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性警司,强抱你 > 第127章 卷三:在方家,再遇他的初恋!(加更!)

邪性警司,强抱你 第127章 卷三:在方家,再遇他的初恋!(加更!)

    抱着这香软的身子,文焱就觉得昨天的疲倦已经被赶走,他蠢蠢欲动的某种渴望也在复苏,但他的视线在瞄到方惋手肘上的伤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眼里跳动的火焰了顿时熄了一半。

    “你受伤了?怎么回事?”文焱的声音里除了些许紧张,还有一丝愠怒,她难道又惹事了?

    方惋转过身就见他拧着眉,没有再进一步地索取,她心里不禁一甜……他还是知道顾及她的,看见她受伤了,他也不会再折腾她,叫嚣的某处也变得老实了。

    “我昨天……开车出去送蛋糕的时候,被一辆法拉利……”方惋话还没说完,腰上那只大手骤然一紧。

    “什么?撞车?你……你又超速驾驶?”文焱的脸色变得很黑,额头上的青筋突了突,喷火的双眸像要吃人似的。

    方惋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这回真的是没超速!”

    方惋忙不迭地解释着,心里却还是喜滋滋的,被他紧张的感觉真好啊,跟吃了蜜一样甜。她将昨天的事故经过都告诉了文焱,当然了,省去了不必要的关于那个墨镜男像她朋友的事。

    文焱听过之后,脸色缓和了一些,她没事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了。只是他心里难免有点后怕,幸好她当时还戴着头盔,幸好有蛋糕先给她垫底,否则那后果……

    “你在蛋糕店的工作还有几天才满一个月,这几天你不要去了,在家休养一下。”文焱很直截了当地这么说,14VOK。

    方惋苦着脸说:“这样不太好吧,我的伤不严重啊,只是皮外伤而已,我还可以继续上班的。我……我总要能领一个月的薪水才行啊。”

    “你缺钱花就告诉我,不要太逞强行不行?你还真以为自己的是无敌女金刚啊?”

    方惋仰着脑袋审视着文焱,忽而摇头晃脑地说:“大男子主义是男人的通病?我又不是柔柔弱弱的温室花朵,真的不需要因为这点伤就不去了。因为昨天的事,老板娘大发脾气,虽然对方有赔钱,可是摩托车也拿去修了,过几天才能拿回店里,还有昨天没能将客人订好的蛋糕准时送到,人家也很生气……总之我就是不想这么一走了之,好歹也再坚持几天。”

    方惋见文焱神色不对,立刻又机灵地补上一句:“不过老公大人对我的关心,我是有收到啦,知道你紧张我,放心好了,我就好好照顾自己的,你看我,已经不疼了……”

    说着还不忘伸一伸胳膊蹬一蹬腿儿,以表示自己无碍。

    文焱被她这后边几句话逗得没了脾气,这个小女人,做事的风格到是跟他很像,有始有终。心疼之余,不免也会欣赏她的这种性格,确实是方惋式的作风。

    男人刚硬的脸部线条柔和了许多,眸光里的疼惜越发深浓:“你什么时候学会讨好卖乖了,说话也不嫌肉麻。”

    方惋发现他虽然话是这样说,但他的眼睛在笑,她也就不会感觉不自在了,干脆大大方方地承认:“这不叫肉麻,这叫夫妻间的……情趣。嘿嘿,有没有觉得我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方惋说着还故意眨眨眼。

    文焱抽了抽嘴角:“你不会是在跟我抛媚眼来证明你的女人味吧?”

    “对啊,你看出来了?”方惋略显兴奋地说。

    文焱很是无奈地摇摇头:“幸好我们已经结婚了,不然我会被你这所谓的媚眼吓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眼睛有问题。”

    方惋杏眸一瞪:“你又损我!”

    “真不是损你,我说的是事实。抛媚眼送秋波这种高难度的事,你还是省省吧,没那个天赋就不要勉强了。”文焱一脸同情地看着方惋,故作惋惜状。

    方惋冲着文焱呲牙咧嘴,习惯性地挥挥拳头:“不要小看本姑娘的魅力指数!”

    “姑娘?”文焱的视线往方惋胸前一扫,邪魅的勾勾唇:“你已经是女人了,并且是越来越熟的女人……我知道这里面有我的功劳,不用感谢我。”

    “你……你……我那还不是被催熟的啊!”

    “有花堪折直须折,你没听过这句话吗?”

