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19章 卷三:将林云芝带回警局问话?
    病房里分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癞子脸色惨白,眼神浑浊,下巴冒出的胡渣让他看起来更加狼狈。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道上人人都忌惮三分的刑警队长,癞子有个感觉,自己这回真的没辙了……

    这警察明明是面带微笑,但癞子却不敢大意,他能看出文焱的笑意不达眼底,不是真的高兴得笑,而是一种警告。

    癞子依旧不说话,垂着眼帘,手里捧着杯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房分人息觉。

    文焱明白,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不能急于求成,最重要的是找到对方的弱点,软肋,才可能事半功倍。

    问口供,是每个警察都头疼的一件事,文焱也不例外,但他有自己的一套方式,即使面对的是十分狡猾的人,他也会有办法。

    文焱在椅子上坐下,俊脸上神情淡然,像是在闲聊一样地说:“李长发,你的沉默,其实已经回答了我心中的一些疑问,我不逼你,如果真是你害死了雷庆华,而你又不想交代,那么,我也只有将你放出去,只不过……我事先要告诉你,可能你还不知道,雷庆华有一个结拜兄弟,名叫……付金水。就是那个被警方通缉的要犯,付金水。据说,他已经潜回Z市了,他不信雷庆华是自杀的。”

    文焱云淡风轻地说着这番话,眼底那一丝笃定和睿智,说明他此举的用意并非真的会放走癞子。果然,癞子一听,脸色陡变,尽管他刚才还打定主意拒不交代,可现在,他无法再保持沉默了。付金水是谁啊,癞子出来混的时间不短了,当然知道,付金水走私贩毒杀人如麻,在黑道人眼里都是一个十足的凶徒,可见付金水这个人有多么可怕。

    癞子惊慌地看着文焱,彻底失去了冷静,嘶哑的声音说:“警察同志……别……别把我放出去,你们要保护我,一定要保护我啊!”

    先前还拒不交代,现在却反过来哀求别放他走,要求警方的保护,癞子前后的态度反差那么大,不得不说,文焱那一番半真半假的话,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癞子的心理缺口打开了!其实,文焱目前还没有关于付金水的确切消息,只是预测他会回来为自己的结拜兄弟报仇,但在癞子面前就要说付金水已经回来了。

    文焱心里暗喜,但表面上不动声色,反而安慰起癞子:“癞子,你也听说过什么叫警民合作。你更该知道,其实落到我们警方手里,算你幸运,如果你昨晚是落在付金水手里,你还有命在么?另外,道上还有其他人也在找你,是不是雇佣你害死雷庆华的主使人?可以这么说吧,我现在放你走,你绝活不过两天。而你,一点都不肯跟警方合作,我凭什么要派人保护你?”最后这两句话,文焱的脸色从温和变得狠厉,冷眸里迸射出道道寒光,让人心头发怵。

    癞子方寸大乱,想起自己这段时间为什么要藏匿在莎莎亲戚家的酒窖里,除了是怕警方,也是怕被他的雇主找到……雇佣他害死雷庆华的人。癞子惊恐地看着文焱,这个警察太可怕了,怎么一下就说得那么准,就好像真是掌握了全局,什么都已经知道了一样。

    无疑的,癞子要跟文焱玩心理战术,必定是落个被吃定的下场。文焱几句话就成功激起了癞子的恐惧,接下来,癞子只能被文焱牵着鼻子走了。

    癞子激动得红了眼,把心一横:“警……警察同志,如果我愿意老实交代,那我能不能被轻判?能不能替我在法庭上求情啊?我不想被枪毙,我不想死啊!我还有莎莎,我还有几个月就要当爸爸了!”

    话说到这里,文焱就能确定,雷庆华真不是自杀,癞子就是凶手。那天带着法证部的人采集回去的指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轻判?求情?”文焱冷眼睥睨着他,并没有为之所动:“故意杀人是什么醉,你不会不知道,你老实交代了,我们还能保证让你死在法律公正的裁决下,而你补交代,你只能在外边被人虐得生不如死,你选择哪一种?”这话分析得够理智,也够让癞子心寒的。

    癞子急了,哽咽着声音说:“是有人给我钱让我去害雷庆华,我……只是想快点赚一笔大的,然后带着莎莎离开,找个地方结婚生孩子,再也不出来混了……可我没拿到钱啊,那个王八羔子不但没给钱,还想杀我灭口,所以我才会受伤,躲在酒窖里……

