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17章 卷三:说要一辈子赖在他身边!
    浴缸里的水很暖,但更窝心的是他今晚对她特别地好,顾及着她的身子,方惋都不知道这男人平时那么勇猛的怎能一下子变得那么温柔。在他的带动下,她确实从里到外都暖透了,整个人都被他融化,紧密地契合,身体的每个细胞,连带着她孤寂已久的灵魂,全都被他捂热了……不只是这样,他还帮她洗身子,小心翼翼的,轻轻柔柔的,虽然她羞得浑身泛红,但是,她很享受被他呵护的感觉,说不出的甜蜜,渴望已久的幸福来临了吗?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今晚的时光,能走得慢一些吧……

    两人在浴缸里缠绵一番出来,方惋的精神状态比先前恢复了一点,正坐在镜子面前垂着湿漉漉的头发。有了爱情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在警局里被虐那会儿,方惋只恨不得能立刻死去,好像全身的血管和细胞都被冻结了一样,狼狈得如同街边的流浪狗,而现在,她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多小时,并且还跟文焱激情了一番,此刻,她已经不再是流浪狗,而是被甜蜜包/围着的幸福小女人。

    不只是身体的暖和,心也是暖的,整个人轻飘飘的,好像在做梦……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那真是她吗?杏眼含春,眉梢带俏,几分羞涩,几分妩媚,还有几分欲说还休,这张脸分明就是一个恋爱中的女人嘛!

    方惋窘了,偷瞄着门口,只见男人的身影一晃,她赶紧地装作不知道他来了,依旧拿着吹风机在吹头发……只是,怀里像揣了只小兔子一样砰砰砰乱跳,耳根也跟着发烫,她都不敢再去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一定红得像猴子屁股……

    “你不舒服?脸怎么那么红?”文焱说着还伸出手去摸她的额头,然后再摸摸自己额头,很是认真的感受了一下。

    “嗯……好像没有发烧啊,可怎么脸会红成这样?”男人在小声嘀咕,一脸好奇,活像是真的不懂。

    方惋娇嗔地瞪了他一眼,真是的,他是明知故问吧。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羞什么,是想起刚才在浴室的时候吗?还是因为,感觉到与他之间仿佛有层窗户纸在破与不破的边缘?微妙的感觉,深深的悸动,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很好,但当你朦朦胧胧地预感到对方好像在回应你了,这才算是真正地美美滋味啊。

    “你……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只是热……”方惋在他的注视下,结结巴巴地说着,每次她都招架不住他灼热的目光,太具侵略性了,就像她全部的心事都会被看穿。13acV。

    文焱喜欢看她生动的表情,水汪汪的眸子含羞带怯,这是平时在她身上看不到的,她看似生气实则娇羞的模样,撩拨着他的心弦……这个女人,明明是在乎他的,却就是不肯承认,不过,他也有点享受这种如同打太极般的相处。朦胧的情意,好比雾里看花,吸引着他想要去靠近,他知道自己会有看清楚的那一天,但在那之前的过程才是最让人感觉美好的吧。

    无声地接过她手里的梳子和吹风机,文焱在帮方惋吹头发。

    缸的心他透。方惋惊喜地从镜子里看着他,动作有点笨拙,但是却又让她感觉那么亲切。这个男人,她的丈夫啊,确实是块石头,不过嘛,却是一块惹不得的石头,是一块外表刚硬,是一块有担当得石头,是一块内里火热的石头。遇到他,或许真的就是她幸福的开始。

    “老公……”

    “嗯?”

    “老公……”

    “嗯。”

    “咯咯咯咯……老公……”方惋连续呼唤着他,平常只在特殊的时刻才会这么叫,现在却叫得这么顺口了。每一声呼唤里都蕴含着她的绵绵情意。

    她细腻悦耳的声音钻进他的耳膜,每喊一下,他的心就跟着颤一下,喜欢听她这么喊,新鲜又亲昵的称呼,不知不觉他眼底流泻出一片柔情,时不时瞄一眼镜子,与她的目光相交汇,那一霎,无与伦比的奇妙感觉,是触电吗?又好像不是,比触电轻微一点,但却比触电的感觉更深刻,更持续……

    “你今天在警局打人了,要不要紧啊?那样对你……对你影响不好。”方惋眼里露出担忧的神色,虽然她为这件事很感动,可她现在清醒些了就会更担心。

    文焱脸色一沉,撩着她秀发的手指蓦地紧了紧,随即唇边溢出一丝冷笑:“如果谁要追究我,就先追究那个逼供的警察吧。别人说什么都影响不了我,我没有认为自己做得不对。打他,是我身为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假如我看着自己老婆被那么对待还能无动于衷,你不会后悔嫁给我吗?”

