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23章 卷三:从现在开始每晚伺候
    方惋的肚子撑得好圆,文焱也是,两人从外边回到小区里,没有急着上楼,而是在楼下去散步……为了快些消化。

    惋肚焱是发。跟许多热恋中的男女一样,方惋喜欢牵着文焱的手,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举动,不自觉地就那么做了。

    喜欢一个人,当然会想要靠近他,尤其是女人,即使表面再怎么泼辣,坚强,在坠入爱河的时候都会变得柔软,在喜欢的人面前,会情不自禁,时常会有一些以前没有的小动作……最典型的就是牵手了。

    文焱时不时会低头看着自己与方惋握着的手,他的手掌宽厚有肉,还有些茧子,有些粗糙,方惋一点都不介意,反而认为男子汉就是应该有一双这样的手……小的时候她经常牵着父亲的手走路,记得父亲也是有茧子的。现在,文焱的手同样的也给予她温暖,并且,还能让她有种被他珍惜呵护的感觉。

    她的手,柔软细滑,握在他手心里那么小的一团,却是在向他传递着属于她的温度,很舒服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开。看看周围也有一些在散步的人,其中还有几对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脸上那种淡定与幸福,让文焱打从心眼里十分向往……真的很想有一个人可以陪伴着他一直到老,这个念头,他曾有过两次。一次是在十年前,那一次也是他最深的痛。还有一次就是现在。他牵着的这个小女人,打破了他沉寂十年的心,让他敢于重新燃起希望,敢去想要留着一个女人在身边很久很久……

    跟方惋相处的日子越久,发生的事越多,文焱就会觉得她其实很有制造麻烦的潜质,有时会需要他挡在她面前为她善后,收拾摊子,但他也渐渐地看到了她身上具有的一些闪光点……她善良、独立、热血、她能忍受许多别人无法忍受的委屈,她行事低调,不以千金小姐自居,她骨子里有一种连男人都自愧弗如的东西……正义感。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她是真的有在那么做。世上好话千千万,但只有付诸于行动的才算数。

    她不是如他最初认为的温室花朵,她是一棵长在悬崖上的小草,用她自己的方式,在这个混混浊世里求得一块心灵的净土,坚定地活下去。

    方惋和文焱站在水池旁边欣赏着喷泉,在五色灯光的照耀下,透明的水帘也有了梦幻般的颜色,有时水珠会溅起一些在身上,那么细细的像牛毛一样,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冷,反而是特别清爽怡人。

    “唔……真舒服啊……今晚的夜色真好……”方惋闭上眼睛一声赞叹。

    夜色真好?文焱下意识地抬头……夜空灰蒙蒙的,连星星月亮都没有,这也能叫好?

    不过嘛,她说得其实也没错,只要人的心情好了,看什么都是美丽的,他不也一样么,平时在小区里进进出出,他都没留意到原来喷泉这么漂亮。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的,精神压力也大,他确实是需要轻松轻松,哪怕是此刻只是站在家楼下的小区里散步,对于他来说就算不错了。

    方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转过头,对着文焱笑得十分灿烂:“嘿嘿……呵呵……我有点事想拜托你,行吗?”

    文焱闻言,眼底掠过一丝玩味,好整以暇地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敲着二郎腿,悠闲地点上一支烟,深邃的目光凝视着方惋……

    方惋一脸希冀,脚跟脚地过来坐在他身边,亲昵地依偎着他。

    “有话就直说,不要笑得太恐怖,你那样笑,我就觉得你像是找到了一只冤大头。”文焱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感受,他就是每次一看见方惋对他笑得过于谄媚,他就浑身不自在,只怕又是什么棘手的事儿吧。

    “呵呵,你是我老公,哪能是冤大头呢,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方惋嘴上这么说,心里可在笑,文焱的直觉真准,她确实想拜托的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就是那个嘛……你的同时在抓我的时候,把我的那个……防身的匕首和我的夜视望远镜没收了,嘿嘿……文队长,你是刑警队长嘛,你能不能帮我啊……”方惋说得小声,底气不足啊,她也知道这事儿有难度,否则她也用不着烦恼了。

    文焱深眸一沉,果然是脸色变黑了,冲着方惋吐了一口烟雾,那副冷魅的样子说不出的迷人,方惋一下子看痴了,呆呆睁大了眸子……

    “你还真敢说,你的匕首是管制刀具,没收了就不会再还给你,至于夜视镜,你没有足够的理由向警方解释你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我们为什么要还给你?你这是让我给你开后门儿,我是那种人吗?”文焱冷眼睥睨着方惋,说得煞有介事的样子。