    “是啊是啊,我这朵花就是被你折了!”

    着软焰了不。“啧啧,你的脸才花,自己照照镜子……也不知道擦破了那里会不会留下疤痕,如果以后变得很丑,那可就……”

    “可就怎么样?你还嫌弃我啊?”方惋作势要捶他,只是那粉拳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

    又是一个爽朗的清晨,在愉悦的心情中开始了新的一天。

    方惋起床之后就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吃的可以当早餐,发现里边有个透明的塑料饭盒,那个是……

    方惋拿出来一看,顿时垮下了脸……这是上次回去紫金华庭的时候,爸爸打包给她的菜,她拿回来放在冰箱里,只想着要好好保存着爸爸这一片爱心,但是一不小心她就忘记了,现在已经不能吃,菜坏掉了。

    文焱见方惋一副肉痛的样子,一问之下知道是方奇山做的菜,他随口就说了一句:“你想吃爸爸做的饭菜随时都可以回去紫金华庭吃啊,我又不是说你什么。况且,你也没在家下厨做菜,不用担心我回家没饭吃,我会吃了再回来。”15951902

    方惋脸一僵,有点不好意思地偷瞄着他的表情,没什么异常啊,但这个事儿吧,说起来她还真过意不去。

    “文焱,你真的不怪我吗?别人的家里好多都是老婆做饭给老公吃,你每天上班很忙,回家挺晚,有时时间还不固定,如果要你那么累了还做饭,你会更辛苦的,所以,理当是我做饭给你吃才对,可是我……我……”方惋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含着歉疚。

    文焱沉吟了一会儿,深眸里泛起柔润的光泽:“洗衣服饭打扫房间,这些事,你只除了做饭一件不会,其他的,你做得都还好了。如果你什么时候想通了要做饭,自然就会主动做,如果你不想,我也不会勉强你什么。”

    文焱的话让方惋大感惭愧,同时也有点纠结……想想也是,哪有男人一点都不介意这种事,文焱也介意的。回家吃到可口的饭菜,是每个男人都会想要的,文焱自然不例外,但他不会强迫方惋去做,他更希望有一天,她可以主动地下厨做饭给他吃。

    两人一同出门去上班,方惋在走到楼下时,接到了一个熟悉的电话,是闹闹打来的。

    耳畔传来稚嫩的童声,闷闷的,有点鼻音:“姐姐……我好想你啊,姐姐……”

    方惋每次一听到闹闹的声音就像是胸口被塞进了棉花一样的柔软,发疼:“闹闹你怎么了,是感冒了还是哭了?”她能听出弟弟的不对劲。

    “姐姐,我没有感冒,我……我昨天在花园里玩的时候撞到额头了,流血了……我好疼……”孩子委屈又无助的声音足以让大人的心都碎了。

    “闹闹你受伤了?伤得重吗?有没有去看医生?”方惋紧张地问,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文焱也跟着停下。

    “爸爸有带我去看医生,可是我刚刚睡醒还是觉得疼……姐姐可不可以来看看我,有姐姐给我呼呼就不会疼了……”这可怜巴巴乞求的语气,哪里像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这分明是一个在黑暗中挣扎的人想要获得一点阳光。尽管有爸爸的爱,但闹闹就是对方惋特别依赖,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可以赖在姐姐身边。

    这才五岁的孩子就已经学会了用自己的伤来争取跟姐姐的见面,他单纯的心思就是觉得姐姐知道他受伤了就会更心疼他。

    方惋对闹闹是最没有抵抗力的,当即也不管自己去了会不会碰到林云芝了,一口就答应下来。

    方惋紧接着又跟老板娘打了电话,结果却是告知不允许她请假,一直都要做到她满一个月为止,否则就不发工资给她。

    方惋不想吵架,反正也就几天而已,能忍则忍。她只能又打电话告诉闹闹,她要下班之后才过去。

    让方惋感到惊讶的是,文焱也说要陪她去。方惋不疑有他,欣然同意了,与文焱约好了时间一起去紫金华庭。

    文焱也很喜欢闹闹,除了想去看看闹闹,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一直以为,他都在琢磨着怎么才能去到紫金华庭方家,并且完成他想做的事。上次方家被偷,他虽然是进去了,但没有机会下手,这一次,他要好好把握机会。

