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16章 卷三:心疼这个笨女人
    文焱那双赤红的眸子在喷火,此时此刻的他,狂怒的因子在身体里叫嚣,愤怒与心痛混合在一起的情绪汇成一道白光闪过,森冷狠厉的声音在说:“她是我的……”

    后边那“妻子”儿二字还没说出来,他唇上已经多出了一只细白的手……是方惋!

    “不……不要现在……”方惋气若游丝的几个字,很轻很轻,但他却听得很清楚,他暴怒的心情也在这一霎有了一丝清醒。她的意思是不希望他现在说出她是他的老婆。

    文焱呼吸一窒,双眸中射出的精光如带刺的刀刃般锋利无匹,直勾勾望着建州,然后,将方惋放到旁边的椅子上,在她耳边如宣誓般说了一句:“睁开眼睛看着。”

    这短短几个字,轻如鸿毛亦是重如千斤,当所有人都没有明白文焱的意图时,只见他猛地一抬手……

    “砰——!”一声闷哼,紧接着是男人痛苦的哀嚎。

    “头儿!”

    “队长!”

    “建州!”

    “。。。。。。”

    这几声惊呼,不约而同地出自其余的警察口中……天啊,文队他居然……居然打人?

    众人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文焱已经飞起一脚朝着建州踢去……

    “啊——!”建州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痛苦地蜷缩着,脸色惨白如纸。

    小欧惊慌之中连忙跑过来拽住文焱的胳膊,磊子也跟着一起,两人一左一右将文焱箍住,焦急地说:“头儿,冷静一点,这里是警局啊!”言下之意就是,你要打人也别在这里打啊,给人落下话柄!

    文焱两手一抖,不费力就挣开了两个男人的禁锢,望着建州的目光里尽是一片狠绝,精光爆射,厉声道:“她是我的线人,没有她,我们就不会知道癞子今晚坐船逃跑!”

    文焱的怒吼声把在场的警察都震住了,这男人发火的样子太可怕,就好像他一个人能胜过千军万马一样,他身上那种暴涨的气势太强了,仿佛在那一瞬间,他不是警察,而是一个凶狠的魔神……13acV。

    文焱将方惋再次抱了起来,在建州的哀嚎声中,走出了警局。从刚才放下她直到现在,中间不过才两分钟,就是这么短的时间里,方惋看到了一个她不曾了解过的文焱……他会为了她打人?就像一个失去理智的普通人,看见自己的老婆被欺负了,他太愤怒,所以对欺负她的人挥起了拳头。这是一个警察该做的事吗?方惋不知道,但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就是感动得一塌糊涂,静静窝在他怀里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紧紧依附着他,贪婪地汲取着他身上的温暖,舍不得放开一秒。

    文焱将方惋抱回家,直接进了浴室,将她放进浴缸里,用热水给她浸泡身子。她冻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清楚,只是在浴缸里所成一团……为什么今天感觉浴缸这么大?就算此刻她被温热的水怀抱着,依旧感觉不到温暖?是不是因为离开了他的怀抱?

    人在最难过最痛苦的时刻,最最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方惋还在心有余悸,红肿的双眼看着文焱,脆弱无助的样子,她是迷路的一只小兽,受了伤,遭了罪,好像躲在一个让她感觉安全的地方……

    文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从她眼神里读懂一点东西,没有多想,他就是感应到,她需要他。

    下一秒,浴缸里多了一个男人的躯体,紧紧将方惋搂在怀里。方惋几乎整个人都融进了他的怀抱,终于是感到安全了,心里踏实了。源源不绝的暖意,从四面八方涌进她的细胞,包/围她身体的,是水,而他的温暖却包/围的她的心……

    身体里的寒气一点点被驱赶走,还有那满满的恐慌和愤怒也渐渐平息下来。方惋脑子里乱糟糟的,但她此刻只想要缩在他怀里,什么都别去想……

    外表坚强的女人,实则内心无比柔软,只是,她习惯了依靠自己的力量,所以她必须要变得坚强,必须要让自己看起来处处地方都是好好的,妥妥的,这样的人,最需要的不是谁来赞美她,而是像现在这样,被呵护着,被疼惜着,有人为她挡风遮雨,谁都不能越过他的封锁线,谁都不能伤害到她。

    文焱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杂瓶,很不是滋味,胸口处堵得发慌,他知道自己打人了,并且是在警局打的,但他没有后怕,也没有后悔,在打人的时候,他不是警察,不是特种兵,他只是一个女人的丈夫,他只是自己,仅此而已。