    方惋的肩膀顿时垮下去,娇美的小脸蛋成了苦瓜脸……确实,文焱就是块硬石头,叫他徇私,那不是等于在试图将石头弯曲么。

    就在方惋失落地低下头时,她的身子忽然被文焱揽进怀里,耳畔传来他戏谑的声音:“如果我真是那种人呢?如果我为你破例,你今晚能不能答应我……”

    “嗯?什么?”方惋惊喜地抬头,纷嫩的红唇正好对上他的唇,两人如触电般轻颤了一下,他不给她退缩的机会,大手扣住她的脑袋,轻黏着她的唇线,用一种极具蛊惑的嗓音说:“今晚,我要你……”

    “要我做什么?”方惋紧张了,这是在小区里的喷泉边上啊,来来往往的人好多,他怎么都不顾及一下。

    方惋可不知道这男人看似一脸正气,实际上骨子里还是会有他闷骚的一面。他既然已经让她走进他的心,自然会做一些相应的事情,这只是开始而已。刚才装作不答应,只是为了逗逗她。

    几分钟后,方惋和文焱回到家里,她才知道,还有惊喜在等着她……

    原来,文焱今天已经将警方没收的东西给方惋带回来了。他知道那是她身为私家侦探必须有的辅助工具,而他从不认为她真的能坚持多久卖蛋糕,迟早她会回到自己的老本行。

    方惋看见自己防身的匕首和夜视镜又回来了,高兴得连声欢呼,就像是小孩子被大人奖赏了心爱的玩具。失而复得的心情太爽了!

    “哈哈,文焱,你真行,还是你了解我啊!”方惋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拿着夜视镜,兴奋地看着文焱。

    文焱哭笑不得,伸手一拍方惋的脑门儿:“你现在不是应该好好感谢我吗,用匕首对着我,不觉得煞风景啊?”

    他这么一提醒,方惋才惊觉自己这架势太过吓人了,难怪文焱站得离她远远的……

    “呵呵……不好意思,我一时激动嘛。”方惋将匕首和夜视镜放下,美丽晶亮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像是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文焱,我……”

    “是不是觉得,在拿着这些东西的时候你才会活得像你自己?”文焱那双深沉如潭的鹰眸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他从她的目光中能读懂一些热切和渴望。

    方惋愕然,他怎么一下就说中了呢?她有那么好看透吗?

    方惋揉揉小鼻子,疏离着自己的心情,想想该从哪里说起……

    “昨天晚上我在穿着那一身衣服时候就觉得自己像是被注入了新鲜的活力,当我拿着夜视镜潜伏在树林里,看见癞子出现了,我怕他跑掉,我握着匕首冲出去想要阻止他上船,当时我脑子里没有想那么多,但是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即使是后来在警局里被人关在小黑屋折磨,我也想明白了,这全都是因为我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人生,就算我想要做个袖手旁观的普通人,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流着不甘平凡的血液。我去卖蛋糕,不是真心的喜欢那份工作,我过得很压抑,我不喜欢无趣的生活,不喜欢每天起床就重复地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克制着自己,但我的心里从来没有放弃过当私家侦探的念头。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活得最精彩,最舒坦,最淋漓尽致……”方惋说得很慢,但她脸上却有着一种让人为之侧目的光芒,她拨开了心中的迷雾,她重新找回了方向,她眼里的小小倔犟,正如文焱最初见她的时候那般。

    这样的方惋,才是最能吸引他的,他喜欢看她眼里的亮光,喜欢自信开朗犹如小辣椒般的小女人。13acV。

    方惋嘴角噙着笑意,接着说道:“我不需要因为自己跟别人有不一样的人生而苦恼,人一辈子只能活一次,如果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那该多么的遗憾啊,我不该逃避,我应该庆幸自己可以当私家侦探,做我喜欢又感兴趣的工作。坦然地面对自己,接受这样的自己。所以,我决定,等我这个月做满,就向老板辞职,我要重新回到我的侦探社!”

    最后那一句,方惋说得特别响亮,笑容也是特外明媚,文焱也不禁暗暗点头,她终于想明白了,这才是他认识并且欣赏的方惋啊。那个与众不同,看似普通却又非比寻常的女人。

    文焱从她身后悄然搂着她的小蛮腰,轻咬着她莹润的耳垂,故意呼着热气逗她,充满蛊惑的声音说:“你输了。两个月不到,你就又要回去做侦探,所以,从今晚开始,你要好好地伺候我……还有,为了表示你对我的谢意,一会儿我要你亲我的……”接下来的悄悄话,让方惋羞红了脸,他怎么可以提出那种羞人的要求,她从来没想过他竟然会那么坏……但是为什么,她就是无法免疫了,面对男人的坏,她竟然傻傻点头答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