    这一整天方惋都惦记着闹闹,焦急地等待下班的时间。她跟方奇山打过电话,得知今天父亲需要回香域集团开例会,林云芝当然也会去,这样敢情好,多半是不会与林云芝打照面了。

    文焱今天与方惋约好的时间是四点钟,但他迟到了一会儿,但是方惋能看出来文焱的心情似乎不错,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来之前,他跟文治平一起去外公家里接邱淑娴去了。

    这老两口的冷战,最后还是由文治平先主动去接人而解冻。邱淑娴其实早就盼着这一天了。文治平原本是个倔脾气,最先是放言说如果邱淑娴不主动认错就不会去接她。但后来却又改变主意了。文焱说,这事儿还要对亏了方惋那天在邱家的时候说,邱淑娴很可能是更年期到了,所以才会显得性情大变,跟以往那个贤良温淑的她大不一样。文焱当时觉得方惋说得有道理,之后就告诉了文治平。文治平仔细琢磨琢磨,还真是那么回事,想想妻子绝经也有好一段时间了,如果说是她更年期综合症,到是可以解释她为何会易怒的原因。

    文治平是个明辨事理的人,即是这样,也就不再硬撑着,将妻子接回家里,两口子还像以往那么过日子。

    方惋听文焱这么说,也感到欣慰,公公婆婆能相安无事,那是最好不过了,文焱也不会再为这件事心烦,她也不用惦记着。家和万事兴。这“家”不仅仅是指的夫妻俩的二人世界,也包括各自的父母。

    文焱和方惋到紫金华庭的时候,是佣人出来开的门,林云芝果然不在家,闹闹在自己房间里。

    方惋急急忙忙往楼上赶,小跑着,按捺了一整天的情绪在胸口里冲撞,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见闹闹。

    小小的儿童床,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单薄的小身子,白嫩的肌肤吹弹可破,胖乎乎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一口,但是,这么可爱的孩子头上贴着一块纱布,硬生生地令人感到痛惜。

    方惋看向闹闹的目光充满了母性的光辉,很轻很轻地伸手捏着闹闹的小手……这孩子,睡觉还在吸手指,这习惯一直就没改过。

    “唔……”闹闹在睡梦中感到有人在拿走他的棒棒糖,立刻皱着眉头,不一会儿就睁开了眼睛。

    “姐姐……”闹闹软糯的声音呼唤着,撒娇地伸出手臂。

    方惋顺势就将闹闹抱在怀里,这一刻,她心头终于踏实了。

    “姐姐……嘻嘻……姐姐我好想你……”闹闹的两只手搂着方惋就不放,讨好地在她脸上吧唧吧唧地亲着,这副高兴劲儿,让文焱还真有几分羡慕。

    “闹闹,姐姐也想你啊,来跟姐姐说说,你额头上是怎么弄的,真不是你妈又打你?”方惋不敢去碰闹闹的纱布,怕弄疼他。

    闹闹黑亮纯净的眸子暗了一暗,憋屈地撅着小嘴说:“姐姐,这次不是妈妈,是我自己在花园里摔倒了……”

    方惋闻言,松了一口气,不是林云芝那还好一点,那个恶毒的女人下手不知轻重的。

    文焱从这一大一小的对话里听出了一点端倪,鹰眸里闪过一丝诧异……难道说,林云芝经常打闹闹?

    “姐姐,这个是不是姐夫?”闹闹终于是能注意到除了方惋之外的人了。

    文焱忍不住捏捏闹闹的脸蛋,打趣道:“你这小机灵,还知道有姐夫在啊。”

    “闹闹,叫他文哥哥就行了。”方惋就是觉得才几岁的孩子叫姐夫,听着别扭,叫哥哥比较顺耳。

    “嘻嘻……文哥哥……抱抱……”闹闹伸出两只白嫩的小手,这孩子是爱屋及乌,知道姐姐和文哥哥是住在一起的,他就会连文焱也一起视为自己一国的了。他还不懂什么是结婚,就连姐夫也是听电视里那么叫的,他只知道,跟姐姐一起的就是好人,不会打他骂他。

    文焱可得瑟了,能有小孩子主动要抱抱,他觉得自己还挺招孩子喜欢的。面对着这么天真可爱的小不点儿,文焱俊朗无匹的面容上更多笑意了,暖暖的,有阳光和春风的味道。

    不知道这大男人和小孩子是怎么说起的,方惋忽然看见文焱趴在了地上,而闹闹就开心地骑在文焱的背。

    “哈哈……咯咯咯咯……哥哥可不可以再快一点……”小孩子都喜欢骑马马,像文焱这么高大的马马,后背结实宽厚,闹闹坐在上边舒舒服服的,自然开心了。

    方惋望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得惊呆了,想不到文焱这块硬石头居然肯趴在地上让闹闹骑,并且一点都没有不耐烦,还一脸得瑟的笑,像是在说:看吧,闹闹也很喜欢我呢!

