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20章 卷三:赤果果的心意
    癞子提供的消息虽然有待进一步确认,但其实文焱心里早就在琢磨上一次林云芝家被盗是丢了什么东西。因为她是与付金水接触过的人,所以她的一切言行都会被列入重点观察和分析。如果她肯花一百万美金来找自己丢失的东西,却又不肯向警方坦白,还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那只能说明她心虚,说明那东西的价值非比寻常。这些,加上癞子所说的U盘录音,其实是相当吻合的。只不过,文焱叮嘱了癞子,千万不要泄露出去,等到他有了进一步查证之后再做打算。癞子也知道自己所说的事情十分重要,否则他也不会到现在才说出来,如果不是怕小名丢掉,他怎会把如此值钱的消息憋在肚子里,现在是因为想免除死刑才说的,企图以这个做为筹码为自己获得轻判的机会。只要不是死刑,他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所以当文焱让他暂时保守秘密时,癞子欣然答应了……

    如果能知道录音里是谁的声音,犯罪集团的幕后首脑就曝光了,很快就能将这个集团瓦解,不但是铲除了国家的一颗毒瘤,还能使得文焱顺利完成任务回到部队去。当然了,这都是建立在那个录音真的存在的情况下。

    文焱在为癞子录完口供之后,立刻向首长汇报了这一最新发现,首长自然是十分欣慰,随着文焱在警局的时间越长,得到的关于付金水一案的线索也越多,这是一个良好的发展势头。文焱一个人前来执行任务,没有人协助,他一个人并非是万能的,关于录音一事,还得请首长另外派人暗中调查。对林云芝的监视也随之升级到另一个高度。

    文焱回到警局里整理癞子的口供,一整夜没有睡觉,还得继续忙活,身体素质不好的话,还真是胜任不了。

    局里今天的气氛怪怪的,有的同事看向文焱的眼神都多了一份复杂的东西……像是鄙夷,像是警惕,像是在看一个不属于这里的怪物。

    文焱当然注意到了,但是,他不打算问,别人怎么看待他,一向都不是他所关心的问题。

    刑警队里,几个警员凑在一块儿正谈论着什么,从他们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几个人的意见似乎是发生了分歧……

    子供待一言。“这事本来就是文队做得不妥,抓进来的人大都是很狡猾的,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怎么会招供啊,我觉得建州做得没错。”一个中年警察还在为建州抱不平。

    “对嘛……有时候我们用点手段也是很必要的,不然哪能破得了那么多案啊,只是文队的做事手法跟我们不一样,我觉得啊,他就像是从外星来的,不懂咱地球上的规矩,全世界的警察都懂的事情,就他一个人小题大做,还对自己人动手,真是……唉……”

    小欧就最不喜欢听人对文焱说长道短的,闻言不禁也急红了脸:“呸!你们有病吧,头儿说了,方惋是他的线人,这次我们能抓到癞子,就是因为方惋提供了现报,建州那么对她,是搞错了对象,活该被揍!”

    朝霞是女警,对于文焱的做法当然是会站在女人的角度来看待了,只见她两眼冒出崇拜的光芒说:“文队就是够爷们儿,能为女人挺身而出,我也觉得他没错,做得对,反而是那个建州,他为了逼供,竟然使出那种手段来对付一个女人,啧啧,平时还真看不出来他那么狠啊!”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着,对文焱的看法也是有褒有贬,浑然没留意,文焱早就在门口了……

    “文队来了!”磊子低声提醒大家,顿时就散去了,各自蹿到属于自己的位子上。

    “头儿!”小欧急忙迎了上去。

    文焱刚才已经将大家所说的话都听在耳里,他也知道小欧是站在他那边的,不由得也对这个年轻小伙子多了一分亲切感。当面拍马屁那不算什么,背着人说的话,才是最能投射出人的内心。显然,小欧对文焱是挺忠心的。

    “头儿,你可来了,我告诉你啊……”小欧压低了声音,指指里边办公室的方向:“郭局和建州在里边,待会儿你进去可要小心说话。”

    “嗯,小欧,不用担心,我会应付的。”文焱轻拍小欧的肩膀,径直走向了办公室。

    该来的始终会来,昨晚打人的时候,文焱就没顾虑过,就算明知道领导又会借着这件事教训他,他也无所谓,对于郭局那种人,文焱现在的态度就是——对方不可理喻的训话,就当他是在吐槽,左耳进右耳出就行了,根本不需要跟那种人计较和生气。