    他说得很随意,云淡风轻的,就像是在将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一向刚正的他,骨子里有着超乎寻常的霸气,只不过,不到关键时候他不会表现出来,一旦爆/发,必定会惊人。

    方惋本来就是被文焱感动得一塌糊涂了,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她更是心潮澎湃,甜得跟灌了蜜糖似的。同样,她也不认为文焱做得不对,她一辈子都会记得有个男人为了她,在警局里对警察出手,而他本身也是警察,这需要多大的愤怒才能让文焱那样的硬石头跨越自己的原则,抛开身上的束缚,在那一刻,旁人眼里,会怎么看他,方惋无暇去思索,但起码她自己认为,那是她认识文焱以来,最爷们儿的一次了!

    方惋忽然转身抱住了他,小脸埋在他怀里,闷闷的声音在说:“我不会后悔……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浓浓的鼻音,有点听不清楚,文焱搂着她的肩膀,低声问:“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啊,你说大声一点。”男人眼里含着一丝惊喜和兴味,不知是真的没听清还是故意的,总之,他发现逗她是件很好玩的事。

    方惋的脑瓜子一片浆糊,今晚她经受了极致的冷酷和极致的温暖,她的理智不如平时那般坚定了,她只是一个沉浸在感情世界的女人而已,压抑了太久,她不想再顾及那么多了,脑子一热,从他怀里抬起头,激动的小脸上一副豁出去的神情,冲着文焱大声说:“我不会后悔嫁给你,这辈子都不会!除非是你不要我了,否则我死也要赖在你身边!”

    这小小的身子里,顷刻间冲出一股震彻人心的力量,直击他的心窝深处,摇撼着他尘封已久的灵魂。这个小女人啊,娇滴滴软绵绵的情话是别指望她说了,就连刚才这番如同誓言般的告白,她也能说得这么彪悍,生生地戳在他胸口。

    这能算是承诺吗?文焱有点不敢相信,方惋竟然会这么说,那么斩钉截铁,铿锵有力,像经历了生离死别的爱侣才会表露的心声,真的是从方惋嘴里说出来的?

    文焱高大健硕的身躯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他的心被硬生生扯起来,曾有种沉寂的东西在他身体里复苏……记得,十年前,有个女孩子也是这么跟他说过类似的话,当时,他认为自己就是拥有了全世界,然而,她却在一夜之后离开了,他的世界也随之崩塌。那种痛,他直到现在都还记得。

    此时此刻,又有一个女人对他说那样的话,相隔十年,再一次听到,他该选择相信还是将她推开?他还承受得起再一次地打击么?

    方惋眼巴巴地看着文焱,前所未有的紧张,心都蹦到嗓子眼儿了,说出口之后才惊觉自己多么大胆,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她在乎的,是他会怎么回应……

    看着他脸上的挣扎和痛苦的神色,方惋的心也在下沉,仿佛可以预见……他是不是会说他承受不起她的一辈子?会不会说他对她其实只是尽一份责任而不是因为喜欢?天啊……方惋终于明白这是种什么煎熬,等待,哪怕只是一两分钟也是这么折磨人啊!

    方惋慌乱地低下头,心里好多酸泡泡在冒,他没有回应……他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就是最好的武器,足以让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在一刹间破碎!

    “不好意思……我……我刚才只是……只是一时冲动……你不要听我胡说八道,我跟你开玩笑的……呵呵……呵呵……”方惋语无伦次地否认,强迫自己笑一笑,只是,笑得太过勉强,比哭还难看。

    从他怀里退开,不敢接触他的眼神,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那么酸痛的心啊,破碎了一地,她现在只想要回自己房间去缩在被子里痛哭一场来祭奠这一次的心伤失望。

    方惋纤迈着步子颤颤巍巍地往外走,蓦地,身后倏然出现一股大力将她一拉……轻盈的身子落进他坚实的胸膛,耳畔传来他微微颤抖的呢喃:“别离开我,就像你刚才说的,一辈子……赖在我身边,可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