    方惋不知咋的就心头发酸……闹闹这么乖的孩子,谁见了都会喜欢的,也就只有林云芝那个杀千刀的毒妇才会狠得下心肠打闹闹,真希望林云芝能快点跟爸爸离婚,放爸爸走,放闹闹走……

    人呐,有时耳朵就是穿的,就在方惋刚一想起林云芝时,骑在文焱背上的闹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跳了下来,惊慌地躲进方惋怀里,这时,门口也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哟……今天是吹什么风啊,有贵客光临……”林云芝一步三摇地走了进来,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尤其是那艳丽的口红,活像是刚喝了人血一样。其实吧,确实是她刚才在回家之后听见佣人说方惋和文焱来了,她才重新涂了一遍口红。

    文焱慢吞吞地从地上起身,神色如常的看向林云芝。

    方惋冷哼一声,一边安抚着怀里的闹闹,一边直视着林云芝:“我只是来看看闹闹,一会儿就走。”

    方惋满以为林云芝又会像上次那样发火,但她估错了。

    “干嘛那么见外呢,都是一家人嘛,来了就一起吃个饭,我让佣人多做几个菜。文焱喜欢吃什么啊?”最后这句话才是林云芝的重点。她笑得那个灿烂啊,眼神压根儿就不在方惋身上,只留意着文焱。

    如此赤果果地火辣辣的目光对着一个小自己十多岁的男人,并且还是方惋的丈夫,林云芝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恬不知耻的大肆打量,就跟几十辈子没见过帅哥一样。

    方惋只觉得恶心,林云芝脑子坏了吗?居然对文焱抛媚眼?方惋心里一股火窜起,正想要说走,谁知文焱却先她一步开口了……

    “既然是这样,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至于什么菜……我不挑食的,随意就好。”文焱淡淡的口吻,不闪不避林云芝的目光。

    林云芝心里暗爽,这男人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只是这么跟他对视就已经让她浑身酥软了……

    “好,我这就去叫佣人准备。”林云芝喜滋滋地走了,到门口时还不忘回头再扔个媚眼给文焱,这才舍得下楼去了。

    文焱不经意地一扭头,对上一双愠怒的眼睛……方惋气呼呼地瞪着他,眼刀不停在他身上戳啊戳。

    “好啊,文焱,真看不出来,你也跟外边那些不知检点的男人一个样,经不起女人的几个媚眼吗?哼……她那应该是标准的媚眼吧,不像我只会眼部抽筋!”方惋酸溜溜的几句话,让房间里顿时酸气冲天。

    “姐姐……什么是媚眼?跟龙眼一样可以吃吗?”闹闹好奇地问。在有些地方,桂园的俗称就叫“龙眼”。

    文焱本来在憋着笑,可被闹闹这么一说,顿时破功了……

    “哈哈,闹闹,媚眼是不可以吃的,不过,醋到是可以吃!”文焱笑着,意有所指地看着方惋。

    方惋窘了,一双美目快要瞪出火来,反正被他识破,那就不必掩饰了。

    “是啊是啊,我就是吃醋,那又怎么样?你为什么要说留下来吃饭啊,我才不想对着那个女人!”方惋心里跟猫爪子在挠一样,就算林云芝四十岁了,可还是让方惋不爽,都是女人,哪能看不出林云芝对文焱的兴趣不是非一般的浓厚!

