大动静……

    但是,由于癞子拘捕并意图跳海,被警方开枪打伤,送往医院。虽没有打中要害,但伤势也不轻,加上他以前的旧伤还没好,这下,癞子是彻底逃不掉了。

    闹哄哄的警察局里,方惋坐在角落默不作声,越想越气,文焱那家伙去哪里了?为什么不见人?就算再忙也该收到她的短信吧,为什么她等来的却是一群陌生的警察!

    从来没有戴过手铐的方惋,更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人像审犯人一般的对待。每一个打量她的人,那目光中所包含的鄙视和不屑,仿佛一把一把利剑戳在她的背脊骨……

    对黑群神这。方惋不是没见过大场面,只是,这回也搞得太大了点……被警察抓了,并且就是文焱的同事抓的!

    方惋在经过一番极力解释之后没有作用,她的电话也被没收了,她说要打电话给文焱,也被这群警察断然驳回。因为人家压根儿就不认为她有什么特别的,进警局的人,人没点千丝万缕的关系呢,但关系也分普通与不普通。他们不认为方惋会跟文焱有什么特殊关系,只当是一个自不量力的女人罢了。

    方惋干脆就缄口不语,再也不肯吐露半个字。在警察眼里,方惋的沉默无疑是在故意跟警方做对,拒不交代,更让人认为她有问题。

    确实,方惋有太多的问题太多的话想要说,但是,她此时此刻脑子里只有一个人——文焱。

    方惋的态度,在警方眼中是大忌,加上一个个的都急于求成,案子关系到癞子,而癞子是雷庆华案子的线索,雷庆华生前又牵涉到付金水……谁不想立功,谁不想快点得到最有利的线索?

    怪只怪警察出现那时候实在太精准了,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认为方惋也是要跟癞子一起潜逃的人。在方惋身上搜出来的东西更让警方对她“另眼相看”……红外线夜视望远镜,还有,管制刀具一把。那是方惋用来防身的匕首,但警察不可能会相信她说的防身。

    被抓过的人大都知道,进去了就没好果子吃,打耳光、踹几脚,这都算是很常见的待遇了。警察见方惋不肯“承认”认识癞子,不管怎么问都问不出半点有用的东西,不由得很是光火。

    “啪啪——”两声清脆的响,方惋一左一右两边脸颊,白玉无瑕的肌肤上立刻浮现出五指印!她被打了,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打了,一个警察!

    方惋死死要紧牙关,被手铐铐住的两只手捏得咯咯作响,身子在颤抖,眸光中迸射出凌厉的光线,狠绝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控诉,刀锋一般的目光紧锁住眼前的警察……在这么一霎,方惋眼里只看见一个狰狞的魔鬼!一个披着警察外衣却动手打人的混蛋!方惋脑门儿里有热血在冲撞,恨不得能冲上去拼了!

    只可惜,手铐禁锢了她,她就像一只被困住的小兽,只有挨的份儿……这个警察,她似乎听人喊他“建州”,很好,她记下了!

    “瞪我?恨我是吧?我告诉你,今天晚上,咱们刑警队的人全都不准备下班了,你如果还不肯老实交代,我还会更特别的招待你。”警察最后那句话充满了警告了意味,目光变得很得意,就像是在欣赏一块放在砧板上等待宰割的肉。怎么对付不肯招供的人,他们有的是“经验”。

    方惋大口大口地喘气,剧烈起伏的胸脯正预示着她此刻有多么的愤慨,激动……她当然明白,所谓的特别招待是什么,她对那种手段也略有耳闻。看着眼前这位一脸狞笑的警察,方惋脚底寒气直冒,他们会怎么对她?文焱还不回警局,他到底在搞什么!