    文焱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正准备进去,门开了,出来的是建州。

    建州昨晚被文焱打掉了两颗牙齿,嘴角破裂,现在他看上去十分狼狈,见着文焱就像耗子见了猫儿一样的急忙闪开了。

    文焱也懒得跟他说什么,推开门进去了。

    郭局果然是铁青着脸,坐在椅子上一副“你来得正好”的架势。

    文焱跟郭局打个招呼,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包方便面,放到饭盒里,冲上新鲜的开水……得,这货太镇定了,居然开始吃起早餐来。

    郭局目瞪口呆地看着文焱,他那种悠闲自得的神态,哪里像是来接受领导训话的,简直没把领导放在眼里嘛。

    “你……你……”郭局气得指着文焱。

    文焱低头吃着方便面,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郭局,您慢慢说,我听着呢。”

    郭局早就准备好了的一大推训斥的话,顿时被文焱吃面所发出来的响声给打乱了……不知他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吃个面至于这么夸张么

    郭局心里更窝火了,也不管那么多,嘴里开始叽里呱啦地冒出许多官腔,文焱习惯了,吃完面,再喝几口汤,再喝半杯白开水,这才开始正眼看看郭局。

    瞧郭局气急败坏的样子,文焱就觉得好笑,慢吞吞地擦擦嘴说:“郭局,你刚才说的意思就是我昨天不该打建州,对吧?”13acV。

    “哼,你知道就好!我们是警察,怎么能窝里反?你是一个刑警队长,不但没起到表率作用,还对手下动拳头,你让其他同事怎么看?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你不知道吗!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我们自己先乱了,还怎么去抓罪犯?我们要的是团结一致,大家齐心协力,你别说连这点都不懂!”郭局义正言辞的样子,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然而实际上……

    文焱深眸一沉,嘴角笑意不减,眼神却是越发凛冽:“如果局里要追究这件事,我认为,应该先追究的是黄建州刑讯逼供的问题,假设他的做法是对的,那么自然就是我做错了,但是,每个人都知道黄建州不对,总不能因为黄建州是领导的亲戚而袒护他吧……昨晚的事,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么做的。”

    郭局的脸色骤然一变,语塞了……没错,黄建州就是郭局的亲戚,这件事,局里的人大都知道,只不过大家平时也都装作不知而已,文焱现在这么说了,郭局就少了几分底气,再继续纠缠下去他也更加脸上无光。

    这次又没能让文焱低头,郭局恨得牙痒痒,临走的时候都还没消气……真是的,局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刑警队长,专门为跟他最对的!

    郭局之所以拿文焱没办法,一是因为文焱在工作上没有出现大的差错,二是因为,他是文家的人,按说家庭背景,郭局是万万惹不起的,因此,即使再怎么不爽,郭局也都不能将文焱赶走,顶多嘴皮子上耍耍威风,实际上他是拿文焱一点办法都没有,但他毕竟是局长,面子还是要的,时不时来训话,才能让大家敬畏他。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文焱回到家里已经是中午过后,他熬了一整夜,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家里没人,方惋已经上班去了,文焱在卧室里发现了一张纸条,是方惋写的……

    “老公,我上班去了。你回家了就好好休息,我会想你的。”看看字条落款的时间,是文焱回家之前不久。

    文焱手里拿着这张字条看了又看,这娟秀的字迹,简短的两句话,却能让他感到一种温暖和柔情。结婚以来,第一次收到她这么赤果的心意,原来那个外表泼辣的小女人也有这么窝心的时候。

    家的感觉就是这样吗?即使她没在家,但从这张纸条就能看出她对他的挂念……会想他,是不是想了一整夜呢?

    文焱躺在床上,纸条就放在枕头边,脑子里浮现出一张干净而娇美的脸蛋,心里暖烘烘的,被人挂念的滋味真好……怀着这样的心情,文焱很快入睡了,他想休息一会儿起床,然后做一件会让她感到惊讶的事情……

    方惋今天上班的时候有些魂不守舍了,不知怎的就是不断地在看表,怎么过得这么慢?好想快点下班啊……下班之后做什么呢?为什么那么盼着下班?因为啊,这妞在想,快点回家就能见到文焱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她留的纸条,他会不会也想念着她?(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