    又轮到文焱得瑟了,心里到是挺享受被她吃醋的感觉,喜欢看她紧张捉急的样子,这种心情有点熟悉,很像是年少时他在学校里的时候总是会有女人不断地给他写情书,而他心里的女孩子经常都会为这种事吃醋……

    文焱收摄心神,搂着方惋的腰,摸摸闹闹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你呀,那个都四十岁的人了,你还吃什么飞醋,再说了,难道不想多陪一陪闹闹吗?我答应留下来吃饭,也只是想让你和闹闹多一点时间相聚。”

    方惋听他这么解释,觉得也是那么回事……其实她不是蛮横的人,怎会真的认为文焱是为林云芝而留下,现在知道他都是为了她嘛。

    “算你有良心!闹闹,咱们去看看爸爸回来没有。”方惋抱着闹闹往外走,文焱就跟在身后。

    走到楼梯口,文焱默然停下了脚步……

    “方惋,我想送闹闹一件东西,用一下书房的电脑没关系吧?网购,可以让闹闹自己选他想要什么。”

    方惋眼睛一亮,对啊……文焱说得没错,是应该给闹闹买点东西,让孩子也开心开心。

    闹闹可不管自己有什么收获,他只知道是哥哥姐姐送的,他就开心。

    三人进了书房,文焱一打开电脑就登陆了某某购物网站,找到儿童玩具一类,翻图片给闹闹看,让他自己选。

    闹闹欢欢喜喜地坐在文焱腿上,很是认真地看着。

    文焱让方惋去楼下倒水,这就是他等到的机会!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U盘插进电脑,闹闹都没注意到他的动作,而这小孩子也不懂文焱操作了什么,闹闹可不像其他孩子很小就玩熟了电脑,他只会玩俄罗斯方块儿和愤怒的小鸟……

    很快,文焱就将U盘取下来,方惋拿着水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将U盘收进了口袋。神不知鬼不觉的,文焱在林云芝的电脑里放进了病毒木马,这是部队里的技术人员开发的程序,就算林云芝用遍了杀毒软件也不会查出来的。

    “哥哥……那个衣服可以吗?”闹闹的小手指着一套亲子装的图片。

    “可以啊,闹闹想要什么都可以的……嗯?这个是,亲子装?”文焱这才发现,那衣服是一整套,三件,一看就是亲子装了。

    “亲子装是什么啊?”闹闹不解地眨巴眨巴眼睛。

    “就是……一家人穿的衣服。”方惋补充解释了一下。

    “只有三件啊……不可以买四件吗?我想姐姐,哥哥,爸爸,还有我,我们都穿这个衣服行吗?我喜欢衣服上那个小兔子。”闹闹仰着脑袋,怯生生地问文焱。孩子有点担心自己的要求会不会太高。

    文焱想了想说:“没问题,我现在就买,等衣服寄到了,我们就一起穿出去玩。”

    “好哦好哦……哥哥说话要算数!”闹闹人小鬼大,拍拍手,伸出指头勾住文焱的大手:“拉勾勾,一定要带闹闹出去玩啊,不可以骗闹闹哦……”

    文焱看着闹闹认真的表情,还有孩子眼里的小小担忧,他铁硬的心也会柔软得发疼……闹闹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却一点都没有娇生惯养的脾气,甚至已经在害怕别人空口的承诺又做不到。可见闹闹是多么渴望有大人多一点的爱。

    文焱脸上也随之浮现出认真的表情,将闹闹搂在怀里亲了亲:“哥哥不会骗你,很快就会带你出去玩。”

    “嘻嘻……哥哥真好……”闹闹开心地送上香吻一个,方惋见闹闹这么快就跟文焱打得火热,她也很开心,有多一个人爱闹闹了。

    买好了衣服,下了订单,三人就一起下楼去,闹闹从现在开始就在盼着文焱给的承诺了……一家人穿着同样的衣服,一起出去玩,没有妈妈在,只有疼他爱他的亲人陪着,真的很好。

    走下楼来,文焱渐渐听到有人声在谈话,像是两个女人。

    客厅里的沙发上,林云芝正在跟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说着什么。方惋到是没在意,既然佣人说爸爸还没回来,那就再等等,反正文焱已经答应在这里吃饭,方惋也希望爸爸早点回来,能吃到爸爸的做的饭菜,那才叫香。

    方惋只顾着怀里的闹闹,浑然没留意文焱的异常,他的脸色很奇怪,似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林云芝朝着这边招手:“方惋,文焱,快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妹妹。”

    妹妹?方惋愕然,从没听说林云芝有妹妹啊,只知道林云芝有两个哥哥……

    方惋讪讪地笑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心想啊,这女人还真怪,室内呢,戴什么墨镜啊。

    文焱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动,脑子被搅得翻天覆地。即使戴着墨镜又怎样,他都能一眼认得出来……原以为今生不会再相见,却在如此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再一次闯进他的生活,还成为林云芝的妹妹……尹梦璇,这个女人,你这一次的出现又该在什么时候终止?(已更一万七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