    癞子见大势已去,接着也交代了他是如何害死雷庆华的过程。案发当天一大早,雷庆华去三合桥钓鱼,癞子趁他走到桥上的时候借故上去与他攀谈,假意在问路,实际上他是摸出手枪威胁雷庆华,说如果雷庆华不自己跳下去,就会向他开枪,并且还会把他妻子曾燕也杀了。雷庆华本身知道自己患有肝癌,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妻子出事,加上当时那种情景由不得他选择,他跳不跳都是死路一条。

    癞子之所以敢这么大胆,是因为还有人在桥两边的路上守着,如果有人想要往这边走,他会马上知道。而三合桥本来就比较偏僻,少有人经过。雷庆华跳下去之后就被河水冲向前边不远的瀑布,而癞子还站在桥上,用手握住栏杆,观望了一下,确定雷庆华从瀑布掉下去了,癞子才离开。

    整个过程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而已……雷庆华死了之后,她老婆果然是没有受到骚扰,平安无事,只是他在死时满以为不会有人知道他被谋害……

    文焱将癞子所说的全都记录下来了,雷庆华被谋杀,这一点没有疑问了,但可惜的是,癞子根本不知道主使人是谁,对方出现的时候都裹得跟粽子似的,看不清楚长相,只知道是个男人……

    癞子还在一个劲地为自己争取轻判的机会。

    “警察同志,除了这个,我还有另外一件事可以向你交代,是很重要的消息……这样我有机会被轻判吗?将来你们破了案,我也算是有功劳的啊……”

    文焱一听,不由得蹙起了眉头,薄唇紧抿,锐利的鹰眸审视着癞子。眼下这情况,癞子如果故弄玄虚,对他半点好处都没有,而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还有什么事能重要到可以使得杀人罪被轻判?

    癞子见文焱不语,他也不含糊,赶紧地接着说:“文队长,是这样的……我知道前些日子,香域集团董事长林云芝家里被小偷光顾了,她本人一定是跟警方说没丢什么东西吧,可是据我所知,并非是这样的……林云芝雇人替她找回她丢的东西,出价一百万……美金。”

    一百万美金?文焱心里一动,眸底的惊诧稍纵即逝,淡定地看着癞子,示意可以继续。文焱才不会让癞子看出他已经被勾起了兴趣。

    癞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水,接着说:“林家虽然这些年漂白了,但实际上还是跟黑道上有来往,但这次林云芝没有让那些她认识的道上的兄弟去帮她办这件事,而是交给了其他人去做,并且愿意花一百万美金……她丢的东西,是一个U盘,里面储存着一段录音,据说……录音里,有个男人说话的声音,是你们警方一直在找的,付金水一案的幕后首脑。”

    癞子的话,无异于扔了一颗深水炸弹!文焱的脑子被炸得有点懵,瞳孔骤然缩了缩,揣在裤袋里的手也攥得好紧好紧……

    文焱没有说话,波澜不惊的俊脸下,内心已是风起云涌……想不到癞子提供的消息竟是如此惊人!付金水所涉及到的犯罪集团首脑人物,至今都是个谜,没有人能锁定谁做为目标,文焱所掌握的线索也不具有指向性,但是,如果癞子说的是真的,那么,林云芝所丢失的U盘中的录音,价值绝对不是一百万美金能衡量的,难怪,林云芝不惜大出血也要找回来!这消息,对文焱来说是巨大的惊喜,一旦证实,就标志着他所执行的特殊任务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同时,林云芝这个女人,对她的监视也将要上升到另一个高度,会更加严密,更加小心!

    “文队……文队……你到是给句话啊,我这消息还算重要吗?是不是能……”癞子着急地问。13acV。

    “确实是对警方有利的消息,不过,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确认,就凭你一面之词,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为了想要轻判而捏造谎言。”文焱神态自若地看着癞子,心里在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癞子只差没哭出来了,苦着脸哀求:“文队……我哪敢忽悠你啊,给我十条命也不敢啊,你就相信我吧,我可以发誓……用莎莎肚子里的孩子发誓,我绝对没有撒谎!”

    这男人,连没出世的孩子都被他利用上了,只不过,他这么说,只是让他的可信度增加那么一点而已,文焱还会继续查证消息是否可靠。

    文焱所担心的是,林云芝是自从被发现与付金水有过接触之后就开始被监视起来的人物,现在,有没有必要将林云芝带回警局问话?这么做,会不会打草惊蛇?最让文焱头痛的是……方惋,她也是跟林云芝有关联的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