    文焱刚才在警局打人的事,当然是违反了警察的行为准则,可他是人,不是神,在当时的情况下,看着自己老婆被逼供,并且是用那种残酷的方式,如果他还能无动于衷,那么,他就不是文焱了。每个人都有底线,文焱其实没去想过关于底线的问题,但就在他看见方惋被冻成那样的时候,他瞬间就明白,那就是自己的底线……既然有人踩破,就要付出代价!被文焱打了一拳踢了一脚,那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文焱微微垂着头,凉薄的唇轻触着她的额头,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低沉沙哑的嗓音里包裹着疼惜的意味,柔柔地说:“你……真傻,如果在我回到警局之前就告诉他们,你是我老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为什么你不说?”

    方惋身子一颤,环在他腰间的手又紧了一点,小脸贴在他的颈脖,小声呢喃:“我……是我自己笨,一不小心就被警察抓了,那么丢脸的事,如果我说我是你老婆……那你以后在局里还怎么面对你的同事啊……我不希望我们两个的婚事是在那样的情形下公开的……那不是我想要的啊。”方惋如梦呓般的低喃,闷闷的鼻音惹人怜惜。这么柔软无助的她,让他如何不心疼。

    原来她全都是因为他,所以才甘愿承受那么大的委屈。这个认知,使得文焱忍不住心里泛酸……他只知道在部队执行任务的时候,某些特殊情况下,有战友不幸被对手擒获,也都是不管对方用怎样残忍的方法来对待,战友们也绝不对泄露关于其他人的行踪。但他们是国家长期培养出来的精英,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忠诚。而方惋呢?她为了顾全他,不说出她是他的老婆,以至于她才遭了这份罪,她又是忠诚于谁?这个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了,她就是忠于自己的丈夫,忠于结婚证上她配偶栏里的男人!这也是为什么方惋在文焱差一点就向警局的人说出她是他老婆时,她却要伸手捂着他的嘴。

    被人在乎的感觉真好。有什么情绪在他胸膛里冲撞,文焱只觉得,这世上恐怕再也难以找出像方惋这么笨的女人了,可是怎么办,他并不讨厌这种笨,反而想要揉进身体里去疼着,只有这样,他才会心安。方惋不知道,直到现在,她才算是真的走进了他心里,以前的种种,即使甜蜜有趣又刺激,她也不过是在他心门之外徘徊而已,今天,就在今天,就在此刻,她终于冲破了那道门……

    文焱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这细滑的触感让他的指尖轻轻一颤,低头凝视着她,缓缓抬起她精巧的下巴,眸光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在她愕然的神情中,覆上她的唇……很轻很轻地,描绘着她的唇线,几许柔情缱绻,流连忘返,慢慢地,温柔地扣住她的后脑勺,带领着她一起加深这缠绵的一吻。他不像以前那么粗鲁了,这回,她感受到了他的小心,像是怕再咬疼了她……恍惚中,方惋似乎听到一声细如蚊蝇的呼唤:“惋惋……”这声音穿过她的唇齿间,直击她的心脏。

    方惋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这是在做梦吗?他居然唤她“惋惋”,太让她惊喜了,就好像两人真是一对热恋的情侣。直到现在她才发觉,原来自己等这一刻,等了好久……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男人闯进她心里,赶都赶不走,如今,他是不是也允许她走进他的心了?

    “还冷吗……”他的唇依旧没离开她,含糊地问。

    “不了……”方惋闷闷地发出声音。

    “怎么会呢,我觉得你还是很冷……我可以让你热起来……”

    “嗯?热?我真的已经不冷了……”方惋还傻傻没反应过来男人的意图。

    他眼里的暗色火焰越烧越旺,像是要将她整个都燃起来,强而有力的手臂牢牢抱着她,声音却是柔得能滴水:“叫我焱……”焱双喷此还。

    “焱?”方惋一愕,在他眼里,她看到了熟悉的光芒,不由得羞赧,小脸蛋儿一下子红了,好半晌才从唇边溢出一个字:“焱……”

    文焱倏然一笑,真是爱极了她羞红脸的模样,被她这么唤着,竟是觉得异常好听的……这样,他更把持不住了。

    方惋的身子被他抱起来又沉下去……

    “唔……”方惋一声娇喘,头靠在他肩膀上,原来他说的是这样。

    “这是在浴缸啊……文焱……”

    他才不管这么多,他只知道此刻如果不拿出点行动来释放心中那一股澎湃的激情,他会憋得难受,相信她也是如此……浴缸里水花四溅,如同着小两口的热情般一发不可收拾……(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