    这次行动,带队的是副局长赵礼仁,刑警队里除去文焱和小欧,磊子,其他的人都去了。

    方惋在树林里的时候,文焱正和小欧一起去莎莎的亲戚家。因为查到这一家农户有酒窖,所以文焱才会搞个突然袭击……之前监视过这家人,没发现异常,但如果家里有酒窖,那就另当别论。

    酒窖里要藏下两个人,很容易,他们甚至可以很多人都不用出来一下。假如癞子和莎莎没有离开本市,那么,酒窖就是一个最理想的藏身之处。

    文焱没有料错,当他赶到时,莎莎还坐在院子里哭,因为癞子走了,她不用再躲在酒窖里,可她舍不得癞子,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到。

    莎莎在看到文焱时,没有太惊奇,很老实地交代了自己和癞子躲在酒窖里避难的经过……癞子前些时候受伤了,行动不便,所以拖到了今天才走。

    至于癞子为什么会受伤,到底是不是害死雷庆华的凶手,莎莎没有提,文焱无法确定癞子做这些事是否真的因为他杀了雷庆华。

    文焱是收到方惋的短信,他本来是打算赶去树林与她汇合的,可是因为出了一点状况,而他怕错过时间,错过抓住癞子的机会,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回局里,让副局长带着刑警队的其他警员们前往拦截。

    方惋被关进了一间小屋子,有一面墙是透明的玻璃,能从外边看到里面,但里面看不到外边。

    方惋被拷在椅子上,房间里开了空调,温度是从十度开始还在下降……八度,五度……

    方惋冷得浑身发抖,感觉自己快要被冻僵了,只听得房间里的小喇叭传来警察的声音……“你还不肯说吗?是不是想提前感受冬天零下摄氏度的滋味?”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方惋在进来屋子之前已经被泼湿了全身,警察是想着,即使她因为招架不住生病了,他就说她是为拘捕而跳海造成的,推个一干二净……

    “混蛋……我不认识癞子,我不认识,不认识!”方惋干涩的声音抖得厉害,牙齿在哆嗦,冷得她很想能立刻昏过去算了。从小到大,没受过这种罪,现在却在警局里被折磨得要死不活的,最令人发指的是,对她做出这种事的,是警察……

    全身每个毛孔都好像不能呼吸了,身子跟冰棒似的,仿佛血液都在开始凝结……13acV。

    文焱风风火火地赶回局里,一张俊脸比碳还黑,没人知道他在气什么,但傻子都看得出来,文队火大了!

    文焱能不火大么,方惋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她到底怎样了?

    听说抓到了癞子,但是躺在医院,而其余还有跟癞子一起企图“出海”的人,是个女人……文焱听到这个就感觉不妙,莫名地心跳狂乱……直奔向那一间小屋。

    在第一眼望去时,文焱只觉得自己心脏的位置被狠狠咬了一口……映入文焱眼里的是一个纤细的身影,脑袋垂下,头发遮住了她的大半个脸,但只是露出那一部分就能看出,苍白得可怕。就算不看见脸,文焱也能知道,那就是她,是方惋!

    身体里陡然迸发出冲天的怒意,男人一声狂暴的嘶吼:“放了她!”

    文焱赤红的双眸活像是要将人吞了一样,这蕴含着痛心与激愤的暴呵,将那一名叫建州的警察吓了一跳,来不及问什么,忙不迭地按下遥控器。文焱的身影已经冲进去了!

    方惋模糊的意识在她被文焱抱在怀里时,稍微有了一点反应……灰蒙蒙的双眼使劲睁着,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文焱心如刀绞,她看起来太虚弱了,脸还肿着,全身湿透,冰凉……虽然他知道局里的人不会让她冻死,但能下手这么重,已经是戳破了他的底线!

    “我来了,别怕……我们现在就回家去……”文焱将方惋的手铐打开,抱起来往外走。

    这时候,除了建州,还有小欧,磊子,朝霞,好几个人都围了上来。

    “头儿,这是怎么回事?方惋她怎么……”小欧和磊子是认识方惋的,他们也被方惋这个样子惊到了。

    建州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大着胆子问:“文队,这个女人……您认识?是您的什么人啊?”

    什么人?数道目光齐刷刷盯着文焱,好奇他的回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